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四十七章 给你看个够!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顾景行眸光一寒,深邃的眼底,像结着冰的湖面龟裂开来,溢出汹涌的潮水,一寸一寸侵蚀着他的心。

    “在蹊蹊的眼里,我是这样的人吗?会做出这种让蹊蹊不高兴的事情吗?”顾景行俊美的脸上满是受伤,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但唯独宝贝儿除外,她对他的看法,从来都是最重要的。

    慕言蹊没有办法看到他这张脸,似乎每多看一眼,都会让她的不舍更浓郁几分。

    她冷冷别过了脸不去看他,“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可是让我不高兴的事,你已经做了,你告诉我,我妈妈和容妈到底去了哪里。”

    “蹊蹊......”男人刚想解释,便被女孩再次开口打断。

    “你把妈妈和容妈还给我,签了离婚协议书,我们从此两清......”

    顾景行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周身气温骤降,似有阵阵寒意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慕言蹊感受得清清楚楚,扯了被子将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转过身背对向他。

    “我去叫医生,进来帮蹊蹊检查身体。”男人站起身,在自己的情绪没有爆发之前,保持着最后一丝残存的冷静,转身走出了病房。

    门一打开,趴在门上的凌莫凡,失去了支撑物,一个踉跄摔了进来。

    “凌特助......”男人正愁没地方发的火气,瞬间找到了落脚点,低沉的嗓音像雪山上刮来的寒风,“我花那么多钱请你来,是来听我和太太的墙角的,是吗?”

    凌莫凡吓得直咽口水压惊,“boss,我不敢,我是想进来看看太太醒了没有......”

    “醒了,给你看个够!”顾景行睨了他一眼,迈开长腿走出了门外。

    凌莫凡:“......”

    “太太,抱歉,我刚刚在门外都听到了......”凌莫凡理了理身上的衣物,走到病床前。

    女孩侧躺着身子,闭着眼睛不说话。

    “太太,您误会boss了......”boss虽然凶了点,但凌莫凡还是忍不住站出来帮他申辩,“您的母亲慕女士,是先生派人接走的没错,这件事是我经的手......”

    “太太您应该知道,但凡豪车,都是带有摄像录音功能的,所以之前有一次您和容先生在那辆布加迪上的对话被录了下来,也就是您需要给您母亲筹医药费那回......”

    “后来您赌车出了事,我们才知道您为了给慕女士治病,跟靳衍少爷借了钱,又为了还靳衍少爷的钱才去赌车,boss知道了之后非常自责,说他没有好好关心您,连您母亲的事情都一无所知......”

    慕言蹊在被子下的身子轻轻颤抖着,紧咬着牙,努力不让自己的心有一丝动摇。

    “先生吩咐我把您借的钱还给了靳衍少爷,又派我来把您母亲接走,去一个秘密的地方治疗,由于您母亲已经对外宣称死亡,这件事情是保密进行的,先生是想尽快把您母亲治好,给您一个惊喜......”

    慕言蹊湿了眼眶,她就知道,顾景行不会是容易说的那样人。

    可是这种信任一旦被证实,她的心底,欣慰之余,尽数都是苦涩。

    “太太,其实boss自从结婚后,整个人都变了很多,您可能不知道,他以前很少说话的,喜怒不形于色,性子也难以捉摸......”凌莫凡牵起嘴角,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现在的boss真的变得特别好,有血有肉会哭会笑,终于像个正常人了,太太,我不知道您为什么突然要跟boss离婚,但是作为旁观者的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您,没有太太,boss就算不到生不如死的地步,也会被打回原形的,行尸走肉,跟生不如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你别说了......”慕言蹊拉起被子,将自己的头蒙住,眼泪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凶猛流淌下来。

    所有人都在告诉她,顾景行有多爱她,有多离不开她,可是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她心里的痛苦,其实一点都不比顾景行的少,可是她别无选择......

    “太太......”

    “言言,我联系上我妈了!”容易突然冲进病房,打断了凌莫凡的话。

    慕言蹊闻言,急忙从被子里钻出来坐起了身,连眼角的泪水都没来得及擦去,“你说什么?”

