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二十七章 因为你是顾太...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吴妈:“......”

    “亚安,叫你录的都录好了吗?”楚心莲顺了顺气,望向了一旁的亚安。

    “录好了夫人。”亚安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只录音笔,双手递了过去。

    楚心莲接过录音笔,胸口的怒意瞬间消散了不少,“有了这个,景行就能看清慕言蹊的嘴脸,别说五十个亿,就是五百块,她都休想拿到!”

    “夫人......”吴妈皱起了眉头,疑惑的道,“可是刚刚我观察得很仔细,我总觉得大少......慕小姐说的话不是发自真心的,尤其是她看到离婚协议书的时候,震惊了一会儿,接着就是满满的不舍和难过,虽然她掩饰得很好,但是我看得出来,她是不想离开大少爷的......”

    “她当然不想离开了!”楚心莲看了吴妈一眼,冷冷的道,“离开景行,她上哪去攀这么好的高枝去。”

    “可是慕小......”

    楚心莲皱起了眉,厉声打断了她,“吴妈,连你也替那个慕言蹊说话是吗?她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

    “夫人,我没有。”吴妈垂下了脑袋。

    “没有就最好,你别忘了,她很快就会跟景行离婚,你们一个个,都别抱错了大腿,否则后悔都来不及!”楚心莲收起了录音笔,脸上扬起了得意的笑容。

    她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巧遇到慕言蹊,既然遇到了,不收获点什么,好像太对不起自己。

    录音笔是亚安随身都会带着的,她走出那家时装店的时候,就悄悄吩咐了亚安将她们两个人接下来的对话录下来。

    没想到慕言蹊竟然顺着她的套往里钻,把自己是贪图钱财的事情说得一清二楚。

    那五十个亿,足以让顾景行对她万般厌恶,到时候,她只有净身出户滚出流溪帝宫的份!

    ......

    管家带着慕言蹊,快步走出了茶馆,生怕后面有人追上来的样子。

    “管家,你急什么啊?咱俩去逛会儿街,我还得给靳衍学长买礼物呢!”慕言蹊不以为然地说道。

    “太太,咱们还是回家吧,我今天带的人手不够,万一夫人派人来抓您,我们根本打不过他们的。”管家一脸担忧。

    “不至于,有谁会吃饱了撑的天天抓我?你刚刚跟顾夫人互怼的气势哪里去了?”慕言蹊笑得一脸灿烂。

    “我这不是没有办法,所以只能搬出先生来压一压夫人的气焰吗?不然她更要欺负您了......”管家心疼地看着她,哪有小姑娘结婚了还不能管婆婆叫妈,要叫顾夫人的?这是被婆家嫌弃排斥啊,也不知道小姑娘心里得有多难过,还要装出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反正你刚刚的样子真的特别酷,我对你刮目相看了,我现在带你去逛街,然后我们找地方一起吃午饭!”慕言蹊不由分说地拉着她就走。

    这段时间,管家给了她很多温暖,就像妈妈对女儿一样,所以她跟舍不得流溪帝宫一样舍不得管家。

    慕言蹊重新回到了之前那家时装店,之前她跟顾夫人谁都没买那个领结,这会儿她想去碰碰运气,没想到居然真的还在。

    导购见她去而复返,自然是喜闻乐见,热情地帮她打包好。

    “这个领结真漂亮,是送给先生的吗?”管家笑呵呵地问道。

    “不是,靳衍学长不是要出国了吗?估计以后很难再见面了,这段时间他帮了我不少忙,我送个礼物表示一下心意。”慕言蹊买完单,接过导购手里的礼品袋,跟管家一起走出时装店。

    “太太,咱们还是回家吧,我让主厨给您准备午餐,外面的东西怎么能比得上家里呢?”管家还是担心顾夫人会做点什么。

    慕言蹊看着她,问道:“在家里的话,你能坐下跟我一起吃饭吗?”

    管家一怔,立马道,“太太,这当然不行!无规矩不成方圆,谁都不能例外的......”

    慕言蹊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我们偷偷在外面吃,今天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坐下来好好吃一顿饭好不好?”

    管家犹豫不决,“太太,这不好吧?”

    “出了流溪帝宫,你不是管家,我也不是太太,我们就像朋友,像家人一样,一起坐下吃顿饭都不行吗?”慕言蹊期待地看着她。

    管家越看越觉得不对劲,狐疑的道,“太太,您怎么奇奇怪怪的,搞得像离别宴一样......是不是夫人跟您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她逼您离开先生了是吗?”

