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四十一章 想起自己喜欢...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康昊焱走到办公桌前,拨出了内线电话给助理,语气有些不悦,“不是叫你给我准备午饭我手术结束之后吃的吗?你忘了去买?”

    “......抱歉啊院长,我买了,刚好被遛弯的二少看到了,他知道是给您买的,直接拎回了他的病房,说让您结束后去找他。”助理解释道。

    康昊焱:“......”大白天的遛什么弯,还不是在医院里瞎转悠看漂亮姑娘!

    “知道了,没事了。”康昊焱挂上电话,拿了外套,转身去了顾景辰的vip病房。

    ......

    偌大的vip病房里没有一点消毒药水的味道,一旁的地上已经被摆满的鲜花占据,空气中飘荡着混合的花香。

    俊美迷人的顾景辰,正悠闲地靠在病床上,和一群小护士谈笑风生。

    他那张嘴,除了斗不过慕言蹊,别的小姑娘无一不被迷得五迷三道的,连看他的眼神里都带着崇拜。

    康昊焱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病房里的人居然谁都没有发现他。

    “咳咳......”毫无存在感的男人干咳了两声,这才吸引了病房内所有人的目光。

    “院长好。”

    “院长好......”

    小护士们急忙七嘴八舌地问好。

    “我请你们来,不是追星的,更何况这里躺着的不是明星,出去。”康昊焱一脸严肃。

    “是......”小护士们低着头,一个个落荒而逃。

    “你那么凶干嘛?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吃醋了呢......”顾景辰往嘴里塞了一瓣桔子,打趣着说道。

    康昊焱睨了他一眼,转身走到窗户边打开了窗,“这么多花,你不怕熏死?”

    “像你这种没有谈过恋爱的人,怎么可能理解那句至理名言......”

    康昊焱在餐桌前坐了下来,打开上面的外卖盒,“哪句?”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顾景辰挑眉看着他,“昊焱,你看看我哥对我小嫂子那叫一个深情,他简直就能成为我们的榜样,我劝你也赶紧找个喜欢的姑娘谈谈恋爱吧,否则真的是枉费了大好时光......”

    顾景辰一副老者的语重心长,不知道的一定以为是康家父母请他来劝婚的。

    康昊焱不为所动,哪怕面前的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外卖,都能吃得无比优雅从容,淡然开口道,“你的榜样这会儿正在家伤神,想着怎么留住他老婆的心呢,你要不要赶回去观摩学习啊?”

    顾景辰没了开玩笑的心情,心里“咯噔”一下,紧张地坐起身看着他,“你说什么?家里出什么事了?我小嫂子跟我哥吵架了?”

    康昊焱没准备瞒他,照顾他的女佣每天在医院和流溪帝宫来回跑,他一问就能知道,便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简单描述了一遍。

    顾景辰听完,掀开被子就要下床,“不行,我要回去!”

    “你回哪儿去啊?还嫌被打得不够重是不是?”康昊焱睨了他一眼,继续优雅用餐,“你现在回去除了被你哥揍,好发泄他心里的怒火之外,起不到任何作用......”

    顾景辰陡然停下了脚步,康昊焱说的,好像特别有道理,他哥也警告过他不许再出现的。

    “那我去老宅,让我妈去跟我嫂子道歉!”顾景辰换了一个思路,“我妈也太过分了,居然敢逼我嫂子跟我哥离婚?真的是不能原谅......”

    康昊焱摇摇头,看来顾景辰天天住在流溪帝宫,对慕言蹊的了解还不如他。

    “你觉得以言蹊的性格,会因为你妈妈一施压就妥协,答应跟景行离婚?”

    顾景辰彻底想不通了,转身在病床上坐了下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我小嫂子打消离婚的念头!”

    “我之前听她和容易说会离开,还以为是开玩笑的呢,没想到是真的,不吵架不分居,直接上离婚协议书这么狠!果然是我崇拜的小嫂子......”

    康昊焱眉心一蹙,“言蹊说过会离开?什么时候的事?”

    “有几天了吧......”顾景辰很快回忆起来,“我想起来了,就是小帆船来的前两天!”

    康昊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就对了,你妈妈明明是昨天才逼她离婚的,如果言蹊之前就动了离婚的念头,那婆媳不和只是她找的一个借口而已,看来,还是景行最了解她,景行说,一定是有什么事,触碰到了言蹊的底线,才让她变成这样,而你妈妈,好像还没重要到那个地步,能够轻易触碰她的底线......”