    “快看,我妈!”容易举着手机,正跟容妈视频通话。

    “三小姐,您的头怎么了?这是受伤了吗?”画面里的容妈看见慕言蹊头上绑着的绷带,一脸的担忧和心疼。

    “我没事,不小心撞到了,容妈,你现在在哪里?我妈妈呢?”慕言蹊紧张地看着她。

    “都怪容妈不好,让你们担心了,你妈妈没事,姑爷把我们从疗养院接到了国内一个设备更先进的治疗中心,这里有医生护士还有佣人,你妈妈被照顾得很好,而且医生还说,你妈妈清醒的机会很高呢!”容妈高兴地汇报道。

    “真的吗?”慕言蹊高兴得不知所措,忍不住直抹眼泪。

    “三小姐别哭啊,姑爷能有这片孝心,我都替婉柔小姐高兴,这里守卫森严,她不会被别人发现的,三小姐尽管放心吧,我本来早就想通知三小姐的,但是送我们来的凌先生说,姑爷想先治好婉柔小姐,好给三小姐一个惊喜,我想想,还是不破坏姑爷的惊喜了,所以才一直没给你们打电话的。”

    “妈,您能不能别一口一个姑爷的,听着别扭......”容易嘟喃着嘴,酸溜溜的道。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三小姐能嫁一个好丈夫,是好事......”容妈指责道。

    “容妈,你好好照顾我妈妈,我很快就回国来看你们。”慕言蹊擦了擦眼泪说道。

    “好好好,有容妈在,三小姐什么都不用担心,乖啊。”

    “嗯,容妈再见。”慕言蹊笑着跟容妈告了别,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地。

    容易收起手机,这才一脸歉然地望向慕言蹊,“言言,你的头怎么样了?还疼吗?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我没事,可是不管怎么样,你也不能随便动手打人啊,容易,这不好......而且我记得,你从来就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慕言蹊认真地看着他。

    “是因为我打的人是顾景行,你心疼了,才会觉得我冲动的吧!”容易噌的站起身,一脸的不悦,“他一声不吭带走了柔姨和我妈,这两个人是咱俩最亲的人,我打他两下怎么了?而且我不是没打到吗?你不是不惜命,冲上去护住他了吗?”

    “容易,你怎么这么不可理喻?!”慕言蹊不解地看着他,“做错事就得勇于认错,你今天打人就是不对,如果顾景行真的要对我妈不利,你打他只会加快他下手的速度,更何况事实是你猜错了,他从来就没有想过伤害我妈!”

    “好,我可以认错,那你呢?你知道自己错哪里了吗?”容易往后退了两步,不甘示弱地辩解道,“你今天护着他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后果?如果今天朝他打去的不是拳头而是子弹,你就死了你知不知道!”

    慕言蹊脸色一僵,她多想告诉他,她宁愿死,也不要活在没有顾景行的世界里。

    可是她不能说,有些事情,只能永远尘封在她的心底,这辈子都没有开启的那一天。

    “我跟你的沟通不在一个频道上,我说拖鞋,你说飞碟,总之,这件事就是你不对,你必须去跟顾景行道歉。”女孩苍白的小脸上满是坚持。

    “道歉就道歉,只要他能交出柔姨和我妈,远离我们的生活,要我怎么道歉都行!”容易甩下一句话,气鼓鼓地转身走出了病房。

    慕言蹊捏了捏眉心,头疼不已,这个容易,真的是越来越长不大了。

    “太太,容先生还小,您慢慢教育就可以了。”一旁将一切尽收眼底的凌莫凡笑着劝道,容易这招可以啊,颇有扮猪吃老虎的意味,既然驾驭不了对方,那就被对方驾驭,嗯,必须汇报给boss,让boss也学着点。

    “莫凡,刚刚容妈说,你带她们回国了是吗?”慕言蹊现在没心情去管容易。

    “是的太太。”

    “那你赶紧帮我订机票,我要回去见妈妈。”

    “太太,您的伤还没好,还得留院观察,现在肯定回不去的,您放心,您母亲很好,您安心养好伤再回去也不迟。”

    慕言蹊想了想,脑震荡的确不能掉以轻心,妈妈在顾景行的保护下的确是最安全的,她是应该把身体养好了再回去。

    “那好吧......”慕言蹊重新躺下身,抿了抿唇角,漫不经心地说道,“那个啥......那个......他嘴角有点淤青,别忘了提醒他上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