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四十三章 这个婚,我离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我记得很清楚,就是在这间卧室里,他就坐在你现在的这个位置上,看着那颗钻石,又是莫名其妙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他说,‘只要她喜欢,大动干戈又如何?’”

    康昊焱紧盯着女孩的双眼,她的眼睛,从来不会骗人。

    “言蹊,你到现在还是觉得,你手上戴着的,是一枚普普通通的戒指吗?不......你手上戴着的,是景行为了你跟世界对决的心......”

    “昊焱,你不要说了!”慕言蹊“噌”的一下坐起了身,她没有办法再淡然地坐着,她在心里设的防线,已经快彻底分崩离析,“我有点累了,你出去吧......”

    “言蹊......”

    “求你了,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求求你出去......出去......”慕言蹊转身走到落地窗边,仰着小脸,不让眼泪落下。

    “那好,我先出去,你有事的话,记得按铃叫佣人。”康昊焱起身,很快走了出去。

    门被关上的一瞬间,慕言蹊瘫软的身子终于支撑不住,脚下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隔着柔软的地毯,她依旧觉得有一阵寒意,从脚底一直蔓延至身上的每一个角落。

    她知道离开顾景行的这条路会很难,可是真正走起来的时候,前方不仅荆棘密布,而且越来越狭窄,根本就无法前行。

    顾景行走进她生命中的时候,是那么得轻而易举,可是要送走他的时候,又何止是削骨割肉这么简单......

    慕言蹊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腿,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心里那个本就没有堵住的伤口,此刻已经被撕裂得面目全非,汨汨的鲜血往外奔涌。

    她忍不住去想,究竟是先血先流干,还是会先痛死......

    良久良久,一阵响彻许久的电话铃声,才终于拉回了女孩的思绪。

    她的视线空洞地望着窗外漆黑的夜空,尽管听到了不停在响的手机,可就是站不起身子去接听。

    电话响了停,停了又响,最后终于安静了下来。

    “砰砰砰......”

    很快,门上响起了几下敲门声,旋即传来管家的声音,“太太,您在吗?容先生打电话到家里来了,说您没接他电话,还说他有急事找您......”

    “知道了......”女孩淡淡应了声,艰难地从地上爬起身,走到床边坐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给容易拨出了电话。

    “容易,你找我?”

    “言言,你怎么不接电话啊,想急死我是不是!”电话那端的容易止不住的暴怒。

    慕言蹊捏了捏眉心,疲惫的道,“什么事,你说。”

    “言言......”容易欲言又止了一小会儿,才犹豫着开了口,“出事了......咱们家的房子不是拿回来了吗?我就给我妈打电话,想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可是电话一直打不通,我给疗养院打去了电话,疗养院的人说柔姨已经出院了!”

    “你说什么?”慕言蹊瞬间撑大了瞳孔,急得不知所措,“我妈妈怎么可能会出院!”

    慕婉柔虽然跟常人一样有正常的作息,但除了会吃饭睡觉,其他都与婴儿无异,生活根本不能自理,平时只有容妈在疗养院照顾她,而且她还在治疗阶段,根本不可能出院的。

    “我问过了,柔姨根本没有痊愈,护士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出院,言言,咱们必须尽快出国一趟!”

    “好,你去订......你去订机票......”慕言蹊急得直哭,是她不好,只知道忙自己的事情,对妈妈的关太少,现在连妈妈去了哪里都不知道。

    “机票我订好了,两个小时后的航班,我现在已经打车在去流溪帝宫的路上了,过去接你去机场。”

    “好,那我先挂了。”慕言蹊挂上电话,茫然地坐了一会儿,擦了擦眼泪,艰难地爬起身,换了件衣服,拿了必备的证件,连行李都没有收拾,背着一个单肩包走了出去。

    “太太,您这是要去哪儿?”守在主卧外的管家见女孩出来,急忙迎上来扶好她。

    “我有急事,要出门一趟。”女孩径直往楼梯走去。

    “太太,您身体不好,得在家调养才行。”管家跟上去劝道。

    “我说了是急事,你别拦着我!”慕言蹊急得直掉眼泪,“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就是没什么力气,吃点东西就会好的。”

    “可是太太......”

