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三十七章 她潜意识里想...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楚心莲越说越煽情,“可是你说,像慕言蹊这种三观不正目的不纯的女人,妈妈怎么可能放心把你交给她?妈妈请求你,体谅一下我这个当妈的一片苦心,好好重新考虑一下你和慕言蹊的关系好不好?”

    “妈妈的要求不高,只要嫁给你的这个人,是发自真心的爱你就好,可是慕言蹊明显不是这样的,她贪图的,不过是咱们家的权势,她嫁给你,是因为你是整个b市最顶峰的男人,这样的婚姻,是不会长久的,将来如果有人超越了你,那她随时都是可以抛弃你去攀附比你更优秀的男人的......”楚心莲一边说,一边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顾景行俊美立体的五官,此刻阴沉得已经能滴出水来,他拿过楚心莲手里的录音笔,开口的嗓音不容置喙:“出去。”

    “......好,妈妈现在就走,你是大人了,妈妈左右不了你的决定,只是伤在儿身痛在娘心,你受伤,妈妈陪着你一起痛罢了......”楚心莲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拎起包,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顾景行握着录音笔的手,越收越紧,指节泛着白。

    他当然不相信他的宝贝儿是这种贪慕虚荣的人,但他也不能直接跟母亲撕破脸皮,很多话,他只能点到为止,毕竟这是他的亲生母亲,而且,他越偏袒宝贝儿,母亲就会越讨厌和针对她。

    这不是他所乐见的结果。

    任何一个男人,都免不了在老婆和亲妈之间周旋,他也不能免俗。

    但他的立场是最明确的,那就是无条件保护老婆。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愿意为了宝贝儿,和全世界为敌。

    冷静下来的顾景行,眉心越拧越紧,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难道宝贝儿这段时间心里藏的心事,郁郁寡欢的原因,是单纯的因为他母亲不喜欢她?

    难道宝贝儿昨晚说他脏,只是推开他的借口,因为他的母亲从中阻拦,还逼迫她离婚,让她受了委屈?

    按宝贝儿的性格,是不会跟他哭诉这些的,而是把所有委屈藏在心里独自承担。

    思及此,顾景行从昨晚开始聚集在胸口,浓得怎么也剥不开的迷雾,此刻终于渐渐消散。

    宝贝儿怎么可以这么傻?

    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不告诉他!

    她怎么可以怀疑他的立场?!

    要知道,别说是他母亲阻拦,就算是天王老子不同意,也绝对拆不散他们的啊......

    不行,他一定要去跟宝贝儿说清楚,告诉她,他永远不会离开她,他永远不允许她胡思乱想怀疑他的爱!

    顾景行握着录音笔,倏地站起身,踢开椅子,冲出了办公室。

    ......

    慕家宅院,经过容易请了工人来打理和修葺,已经不再是原来一片荒芜的景象。

    除了一些多年没用过的电器老化,需要买新的替换,其他的都已经整理得七七八八。

    厨房里,容易系着围裙,一边炒着菜,一边兴致盎然地说着话。

    “言言,我已经联系到之前在咱们家工作的张妈和王妈,她们听说你拿回老宅了,都很愿意回来工作,你还记不记得,张妈做的糖醋鱼最好吃了,你一口气能吃一整条不带歇口气的,等她回来,一定可以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到时候你别整天嚷嚷着要减肥啊......”

    “还有王妈,她最疼你了,你小时候每次打雷不敢睡觉,谁都不找,就黏着要她陪你睡......”

    回应他的,是一阵安静的沉默。

    容易停下手中的动作,回过头来望向了靠在厨房门口的慕言蹊。

    女孩恬静的小脸上一脸的木然,静静地盯着地上的某一处,像是要盯出一朵花来似的失着神。

    容易关了火,转过身来,开口唤着她:“言言,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慕言蹊猛地回过神来,许是被惊到,身子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抬起头,茫然地望向了容易,“你刚刚说什么......”

    容易抿了抿唇角,紧盯着她有些苍白的小脸,“言言,你在想顾景行,对吗?”

    慕言蹊垂下了眼眸,没有说话。

    “言言,既然决定了的事情,又何苦再纠结,我了解你,你做这么重大的决定,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容易有所指地说道。

    慕言蹊好不容易压下的那股心疼,又重新涌了上来,以无法抵挡之势翻江倒海地袭来,压迫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家了。”女孩转身就往外走去。

    容易眼底一寒,开口的嗓音带着几分斥责,“这里不是你的家吗?”

