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四十九章 么么哒,脱脱...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慕言蹊亮晶晶的双眸里,终究还是情不自禁地氤氲起了雾气,眼前俊美男人的脸,渐渐变得模糊。

    “蹊蹊,过来。”男人朝她伸出右手。

    他褪去了一身西装革履,穿着简单干净的休闲西裤和皮鞋,上身是一件蓝色的薄款毛衣,一头如墨般的短发,每一个细节,都彰显着年轻,像是回到了多年前。

    可在慕言蹊看来,这几年的时光,在顾景行的身上,只为他增添了沉稳和内敛,使他整个人,比多年前更加耀眼夺目,远胜过天上的亿万星辰和这满园的瑰丽。

    这是她初见顾景行时,脑海中闪现出的第一句话,也是她写在给他的情书中的开场白。

    一晃多年,顾景行还是原来的顾景行,不像她,早就被现实折磨得面目全非......

    慕言蹊压抑着心底的情绪和眼中的泪水,艰难地迈开腿,好不容易才走到顾景行身边坐下,不动声色地躲开了他伸出来迎接她的手。

    顾景行眼底闪过转瞬即逝的失落,很快被他隐藏了起来,他勾起唇角,温柔的嗓音缓缓的道,“蹊蹊,我知道你忘记过去了,你要是记起来,就知道这个地方有多特殊,以前我们几乎每天都要来这里的,你看看,喜欢这里吗?喜欢的话,我把它搬回流溪帝宫好不好?”

    女孩低垂着脑袋,怕自己情绪会失控,不敢抬头去看他的脸。

    “蹊蹊,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了,而且是生了很大的气,没有关系,你告诉我,我可以改......”顾景行低着头,温柔地看着她,“你不要怕,我们是夫妻,夫妻就是两个人携手磕磕绊绊一起走到老的旅程,我们现在就是在经历这些磕磕绊绊,有任何问题,随时沟通解决,好吗?”

    “蹊蹊,我听说,感情再好的夫妻,在婚姻生活中也会有200次想要离婚的冲动,和50次想要掐死对方的念头,你这才是第一次呢,所以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并且永远会准备好201次掐灭你冲动和51次打消你念想的决心......”

    “蹊蹊......”男人转过她的肩膀,低头看着她低垂的小脑袋,“婚姻是一个相互扶持共同成长的过程,我相信我们会通过相爱,成为更好的自己的,所以不要轻易再提起离婚,好吗?”

    慕言蹊的心紧紧揪在了一起,说不出的痛苦和煎熬。

    她原本以为,顾景行会霸道强势地警告她,不许提离婚,毕竟当初她第一次说离婚的时候,他回应的话是“我顾景行的字典里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他对婚姻的理解,是这么的清晰和透彻,他们的婚姻观,几乎是不谋而合的。

    婚姻对她来说,何尝不是重要的责任和使命,她何尝不想永远守候在这个男人身边,跟他经历一场至死不渝的爱情,可是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这个资格了。

    “蹊蹊......”顾景行看不见她的小脸,更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只能本能地将她拥进怀里,亲吻着她的发心,“蹊蹊......”他在她耳畔轻唤着她的名字,低哑的嗓音缓缓溢出音节,“我爱你......”

    话音刚落,悠扬的小提琴声便在耳畔再次响起,这一次,是他们的那首《流星雨》。

    慕言蹊眼底一湿,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下一秒,眼里蓄满着的泪水,像是倒映出了耀眼的光芒,她下意识地抬头望向天空,瞬间呆愣住。

    “流星雨......”

    只见无数的点点光芒,划破黑寂的夜空,留下一闪而过的优美弧度,消失在天空的尽头。

    “真的是流星雨......”女孩震惊地站起身,撑大了双眸,看着眼前绚烂的一幕。

    “宝贝儿可以许愿了......”男人从背后抱住她娇小的身子,把头埋在她的脖颈间,温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耳畔,“无论许什么愿望,我都帮你实现......”

    “卧槽,这么肉麻的话,老顾居然说的出口?”学校门口的一辆豪车内,一个抽着雪茄的男人盯着面前屏幕上的画面,狭长的双眸眯成了一条缝。

    “枭爷,相比起我们家boss的日常虐狗,这只是前菜,现在您知道我们这些人平常被虐得有多惨了吧?”一旁的凌莫凡一脸求同情的哀怨,尽管吃啊不要客气,我很乐意分享狗粮的。

    龙枭冲着屏幕扫了一个白眼,捂着胸口心疼的道,“出动我几十架消音战机,整一出流星雨,就是为了哄老婆开心?这种损人利己的事情也只有他老顾敢跟我开口!”