    管家还想多说什么,就被一个低沉的嗓音抢了话,“蹊蹊,你要去哪里?”

    慕言蹊猛地抬头,望向了管家身后从书房里走出来矜贵俊美的男人,他双手抄兜,目光沉沉地凝视着她。

    慕言蹊心底的委屈和无助,尽数化作滚烫的泪水凶猛砸落了下来。

    她多想冲进顾景行的怀里,告诉他说妈妈丢了,撒着娇让他陪她去找啊。

    可是她不能,她已经失去这个资格了。

    女孩吸了吸鼻子,止住眼泪,冷漠地开口道,“我有急事要出去,谁都不许拦着我。”

    “你现在这副身子,能去哪里,嗯?”顾景行走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看着她一副倔强的样子,幽深的眼里满是心疼。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慕言蹊狠下心,一把推开了他,虚弱的身体往后退了两步。

    她看着眼前这个满脸疲惫的男人,他什么时候这么疲惫过?都是因为她......

    所以,他应该拥有更好的女孩,更好的爱情,而不是被她这副身子拖累。

    “离婚协议书撕了还可以重新打印,只是我现在真的有急事,等我回来再说......”

    女孩冷漠决绝的语气,彻底激怒了男人。

    “慕言蹊!”男人蓦地低吼出声,叫住了正往楼下走的女孩。

    他看着他纤瘦单薄的背影,沉声警告道,“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许再提离婚两个字,嗯?”

    女孩固执地不让自己回头,紧抿着唇角,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那我也告诉你,这个婚,我离定了!要么等我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回来咱们好聚好散,要么我再也不回来,分居两年,自动离婚......”

    女孩的气场,丝毫不输给顾景行,空气中充斥着电光火石的危险气息,站在他们中间位置的管家,吓得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出。

    顾景行菲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眉眼间暴戾横生。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挑衅他。

    偏偏这个人,比他自己的命还要重要,他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就连警告她的话,都显得那么无力。

    包里的电话响起,打破了空气中的僵局。

    “容易,你到了?我马上下来......”女孩一边接着电话,一边走下了楼梯。

    还没走到门口,慕言蹊的视线,就被客厅里摆着的两排衣服吸引,她停下脚步,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太太。”正在清点衣物的女佣弯腰行礼。

    “这是什么。”慕言蹊看着衣架上琳琅满目的衣服,清一色的长裙和外套,都是专柜的最新款秋装。

    “先生晚上本来要带太太出去吃饭的,怕太太嫌弃自己脚上的伤,就让专柜送来了能盖住小腿的裙子......”女佣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小两口要离婚的事情,流溪帝宫上上下下都传遍了,谁都难免变得谨言慎行。

    慕言蹊眼圈一红,在女佣没有发觉之前,握紧住拳头,转身走向了门口。

    “我不穿,全部退了。”

    女孩冰冷决绝的声音,像是久久在空气中飘荡着没有散去。

    女佣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正不知道该拿这些衣服怎么办,一转头,便看见顾景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了楼,身后站着一脸紧张的管家。

    “先生,太太说这些衣......”

    “太太说退就能退的?”顾景行冷声打断了她的话,“进了我流溪帝宫的门,还指望能出得去?给我全部搬到她的衣帽间去!通知国外的那群设计师,太太衣服不够穿,以后每个月给我翻倍设计!”

    她不想要是么?那他就给到她不得不要为止,无论是衣服,还是他的爱......

    “把莫凡给我叫来。”男人吩咐完,转身上了楼。

    “是。”管家冲着他的背影恭敬地行礼,直到男人走上了楼,才转身交代女佣照做。

    ......

    慕言蹊走到门口,容易的出租车已经在等候。

    “言言,我们走吧。”容易打开门,两人一起上了车,出租车很快驶离。

    “你跟顾景行怎么说的,他怎么可能允许你出门?”容易好奇地问道。

    慕言蹊望着窗外,轻飘飘地开口,“板着脸说的。”

    容易:“......”好吧......

    “可是我总觉得,顾景行不会这么轻易让你离开......”容易始终不放心。

    话音刚落,出租车的车速便缓慢了下来,很快停靠在了路边。

    “师傅,怎么了?”容易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