    慕言蹊抿了抿唇,强忍着心里的难过,笑嘻嘻的道,“就是吃顿饭而已,你想那么多干嘛?我就是不想在流溪帝宫一个人坐着吃饭,你们全都站在旁边看着我吃,很像在蜡像馆吃饭的。”

    管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很快释了怀,笑着摇了摇头,“好吧好吧,就听你的,我们坐下来好好吃顿饭。”

    “管家最好了。”慕言蹊亲昵地挽着她的手臂,两人都喜欢吃辣,便找了一家川菜馆,要了个小包厢坐下。

    刚点好菜,管家又忍不住开始絮絮叨叨念叨了起来:“太太啊,您别嫌我啰嗦,我知道很多时候我都越界了,不该管您和先生的私事,可我就是想多叮嘱您几句啊......”

    “夫人说的没错,我来到顾家几十年,还没来得及有个孩子,我爱人就出了车祸去世,这几十年,我的全身心都放在了顾家和先生身上,说句不识时务的,我的心里,一直把先生当成自己的孩子在照顾。”

    慕言蹊喝着透明玻璃杯中的热水,静静地听着管家的话。

    管家看着她,声音有些哽咽了起来,“你和先生结婚,我心里比谁都高兴,因为打从看见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姑娘,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永远在一起......”

    “孩子,在这个世界上,能遇到喜欢的人不容易,遇到和你相爱的人,概率就更低了,能和相爱的人结婚,真的是需要运气和福气的,趁着你们还年轻,还健健康康的,你答应管家,无论你婆婆怎么阻挠你们,都不要轻易放手,好吗?你要知道,很多时候,一错过,很有可能就是一辈子......”

    慕言蹊眼底那股又浓又重的酸涩,怎么也忍不住,很快聚集起了眼泪,失控地砸落了下来。

    “不哭......”管家心疼地看着她,“我知道太太心里委屈了,你没有娘家人可以诉苦,容易先生小,也根本安慰不了你,所以太太以后有不高兴的地方,不要憋在心里,一定要跟管家说,如果太太不嫌弃的话,我就是你的娘家人......”

    慕言蹊重重地点着头,眼泪不停地流着。

    这个世界上,其实是没有人可以感同身受的,不管她跟顾景行是不是会分开,她心里其实很在乎楚心莲对她的看法,可是越在乎,她就要表现得更加风轻云淡,所有委屈,只能独自在心里默默承受。

    “听话,不哭了,”管家拿了纸巾,起身坐到她身旁,擦拭着女孩脸上的泪水,继续说道,“其实太太不用觉得孤独,这是你人生中必经的一个过程,因为你是顾太太,你就不能跟普通的妻子一样,跟别的女人坐在小区的椅子上聊家长里短,甚至要高高在上忍受孤独,就像我不能坐下来陪你吃饭一样,这或许就是你当顾太太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可是太太,我相信先生是一个值得你付出这些的人,将来有一天,你再回过头来看的时候,是不会后悔自己为他的付出的,因为他爱你,可能比你想象中还要多。”

    慕言蹊使劲点点头,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顾景行爱她,远超出她的想象。

    管家摸着她白皙粉嫩的小脸,笑着道,“我虽然平时不能坐下和你一起吃饭,但是心是和你在一起的,真正的家人,哪怕离得再远,只要心连在一起,就是真正的家人,明白吗?更何况,管家除了不能坐下陪太太吃饭,不是一天24小时都能在流溪帝宫见到吗?”

    “嗯嗯......”慕言蹊的眼泪还在失控地流着,或许是内心真的积压了太多无法宣泄的情绪,需要好好释放一下了。

    “不哭了,脸都哭花了......”管家看着女孩怎么也停不下来的眼泪,心疼不已,“是不是管家哪里说错了,惹你不开心了?”

    慕言蹊使劲地摇着头,一把抱住了管家的脖子,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难过地开口道:“没有......没有不开心,我很开心......从来没有人跟我念叨过这些......”

    她的妈妈从来没有清醒过,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话,她多希望妈妈醒来,像这样啰啰嗦嗦地念叨她,哪怕是凶巴巴地骂她说‘慕言蹊,你哪里哪里做错了’,她都会觉得很开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