    “谁让枭爷无所不能呢,别说一场流星雨,就是365天全年无休的流星雨,枭爷也能造得出来。”凌莫凡急忙夸赞道。

    “得了吧,只不过是老顾不屑一顾,才让给我称霸而已,他要是想接手军队,哪里还有我的份,这点自知之明,我龙某还是有的......”

    “你们两个别说话,我都听不清我哥和我小嫂子说什么了!”正在视频通话看直播的顾景辰不耐烦地开口道。

    “二少,摄像机是我偷偷帮您装的,boss怪罪下来,别忘了说好的您一力承担。”凌莫凡不忘提醒他。

    “知道了知道了,说的好像你们没看好戏一样,这么唯美的爱情片你们上哪看去?都别说话,接着往下看了。”顾景辰恨不得现在就飞过来看现场版。

    凌莫凡:“......”

    龙枭:“......”顾景辰这是狗粮吃上瘾了吧?

    玫瑰园里的两个人,浑然不知道自己这会儿正被隐藏在暗处的摄像头拍得一清二楚,正沉浸在各自的思绪里无法自拔。

    慕言蹊从来不知道,她可以一次性流这么多的眼泪,似乎天上的流星雨不停,她的眼泪也没有办法停止。

    小提琴声一曲落下,再次拉起音符的时候,女孩终于颤了颤挂着泪珠的睫毛,回过了神来。

    她闭上了双眼,以最快的速度整理着内心的思绪。

    她的梦境实现了,玫瑰园,流星雨......

    有生之年,她还能和顾景行在这里经历这一切,此生无憾。

    可是有句话不是说吗,你想要得到最好,就一定会经历最痛。

    她已经得到了最好的,接下来,是不是就到了承受最痛的时刻?

    所以此刻,就是推开顾景行的最好时机,她不能心软......

    女孩轻轻推开了男人抱住她的手,离开他怀抱的那一瞬间,就好像小船驶出了海港,远离了唯一可以栖息的港湾。

    她转过身来,挂着泪痕的小脸上,所有难过的痕迹被尽数收起,漂亮的双眸空洞地望向男人俊美的脸。

    “蹊蹊许什么愿了,可以告诉我吗?”男人心疼地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

    “你真的想知道吗?”女孩沙哑的嗓音缓缓开口。

    “我来猜猜,看是不是跟我许的一样,好不好?”男人一脸宠溺地凝视着她。

    “不用猜了......”女孩的脸上扬起淡淡的笑容,却止在了眼角,“我许的愿望,就是希望你尽快跟我离婚......”

    顾景行眸光一凛,深邃的眼底龟裂开一道隙缝,“蹊蹊,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嗯?”

    “我说得不够清楚?”女孩蹙了蹙眉,一脸的无辜,“那我再说一遍......”她抬高了嗓音,一字一顿地开口道,“我,慕言蹊,希望顾景行,可以尽快跟我离婚,放彼此自由。”

    “慕言蹊!”男人双眸猩红,如被激怒的猛兽低吼出声,“你到底在胡闹什么,嗯?”

    “我去,还有这种操作?”车内的龙枭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说好的下一个镜头是么么哒,脱脱脱,羞羞羞的画面呢?我眼药水都准备好了你给我看这个?你们顾家的人怎么都不按套路出牌的啊?”

    “你给我闭嘴,别说话!”视频那头的顾景辰都快急得从病床上跳下来了,小嫂子怎么会是这个反应啊?到底为什么啊嗷嗷嗷!

    “我没有胡闹,从头到尾,我都表达得很清楚,你哪只眼睛,有看到我是在胡闹吗?”慕言蹊像是没有感受到顾景行的怒火一般,一双水盈盈的眸子里满是平静,平静得足以让顾景行彻底抓狂。

    “反倒是你,一直在强调我是在胡闹,是在跟你开玩笑,可这些都是你以为,我没有实现你预料中的那些‘你以为’,你就要发脾气,是吗?”

    “蹊蹊......”男人痛苦地闭上了双眼,低哑的嗓音带着无助,“我求求你了,别再折磨我了行不行?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够好,你说,我改,我什么都改,嗯?”

    慕言蹊冷冷地别开了脸不去看他,开口的嗓音,一个字比一个字淡漠,“你没有错,只是我们不合适,早点结束,对大家都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