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五十章 抱歉,顾景行,...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结不结束不是你说了算的!”男人紧紧捏住她的双肩,痛得慕言蹊蹙起了眉,“你要闹是吗?好,我陪你,你今天给我一个合理的借口说服我,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理由,非礼这个婚不可!你要是说不出来,就乖乖跟我回家当好顾太太,这辈子都不许提离婚两个字!”

    “理由......”慕言蹊像是听到一个多好笑的笑话一般,轻挑起了眉尾,眉眼之间说不出的冷漠,“好,我今天就告诉你实情,好让你彻底清醒......”

    慕言蹊抬起手,推开了他握住她双肩的手,往后退了两步,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疏离地开口道,“抱歉,顾景行,我想起过去了,我想起了失忆的那一部分,也想起了我当初爱的人,是靳衍......”

    男人矜贵颀长的身躯猛然一僵,像是被闪电不偏不倚地击中一般,定格在了原地。

    天空中的流星雨消失殆尽,夜空恢复了黑寂,一如他的人生,被女孩轻描淡写的一句“我想起过去了”,轻而易举地打入了深不见底的寒渊。

    “什么情况?怎么又扯到靳衍身上去了?”龙枭一脸懵逼。

    “你特么给我闭嘴!”顾景辰怒吼一声,鬼知道他这张嘴怎么这么准,前几天还和康昊焱开玩笑说小嫂子不会是想起过去,想起爱的人是靳衍,所以才要离婚的吧,没想到真的应验了,应验了!

    “不可能......不可能的......”顾景行幽深凌厉的眸光锁住女孩娇美冷漠的小脸,像是要戳破她伪装的面具,“你爱的是我,你不爱靳衍,你不爱他......”

    他以为折磨他身心多年,好不容易已经结束的噩梦,又毫无征兆地重新回到他的生命中,而且是以他最不能接受的方式——宝贝儿亲口告诉他的!

    这句“想起了我当初爱的人是靳衍”,就像当年的那句“你能帮我把这封情书交给靳衍学长吗”一样,让他的世界轰然坍塌,瞬间成为一片废墟。

    慕言蹊的心像是被掏了个空,痛到了麻木,她僵硬地站着,把心里早已准备好的话,残忍地说完。

    “我承认......我们结婚的这几个月时间,你对我很好,是一般女人都无法抗拒的那种好,我也没有例外地被你感动,所以我原本,是真的打算跟你一辈子过下去的......”

    顾景行死死地盯着她,多希望她的话就停在这里,他们回家,他们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继续携手到老。

    他想开口阻止她后面的话,嗓子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孩,一字一句宣判他的死刑。

    “可是顾景行......”慕言蹊哆嗦着唇瓣,继续把后面的话说完,“很多时候,我们是骗不了自己的心的......初恋,永远是难以忘怀的......”女孩强忍着眼泪,哽咽着说道,“更何况,还是有遗憾的初恋,是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初恋,我挣扎了许久,还是决定不想欺骗自己的心,也不想欺骗你......”

    “不,蹊蹊,你在撒谎!”男人走上前,握住她的肩膀,摇晃着她本就摇摇欲坠的身体,“你在骗我,就算你爱过靳衍,可是你现在爱的人是我,你已经选择了我,不是吗?”

    “那是在我没有恢复记忆之前,我不知道靳衍在我过去的人生中是怎样一种存在,所以当然是选择身为我丈夫的你......”女孩抬起头,疏离而坚定地看着他,“可是当我恢复记忆之后,发现靳衍无论是在过去还是现在,都有着不一样的分量,我根本忘不了他......”

    “可是你已经是我老婆了!”顾景行心痛如刀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是在垂死挣扎的鱼,明明已经在刀俎上了,还试图回到海里去,“你是我的老婆蹊蹊,你爱的人是我!”

    “谁告诉你我不能同时爱着两个人的?”女孩冷漠地推开他的双手,眼神里带着不耐和厌恶,“顾景行,我承认我对你是有过那么一丢丢少得可怜的感觉,可是在我恢复记忆之后,那点感觉一点一点都被磨光了,都重新被靳衍取代了,所以我才会提出离婚的......”

