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太太怀里的文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叩叩叩。”门被轻轻敲响,服务员开了门,端着菜走了进来。

    “不哭了,有人来了。”管家慈爱地擦着女孩的眼泪。

    慕言蹊吸了吸鼻子,止住眼泪,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嗯,咱们好好吃饭。”

    “好。”管家摸了摸她的脸蛋,回到座位上坐好,两人有说有笑地吃起了饭。

    ......

    吃过午饭,慕言蹊有些犯困,便没有再去逛街,保镖开车带着她和管家回了流溪帝宫。

    “管家,我累了,先回房休息,如果到傍晚我没起床的话记得来叫我。”慕言蹊吩咐完,便拎着包包直接回房。

    管家目送她上了楼,刚想去忙自己的事情,厨房的女佣走上前问道,“管家,太太回房了吗?我还想问她晚上要准备什么菜呢。”

    “不用了,太太和先生晚上出去吃饭。”

    “哦,那好,我先去忙了。”

    女佣刚转身,就被管家叫住,“小兰......”

    “管家还有什么吩咐吗?”小兰转过身来问道。

    “太太中午吃的菜都挺辣的,你去榨杯雪梨汁,我给她送上去,让她喝了再睡。”

    “是,我马上去。”

    管家端着刚榨好的果汁,很快来到了主卧门口,刚想敲门,就想起女孩回来的时候一脸的疲惫,像是很累的样子,没准儿这会儿已经倒头睡下了。

    反正先生不在家,屋里只有太太一个人,她干脆就不敲门了,免得吵醒太太,如果已经睡了,就不让她喝了。

    管家轻轻拧动了门把,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主卧内的窗帘被拉上了一大半,光线舒适,管家正在心里猜测太太基本上是睡着了,蓦地就听见隐隐约约的啜泣声传来。

    管家蹙起了眉头,这哭声很真实,怎么听都流淌着一股浓浓的悲伤,难道是太太在看什么电影,或者是电视里传出来的?

    管家在原地停了几秒钟,好奇地继续走上前,往床的方向望去,旋即,脚下像被灌了铅,怎么也挪不动脚步,定定地愣在原地。

    床上的被褥,被叠得整整齐齐的,没有被动过,女孩靠着床坐在地上,小小的身子蜷缩在一起,把头埋在了膝盖上,而刚刚那断断续续的抽泣声,正是从她身上传出的。

    她没有在看电影看电视,而是她自己在哭!

    应该是她哭得太入神了,管家的声音又非常轻,导致女孩没有发现屋里已经有人走了进来。

    女孩瘦弱的肩膀起起伏伏的,像是在压抑自己的哭声,只敢小声抽泣,可是那股悲伤,反而更加浓郁地充斥在整个偌大的卧室里,浓得怎么也散不开。

    她的哭声,听得管家的心都揪在了一起,眼睛一酸,差点就跟着她一起哭出来。

    究竟是什么事情,能让小姑娘这么难过啊,管家想不明白。

    管家敛了敛不安的思绪,想要上前去安慰,刚迈开脚步,就发现女孩的怀里,抱着一个牛皮纸袋,看样子,像是一个文件袋。

    这个文件袋里装的是什么?太太为什么抱着它哭得这么难过啊?管家紧蹙起了眉,站在原地没有上前。

    按太太的性格,她这个时候走过去,太太只会擦干眼泪,找一个理由敷衍她,未必会说出真相的。

    管家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放弃,轻手轻脚地转过身,悄无声息地走出了门外。

    ......

    一整个下午,管家都在惴惴不安中渡过,女佣上报给她的工作总结,都没有放在心上。

    到了四点多钟,差不多应该叫醒慕言蹊的时候,管家急急忙忙地就跑上了楼,在主卧门外整理好思绪,抬手敲响了房门,“太太,您醒了吗?已经四点多了,您差不多该起床换衣服了......太太?”

