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三十九章 离婚,你想都...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女孩挪动着脚步走上前,刚想开口,便看见男人面前的茶几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她包里的那份离婚协议书。

    她藏得好好的离婚协议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慕言蹊的身子一僵,猛地抬头,望向了一脸担忧和恐惧的管家。

    管家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有话要跟太太说,你出去。”男人沉声开口道。

    “......是,先生。”管家紧紧揪着衣角,迫不得已转身离开了主卧,一出门,急忙拿出手机给康昊焱打了电话,嗓音带着哭腔开了口:“康少爷,您快点来流溪帝宫一趟吧,家里出大事了,先生和太太,要离婚......”

    ......

    主卧内,几十秒钟的死寂之后,男人拍了拍身旁的沙发,淡然地率先开了口:“蹊蹊,过来坐。”

    慕言蹊站在男人面前,双眸紧盯着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上面还放着一个类似录音笔之类的东西。

    她的大脑飞速运转着,这一幕,早在她的预料范围内,只是没想到当这一刻毫无防备来临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淡定。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女孩轻柔的嗓音轻声开了口,精致的小脸上除了有些苍白,看不出任何情绪。

    顾景行指尖僵了僵,像是被从心底急速漫出的寒意冻住。

    这是离婚协议书啊,是从她包里翻出来的离婚协议书,是结束他们婚姻关系的离婚协议书,她怎么可以这么淡定,淡定地像事不关己......

    男人面色不改,他说过要相信宝贝儿,就一定会做到,他菲薄的唇角勾起,带着丝丝笑意,佯装轻松地问道,“老婆,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这是管家不小心在你包里发现的,把她吓坏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跟我闹离婚呢......”

    慕言蹊暗暗咬着牙,在心里下定了决心,冷声开了口,“就是她看到的这样,这是我们的离婚协议书没错。”

    “蹊蹊!”男人沉声打断了她,语气不悦,“不许你胡说八道!”

    慕言蹊的小脸紧绷着,“你母亲不喜欢我,所以我们的关系可能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

    “她是她我是我,你嫁的是我,不是我母亲,想要胡闹也得找个合理的借口,是不是我最近哪里做得不好,你说,我改就是了。”顾景行隐忍着心里的愤怒,他可以无条件包容她,唯独离婚这个词,他不允许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想都不能想,提都不能提!

    慕言蹊保持着理智,清晰地开口道,“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家庭,甚至是两个家族的结合,你母亲是你的至亲,你不能因为我而跟她断绝关系,这不符合常理,所以我替你做出了选择,我们离婚......”

    顾景行心底的火彻底被她点燃,低喝道:“给我闭嘴!你再敢提离婚两个字,后果自负......”

    慕言蹊嘴角勾起冷笑,无理取闹地说道,“你看,你现在就因为你母亲凶我了,你还敢说结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

    顾景行幽深犀利的双眸牢牢锁住她,像是要看进她的心里去,语气温和了下来,“蹊蹊,我不是凶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刚刚说的话有多伤人,嗯?”

    “我承认,我低估了我母亲对我们生活造成的影响,这是我的疏忽,因为在我的心里,她跟我们的生活没有半点关系,我们只要偶尔回老宅吃顿饭就可以,而且频率并不高,我以为她不至于会影响到我们现在的生活。”

    “既然老婆这么在意,那好,以后我们不跟她来往,你不需要为了我去迁就她,别的妻子或许需要处理婆媳关系,但是我的蹊蹊不需要,只要我的蹊蹊高兴,想怎么样都可以,好吗?”

    慕言蹊紧紧握住了拳头,她不知道花了多少力气,才保持着不让自己的心动摇。

    既然这件事已经开了头,她就没有退路可以走了,必须让自己坚持下去。

    哪怕再难......

    哪怕再痛......

    “顾景行,你真自私......”女孩眼里满是疏离和淡漠,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讥诮着开口道,“你想以此表现你的情深,还是想让我背上一个洗不掉的罪名,让所有人都在背后骂我勾引你抛家弃母,是吗?”

    “我实话告诉你,我就是非常重视婆媳关系,跟婆婆关系处理不好,我宁愿不要这段婚姻!”

    顾景行已经顾不上生气,此刻只有满满的震惊!

