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三十四章 她极少这么情...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顾景行咳得厉害,就连眼底,都有着丝丝泪光溢了出来,却是无比冰冷的温度,仿佛只要一砸落下来,就能瞬间凝结成冰。

    黑暗中,男人嘴里夹着烟,一口接着一口,木然地吸着。

    为什么现在就连烟,都带不走他心底的焦灼了?

    也是,宝贝儿都嫌弃他了,他还哪来的心啊,不过是一具只能感受到痛苦的行尸走肉罢了。

    顾景行猛吸了一口烟,一颗心早就飘到了隔壁的主卧,可是他不敢过去,不敢再看到那张让他魂牵梦绕的脸。

    很多事情,他想不通,比如宝贝儿为什么一边爱着他,一边又嫌弃他,他需要冷静下来,把这些事情彻底想清楚......

    ......

    几个小时过后,黎明破晓,夜昼交替。

    微亮的光透过落地窗照进书房,一夜未眠的男人靠在大班椅上,眼睑下投着淡淡的阴影,俊美的脸上满是挡不住的疲惫。

    面前的书桌上,是满出了烟灰缸的烟蒂和几个空了的烟盒。

    自从戒烟后,一直没有屯过烟,仅有的几包库存,被他一口气抽了个精光。

    男人视线空洞地盯着某一处,一动不动的身形像是被定格住,良久,才终于颤了颤修长的睫毛,偏头望向了窗外,隔了好一会儿,有些僵硬的身躯木然地站起身,走向了浴室。

    尽管天还没亮透,可流溪帝宫早就是一片繁忙的景象,女佣们各司其职,打扫卫生,准备早餐,一切都一如往常,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可昨晚的一幕,都在众人的心头没有散去,每个人都比平日里更谨慎了几分。

    客厅内,康昊焱靠在沙发上安静地睡着,身上是管家夜里帮他盖上的高档法式毛毯。

    没一会儿,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将本就不敢睡沉的康昊焱惊醒。

    “景行,你怎么起这么早?言蹊怎么样了?”康昊焱坐起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望向走下楼的顾景行问道。

    顾景行眸光一寒,下颚线条紧绷着,没有回答他的话,加快脚步往门外走去。

    康昊焱:“......”不说话是几个意思啊?!

    “康少,您醒了?您刚刚在说什么?”厨房里的管家听见动静走了出来。

    “景行起床出门了,你上去看看言蹊怎么样了。”康昊焱不放心的道。

    “好,我马上就去。”管家连连点头,急忙转身上了楼。

    天色还早,管家怕女孩没醒,想着敲门便一定会吵醒她,便轻轻拧开了门把,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一看,女孩已经醒了,正靠在床头,望着窗外发着呆。

    “太太,您醒了?”管家眼圈蓦地一红,走上前问道,“您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我去叫王医生上来。”

    女孩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收回了视线,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个笑容,“我没事......你先出去吧,我一会儿就起来做早餐。”

    她答应过顾景行,今天会给他煮皮蛋瘦肉粥的。

    “太太,您身体不舒服,还是我来做吧。”管家心疼地看着她,看样子小姑娘应该不知道先生已经出门了。

    “我说了我没事,你先出去,我待会就下来。”慕言蹊坚持道。

    “那好吧......”管家转过身,刚想离开,又忽然想起了什么,重新望向女孩,开口道,“太太,昨晚的事情,是二少恶作剧,在您的安神汤里下了药,您千万不要误会了先生......”她说完这些,看着女孩依然面无表情的小脸,不敢再多说什么,转身走出了房间。

    门被关上,偌大的卧室内又陷入了一片寂静。

    慕言蹊转头望向窗外,天已经越来越亮了,可是她的世界,却还是一片漆黑。

    她当然知道,顾景行不可能做这种事情,她也怪不了顾景辰,她只是恨自己,恨自己昨晚那样去伤害她深爱着的男人,恨自己明明想要抱紧,却又残忍地推开了他。

    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不是你爱的人不爱你,而是明明想爱,却又不能爱。

    痛苦的泪水奔涌而出,女孩掩面哭泣,她终究,还是推开了顾景行,从今以后,会越推越远,直至彻底离开他的世界。

    ......

