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二十九章 相爱恨早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坐在一旁的康昊焱和顾景辰,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笑。

    这三角关系,处理得可以啊......

    哦不对,现在已经不成立三角关系了,靳衍这个角,算是被顾景行剔除干净了。

    “嫂子,你偏心,你还没有给我买过礼物呢......”顾景辰酸溜溜的道。

    慕言蹊歪着小脑袋,一脸的天真无邪,“好啊,等你去非洲的时候,我把半个商场都给你打包带走。”

    顾景辰:“......”哼!一言不合就提非洲!好气哦......

    “好了,不闹了,”康昊焱举起酒杯,一脸的认真,“这段时间发生挺多事,好在大家都挺过来了,我们干一杯,送靳衍,也祝大家以后都越来越好,天天开心。”

    “昊焱,你这个祝福语也太俗了吧?什么越来越好天天开心,能不能来点高大上的......”顾景辰忍不住吐槽道。

    “好啊,那就祝我们的顾二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怎么样?”康昊焱冲着他挑挑眉,“最近那些什么mary啊lisa啊还有没有缠着你,嗯?”

    顾景辰:“......”他还是闭嘴吧。

    气氛不错,慕言蹊浅酌了几口红酒,吃了不少顾景行夹给她的菜。

    “容易,之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也别太放在心上,我把心心带出国,以后你们不会有交集,不会影响你的生活的,”靳衍看着一言不发的容易,一边说一边举起了酒杯,“来,我敬你。”

    容易急忙摆摆手,“靳衍哥,你这是什么话,我是一个男人,之前的事情,是我亏欠了靳心,我很抱歉......”

    “你们都没错,景辰不是一直在查那个下药的人吗?等他查到了,会好好替你们报仇的,不管怎么样,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千万不要被这件事影响。”靳衍一脸释然的笑意。

    “太好了,我还一直担心学长会生容易的气呢!”慕言蹊着实松了一口气,举起了酒杯,“我替容易谢谢学长。”

    “是我谢谢小学妹才对,谢谢你愿意让景行帮忙,要不然,心心一定接受不了事实。”靳衍眼里泛着一抹酸,他很快就要离开了,以后再也见不到面前这个女孩,这个在他二十几年的人生中,唯一动过心的女孩。

    “学长......”慕言蹊扯了扯嘴角,心里很多话想说,关于他们的过去,关于那些年的青春,可是全都不能提及。

    靳衍学长走了,她也很快就要离开顾景行,或许今晚,命运注定要让她和她的青春彻底告别了。

    慕言蹊敛了敛思绪,抬眸望向靳衍,举起酒杯,道:“我们永远是朋友。”

    靳衍笑了,笑容依然让人如沐春风,却夹杂着一抹不易察觉的苦涩,“当然,永远都是。”

    慕言蹊仰头,喝光了高脚杯中的酒,心里又酸又痛。

    “言言,你吃饱了吗?咱俩去唱歌吧,很久没唱了。”容易见慕言蹊有些淡淡的失落,放下筷子问道。

    慕言蹊点点头,“好啊。”

    包厢很大,足有几百平米,餐桌不远处就是休闲区,慕言蹊和容易去点了歌,坐在沙发上对着墙上的液晶屏开始唱歌,顾景行刚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容易先开了个场,唱了一首耳熟能详的情歌,第二首是慕言蹊的。

    顾景行摇晃着红酒杯,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的宝贝儿,好奇她会唱什么歌。

    舒缓的前奏响起,听上去不是那种吼得撕心裂肺的歌曲,顾景行还在心里回忆着有没有听过这个前奏,女孩轻柔的歌声,便通过音响传了出来。

    餐桌这边正交谈的几个人,无一不被歌声吸引,停下了说话声,望向了沙发的方向。

    女孩的声音,干净清澈得像是见底的泉水,极具辨识度,一开口,便能吸引别人的所有注意力。

    坐在慕言蹊身旁的容易,自然是听过她的歌声的,早已经见怪不怪,趁机多听一会儿就当享受了。

    而餐桌这边,除了顾景行脸上洋溢着一抹傲然,其他几个人纷纷瞪大了双眼,紧盯着坐在沙发上的女孩。

    “我去......这真的是我小嫂子吗?我怎么没发现,我们家藏着一个大歌星啊,这音色,不去当歌手是不是太浪费了......”

