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四十二章 烦了腻了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管家没想到她会问起先生,瞬间高兴得不知所措,“先生在书房,我现在就去请他过来。”

    “不用了......”慕言蹊急忙喊住了她,“淡漠地开口道,“我没说要见他,就是想起白天昊焱好像也来了......”

    慕言蹊急忙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她没想要问顾景行的行踪的,刚刚脱口而出问了,几乎是出于本能和习惯。

    管家的脸上满是失落,恭敬地回答道,“康少是来过,可是医院好像有急事,就回去了,他说还会过来看您的......”

    慕言蹊轻轻“嗯”了一声,一口接着一口往嘴里喂着粥。

    “太太,您别再这样勉强自己吃饭 ,更别这样逼自己了......”管家再也顾不得康昊焱的话,眼圈一红,眼泪便跟着砸落了下来,“您不开心的话,打我骂我都可以,就是不要再这么折磨自己了,那份离婚协议书,是我在您的包里发现的,我在看的时候不小心被先生撞见了,才导致你们吵架的,您尽管惩罚我吧......”

    “不关你的事,别把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慕言蹊放下手里盛粥的小汤匙,虚弱的嗓音疲惫地开口说道,“我的确是没什么胃口,但是不吃就会更虚弱,所以才想多吃几口,没有想折磨自己的意思......要不,我不吃了,你去叫王医生上来,给我打点营养液也可以的......”

    她的话音刚落,康昊焱便从没有关上的门外走了进来,磁性的嗓音传来,“任何药物,都没有实物本身来得营养和健康,你多吃几口吧,打营养液就免了。”

    慕言蹊露出一个笑容,“你看,堂堂康大院长都这么说了,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呢?”

    管家冲着走进来的康昊焱礼貌地颔首行了礼,这才妥协道,“好吧,那太太再吃几口,我这就下楼,给您准备滋补的汤,你们慢慢聊。”

    康少可是专门赶来的救星,流溪帝宫的及时雨!

    管家走出主卧,下楼去厨房端了吃的,敲响了书房的门。

    “先生,您在里面吗?太太让我给你送吃的过来。”

    书房里的灯没有开,黑暗中的顾景行,几乎是下意识地坐直了身子,倏地站起身,冲向门口打开了房门,“你说什么?”

    管家手里端着一碗热粥,“先生,这是太太早上煮的,您没吃上,我给您留着,您吃一口吧......”

    男人黑眸里的光芒黯淡了下去,“根本不是太太让你给我送吃的......”

    管家看着这个向来强大到无坚不摧的男人,此刻竟然像一个没有得到奖励而满脸失望的孩子,心里忍不住泛起了酸。

    “先生,康少来了,在陪太太说话呢,您先吃点东西,不吃饱哪有力气照顾太太啊......”管家见他始终无动于衷,下了最后杀手锏,“这可是太太一大早亲手给先生煮的粥......”

    顾景行淹没在黑暗中的身子猛然一僵,俊美的脸,在走廊壁灯的照耀下,投射出淡淡的阴影。

    是啊,明明昨晚,他们还那么恩爱,怎么才一天的时间,就会闹到这个地步呢?

    顾景行不懂。

    男人抬起手,拿起面前托盘上的小碗,分几口把粥喝得一干二净。

    管家刚想问问他还要不要再来一碗,男人便转了身,重新关上了门,将自己重新丢尽了黑暗中。

    ......

    “昊焱,你怎么有时间过来?”慕言蹊本来就没什么胃口,这会儿有客人在,干脆就不吃了,跟康昊焱一起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跟景行都要离婚了,就是天大的事我也得放下。”康昊焱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看着正在给他倒水的女孩,她低垂着眼眸,致使他看不到她眼里的任何情绪。

    “言蹊,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次,你在酒店被人下了药,被两个男人追上天台,差点出了事,你记得吗?你当时是给我打的电话,明明景行和景辰都在酒店,你却偏偏给我打了求助电话,我知道,是因为我是医生,可以帮得到你,你才会给我打电话,可是在我心里,一直都觉得,你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把我当朋友了......”

    慕言蹊将倒好的茶放在了康昊焱面前,抬起头,一脸平静地看着他,“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跟顾景行离婚,对吗?”

