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二十六章 离婚协议书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慕小姐,明人不说暗话,既然你自己都承认了,我就不绕弯子了,我不管你嫁给景行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为了钱,我劝你早点醒醒,我们顾家不是人傻钱多的主,还轮不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来掌控,你如果以为在景行身边吹点枕边风,就能把帝景掌握在手里,那你的如意算盘可就打错了。”楚心莲直截了当地警告道。

    慕言蹊把玩着手里的青瓷茶杯,始终垂着的眼眸,遮住了眼底的黯淡。

    幸好啊,她跟顾景行就要分开了,否则,她连婆婆都搞不定,做人做得多失败啊......

    可是她好想好想好想留在顾景行身边,她一定会拼尽全力,去当好一个儿媳妇的,一定会让楚心莲喜欢上她的,只要能留在顾景行身边,她什么都愿意做,什么委屈都愿意受......

    只是现在的她,已经没有这个资格了......

    慕言蹊收起眼底的思绪,抬起头,不卑不亢地望向了对面的楚心莲,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却未曾到达眼底,“是么?如果真像顾夫人说的,吹点枕边风就能把帝景掌握在手里,那我还真得去花心思学学这个风该怎么吹,别说是掌控帝景了,哪怕弄点股权过来,我这辈子也能吃喝不愁了......”

    楚心莲脸上勾起冷笑,“就一点点股权,能养活你外面那些小白脸吗?”

    “顾夫人既然也说是小白脸了,养不起那就少养一两个呗,生活所迫,相信大家都能理解并且彼此体谅的,对吧?”慕言蹊心里自嘲地笑了,现在的她,不仅没有资格去跟楚心莲处理好婆媳关系,相反,还要让她厌恶她,却讨厌越好,这样,她就有理由可以离开顾景行了。

    婆媳不和,多好的借口......

    楚心莲咬了咬牙,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不要脸......”

    “脸能当饭吃的话,我自然也是想要的,既然不能,干脆就不要了,讨好了顾景行,什么样的生活过不上,人嘛,总要学会审时度势,不是吗?”慕言蹊脸上挂着看不出情绪的浅笑,心里却早就拧成了一片,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要说那么多违心的话,为的就是离开顾景行。

    “你还真是坦白......”楚心莲鄙夷地看着她,她就说嘛,这种想攀高枝的女孩她见得多了,怎么可能看错。

    “既然话都说开了,我就给你一条明路走,”楚心莲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放在了慕言蹊面前,“签了它,大家好聚好散。”

    慕言蹊平静地拿起文件袋,打开扣子,将里面的纸张抽了出来,醒目的“离婚协议书”几个字,重重地撞进了她的眼底。

    女孩身子一僵,眼底迅速氤氲起了厚厚的雾气,怎么也散不开。

    她知道,很快有一天,她就要和顾景行分开,到时,免不了要跟这个东西接触的。

    可是当这份文件,真真实实地拿在她手里时,她才发现,心,比她想象中,还要痛得多。

    只是现在还有别人在场,她不能让自己失了控。

    慕言蹊很快收起眼底翻滚着即将砸落下来的泪水,将还没取出的文件重新塞回了文件袋放回到桌上,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单手撑着额头,慵懒的嗓音缓缓开口道,“顾夫人是在跟我开玩笑吗?哪有人逼着自己儿子和儿媳妇离婚的......”

    “你少给我装蒜!”楚心莲一副撕破脸皮的架势,咄咄逼人的道,“签了它,我给你五千万,你要知道,这个价钱,已经很对得起你了,你如果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到时候一分钱都没有!”

    “你也别指望着景行会帮你,等他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厌恶你都来不及,所以我劝你当个聪明人,拿了钱乖乖滚蛋,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景行面前......”

    慕言蹊唇角勾起冷艳的笑,她今天送小帆船,穿的是一件减龄的宫廷秀连衣裙,像是古罗马时期皇室里的公主,而这样的笑容,与她甜美的气质格格不入,更增添了一种反差美和神秘气息。

    她波澜不惊地望着楚心莲,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她必须狠下心,才不至于功亏一篑。

    女孩转动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强忍着心里的疼痛,悠悠然的道,“顾夫人也太小看您儿子了,难不成,堂堂顾少在你心里就值五千万?他在我这里,可不止这个价呢......”

