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三十二章 翻云覆雨正激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顾景行没有防备,被女孩这么一推,一个翻身躺到了一边,等他回过神来,便看见女孩“咚”的一声掉下了床。

    “蹊蹊!”顾景行急忙起身上前,想要扶起她,“你没摔倒哪里吧,嗯?”

    他的手刚触碰到女孩的手臂,她就像触了电一般,伸手狠狠地推开了他,纤瘦的身躯不停地往后挪着,嘴里大声喊着:“别碰我!别碰我......”

    顾景行不明所以,此刻只想检查一下她有没有摔伤,保持着半跪在地上的姿势再次朝她伸出手,“蹊蹊,让我看......”

    他的话刚开口,手也还没触碰到她,女孩一直往后退的身体,就重重地撞到了身后的床头柜上。

    女孩的身上未着寸缕,加上又是毫无防备撞上去的,痛感比正常时候,要来得强烈清晰得多,一抹尖锐的刺痛,瞬间沿着她的脊柱蔓延开来。

    女孩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发出“嘶”的一声,她身上的药性已经发挥到了极致,加上这么一撞,痛苦得简直快要晕眩过去。

    顾景行眉头一拧,下意识地就挪上前,想要抱起她,“蹊蹊,你没事吧?”

    慕言蹊像是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看见顾景行朝她伸出的手,眼底满是惊恐。

    她强忍着那股痛感,身子不停地还在往后挪,可能是意识到自己已经退无可退,下一秒,双手不停地在面前挥舞着,阻止顾景行的靠近,嘴里更是不停地叫着,“你别过来!你别碰我!帮我叫王医生......叫医生......”

    顾景行一愣,猜想她可能是恢复了一点点的意识,知道自己被下了药,所以生气了,但此刻他顾不了这么多,只想把她抱上床检查有没有受伤。

    “蹊蹊,我会叫王医生的,你先让我看看......”

    女孩不仅没有冷静下来,看到他靠近的身体,脸色瞬间一片惨白,伸出手,用尽了全身力气,一把推在他的胸膛,旋即,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双腿,撕心裂肺地吼出一个字,“脏!”

    顾景行没想到她会用这么大的力气,蹲在地上的身子被她推得往后一仰,摔倒在了地板上,后背撞在地面的一瞬间,她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女孩脱口而出的那个字。

    脏......

    顾景行眼底一惊,跟女孩一样未着寸缕的身子呆呆地愣在原地,脑海中被搅得一片混沌。

    宝贝儿不让他碰,拼了命地抗拒他,是嫌他脏?

    可是他明明洗过澡了,而且就算是因为没洗澡,宝贝儿也不至于会这么大反应......

    那她到底是不想让他抱她,还是不想让他跟她做完刚刚的事情......

    顾景行瞳孔一缩,猛地直起了身子,望向了角落里的慕言蹊。

    女孩瘦弱的身躯紧紧蜷缩成一团,看上去孤独又无助,顾景行视线范围可见之处的肌肤上,都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粉色,可见发挥出来的药性正折磨着她。

    她的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腿,指甲已经把小腿肌肤抓住了几道血痕,贝齿也把下唇咬出了血,似乎是在用这种方法让自己保持着清醒。

    顾景行的心狠狠一缩,痛得快要不能呼吸!

    她宁愿这么伤害自己,也不想让他碰她!

    哪怕他们是夫妻!

    他还有什么理由安慰自己说她是因为嫌他没洗澡!

    呵呵......简直可笑!

    女孩的身子,在不停地颤抖着,嘴里断断续续地说着含糊不清的话语,可顾景行却听了个清清楚楚。

    “别碰我......脏......好脏......好脏......”

    伴随着她的话,豆大的眼泪,从她低垂着的眼眸里,重重地砸落在了地上,也重重地砸在了男人心里。

    顾景行像是被抽掉了所有力气一般,瘫坐在了原地,视线茫然得不知道该落向何处。

    一股强烈的挫败感,夹杂着无边的痛苦,从他心底那片最柔软的地方,须臾蔓延至身上每一个角落。

    这是他爱了那么多年的女孩啊,从他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她的每一个喜怒哀乐,每一个表情动作,甚至每一次的呼吸,都像是有着魔力一般,缠绕着他的余生。

