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四十四章 套路,全是套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不知道啊,我下车看看。”

    司机下了车,检查一番后,很快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我就说这个地方是禁地,不能来吧,真是见了鬼了!”

    “发生什么事了?”容易放下车窗问道。

    “四个轮子,全被扎破了,哪里有这么碰巧的事情......”司机欲哭无泪。

    “可是我们刚刚一直在车上,没有人走近过,怎么可能有人把车胎扎破。”容易很确定,因为他怕惹麻烦,出租车并没有开进流溪帝宫。

    “你要说破一个胎,那是正常的,现在四个全破了,就说不通了吧?早知道我就不接你这趟活了,别说双倍的钱,就算十倍也不来......”

    “我看看。”慕言蹊开门走下了车,仔细检查了一番,车胎被扎破的地方都是在同一个位置,一看就不是偶然。

    她曾经听司进闲聊时提起过,流溪帝宫的每一处都是精心设计的,就连路面都暗藏玄机设有路障,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就算能飞进来,也不一定能飞得出去。

    那眼前的一幕,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路障的杰作吧。

    “幼稚!”慕言蹊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平时如果打车回流溪帝宫,司机一听地名都不敢来,哪一次不是得多花钱才有人敢接单,现在闹这么一出,以后就更打不到车了。

    “言言,你刚刚说什么?”容易也下了车。

    “没事......”慕言蹊拿了自己的包包,从钱包里拿出一沓钱,递给了司机,“师傅,辛苦了,这是补胎的费用,还有你今晚的误工费,你自己打电话叫拖车队吧。”

    司机并不知道破胎的原因,被女孩的举止感动得稀里哗啦的,“哎呀小姑娘,这怎么好意思,你们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

    “没事,收着吧。”女孩把钱塞到司机手上,心里惆怅了起来。

    这里还属于流溪帝宫的领域,一路上都有监控,顾景行这会儿一定能看见他们。

    她不知道前面还会不会有路障,如果叫车的话,可能后果是一样的。

    她想求助康昊焱或者是顾景辰,但是转念一想,就算他们的车来了,顾景行还不是照毁不误?

    女孩苦恼地捏了捏眉心,咬了咬牙,拨出了一个号码。

    ......

    正在后院自己房间的凌莫凡,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书房,一进门,就被boss劈头盖脸一通训斥。

    “你家太太都快跑了,你倒是镇定,嗯?”

    凌莫凡:“......”这跑的,好像是你老婆吧boss。

    “boss不是已经派保镖启动隐形路障了吗?太太坐的车,这会儿应该被困在路上了。”

    “我要的不是她被困,而是乖乖回来。”顾景行靠坐在书桌前的大班椅上,看着面前电脑屏幕上的监控画面,宝贝儿也不知道是在给谁打求助电话,只是不管是谁,他都不会放过,今晚,谁都休想把她带走!

    顾景行正想看看宝贝儿会给谁打电话,桌上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一看......老婆?

    老婆!

    宝贝儿是在给他打电话啊,宝贝儿是想通了吗?要他出去接她回来吗?

    顾景行狂喜的心狂跳不止,暗自深呼吸了一口气,才优雅地拿起电话接听,低沉的嗓音带着平日里的宠溺,“老婆?”

    “我要用车,你派司机出来送我。”女孩冷淡的嗓音传来。

    是送,不是接?

    “蹊蹊,你身体弱,不适合出门,回家好好休息,嗯?”

    “顾景行,我现在没时间跟你浪费!”慕言蹊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再没有车送她去机场,就赶不上飞机了。

    慕言蹊闭了闭眼,开口问,“我问你,我是不是顾太太?”

    顾景行:“......”

    “当然是。”

    “那顾太太现在要用车,你给不给?”

    顾景行:“......”套路,全是套路!

    “蹊蹊,我......”

    顾景行刚想辩驳,女孩冷漠的声音便再次传来,“哦,你不给,对吧?原来嫁给你,就是要被困在流溪帝宫,想出趟门都不行,一辈子当一只失去自由的金丝雀啊......”

    “蹊蹊,不是这样的......”顾景行扶了扶额,“给,我给还不行吗?”

    看宝贝儿看表的着急模样,是应该是真的有急事。

    “赶紧,我给你十分钟,别拖延时间。”女孩说完,冷冷地挂上了电话。

    是顾景行先使阴招,凭什么要给他好脸色看!

