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四十章 你说,万一蹊蹊...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顾景行闭了闭眼,转身朝楼梯走去,碰见正跑上楼的康昊焱。

    “景行,出什么事了?”

    顾景行刚想开口,身后便传来管家惊恐的叫声:“太太,您怎么了!”

    顾景行一怔,猛地转身冲向了主卧。

    女孩躺在茶几前的地上,小小的身体蜷缩成了一团,紧捂着肚子,发出痛苦的闷哼声,管家正半跪在一旁不知所措地想要扶起她。

    “蹊蹊!”顾景行冲上前,蹲下身将女孩打横抱起放在了床上,“你怎么了?胃疼了是不是?”

    女孩脸色惨白,巴掌大的小脸上,血色褪了个干干净净,豆大的汗珠顺着额角落下,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顾景行偏头一看,管家还傻乎乎站在一旁,“愣着干什么,快去叫王医生上来!”

    “......是。”被吓傻的管家转身跑了出去。

    “蹊蹊,你放轻松,深呼吸,我先帮你揉揉肚子。”顾景行在床边坐下,刚想掀起女孩的裙摆,猛地想起康昊焱还站在一旁。

    他这会儿懒得赶他出去,扯了被子盖在女孩身上后,这才把手探进被子里,伸进她的裙摆,轻车熟路地帮她揉着疼痛的胃部。

    女孩疼得眉头皱得紧紧的,久久没有松开。

    管家很快带着王医生赶来,给慕言蹊注射了止痛镇定的药物。

    女孩的眉头渐渐松开,很快闭上眼睛陷入了沉睡。

    顾景行依依不舍地收回了帮她按摩着的手,凝视着女孩的双眸里,满是自责和心疼。

    “先生,太太这是老毛病,情绪过激导致的胃疼,让她好好睡一觉就会好的。”王医生压低了嗓音汇报道。

    “景行,咱们先出去吧。”康昊焱拍了拍他的肩膀,从刚刚进来的时候,他就看到了慕言蹊身旁的茶几和地上都是被撕碎的纸,猜到那就是管家电话里说的离婚协议书,能想象得到他来之前,这里是怎样一场腥风血雨。

    顾景行的暴怒,慕言蹊的不适,都是相爱相杀的必然结果。

    “好好照顾太太。”顾景行对管家吩咐了一句,双手抄兜走向了门口。

    “康少......”管家求助的眼神望向康昊焱。

    康昊焱朝她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会好好劝他的。”

    他走到茶几旁,被撕烂的协议书是拿不走了,随手拿了茶几上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的录音笔,跟着走出了卧室。

    ......

    书房内,两个男人隔着一张书桌对立而坐。

    康昊焱听完录音笔里面的内容,眉心紧拧了起来,望向靠在大班椅上闭目养神的顾景行,确定的道,“景行,我觉得言蹊不是这样的人,你听她说话的语气,就知道是装的,她在试图伤害自己的人面前,会装成一副满身铠甲刀枪不入的样子......你不会是因为这段录音跑去质问她,惹她生气了吧?”

    顾景行睁开眼,俊美的眉眼间满是暴戾,“这是我老婆还是你老婆,需要你来提醒我她是什么样的人?”

    康昊焱:“......”他这也算说错话?

    “我疼她爱她都来不及,有时间惹她生气?”顾景行白了他一眼,想起宝贝儿刚刚跟他说话的态度和语气,心里钝钝的疼,“我不知道她是怎么了,拿着我妈不喜欢她这件事大做文章,一心要签离婚协议书......昊焱,你没看到她当时有多坚定多决绝,一点都不像跟我闹别扭的样子,我能不生气吗?”

    “现在这个社会,离婚是很正常的事情,小姑娘生气闹脾气,你别太放在心上,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认真你就输了。”康昊焱宽慰道。

    “不......”顾景行一边回忆着刚刚的一幕,一边摇着头,“我了解蹊蹊,她就算再怎么闹脾气,也不会拿离婚这么大的事情开玩笑的......还有......”男人犀利的眸光盯着康昊焱,“不要跟我说什么离婚是这个社会的常态,我不管这个社会还是这个世界的常态是什么样的,我和蹊蹊,永远都不会离婚!”

    康昊焱:“......”怎么说什么都是错,踩在哪都是雷区!

    “那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康昊焱急忙转移了话题。

    “我如果知道的话,还需要叫你来帮我分析吗?”顾景行修长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书桌,心里的千头万绪怎么也解不开,“我真的想不通,有什么事情,能让她舍得放弃我......”

