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四十六章 他低下头,吻...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凌莫凡领着boss上了早在外等候的豪车。

    “boss,太太下了飞机直接去了疗养院,我已经安排好了车,咱们现在就过去。”凌莫凡转身朝后座上的男人汇报道,他倒是安安稳稳睡了一觉,跟个没事人似的,只是不管怎么精神焕发,只要是跟boss站在一起,就永远被秒杀得黯淡无光。

    顾景行淡淡“嗯”了一声,偏过头望向窗外。

    伦敦,他和宝贝儿初次相遇的地方,时隔这么多年,他终于又再次回来了。

    那些美好的过去,是不是也会跟着他和宝贝儿再次的踏足,重新回到他们的生命里呢?

    ......

    慕言蹊一下车,就直奔进疗养院,一路小跑着来到了慕婉柔的病房。

    “妈妈!”她推开门冲了进去,整齐的房间里半个人影都没有。

    容易说的是真的,妈妈真的不见了!

    “妈妈......妈妈去哪了......”女孩流下了痛苦的泪水,身子顺着冰冷的墙壁滑落了下去。

    “言言,你先别着急,我去找护士来问一下。”容易扶起她到沙发前坐下,刚想出门去叫人进来问问,便看见满头白发的院长,身旁跟着几个重要的领导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顾太太,好久不见。”一脸和蔼可亲的院长说着流利的英文,礼貌地跟慕言蹊打招呼。

    慕言蹊的小脸上挂着眼泪,茫然地看着他,“院长,您怎么知道我是顾太太......”

    “您的母亲慕女士,是被她的女婿顾景行先生接走的,您不知道吗?”院长诧异地看着她,继续说道,“多亏了顾太太您给我们医院带来好运,顾先生资助了我们疗养院上百个亿,用作医学研究,您可是我们医院的贵人啊......”

    “那我母亲现在在哪里啊?”慕言蹊哪里顾得了那么多,她现在只想见到妈妈。

    “这个我们怎么可能清楚呢?”院长一头雾水,他们不是夫妻吗?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瞒着对方?

    慕言蹊的心放下来不少,既然是顾景行接走妈妈,那妈妈是绝对不会有危险的,可是他怎么可以瞒着她擅自带走妈妈呢?

    还有,他是什么时候知道妈妈的事情的?他到底瞒着她多少事......

    “我知道了,谢谢院长。”慕言蹊站起身,拿起包往外走去。

    “言言,等等我!”容易急忙追了出去,“言言,你慢点走,我们现在去哪啊?回国去找顾景行吗?顾景行为什么要带走柔姨啊?是因为你要离开他,就带走柔姨来威胁你吗?”

    慕言蹊猛地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望向了容易,漂亮的星眸里,眼底寒意乍现。

    “言言,你别这么看着我,怪瘆人的......”容易抓了抓脑袋,“我有说错吗?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我妈的电话会打不通,是她不想联系我们,还是根本没有办法联系上我们......”

    慕言蹊的双手紧紧揪住了衣角,心乱如麻的感觉涌上胸口。

    她什么都不知道,只觉得头好痛,好痛......

    “言......”容易刚想开口,眼角的余光,便瞥见门口处踏步而来的男人。

    容易双眸一沉,防备地盯着来人。

    “容易,我们先回去再说吧......”慕言蹊敛了敛思绪,这才发现容易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像是看到了什么危险物种。

    她顺着容易的视线望去,便看见矜贵俊美的男人,正双手抄兜,不疾不徐地走朝她走来。

    顾景行......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顾景行的一瞬间,慕言蹊感觉整颗心都落了地,忐忑不安了一整夜的心,终于踏实了下来。

    还没等她整理好心绪,决定要用什么态度去面对顾景行,身旁一个黑影闪过,容易冲着顾景行大步走去,不由分说地抡起拳头,重重地打在顾景行的左脸上。

    顾景行没有防备,全身心都投入在他的宝贝儿身上,来不及闪躲,结结实实重了一拳,被打得偏过了脸去,嘴角很快溢出血丝。

    “顾景行你这个混蛋,你把柔姨和我妈藏到哪里去了,啊?”容易失控地抓着他胸前的衣襟质问道。

    “容易你疯啦?你放开他!”慕言蹊瞳孔一缩,急忙跑上去试图拉开容易。

    “言言,这件事你不许管!走开!”容易双眼猩红,恨不得将顾景行生吞活剥。

    “怎么,想趁这个机会除掉我,好霸占我老婆?容易,你终于露出你的真面目了吧......”顾景行唇角勾起冷笑,挑衅道,“只可惜啊,你没有这个资格,就算是轮,也轮不到你......”

