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三十三章 真是哔了狗了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老天爷不可能跟他开这样的玩笑吧?说好的明年抱小宝宝呢?

    他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大哥还不下手?是不是傻......

    顾景辰使劲摇了摇脑袋,才终于缓过劲来,急忙起身冲出房间跑上了楼。

    主卧门外,两个女佣在门口守着,见顾景辰火急火燎地冲过来,挡在门口拦住了他,“二少,您现在不能进去的。”

    “让开,我得进去看看我嫂子怎么样了。”顾景辰都快急死了。

    “二少,真的不能进去,王医生在里面给太太检查,您现在进去不好。”女佣善意提醒道。

    顾景辰:“......”也是,他下了那种药,这会儿进去,里面肯定是一片狼藉,算了,他还是在外面等着吧。

    卧室内,王医生给慕言蹊注射了药物,女孩昏昏沉沉地呓语了几句,闭上眼睛陷入了昏睡。

    “先生,太太已经没事了,睡一觉就好。”王医生转身汇报道。

    早在她们到来之前就穿上了衣服的顾景行,这会儿脸上阴云密布,一副风雨欲来的架势。

    “怎么回事!”男人转头望向了一脸担忧的管家责问道。

    宝贝儿如果是在外面吃晚饭时被下了药,不可能这么久才发作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回到家之后被下的药。

    而从回家到宝贝儿药性发作,只是他洗了个澡的短短几十分钟而已。

    管家一脸茫然地看看顾景行,又看看王医生,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太太是服用了催情的药。”王医生跟她解释道。

    “催......”管家瞬间瞠目结舌,“怎么可能呢......”

    “那不是要问你吗?”顾景行脸上布满阴鸷,紧绷着的下颚线条,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每一个字更像是从牙缝中挤出,“太太回家后,你到底给她吃了什么,喝了什么。”

    管家很快回忆起来,“只喝了一碗安神汤啊,太太每天晚上都要喝的。”

    顾景行二话不说,转身走出了房间,王医生和管家急忙跟上。

    一打开门,靠在墙边等候的顾景辰站直身子迎了上来,看着自家大哥黑如锅底的脸,预感到了十级风暴的前奏。

    “哥,嫂子怎么样了?”顾景辰硬着头皮开口问道。

    顾景行没有理会他,迈着长腿走下了楼,一行人紧跟在他身后。

    男人穿的是一身黑色的长衣长裤,气质本就孤傲冷漠,这会儿浑身上下更是散发着冰冷入骨的寒意,矜贵颀长的身躯,俨然一座移动的冰雕。

    顾景行下了楼,径直来到厨房,找到了温在炖锅里的安神汤,掀开陶瓷锅盖,用手指指了指,转身对王医生道:“查。”

    “是,先生。”王医生走上前,仔细闻了闻,又拿了汤勺舀了一口出来,放进嘴里尝了尝,很快吐了出来,确定地汇报道:“先生,这安神汤里,的确是下了药。”

    一屋子闻声走进来的女佣,听到这不明所以的话,纷纷面面相觑。

    “哗啦”一声,顾景行拿起一旁的陶瓷锅盖,狠狠地砸到了地上,锅盖瞬间四分五裂散落了一地。

    男人的脸上满是无法压制的暴戾,低沉冷冽的嗓音,像是从地狱传来,“说,谁干的。”

    众人被吓得直打哆嗦,就连明明事不关己的王医生也直发抖。

    先生平日里虽然性子冷,但是从来没有过现在这副可怖的模样,俨然嗜血的修罗亲临人间。

    “先生,我不知道,不是我......”管家也不知道是害怕的还是着急的,眼泪簌簌地掉下来,刚刚太太的腿上被抓得满是血痕,应该就是这个药的药性发作,又没有得到解救而导致的。

    顾景行额角青筋直跳,一双如鹰隼般的眸子,带着又浓又重的杀气,牢牢将管家攫住,“你是管家,太太的汤里被下了这种药,你跟我说不知道,嗯?”

    “先生,我真的不知道......”管家捂着嘴巴忍声痛哭了起来,她心疼太太都来不及,怎么可能给她下这种药呢,更不可能允许别人给她下药了。

    “不知道是吗?”顾景行凌厉如刀锋的眸子,扫向了一屋子低着头瑟瑟发抖的女佣,唇角勾起了嗜血的弧度,“好,今晚这个家里的所有佣人,全部给我丢到森林里喂狼。”

    “先生饶命啊!”女佣们吓得全部跪了下来。

    顾景行紧绷着俊脸,没有丝毫的松动。

    “哥,你别查了,是我做的,不关她们的事。”顾景辰一脸英勇就义的壮烈,站出来承认道。

    “你?”顾景行双眸微眯,危险的气息逼近他。

    “二少,怎么是你......”管家这才回忆起来,她去厨房给太太盛汤的时候,顾景辰的确就在那瞎转悠。

    她怎么也想不到,二少会做这种事啊......