    眼前的女孩,真的是他的宝贝儿吗?

    怎么突然之间,像是变了一个人......

    是他的母亲,真的触碰到了她的底线,惹她生气了吧?

    “好,蹊蹊,我让我母亲来跟你道歉,我会让她跟你好好相处的。”顾景行承诺道。

    “顾景行,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呢!”慕言蹊彻底急了,他为什么要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包容她,她不配,她不要他这么爱她!

    “强扭的瓜不甜,无论是你强迫你母亲喜欢我,还是强迫我去讨好她,都是假的,不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和喜欢,永远都不可能长久的,你懂不懂!”

    “那蹊蹊可不可以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你才会高兴,嗯?”顾景行一双幽深的凤眸里流淌着无助,跟他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王者之气判若两人,让慕言蹊彻底失控崩溃。

    她没有办法看到顾景行这样的眼神,她会心软,会痛苦,会生不如死......

    “怎么做?怎么做是吗?”慕言蹊哆嗦着唇瓣,四下张望了一番,迈开腿开始翻箱倒柜,满屋子找着什么,嘴里还在不停地念叨着,“怎么做......我告诉你该怎么做......”

    “蹊蹊,你在找什么?”顾景行站起身,心疼地看着她。

    他怎么忘了,宝贝儿已经肝气郁结了,不能再受刺激的,他怎么就不能好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好好跟她说话,好好哄哄她呢?

    慕言蹊乒铃乓啷瞎找了一通,打开床头柜的时候,像是发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很快转身走了回来。

    她手上握着的,是一支笔。

    顾景行眸光一凛,像是猜到了她接下来想做什么事,菲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女孩嘴里一边还在继续重复着刚刚的话“怎么做......我教你怎么做......我教你......”,一边已经走到茶几前,蹲下身,翻开了那份离婚协议书,拧开手中那支笔的笔帽,哆嗦着右手就想去签字。

    她的笔尖还没落到纸张上,面前的文件,便被男人猛地抽走。

    顾景行所有的耐心都被她消磨殆尽,彻底动了怒,失控地撕扯着那份文件,很快将它撕成了碎片,散落在茶几上和地上。

    慕言蹊保持着蹲在地上的姿势,仰着头,呆呆地看着他,眼底一片木然。

    “慕言蹊,你闹够了没有!”男人心底怒意翻滚,穿着整齐干净的白衬衫的胸口,在剧烈地起伏着,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咬牙道,“你心情不好,可以打我骂我,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但唯独不能想着离开我,离婚,你想都不要想,你再提这两个字,我就真的要生气了......”

    “我知道你现在可能不想看到我,我走,让你一个人静一静。”顾景行说完,转了身,迈开长腿走出了门外。

    门被关上的一瞬间,慕言蹊强撑着的情绪终于如决堤的洪水般,肆无忌惮地奔涌而出,她像被抽干了力气,瘫坐在了地上。

    那股被她强忍着的疼痛,顺着心脏,须臾蔓延至全身的每一个角落。

    好痛......

    从头到脚,每一个细胞都在肆虐叫嚣着疼痛,折磨着她的身心。

    尤其是胃里,像是被一双手紧紧拧成了一团,前所未有的绞痛感,煎熬得她直冒冷汗。

    女孩捂着肚子,渐渐躺下了身,在冰冷的地面上蜷缩得像一只虾米,痛得连开口喊人的力气都没有。

    ......

    “先生,您跟太太好好谈,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守在门外的管家见男人怒气腾腾地开门出来,急忙跟上去说道。

    男人停下脚步,一边烦躁地扯着胸前的灰色领带,一边劈头盖脸地训斥道,“好好谈好好谈!这话你得去跟她说!你问问她能不能跟我好好谈!”

    管家震惊在原地,吓得不敢动弹。

    顾景行抬手指着主卧的方向,吩咐道,“我真是不懂女人的脑回路怎么这么麻烦,你现在就去给我问清楚,她到底哪里不开心不满意,究竟是谁惹到她了,不管是我妈还是我弟,我都替她灭了行不行!”

    管家:“......”

    “愣着干嘛?还不快去!”顾景行快要气炸了,真是一个都不让人省心!

    管家被吓得回过了神,急忙连连点头,“我.....我马上就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