    “你给我闭嘴!”容易彻底被激怒,抬起手就要往他脸上打去。

    “不要!”慕言蹊下意识地踮起脚尖,护住顾景行的头,重重的拳头,几乎用尽了容易的全力,不偏不倚地打在她的后脑勺上,疼得她两眼直冒金星。

    “老婆!”顾景行痛苦地低吼一声,看着在怀里渐渐倒下的女孩,彻底失了控,一脚踢在容易的肚子上,将他踹出老远。

    “老婆,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老婆......”顾景行抱着支撑不住倒下的女孩,不知所措地摸着她惨白的小脸。

    “晕......头好晕......”慕言蹊只觉得眼前顾景行俊美的脸,被无止境地复制粘贴,变成了好多张脸,在她的眼前晃,旋即,两眼一黑,再也没有了知觉。

    “老婆!”顾景行如发狂的猛兽低吼出声,门外想着让boss和太太单独聊聊的凌莫凡和司进,这才发觉不对,急忙冲了进来。

    “boss,太太怎么了?”

    “叫医生,快叫医生!”顾景行将女孩打横抱起,往抢救室冲去。

    ......

    慕言蹊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她和顾景行手牵手回到了皇家音乐学院,回到了那片玫瑰园,等到了夜里的流星雨。

    流星划过,她告诉顾景行,她爱的人,从头到尾,都是他。

    她的心里,从来就没有其他人进入过,他是她此生唯一挚爱。

    顾景行不可思议地望着她,眼底亮如星辰。

    他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

    他们在流星划过的夜空下拥吻在一起,两颗心紧紧相依,再也不分彼此......

    “蹊蹊,你醒了吗?”坐在床边的顾景行,看着女孩嘴角扬起的笑容,可是那紧闭着的双眼里又溢出了眼泪,像是陷入了一场无比美好又让她挣扎的梦境里,他忍不住轻声唤着她,“蹊蹊,你醒醒......”

    医生说宝贝儿受到撞击,有轻微脑震荡,得尽快让她醒过来才行。

    慕言蹊沉浸在自己的梦里不愿醒来,可耳边总是有个熟悉的声音不停地呼唤着她,她蹙了蹙眉,艰难地撑开了双眼。

    头部传来丝丝阵痛,让她的眉心拧得更紧了。

    入目,是一片洁白的天花板,空气中充斥着消毒药水的味道,紧接着,男人俊美的脸,便映进了她的眼里。

    “蹊蹊,你醒了?”顾景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脸上扬着笑意,温柔地望着她,“你看看我,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过来帮你检查一下,嗯?”

    慕言蹊闭上了双眼,脑海中,又浮现出了现实中的一切。

    原来刚刚她经历的,真的只是在做梦而已......

    没有玫瑰园,没有流星,没有她的告白,更没有顾景行的吻。

    他们之间除了要撇清关系,除了要离别,什么都不会再有......

    “蹊蹊,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嗯?”顾景行见她闭上眼睛,瞬间紧张了起来。

    慕言蹊花了好一会儿,才在心里设好防线,重新睁开双眼,冷漠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容易呢?”

    顾景行的心猛然一颤,宝贝儿又变回那副他最害怕的样子了。

    对,是害怕。

    他顾景行,这辈子不知道害怕两个字怎么写,可这两天,算是体会了个淋漓尽致。

    “他没事,蹊蹊,医生说你有轻微脑震荡,你怎么这么傻,怎么可以为了保护我不顾自己的安危?你知不知道,我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意让我的蹊蹊受伤......”顾景行温柔地摩挲着她的小脸。

    慕言蹊的双手紧紧揪住了手边的白色被褥,那一瞬间,她是出于本能地想要去保护他的,没有想过自己会不会受伤,她潜意识里的思想和下意识的行动,其实根本就骗不了自己的心......

    “你误会了,我没想要保护你......”慕言蹊理了理思绪,冷冰冰的道,“我只是怕容易打伤你,你会报复他,希望你看在没受伤的面子上,不要伤害他......”她冷冷地望向面前一脸深情的男人,“顾景行,我问你,你是为了阻止我跟你离婚,才把我妈妈和容妈藏起来的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