    “哥,是我,你要杀要剐,随......噗......”

    顾景辰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的身影便倏地靠近,一记重拳不偏不倚打在了他的肚子上,瞬间疼得他弯下了腰。

    “啊......”

    一屋子的女佣吓得直尖叫,一个个往角落里退去。

    顾景行没准备就这么放过他,拳头如雨点般,往顾景辰身上砸去。

    他恨!

    恨这个弟弟多管闲事,如果不是顾景辰闹这么一出,最起码他不会知道宝贝儿在嫌弃他!

    可他更恨自己,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自己这失败的人生!

    他在惩罚顾景辰,可心里最想惩罚的,是他自己......

    “先生,别打了!”管家想上前拉开两人,可哪里插得上手,先生就像失控的猛兽一般,方圆几里都弥漫着他身上那股危险的气息。

    顾景辰虽然从小也接受训练,但是远没有顾景行接受的训练严苛,加上他又是属于被放养型,自由懒散惯了,论身手,根本不是他大哥的对手,这会儿只有挨打的份。

    五脏六腑都快被打坏了,救命啊小嫂子!

    可是被他下了药的小嫂子,现在正昏睡着,根本救不了他!

    真是哔了狗了喂!

    他明明想做好事来着的。

    “景行,别打了!”康昊焱及时赶到,上前好不容易才拉开了顾景行。

    “给你点颜色就想开染坊了是么?这种事情都敢做,谁给你的能耐,嗯?”顾景行双眼猩红,像染了鲜血,毫不掩饰震怒,盯着已经被打到半跪在地上的顾景辰。

    “哥......我错了......”顾景辰捂着肚子,没死也被打跑了半条命了。

    “给我滚,别让我再看见你!”顾景行看都不想再多看他一眼,冷漠地收回视线,一把推开拽着他手臂的康昊焱,转身大步走出厨房上了楼。

    “景辰,你没事吧?”康昊焱急忙上前扶起顾景辰,“我扶你回房。”

    顾景辰痛得连话都快说不出来了,拧眉道,“你没听见......我哥叫我滚吗?我......我还有资格回房?”

    “......那我送你去医院。”

    “叫保镖送我就行,你留下,万一我嫂子夜里有什么事呢。”顾景辰招手喊进来两个保镖,被架着走出了门外,一副悲壮又惨烈的样子,看上去好不可怜。

    康昊焱跟王医生询问了慕言蹊的情况,知道她已经做了妥善处理,便没有上楼,直接去客厅坐了下来。

    顾景行这会儿在气头上,是不能招惹的,这一点,他从小就领教过。

    “康少爷,请喝茶。”管家红肿着双眼,端了刚沏好的茶水送到客厅。

    “谢谢。”康昊焱看了她一眼,安慰道,“言蹊没事,你别担心,景行是担心着急了才会发这么大脾气的。”

    管家眼底一酸,眼泪又滚落了下来,发现自己失了控,急忙抬手抹去,哽咽着道,“太太身上抓伤了不少地方,都怪我不够细心,可是我没想到二少会做这种事情,更没有想到......”

    管家没有继续说下去,她更没有想到的是,太太居然宁愿抓伤自己,也不让先生碰她,难道那份离婚协议书,是她自己准备的?

    她不敢再往下想......

    “你别难过了,很多事情,我们旁人想帮忙,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靠他们自己。”康昊焱意味深长地说道。

    管家擦了擦眼泪,点点头,“是,康少,这么晚您还赶过来,真是不好意思,我去叫人给您准备点吃的。”

    康昊焱没有拒绝,“好。”

    看样子今晚他是回不去了,吃饱了再说吧。

    管家弯腰行礼后去了厨房,偌大的流溪帝宫,渐渐陷入宁静。

    ......

    书房内没有开灯,只有落地窗外的路灯隐隐约约照在男人俊美的脸上。

    忽明忽暗的红色火光未曾熄灭。

    “啪嗒”一声,坐在书桌前的男人扣下打火机,再次点燃了一根烟,氤氲的烟雾笼罩着他冰冷的身躯。

    或许是太久没有抽烟,男人一个不小心被呛了一口,弯着腰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