    铺垫这么多走心的话,就是想套路她,但是别说,还真的走心了。

    “昊焱,你说的没错,虽然我们是通过顾景行认识的,但我们一直是朋友,以后也一定会是的......”

    康昊焱皱起了好看浓密的眉,“言蹊,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跟景行离婚。”

    慕言蹊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水,一直嘴边轻抿了一口,温热的水顺着她的喉咙咽下,却没能带来一丝温暖。

    心,早已冷得透彻。

    “烦了腻了,加上他母亲实在不喜欢我,就想离了呗......”女孩精致的小脸上,说不出的冷漠,让康昊焱恍恍惚惚以为这是跟顾景行待久了,从他身上转移过来的。

    顾景行在她的影响下,心已经越来越热,那是不是慕言蹊,就会变成原来的顾景行......

    康昊焱突然想起电影里的一句话:我所认为最深沉的爱,莫过于将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

    电影的结局并不好,希望现实中的顾景行和慕言蹊,一定不会是那样遗憾的结局。

    “言蹊,你看到你左手上的这个戒指了吗?”康昊焱望向她的无名指,璀璨的钻石,在灯光的照耀下折射出夺目的光芒,“景行生来,好像就拥有一切,很少有他得不到的东西,在我的记忆中,这枚戒指,就是他明明不该得,最后不惜一切代价得到的东西......”

    “这枚戒指是景行亲手设计的,上面那颗钻石,名叫‘mid sea moon’,传说原本是某国皇室的传家之宝,后来战乱,举国被侵吞,珠宝流落在外,据说这颗钻石是有灵气的,它能留住最爱人的心,而它的名字,翻译成中文就是‘海中月’。”

    “我问曾经问过景行,为什么非要得到它不可,他回答了我一句诗:海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慕言蹊的指尖一僵,旋即忍不住开始哆嗦了起来,她紧紧握住双手,不让康昊焱发觉她的异样。

    “然后,景行还说了句乱七八糟的话,当时我没听明白,直到后来你出现,直到这枚戒指戴在了你的手上,我才恍然大悟......”康昊焱现在回忆起来,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景行当时,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不管传说是不是真的,只要有一丝的机会,都要拼尽全力去争取她的心’。”

    “言蹊,景行嘴里的‘她’,指的就是你啊,景行是什么人,怎么可能相信这些骗小女孩的传说,可是他当时,是为了你去抢这颗钻石的啊,这个世界上,深情的人有很多,可是原本无情的人,只对一个人如此深情,顾景行绝对是我见到的第一个......”

    “你不要说了!”慕言蹊急忙打断了他的话,一颗心颤抖得厉害,她的右手,紧紧握紧了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只觉得这颗钻石,瞬间重如千斤。

    她敛了敛胸口翻滚搅弄,压迫得她快要透不过气来的思绪,面无表情地开口道,“他有钱,为喜欢的女人买一颗钻石,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言蹊......”康昊焱诧异地看着她,眼前这张脸,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还是原来的慕言蹊,陌生的是她好像给自己的周身设下了一层屏障,任凭谁也无法靠近和探查她的内心。

    “好,那我就告诉你,你以为,这颗钻石是钱就能买到的吗?景行是很有钱,可世界上有钱的,不止他一个人......这颗钻石刚开始拍卖,没等景行出手,就落入了s国皇室的一个王子手里,准备送给她即将成婚的王妃,为此还成为那个国家的一段佳话......”

    “可是这个世界上,景行想要得到的东西,是没有得不到的......你可能不知道,景行跟帝景的祖祖辈辈不一样,他是涉及黑白两道的,他有一个兄弟是军队的,在国际上都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那种人物,景行叫他派出了上百部战斗机去了s国,将皇室团团包围,战斗机在空中盘旋了三天三夜,对方整个皇室终于濒临崩溃,答应将钻石转卖给景行......”

    “这件事在各大皇室之间引起了轰动,他们私下结盟,想要对付景行,我为了这件事,不知道跑了多少个国家才帮他摆平,结果回来不仅没有功劳,居然还被他不屑一顾,你猜景行当时是这么说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