    “康少爷,太太醒了,一会儿就会下来的。”管家下了楼,先去客厅告知了康昊焱一声。

    “那我等言蹊下来,打声招呼再走吧。”康昊焱打了个哈欠,昨晚只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根本没睡好。

    “那我带您去客房洗漱一下,您留下吃早餐吧,顺便还想请您帮忙劝劝太太,她心情不好......”管家一脸担忧。

    “好,我明白。”

    康昊焱洗漱好出来,刚好碰见走下楼的慕言蹊。

    女孩穿着一件长度直达脚踝的灰色亚麻质地连衣裙,上身套着一件白色的针织开衫,没化妆的小脸泛着白,气色看上去并不好。

    “言蹊,你醒了?”康昊焱笑着上前打招呼。

    慕言蹊愣了一下,没料到康昊焱这么早会出现在流溪帝宫。

    “昊焱,怎么这么早?是来找景行有急事?”女孩扯了一个笑容问道。

    康昊焱笑了笑,“没什么急事,过来蹭个早饭。”

    慕言蹊指了指楼上,“景行应该在书房,你上去找他吧,我去做早饭。”

    “......好。”

    慕言蹊煮好粥来到餐厅的时候,餐桌前只有康昊焱和容易坐着等她。

    “管家,去请先生下来吃饭。”女孩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对一旁的管家吩咐道。

    “太太,先生他......”

    管家没想好要怎么说,被康昊焱接了话,“言蹊,景行公司有点急事,已经走了,让我跟你打声招呼。”

    慕言蹊拿着勺子盛粥的手一顿,看看康昊焱,又看看一脸担忧的容易,瞬间明白了什么。

    顾景行生气了......

    也好,她不怕他生气,就怕他不生气。

    慕言蹊若无其事地盛好粥,一一放在他们两人面前,“吃饭吧。”

    早餐在一片诡异又略显尴尬的沉默气氛中好不容易才结束,慕言蹊放下筷子,望向容易问道:“容易,你今天是不是要去慕家老宅?”

    “是啊。”容易点点头,顺便又汇报了一下修葺老宅的进展。

    “那我今天跟你一起去收拾。”

    “太太,我派几个佣人跟容先生过去打扫就可以了,您还是在家休息吧,别累着了。”管家急忙阻止道,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再出状况了,还是让小姑娘乖乖在家待着吧。

    康昊焱知道女孩聪明,没有再刻意隐瞒什么,直接问道:“言蹊,你脚上的抓伤怎么样了,我帮你检查一下。”

    “不用,王医生已经上过药了,没有大碍,昊焱,麻烦你跑一趟了,你忙自己的去吧,我有事再给你打电话。”慕言蹊笑着谢绝。

    “......那好,你随时给我打电话。”康昊焱没有坚持,这边安抚好了,他还得去一趟帝景呢,还有顾景辰那边也得去看看。

    慕言蹊送康昊焱出了门,回到屋里的时候,才发现刚刚一直想着顾景行,倒是把顾景辰那个坑货给忘了。

    “管家,二少人呢?躲起来不敢见我了是吗?叫他出来吃早餐。”

    “太太......”管家为难地看着她,反正瞒不住,干脆就如实汇报了,“昨晚先生生了很大的气,把二少打伤了,保镖送他去了医院......不过您放心,我安排女佣过去照顾了,二少身体没什么大碍的......”

    慕言蹊的指尖僵了僵,眉心紧拧了起来。

    顾景行生气了,还打了顾景辰......

    可是他的气,原本是应该撒在她身上的,她不想因为她而连累别人。

    “容易,你先去老宅,我去医院看看景辰。”慕言蹊拿了包,往门外走去。

    “言言,我陪你去。”容易急忙跟了上去。

    “不用。”

    “我陪你......”

    “我说不用,你听不明白吗?”慕言蹊停下脚步,转过身生气地瞪着他,“现在是不是连你也不听我的话了?”

    “......我听你的,言言,你不要生气,我什么都听你的。”容易妥协道,因为她极少这么情绪失控的。

    慕言蹊闭了闭眼,歉然道,“容易,很多事情,我现在没有办法给你解释,你再给我一点时间,等一切结束,我全都告诉你,好吗?”

    “我知道了,我什么都不问,只管安心去把咱们的老宅收拾出来。”

    慕言蹊想了想,做出了决定,“如果收拾得差不多了,你就直接搬过去吧。”

    无论是容易还是顾景辰,她都不会让他们继续留在这个家里,以免遭受无妄之灾。

    容易立马急了,拒绝道,“不行,你还在这里,我不会走的。”

    昨晚他多喝了点酒,回来倒头就睡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那么多事。

    早上康昊焱跟他简单解释了一下才知道了个大概,他可以什么都不问,但一定要陪在慕言蹊身边保护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