    是啊,他是脏了,他曾经在药物作用下,碰过一个陌生的女孩。

    他早就知道自己配不上她了。

    所以他试图放弃过,试图遗忘过。

    可在没有她的这几年时光里,他的心底悄然为她开出了一片斑驳的玫瑰花,却荒芜了一个又一个轮回的春夏。

    他和她那些美好宁静的过去,在迟迟不肯谢幕的年华里,开出了一朵天荒地老的花。

    他爱她,爱得小心翼翼,甚至爱到卑微。

    他以为他真的可以忘记过去,忘记那一夜,终于等到了和她相爱的这一天,他们不再去问过去为何错过,余生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相爱到老。

    可是原来,有些爱就像冬日里倾落的阳光,一边拥着,一边也在失去着。

    他坐拥无数财富,她想要什么,他都可以拼劲全力给她。

    可唯独时光不可倒流,他没有办法回到过去,阻止那一夜的发生,不是吗?

    难道偏偏就是那一夜,将他们彻底隔绝在了两个世界里,永远都没有办法走在一起了吗?

    顾景行这25年的人生中,第一次出现无能为力的感觉。

    心爱的人明明就在眼前,却无法触碰的无奈,那种不知道该怎么去走进她生命里的恐惧和焦灼,煎熬得他快要窒息。

    空气变得凝滞,只有男人沉重且夹杂着痛苦的呼吸声,和女孩一直自言自语的声音。

    良久良久,顾景行才缓缓回过了神,他闭了闭眼,拉回了已经不知道飘往何处的灵魂,从床上扯了被子拿在手上,小心翼翼地望向慕言蹊,试探着开口问道,“蹊蹊,我不碰你,你先盖上被子躺好,我叫王医生上来好不好?”

    女孩瑟瑟发抖的身体一愣,像是听到了他的话,却没有开口说话。

    “蹊蹊......”顾景行试探着上前,将被子一点一点盖在她身上,“你别怕,我保证不碰你......”

    她已经抓伤自己了,现在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冷静下来,然后去除她体内的药物。

    女孩没有动,任凭顾景行拿被子将她裹住,旋即,身子一个腾空,很快被男人抱上了床。

    顾景行看着满脸痛苦的女孩,急忙拿起内线电话,拨出了王医生的号码。

    ......

    客房内的顾景辰,此刻正悠闲地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拿着手机打游戏。

    楼上这会儿,应该翻云覆雨正激烈呢吧?!

    不要谢我啊大哥,以后对我好点就行。

    说不定明年的这个时候,他就能当上叔叔,抱上小宝宝了呢哇哈哈!

    顾景辰越想越激动,游戏都不玩了,赶紧去查查小嫂子现在怀上宝宝的话,会是什么星座,跟他合不合。

    还没查到呢,手机屏幕就变了画面,康昊焱打来了电话。

    “昊焱,找我有事?我这忙着呢!”顾景辰喜难自禁。

    “景辰,下药的事你先缓一缓,我越想越觉得不安,今天还是算了,过几天再说......”康昊焱担忧的嗓音传来。

    “缓什么呀?这种事情还得挑良辰吉日不成?我跟你说,宜早不宜迟懂吗?你再拖的话,我小嫂子都跑了!”顾景辰一脸鄙视,慢悠悠的道,“你是不是怕我哥知道了怪你啊,我说了,出了事我一力承担,不会连累你的......”他堂堂顾二少,就是这么有血性!

    “我不是怕景行怪我,而是......哎,反正我跟你说不清楚,你听我的,先静观其变,否则弄巧成拙,景行不会轻饶你的!”

    “我堂堂顾二少,会怕......”

    顾景辰的话还没说完,便听见门外传来了不小的动静,管家着急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王医生,发生什么事,你怎么来了?”

    “先生找我,太太出事了!”

    “什么?出什么事了?走,赶紧上楼!”

    顾景辰心里“咯噔”一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景辰,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说话!”康昊焱在电话那头急坏了。

    “来不及了,药我已经下了......”顾景辰木讷地开口,脸色白了两个度,“......刚刚王医生来了,说是小嫂子出事了......”

    “你说什么?”康昊焱气得一口血差点没吐出来,“景辰你......算了,你先上楼看看,我现在马上开车过来,记住,千万别忘枪口上撞,言蹊有什么情况随时给我打电话!”

    康昊焱挂上电话好一会儿,顾景辰都没有回过神来。

    什么情况?

    是他大哥没把控住,用力过猛伤到小嫂子了?

    还是说他大哥压根儿没做什么,叫王医生送解药来了?

    他怎么觉得,是后者的可能性比较高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