    康昊焱:“......”他是不是太自信了点?

    顾景行抬眸,扫了一眼康昊焱,看他那一脸不敢言语的表情,就猜到她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耐烦地解释道,“你不了解蹊蹊,她虽然看上去柔柔弱弱,但是很有主见,三观也正,很多事情,她一旦选择拿起,就会负责到底,她既然选择爱我,就不会轻易放弃我们的婚姻,所以一定是有我不知道的事情,触碰到了她的底线,同样的道理,当她一旦选择放弃,是很难让她回头的。”

    “要不我去问问容易,她俩关系好,没准容易知道点什么呢。”康昊焱建议道。

    “你又不是看不出来,容易对蹊蹊有想法,心里对我有敌意,只是没有立场表现出来而已,我估计他现在巴不得蹊蹊跟我离婚,我听女佣汇报说他今天收拾东西搬走了。”

    顾景行越想越觉得不安,恰巧此时保镖敲响了门,送了他吩咐的烟上来,男人打开一包,摸出一根烟,“啪嗒”一声,点燃了一根,斯条慢理地吐出一个烟圈。

    “咳咳咳......你少抽点,不是戒了吗?”康昊焱被烟呛得咳嗽了两声。

    顾景行靠在椅背上,夹在指缝中的烟,一口比一口抽得更猛,低沉的嗓音沙哑又空洞,“昊焱,你说,万一蹊蹊真的要跟我离婚,我该怎么办?”

    康昊焱无声地望着他,他从来没有想过慕言蹊会跟顾景行离婚,或者是说没想过向来往来不败的顾景行,会有这么脆弱和无助的时候,像极了慕言蹊出车祸在病床上生死未卜的那几天。

    甚至这个时候的顾景行,比起那个时候,是更加无助和茫然的。

    因为当初慕言蹊如果不醒,大不了他一辈子在医院守着她,陪她同生共死。

    而现在,是慕言蹊主动要离开,这对顾景行来说,是比死亡更残忍的事情。

    “景行,言蹊是成年人了,我相信她做事情是有自己的思维逻辑的,等她醒了,我会试着好好跟她沟通,帮你问出原因,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说不爱就不爱了的爱情,任何事情的突然转变,都是有迹可循的。”

    “我不怕......”顾景行幽深的黑眸坚定地看着他,“这么多年了,我战胜了自己,战胜了靳衍,好不容易娶了她,把她身边对她有想法的男人一一赶跑,未来就算有再大的困难,我都不会放弃她......因为爱她的这条路,从来就是一条单行道,我没有回头路可以走,连一个拐点都没有......”

    “那你也得注意身体,你看看你现在憔悴成什么样了,你倒下了谁来照顾言蹊?听我的,下楼吃饭,吃完好好睡一觉,一切等言蹊醒了再说。”康昊焱何尝不知道,能让顾景行这般疲惫的,从来不是彻夜未眠,以他的身子骨,就算三天三夜不睡觉,照样能打趴下一群人。

    慕言蹊于他而言,正是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效果,她的一颦一笑,都能牵动着这个强大男人的每一根神经,让他脆弱得经不起碰触。

    “不吃了,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顾景行疲惫地闭上了双眼,没有宝贝儿一起的午餐,肯定是索然无味的。

    康昊焱没有再坚持,独自起身离开了书房。

    “康少,我家先生她......”守在长廊上的管家见康昊焱出来,像见到了救命稻草般跑了上来,唉声叹气的道,“小两口这是要闹离婚啊,这可怎么办啊?”

    “你着急也没用,做好自己的事就可以,其他的不要多说多问,现在这么敏感的时候,我们不适合乱安慰,言蹊没这么快醒,我先回趟医院,会尽快赶回来,如果言蹊醒了我还没回来,你马上给我打电话。”

    “是,谢谢康少爷了。”管家礼貌地道谢,突然想起被送进医院的顾景辰,急忙问道:“康少,我们家二少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以他的性格,回来也是添乱,就让他在医院躺着吧。”

    ......

    康昊焱说下午忙,是真的忙。

    医院里有一台紧急手术,他连中饭都没来得及吃,就赶回医院直奔了手术室,等手术圆满成功回到办公室,已经是两个小时后。

    他去洗手间洗了个手,出来一看,原本应该给他准备好食物的餐桌上,这会儿空空荡荡,别说午餐了,连瓶水都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