    “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你母亲还答应我,只要我同意离婚,她就会给我五十个亿的,我既可以离开不爱的你,又可以得到那么大一笔钱重新开始,你告诉我,我有什么理由不离婚?”

    顾景行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脚步不稳,后退了两步,重重地跌坐在长椅上。

    慕言蹊下意识地想要伸出手去扶他,可是没抬起的手,刚动了动,就被她强行忍住,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娇美的小脸上一寸比一寸冷漠。

    “我不会同意离婚的,你想离开我去找靳衍,你想都不要想......”顾景行两眼猩红,夹杂着伤痛和绝望的声音空洞地响起。

    慕言蹊决绝地转过身,不让自己去看到他现在这副样子,她怕下一秒,自己就会崩溃,忍不住冲上去抱住他,然后一切都会前功尽弃。

    “我是一个结过婚的女人,当然配不上靳衍了,我没有资格去祸害他,等离了婚,我就拿着钱,换个地方重新开始,一点一点忘记他......”

    “呵......”顾景行自嘲地冷笑着,她不但不要他,还说自己配不上靳衍,在她的心里,他就算再怎么努力去爱她,都没有办法去跟靳衍比,靳衍就像是她生命里高高在上用来仰望的太阳,而他,就是被她踩在脚底下不屑一顾的尘埃!

    顾景行不懂自己为什么会犯贱到这种地步,爱到这么卑微,却始终舍不得放手。

    “我不会同意离婚的......”男人无力地坐在长椅上,望着她冰冷的背影,痛到沙哑的嗓音缓缓开口,“你要钱是吗?我可以给你五百亿,五千亿,你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只要你以后不再提离婚两个字,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慕言蹊的心在剧烈地颤抖着,她仰头望着漆黑的夜空,让眼底的泪水倒流回去。

    她都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残忍决绝难以挽回了,顾景行为什么还是不肯放手啊......

    他永远不知道,她此刻的心到底有多痛,生不如死的感觉,没有人比她体会得更深......

    她真的宁愿那天抱着顾景行,被容易一拳打死,也不想面对这一刻啊......

    死,特别容易,难的是,带着无处安放的爱和思念,活在没有顾景行的世界里......

    女孩几乎花了所有力气,才平复好内心的思绪,转过身来,依旧冷漠地望着顾景行,冰冷的嗓音再次开了口,“这的确是很大的诱惑......可是顾景行......我为什么觉得这样做,是在背叛靳衍呢?就算我这辈子得不到他,可是我的思想,包括我的心,都不想背叛他......”

    顾景行最后一丝残存的希望,被女孩的话冲得一干二净。

    她前一秒要为了钱跟他离婚,后一秒就可以为了靳衍放弃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他连跟靳衍比较的资格都没有......

    多么讽刺!

    慕言蹊缓缓抬起左手,看着无名指上的钻石戒指,这枚已经印在她心里的戒指,从顾景行为她戴上的那天起,便再也没有摘下来过,因为她舍不得。

    她只要一有空,就会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它,盯着它舍不得挪开眼。

    这是顾景行对她倾世的爱,是她生命中最有分量的承诺,而此刻,她终究还是得割舍这一切。

    女孩抬起右手,握住戒指,一点一点将它从无名指上摘了下来,这才发现,戒指的里圈,似乎刻着什么字。

    只是她来不及去探究,也不敢去探究,她必须迅速了结这一切。

    女孩迈开笔直修长的腿,走到男人面前,拉起男人冰冷的手,将戒指放进他的掌心里,平静的嗓音没有一丝涟漪,“顾景行,对不起,我真的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去爱你,我们结束吧......”

    顾景行微垂着双眸,定定地看着手心里的戒指,只觉得自己就像这个天底下一个天大的笑话。

    男人勾起菲薄的唇角,低低哑哑的笑声,从他的喉间缓缓溢出,却是带着无比冰冷的温度,响彻在静谧的玫瑰园中。

    这笑声,如同鬼魅一般,似从地狱里传来,就连远在车上坐着的龙枭,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远在b市康慈医院病床上的顾景辰,这会儿连拿着手机的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了,捂着小胸口一脸痛苦,连他都这么心痛,更何况是他亲大哥!

    他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