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三十一章 难受.......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顾景行也有事情要跟她说呢,她得赶紧去洗澡才行。

    “太......”管家刚想叫住她,浴室的门便被关上,她担忧地站在原地,听着浴室里传出女孩轻哼着的歌声。

    看样子,今晚太太的心情还不错,离婚协议书的事情,要不还是等明天再问吧。

    ......

    足以容纳几个人的大浴缸里,女孩泡在温水中,脸上敷着面膜,嘴里不停地哼着顾景行今晚唱给她的那首歌。

    完了,她好像被这首歌洗脑了,根本停不下来!

    女孩玩着水里的泡沫,静下心来之后,心里的愉悦,再次一点一点悉数被痛苦取代。

    顾夫人那边,应该不会拖延太久,很快就会逼她签下那份离婚协议书的,她离开流溪帝宫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

    一滴热泪,冲破女孩的眼眶,落在了面膜上。

    女孩回过神来,拿掉了脸上的面膜扔到一边,这才发现身体有些异样。

    她看了看时间,明明水温不是很高,而且才泡了最多二十分钟,怎么身体会这么热,而且还口干舌燥的。

    慕言蹊没有在水里多逗留,从身体里发出的那股燥热,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在她的体内游走着。

    她很快爬出浴缸,拿了浴巾擦干身体,换上睡裙走出了浴室。

    男人冲澡,本来就比女人要快得多,此时顾景行已经洗好澡,穿着睡袍靠坐在床头翻着书,见慕言蹊出来,随口问了一句,“老婆,洗好了?”

    慕言蹊“嗯”了一声,直接去了沙发前,倒了茶几上的冷水往嘴里灌。

    原以为喝完水,体内的燥热可以稍稍舒缓一些,可没想到还是难受得不行。

    女孩蹙了蹙眉,站起身走到窗户边,把窗户和通往阳台的玻璃门全都打开,让风吹了进来,调整了一下越来越重的呼吸,这才转身回到床上。

    顾景行看着她一系列奇怪的动作,放下了手里的书,一边转身望向宝贝儿,一边开口问道,“老婆,怎......”

    他的话刚开口,后面的半句,就被女孩脸上那抹不正常的酡红,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口。

    “蹊蹊,你怎么了?”顾景行摸着她的小脸,剑眉紧蹙了起来,宝贝儿的小脸滚烫,但又不像是在发烧。

    “热......好热......女孩微眯着迷离的双眼,脸上的酡红一直蔓延到了颈部肌肤和锁骨处,原本白皙的肌肤,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

    致命的诱惑......

    顾景行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眸光幽深了起来,摇了摇她的双肩,“蹊蹊,你清醒点,告诉我,你吃什么了,还是喝什么了?”

    慕言蹊思绪涣散,已经不知道自己听到了什么,只感觉整个身子都被燃烧了起来,有着千万只蚂蚁,在她身上啃食着。

    “难受......我好难受......”

    女孩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下意识的抓住了顾景行的手臂,冰凉的触感,让她身体里的燥热,有了丝丝的缓解。

    她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直往他的怀里钻。

    女孩凭着感觉扯开了他胸前的睡袍,将滚烫的小脸贴在了他的胸膛上,沁凉的肌肤,是唯一可以缓解她体内燥热的良药。

    “蹊蹊,你清醒点,你看着我。”顾景行将她拉离自己的怀抱,一手握住她的肩,一手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望向自己。

    好不容易才得到一点缓解的慕言蹊,被这么莫名其妙地推开,体内的燥热又开始肆虐了起来,她委屈地嘟起小嘴,用力撑开双眸,望向了面前的始作俑者。

    “难受......帮帮我......”女孩迷茫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低声轻喃着,声音细如猫叫。

    此刻的慕言蹊,朦胧的双眼里满是无辜和无助,可在药物作用下,无意间流露出来的那股子妩媚,狠狠地撩拨着顾景行最脆弱的那根神经。

    顾景行眼底一热,强行控制住心底那只奔腾的小兽,闭了闭眼,暗哑到了极致的嗓音开口道:“蹊蹊,你坐好,我去叫医生上来。”

    慕言蹊感觉到他要离开,急忙抓住了他的手,“不要......不要走......救我......”

    “蹊......”