    女孩的脚步猛地停住,茫然地看着眼前熟悉的客厅。

    是啊,这里才是她从小长大的家啊,可是刚刚,她潜意识里想要回去的家,是流溪帝宫啊......

    女孩痛苦地闭上了双眼,眼泪不争气地奔涌而出。

    容易看着她一颤一颤的肩膀,知道她忍着声音在哭泣,又心疼又生气,“慕言蹊,你看看你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还是慕言蹊吗?”

    “你既然离不开顾景行,那就待在流溪帝宫一辈子幸福快乐地过日子,如果决定离开他,就洒洒脱脱地放开手,不要再有留恋,这才是原来那个爱恨分明的慕言蹊......”

    “可是你现在看看你自己,你比三年前出事的时候,还要失魂落魄,不就是一个顾景行吗?至于你像是丢了半条命一样吗?”

    容易的话音刚落下,女孩便猛地转过身,失控地怒吼道:“你不要再跟我提起三年前!”

    容易一惊,看着她挂满泪痕的小脸,和那双向来温柔的杏眸里,像是聚集着无数的怨气和愠怒,咬着牙开口道,“我恨死三年前了!我恨死我的过去了!我恨死我自己了!”

    “容易,你知道吗......”女孩抬起右手,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哆嗦着唇瓣,痛苦的道,“你知道我这里面有多痛吗?你不知道......你永远不会懂我的痛......因为顾景行对我来说,何止半条命......他比我的命,还要重要得多......他是我的全世界......”

    “容易,你知道吗......我的世界就快塌了......从今往后,我就只能活在黑暗里,再也看不见我的太阳了......”

    女孩像是被抽离了灵魂一般,空洞地说完这些,便木然地转过身,朝着门外走去,嘴里断断续续地继续说着话,“我要回家......我现在还可以回家的......我要回家......”

    容易看着她失魂落魄的背影,痛苦地蹲下了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帮不了她,就连想开口劝她都是那么的无力,更别说冲上去陪着她一起面对这一切了。

    ......

    小杨一路在boss的催促下,用了最快的速度回到流溪帝宫。

    看boss这副火急火燎赶着回家的样子,脸上的重霾好像也消散了不少,看样子,是要跟太太和好了。

    他以后又有好日子过了哇哈哈。

    先生和太太一和好,今天没准就在家腻歪着不出门了,他刚好趁今天闲着,把车好好擦一擦。

    小杨愉悦地吹着口哨,开始忙碌了起来。

    “先生好。”客厅里忙碌着的女佣,见顾景行回来,急忙上前礼貌地弯腰行礼。

    男人一边换下脚上的皮鞋,一边往屋里望去,“太太呢?”

    “太太去医院看二少了,还没有回来。”女佣战战兢兢地汇报道,生怕一不小心就说错了话。

    顾景行没有说话,换上棉质拖鞋往客厅里走去。

    “先生,请用茶。”女佣小心翼翼地端着茶,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试探着问道,“先生,需要打电话请太太回来吗?”

    男人随意搭在身侧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着沙发,似若有所思,开口问:“太太几点钟出的门。”

    “挺早的,太太早上起得早,煮好粥吃过早餐就出门了。”女佣急忙汇报道。

    男人蹙起了浓密的剑眉,沉声问道,“太太煮粥了?”

    “是,太太说先生想喝皮蛋瘦肉粥,一大早就起床煮了,早餐是跟康少还有容先生一起用的。”

    顾景行自责地扶了扶额,他早上不敢面对宝贝儿,天刚蒙蒙亮就洗漱好出门了,这会儿才记起,昨天他跟宝贝儿说过今天的早餐要喝她煮的皮蛋瘦肉粥的。

    是他不好,遇到问题的时候,应该及时跟宝贝儿沟通的,而不是选择逃避。

    他会跟宝贝儿好好道歉,并且把话说开,从今以后,他们之间再也不会有隔阂了。

    顾景行想了想,他们很久没有去宝贝儿喜欢的那家陈记餐厅吃饭了,既然要道歉,当然得有仪式感。

    男人拿出手机,给凌莫凡打了电话,交代了一番,挂上电话,这才抬眸望向了女佣,“去给太太打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