    楚心莲好似听懂了她的话,脸上的嘲讽更浓,嗓音里满是讥诮,“你想要多少。”

    慕言蹊手上的动作不停,璀璨到夺目的钻石戒指,此刻却像是化作了一把又一把锋利无比的刀,不偏不倚地插在她的心上。

    “怎么着,也得翻个百倍吧......毕竟如果闹到法院的话,我得到的,远远不止这点钱,顾夫人应该庆幸我这个人懒,懒得大动干戈,所以顾夫人如果能给得起这个价格的话,我还是很愿意签字的......”慕言蹊木然地盯着手上的戒指,开口的嗓音,僵硬得像是在背台词。

    “五十个亿,你还真说的出口!”楚心莲紧绷着脸部线条,胸口怒意翻滚,“就凭你,也想拿走顾家五十个亿?慕言蹊,谁给你的底气?”

    慕言蹊冷笑一声,五十个亿她都觉得少了,毕竟她是慕家三小姐出身,如果要的太少,顾景行一定会有所怀疑。

    楚心莲正想好好嘲讽一下她,一阵悠扬的铃声便响了起来。

    慕言蹊停下手上的动作,拿出包里的手机,是管家打来的电话。

    “管家?”女孩接起了电话。

    “太太,我到了,您在几楼哪个位置,我现在过来找您。”

    “6楼的茶馆,顾夫人在请我喝茶呢。”女孩浅笑着道。

    “夫人?”管家心里一惊,上次太太被带走的事情,她听着都觉得可怕,怎么又来了!

    “太太,您在那别动,我马上带人过来!”管家挂上电话,急忙叫上跟她一起过来的几个保镖,急匆匆地走进了商场。

    慕言蹊挂了电话,将桌上的文件袋和手机一起收回到包包里,“这份协议我先收着,顾夫人什么时候想好了,告诉我一声,我好签了它,如果顾夫人不同意,我只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把它撕了哦......”

    “你......”楚心莲气得直咬牙。

    “顾夫人先别急着生气,一会儿管家来了,看见你对我这副态度,回头可别说是我跟顾景行告的状哦......”女孩歪着脑袋,一脸的天真无辜。

    楚心莲被气得两眼直冒火光,她强忍着怒意,喝了几口茶压下火气,管家便带着人急匆匆地推门走了进来。

    “太太,您没事吧?”管家跑到慕言蹊面前,下意识地检查着她的身体,“没伤到哪里吧?”

    “我没事......”

    慕言蹊的话刚说完,楚心莲冷冰冰的嗓音便响了起来,“怎么,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夫人了?”

    话,是对管家说的。

    “夫人好。”管家转过身,礼貌地弯腰行礼。

    楚心莲冷哼了一声,不屑的道,“齐妈,我知道你是老爷子的人,从小就被安排照顾景行,现在又是流溪帝宫的管家,你陪景行的时间,比我这个亲生母亲还要多,但是我希望你记住自己的身份,你就是登上了天,也只是顾家的一个下人,而我,才是顾家唯一的女主人,懂吗?”

    管家的头埋得低低的,“夫人教训的是,我怎么可能会忘记自己的身份,只是少爷让我照顾好大少奶奶,我也只是听命行事,不敢有半点懈怠,少爷的脾气,夫人您是最了解的,谁要是忤逆了他,都是要倒大霉的......”

    楚心莲听出了她的话外之音,“你......你这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你的意思是我在跟我儿子作对?”

    “夫人,我不敢,”管家恭敬的道,“少爷派我来,接大少奶奶回家,我们可能现在就得走了,您要是想留少奶奶喝茶,还得亲自打电话跟少爷说好才行,不然我们一行人都得受罚......”

    “统统都给我滚!”楚心莲一把将面前桌上的茶杯推到在地,茶杯瞬间四分五裂。

    管家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礼貌地颔首道,“那夫人,我们就先走了。”

    话落,牵着慕言蹊走出了包厢。

    “可恶!一个佣人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简直岂有此理!”楚心莲肺都快气出来。

    “夫人,您消消气,齐妈也是职责所在。”吴妈走上前安慰道。

    “什么职责所在,还不是仗着自己照顾景行几十年,才敢这么跟我说话,跟那个慕言蹊简直一个德行......”楚心莲捂着胸口,愤愤的道,“等景行离了婚娶了楚楚,看我怎么好好整顿流溪帝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