    “boss,太太说什么了?”凌莫凡看着一脸阴郁的男人,也只有在太太那里,boss才会吃瘪。

    “问那么多干嘛?还不快点给太太派车?是不是想传出去说顾太太连辆车都支配不了!”男人不耐烦地吼道。

    两分钟前他还在心里说谁敢帮她就弄死谁,没想到是自己,打脸打得神清气爽!

    凌莫凡:“......”这就是阶级之分啊,老板娘使唤老板,老板使唤他!

    凌莫凡掏出手机,打电话吩咐保镖给太太送车,恰好手机上收到短信,直接跟顾景行汇报道:“boss,容易先生订了和太太一起去英国的航班,咱们需要去拦截吗?”

    “英国......”顾景行缓缓靠在了椅背上,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书桌,视线紧盯着监控中的女孩。

    “不用了,去别的地方,我还真有点不放心,可是去了英国,我老婆很快就会回来抱我大腿的......”

    凌莫凡:“......”boss说的,应该就是那件事吧?可是boss确定太太回来是抱他大腿,而不是把他大卸八块?

    算了,他还是不多嘴了,大卸八块后再说吧,没准换个boss,他还能轻松点呢。

    ......

    “言言,顾景行怎么说,他会派车来吗?”容易担忧的道,“咱们快赶不上飞机了。”

    “他说会,就一定会的......”慕言蹊抱住了自己的手臂,夜里气温低,她出门急,衣服本就单薄,海风一吹,冷得直打哆嗦。

    容易脱下身上的牛仔外套,披在了她肩上,“言言,快穿上,别着凉了。”

    书房里的顾景行看见这一幕,幽深的双眸里酿起了十级风暴,气得要喷出火来了。

    他的老婆,什么时候轮到容易来嘘寒问暖了?!

    容易难不成还想近水楼台先得月不成?!

    只可惜啊,容易近水楼台二十多年,宝贝儿不照样成为他的妻子?

    顾景行的嘴角勾起一抹睥睨的笑意,冲着凌莫凡问道,“派了谁去给太太送车。”

    “boss,是司进。”

    “给他打电话。”

    “是,boss。”

    这边的司机打完救援电话,很快走回车旁,“两位,天气有点冷,要不你们先去车里坐一会儿吧。”

    容易刚想答应,跑车拉风的声音渐渐靠近,刺激着几个人的耳膜,在路边停下,司进从白色法拉利上走了下来,手里拿着一条披肩。

    “太太好。”司进礼貌地弯腰行了礼,便把披在女孩身上的外套取了下来,想了想,递给了容易。

    容易:“......”

    慕言蹊:“......”这可不像司进的行事作风!

    司进看了容易一眼,投去一个无辜的表情。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啊!

    这都是boss吩咐的啊!boss还叫他把那件外套直接扔了呢,扔得越远越好呢!

    他怕惹太太不高兴,才不敢扔的。

    “太太......”司进把手里的披肩双手递到女孩面前,“要不......您还是自己披上吧......”

    boss这么爱吃醋,他怕回去之后双手不保。

    女孩抽了抽唇角,已经猜到了什么,接过披肩一边给自己裹上,一边走向了法拉利,“咱们走吧。”

    容易对司进的举动相当不满,一路上都偏头望着窗外一声不吭。

    司进怕在太太面前说错话,更不敢主动说话了。

    慕言蹊一路失着神,三人就在这安静到诡谲的气氛中一路来到了机场。

    “司进,你回去吧,早点休息。”女孩拉回了思绪,拎起包包准备下车。

    司进率先下了车,绕到后面帮女孩打开车门,“太太什么时候回来,我好来接您。”

    “这辈子都不回来了!”容易不悦地丢下一句话,潇洒地走进了机场。

    司进:“......”

    “你别听他的,我会回来的。”慕言蹊不想让司进回去交待不了,更何况她的确是会回来的。

    “是,谢谢太太。”司进看着女孩走进候机厅,急忙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boss,太太进去了,是,我会跟着她暗中保护的......”

    容易办完登机手续,没有再多逗留,带着慕言蹊过安检上了飞机。

    看着窗外的夜景,慕言蹊想起上一次她坐在这个位置,准备离开的场景,顿时感觉恍如隔世,回忆如潮水般涌来,淹没她的思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