    隔了十几秒钟,屋内才传来女孩软糯的声音,“知道了,马上就起。”

    女孩的声音,带着些刚醒来的起床气,跟以往每一次叫醒她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管家心里知道,她有心事,她越装作若无其事,在别人看不见的时候,就越难过。

    管家强忍着心疼,跟往常一样温和地说道,“那我下去给太太准备参汤。”

    “嗯,谢谢。”

    管家转身,下了楼,去厨房把一直温着的参汤端了出来。

    慕言蹊下楼的时候,换上了一件亮黄色的短款连衣裙,外面搭配了黑色的风衣,乌黑的长发被拢到了一边,脸上化着精致的淡妆,手上拿着一个大牌的限量款手拿包,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明艳夺目得像是冬日里的太阳。

    管家看着她喝完了参汤,送她到门口,看着她坐车离开,才重新回到屋内,径直去了二楼的主卧。

    她刚刚观察过了,太太拎的包跟白天的不一样,白天她拎了个大包,而晚上拿了个小包,只够放手机和化妆品,根本装不下一个文件袋的。

    所以那个文件袋,一定还在主卧里,她无论如何也要找到,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才能知道太太为什么这么伤心,还不愿意让别人知道。

    主卧平时,一直都是管家在打扫,但是她从来没有翻过任何抽屉和柜子,今天这种情况,就算最后被人知道了,先生和太太怪罪下来,她也不会后悔,因为她实在不想看到太太再像下午那样独自悲伤了。

    管家小心翼翼地打开慕言蹊的床头柜,仔细看了看,确定里面没有那个牛皮袋后,尽量保持原封不动地合上。

    太太的东西不多,梳妆台、衣帽间,管家都一一找过,始终没有任何发现。

    管家打量着偌大的主卧,开始犯起了难,难道下午的时候是她看错了?

    不可能啊,她没有眼花,不至于莫名其妙看到一个牛皮袋吧?

    管家想了想,除了主卧,太太最常去的地方,应该就是隔壁那个超大的衣帽间了,她如果真的想藏起来不被发现,那里应该是最隐蔽的地方了。

    思及此,管家迫不及待地走向了门口,去了隔壁的衣帽间。

    衣帽间很大,每个月都会从国外运来最新款的衣服包包和饰品,被塞得满满的。

    不过东西虽多,却被整理得一目了然。

    管家四下看了看,最后将注意力集中到放置包包的柜子上。

    太太早上出门背的,是一个挺大的黑色包包,足以放下一个文件袋,如果那份协议是今天她从外面带回来的,会不会就在那个包包里?

    管家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走到了柜子前,打开了透明的玻璃门,拿出那个黑色包包,一打开,一个牛皮纸袋便落入了她的眼底。

    她没有看错,太太下午抱在怀里的,就是这个牛皮袋。

    管家紧张地拿出牛皮袋,解开了上面的暗扣,将里面的纸张取了出来。

    下一秒,大大的“离婚协议书”几个字,像是闷雷一般,在她的脑海中轰然炸开。

    管家的大脑一片空白,久久不能思考。

    好好的,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突然出现!

    难道是今天夫人交给太太的?对,一定是这样!

    太太不可能想要跟先生离婚的,一定不会的!

    一定是夫人逼她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小姑娘心里委屈,她的性子和善,不想告诉先生惹他们母子不合,所以才不肯说,一个人躲起来偷偷哭......

    管家在心里努力安慰着自己,拿着离婚协议书的双手却忍不住开始颤抖起来。

    她猛地想起了什么,急忙翻开协议书寻找着,还好,太太还没有签字。

    管家稍稍松了一口气,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她签字才行......

    她必须想对策才行,是直接告诉先生,还是先跟太太好好谈谈?

    管家正思忖着,耳朵上戴着的对讲机便响了起来,楼下的女佣,在跟她汇报工作。

    管家敛了敛思绪,按下对讲按钮回复了两句,这才将手上的文件原封不动地装进牛皮袋里,重新放进包包里,又将包包放回柜子里,关了灯离开了更衣室。

    ......

    顾景辰挑的,是帝景集团旗下的一个高档娱乐会所,集餐饮娱乐于一身,是b市的标志性场所,更是有钱人的烧钱窟。

    慕言蹊先去了帝景接顾景行,等他们到包厢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到齐了。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通,这个上流公子哥的圈子里,什么时候只有她一个女生了?

    顾景辰那三千佳丽后宫团呢?

    人一到齐,顾景辰立刻吩咐服务生上菜,晚餐正式开始。

    “学长,你出国的事情安排得怎么样了?”慕言蹊望向一如既往温润如玉的靳衍。

    “快了,就这几天。”靳衍微笑着看着她。

    慕言蹊拿出了一旁的礼品袋,站起身递给了靳衍,“我和景行给学长准备了礼物,祝学长一切顺利......”

    “谢谢小学妹,谢谢景行,”靳衍笑着接过了礼品袋,举起了酒杯,“来,我们三个干一杯。”

    顾景行站起身,拥着宝贝儿的肩膀,一起跟靳衍碰了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