    “言蹊刚开始本来就是学音乐的,但我还真没有料到她唱歌这么好听,”康昊焱也忍不住点着头,“景行,言蹊真的可以去娱乐圈发展的......”

    靳衍没说话,偏着头,一动不动地盯着慕言蹊,像是入了迷。

    顾景行像是早就料到他们会有这个反应,菲薄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无比自豪的笑意。

    他的宝贝儿,他当然最了解了,他听宝贝儿唱歌的时候,这几个人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待着呢!

    “听就听,费什么话,这首歌算是今晚给你们的福利了,下一首开始我要收钱的。”顾景行轻抿了一口红酒,漫不经心的道,脸上一副‘这是我老婆你们都羡慕嫉妒恨去吧’的傲娇表情。

    这边的慕言蹊,浑然不知餐桌那边发生了什么,沉浸在自己的音乐里,心底的伤,随着歌声一点一点浓郁到无法自控。

    她没有告诉顾景行,这首歌,叫做《相爱恨早》,是她特意唱给他听的。

    因为她觉得,这首歌的歌词,跟他们两个人特别特别贴切,像是为他们的青春量身定做一般。

    慕言蹊紧盯着墙上的屏幕,每一个字,都像是从她心底最深处,夹杂着她那些无法言说的伤痛溢出喉咙。

    顾景行,你听到我唱给你听的歌了吗?你看见歌词了吗?

    是不是我们真的相遇太早了,把心跳都透支完了,所以老天爷才会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让我再也没有资格留在你身边......

    顾景行,为什么我们明明从一开始就相爱,却要阴差阳错地错过,而这一错过,为什么就再也回不去当初......

    顾景行,我们终究,还是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当初那么纯真美好的时候了......

    顾景行,就让我们的旧梦,尘封在我的回忆里,对不起,我爱你......

    最后一个音节落下,女孩像是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瘦弱的身躯陷进了沙发里,她低垂下脑袋,紧紧闭上了双眼,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

    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在几秒后轰然响起。

    “嫂子,你唱得太好听了,我可以点歌,你唱给我听吗?我最喜欢听情歌了......”顾景辰连酒都不喝了,大喇喇地起身走过来在慕言蹊身旁坐下,一脸崇拜地看着她。

    慕言蹊迅速收起所有思绪,抬起头,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容易唱歌也很好听的,你让他唱,”他想了想,又调皮地把球踢给了靳衍,“或者让靳衍学长唱啊,我也很想听偶像唱歌的......”

    顾景辰抱着她的手臂开始撒娇,“我不管,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偶像,我的女神......”

    慕言蹊:“......”这坑货有病吧!

    “哎呀你自己玩去吧别黏着我。”慕言蹊好不容易才挣脱开顾景辰,刚刚心里的难过竟也被他这么一闹腾消散了个七七八八,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望向餐桌,对上了顾景行幽深的视线。

    他们之间隔得有些距离,导致她看不清顾景行眼里的情绪,但总觉得他跟刚刚有些不一样。

    慕言蹊假装若无其事地冲着他扬起一个灿烂的笑脸,转过头,继续和容易还有顾景辰一起打打闹闹了起来。

    顾景行看着她的笑容,眸光愈发深邃。

    宝贝儿可能已经忘了,她以前,最讨厌唱这么伤感的歌曲了。

    因为她说,音乐最能表达人的内心了,唱伤感的歌曲,自然就代表内心也是悲伤的......

    对啊,他怎么能不记得宝贝儿失忆了呢?所以她是真的忘了!

    顾景行在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只是刚刚,女孩身上的那抹悲伤太浓了,浓到让他无法忽视,差点以为就是从她心底流淌出来的。

    宝贝儿只是唱了一首伤感的歌,代入感太强,所以才会给他那种忧伤的感觉,一定是这样的......

    顾景行收回视线,仰头灌了一杯红酒,脸上扬起了一抹自嘲的笑意。

    如果是之前,他还能这样去欺骗自己?可是现在,他根本就骗不了自己,宝贝儿忧思过度,肝气郁结,很快就会严重到得抑郁症的事实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