    “我就说我哥和我嫂子不会轻易被打散的吧!”顾景辰顺着杆自信地邀功。

    康昊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与其在这泡女护士女病人,还不如出出主意,早点把他俩的事情化解了,你还有机会回流溪帝宫,不过容易搬走了,你这只灯泡,景行未必会留......”

    “啥?容易搬走了?”顾景辰不可思议地‘哈’了一声,“他可是我小嫂子的小尾巴,怎么可能舍得搬走......”

    “言蹊自己都要离开了,容易怎么可能还会留下,我估计就是言蹊让他搬走的。”康昊焱越想越担心,“景辰,我们以旁观者的角度来分析一下,是什么原因让言蹊要提出离婚。”

    “我那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的小嫂子的心思,我怎么可能猜得到?”顾景辰抱着果盘,悠闲地吃着女佣洗好的葡萄,漫不经心的道,“难不成,她是回忆起过去,想起自己喜欢的人是靳衍,才要跟我哥离婚的?”

    康昊焱拿着筷子的手一顿:“......”他可从没想过是这个原因,这无疑是最覆水难收的一个可能性了。

    “我瞎说的,你别这么紧张啊!”顾景辰吐出一块葡萄皮,将手中的果盘递了过去,“来点饭后水果?”

    康昊焱没有搭理他,一边继续吃着饭,一边已经在心里思忖着顾景辰无意中说到的这个可能性。

    任何可能,都是不能排除的,万一真的是这个,那估计所有人,都没有办法去应对......

    ......

    夜幕降临,秋日的晚风给流溪帝宫带去了丝丝凉意。

    慕言蹊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只觉得全身都提不起力气,连爬起身都异常艰难。

    她按下了床头的呼叫铃,管家很快敲门走了进来,“太太,您醒了?”

    “我饿了,去帮我端点吃的上来吧。”她没力气下楼,虽然什么都吃不下,但是这样的身体状况如果再不好好吃饭,是没有办法做任何事情的。

    管家听见她有想吃东西的**很是惊喜,“我马上下楼准备。”

    想吃东西就好,书房里的先生,状况可比太太糟糕多了,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书房里的顾景行,一直在书桌前从下午坐到了天黑,眼周的暗色更浓,透着止不住的疲惫。

    这会儿隐约听见寂静了一下午的门外传来了响动,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宝贝儿可能醒了,急忙起身走了出去。

    “先生,”管家一脸欣喜地从主卧出来,一转头,就看见男人终于也从书房离开,汇报道:“太太醒了,说是饿了,我下楼给她准备吃的端上来,先生进去陪太太吃一点吧。”

    顾景行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迈开了腿,可刚朝着主卧的门口跨出了一步,就猛然停下了脚步。

    宝贝儿见到他,会不会又生气?又胃疼?

    他是疯狂地想要见到她,想要抱着她吻着她,可是万一她又像白天那样呢?

    她伤他无所谓,可是他不想看见她受疼。

    那张惨白的小脸,就像被烧得滚烫的铁片,直往他的胸口上贴去。

    “先生?”管家见他在原地踌蹴,忍不住出声提醒道,“您进去吧,饭菜马上就端上来。”

    “不了,你伺候好太太吃饭,我还有事,先回书房,太太有什么情况直接过来汇报。”男人交代完,没有多停留,转身回了书房。

    管家心里记着康昊焱的话,没有上前多问多说,一边拿出手机给康昊焱汇报了现在的情况,一边下楼准备晚餐。

    慕言蹊中午没吃饭,管家没准备太油腻的,两份药膳粥,咸的和甜的都有,好按她的口味选择,另外给她做了清蒸鱼和几个清淡的蔬菜。

    布好了菜,管家扶慕言蹊起床,走到主卧的餐桌前,面对一桌子的食物,慕言蹊却没有半点胃口。

    “太太,不喜欢吃就不要勉强自己了,您想吃什么,我现在马上下楼让厨房给您做。”管家看着明显是在给自己塞食物的慕言蹊,脸上满是心疼。

    小姑娘的居家感很强,吃饭向来都是下楼去餐厅认认真真吃的,很少端进房间来。

    “不用了,别忙活了,我随便吃几口就好了,”慕言蹊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个笑容,继续往嘴里塞着粥,淡淡地开口问道,“景行去哪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