    顾景行刚想开口解释给她听,女孩便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粉嫩的唇瓣贴上来,堵住了他的唇。

    男人的身子猛然一颤,僵在原地有着几秒钟的失神后,才拉回了思绪。

    宝贝儿的吻技很烂,或许是太过于急切,抱着他一通乱啃,小手不老实地在他身上游离着。

    顾景行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平时,只要她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他疯狂沦陷了,更何况是现在这副样子,他怎么可能做到无动于衷!

    男人的身体,已经有了最原始的反应......

    慕言蹊脑子里一片混乱,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只知道眼前她触手可及的男人能缓解她身上焦灼的痛苦,她触碰到他的时候,像是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她的灵魂深处轰然炸开......

    女孩下意识地抱紧了顾景行,一个用力,和他一起双双倒在了床上,她撑起上半身,坐在他的身上,着急地撕扯着他身上的障碍物。

    “蹊蹊,不可以......”顾景行睁开眼,保持着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低沉的嗓音沙哑透了,“蹊蹊,冷静点,现在不能做,你的身体会受不了......”

    他从来没有忘记王医生的话,只要是对她的身体有伤害的事情,他都绝不允许发生。

    女孩像是听清了他的话,手上的动作不停,头摇得像拨浪鼓,急切地反驳着他的话:“不要冷静!不要冷静!”

    顾景行哭笑不得,“蹊蹊,你到底能不能听懂我说的话?”

    慕言蹊只觉得他好吵啊,一直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干脆也不去脱衣服了,俯下身,不由分说地堵住了他的唇。

    温热的触感,伴随着女孩甜美的气息,重重地撞在顾景行的心上。

    他的最后一丝理智,终于被尽数淹没。

    他不想再等,无论是等她身体恢复,亦或是等她把心里的结打开,他都不想再等......

    他会温柔,尽量让她可以承受得住。

    顾景行一手抱住她的腰肢,一手扶在她的脑后,翻了一个身,两个人互换了一个位置后,男人化被动为主动,加深了她这个毫无章法的吻。

    只是转瞬,两人身上的衣物,都被一件一件扔在了地上。

    房间里的温度越爬越高,两具滚烫的身躯,伴随着越来越重的呼吸声,紧紧贴合在了一起。

    慕言蹊被吻得透不过气来,感觉身上的不适感缓解了很多,可是这......好像远远不够!

    细如猫叫的闷哼声,不断从女孩的喉间溢出,像是在撒娇,更像是在索要更多。

    顾景行本就已经失控,偏偏宝贝儿还不老实,在他怀里不停地乱蹭着。

    顾景行简直快要彻底疯狂了,她难道不知道,她这副样子,哪怕是再有自制力的男人,都会方寸大乱无法自控吗?

    “蹊蹊......”男人动情地吻着她的耳畔,吻,一点点下移,到她的腮帮、锁骨,一路向下。

    大掌在她的身上游离着,拂过她每一寸如凝脂般细腻的肌肤。

    慕言蹊的身子一个颤栗,本能地抓住了男人的后背,唇瓣轻轻颤抖了起来。

    迷迷糊糊间,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画面,画面中的她,眼前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她也是像现在这样,失去了理智和意识,朦胧中只感觉有一具无比滚烫的身躯包裹着她,而她自己,也像是被火燃烧着,本能地抱住了她身上的那个男人。

    沉沉浮浮中,她像是一艘漂泊在汪洋大海中的小舟,漫无目的地被海水冲撞,不知道要飘向何方......

    慕言蹊艰难地睁开了双眼,脑海中恢复了些许清明。

    天花板上明亮的水晶吊灯,映入了她的眼底。

    女孩猛然撑大了双眸。

    她刚刚脑海中浮现的,不是眼前的这一幕啊,那明明就是......毁了她整个人生的那一夜......

    那个黑暗中的男人,是一个陌生人......

    那些她无法抹去的过去,季擎宇的谎言,那个胎死腹中的孩子,一幕幕在她脑海中清晰闪现。

    女孩的眼底,蓦地聚集起了浓浓的雾气,化作滚烫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下来。

    她意识到自己此刻是被下了药了,身体的本能,在热烈地迎合着顾景行,可是理智,又提醒着她应该推开他。

    她这副残躯,配不上顾景行的爱情,这辈子都配不上了......

    慕言蹊紧紧咬住了下唇,旋即,一丝血腥气带着细微的疼痛传来,稍稍拉回了一些她涣散的意识,她趁机用尽了全力,一把推开了顾景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