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二十三章 既然都这么开...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慕言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再也佯装不了坚强。

    这种情况下,她没有办法再忍,也不想再忍。

    她心里很清楚,因为有三年前的事情,她已经失去了爱和被爱的资格,失去了小女生梦想中的恋爱和被求婚的资格。

    可是,她骨子里依然是个小女生啊。

    她可以控制着不让自己去憧憬,可是这一刻来临的时候,她怎么可能做到无动于衷......

    “蹊蹊,我希望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让你哭了......”顾景行一脸难以描述的表情,抬手擦去她脸上怎么也干不了的泪痕,“因为你哭起来的样子......真的很丑......”

    慕言蹊:“......”这个男人的情商呢?这种场合能不能不说这种大实话!

    “蹊蹊,戒指真的很漂亮,是我亲手设计的,用的是当年各国皇室都争破脑袋去抢的那颗叫做‘mid sea moon’的钻石,价值连城,世界上仅此一颗,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买到手的,你不要的话真的很浪费......”

    慕言蹊哭得更凶了,哪有人求婚还拿戒指诱惑的!

    “我第一次听到‘mid sea moon’这个名字就想把它送给你,因为翻译过来就是‘海中的月亮’,”顾景行温柔地看着她,“蹊蹊,海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我希望你每次看到这个戒指的时候,都能记住你是我唯一的心上人,也希望我能够成为你唯一的心上人,好吗?”

    慕言蹊的肩膀哭得直颤抖,她好想告诉他,顾景行,你是的,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心上人......

    可是她说不出口......

    但此时此刻,她特别想不顾一切,忘记理智,忘记过去,给自己黑暗残缺的人生,注入一道亮光。

    慕言蹊很努力地控制住自己心里五味掺杂的情绪,缓缓抬起颤抖着的左手,沙哑的嗓音艰难地挤出她这辈子最想说的三个字:“我愿意......”

    顾景行,我真的愿意嫁给你,不管你今天给我的,是价值连城的钻戒,还是一个破铁圈,我都愿意嫁给你......

    谢谢你,让我重新看见过太阳,哪怕它不再属于我的人生,可是你给的爱,足够我在黑暗中继续忍受恐惧......

    男人的眼底,仿佛亮起了星芒,像星碎的银河系。

    他托起女孩的左手,缓缓将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低头吻了上去。

    “蹊蹊,谢谢你,我很开心。”他此生的欢喜,尽数来源于她。

    慕言蹊重新抱住他的脖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也很开心......”

    男人的喉结溢出笑意,“既然都这么开心的话,我们是不是应该打个kiss,嗯?”

    慕言蹊:“......”这个时候好像是要进行这个步骤的。

    “好啊。”女孩爽快的道。

    男人低低哑哑地笑着,捧起她的小脸,吻住了她的唇瓣。

    他的吻,温柔,炙热,缠绵,缱绻。

    慕言蹊的气息很快尽数被他夺去,只能瘫软在男人的怀里,承受着他的吻。

    顾景行一边吻着她,一边起身,抱着她一起跌进了柔软的沙发内,更加凶猛地汲取着她的美好。

    他低估了自己内心的狂喜,更低估了宝贝儿对他那致命的吸引,此刻身体里的火焰,犹如被点燃的星星之火,大有燎原之势。

    他再也不想管,不想顾,不想记得王医生的话,此刻只想跟她彻底合二为一,永不分离。

    男人的热吻不停,炙热的手掌,探进女孩的裙摆内,温柔地拂过她腿上的每一寸肌肤。

    吻也慢慢下移,吻住她的下巴、脖颈,一手始终垫在她的脖子下没有动,另一只手收了回来,去解开她身上套着的白色薄款针织衫。

    慕言蹊被吻得浑浑噩噩的,根本找不到一点属于自己的思绪。

    她感受到了男人的动作,他是炙热的,却又是温柔的,像对待一件心爱的宝物,舍不得用一下力。

    她保持着理智,想要推开他的手,却使不上一点力气,只能颤栗着身子,大脑也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男人小心翼翼地褪去她身上的外套,身体也愈发的滚烫,像只浑身着了火的猛兽,炙热又危险。

    女孩的脖颈以及锁骨,早就留下了他密密匝匝的吻痕。

    他抬起头,刚想重新吻住她的唇瓣,下一秒,便倏地停下了所有动作,愣在了原地。

    女孩精致明艳的小脸上,之前留下的泪痕还未散去,看上去让人又怜爱又心疼。

    他原以为宝贝儿肯定是无比羞涩地闭着眼,可是这会儿......

    是闭着眼没错,可却是睡着了!

    顾景行:“......”是他没有魅力?还是打开方式不对?

    这么旖旎的时候,她居然睡着了!

    顾景行闭了闭眼,轻声唤了唤她:“蹊蹊?”

    女孩一动不动,睡得死死的。

    顾景行:“......”

    这种时候都能睡着,他的宝贝儿是得有多困!

    男人在心里各种自我怀疑,又各种自我安慰,盯着她的睡颜看了好一会儿,才在她脸上吻了吻,起身抱起她回到了主卧。

    顾景行将女孩放回到床上,扯了刚换的厚被子盖在她身上,坐在床边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一般地凝视着她,许久,才起身走向了浴室。

    花洒喷出的冷水,顺着他的头顶流下,将他身体滚烫的温度一点点压了下去。

    顾景行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脑海里全是刚刚的一幕,只是越想,眉头便拧得越紧,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宝贝儿怎么可能在那种情况下,说谁就睡着了?

    不会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吧?

    顾景行急忙关掉了花洒,随手拿了一条浴巾裹住了自己的下半身,都来不及走出浴室,直接用浴室里的内线电话拨了出去,“叫王医生来我房间,给太太检查身体。”

    男人换上了一件深蓝色的睡袍,拿着毛巾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出了浴室,走到床边,伸手探了探女孩的额温。

    还好,没有发烧。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关心则乱,没准宝贝儿就是单纯的犯困了,但心里就是放心不下来。

    不到五分钟,王医生便轻轻敲响了主卧的门,进来帮慕言蹊检查身体。

    王医生能在流溪帝宫任职,自然是有她的可取之处的,技术精湛不说,西医中医都精通,给慕言蹊例行检查之后,又仔仔细细把了脉。

    “先生,太太的身体没问题。”王医生将女孩的手放进被窝里,转过身向顾景行汇报道。

    “那为什么无缘无故睡着了,我说的是在本该情绪激动的情况下睡着,这很不正常,不是吗?”顾景行沉声道。

    “先生,您能不能跟我出去一下,我慢慢跟您说。”王医生压低了嗓音问。

    顾景行知道她是怕吵醒了宝贝儿,点了一下头,“嗯。”

    王医生跟在男人的身后来到了书房,恭恭敬敬地站着,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汇报道,“先生,太太的身体没有问题,可是,我刚刚帮她把脉的时候,发现太太肝气郁结,所以这应该就是导致太太嗜睡的原因。”

    “肝气郁结?”男人皱起了浓密的剑眉,“说清楚点。”

    “太太心里好像有心事,得不到纾解,所以导致肝气郁结,如果长期这么下去,郁结严重的后果,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抑郁症。”

    “抑郁症......”顾景行脑海里一个闷雷轰然炸开,一时之间思绪涣散,根本聚集不起来。

    怎么可能!

    他的宝贝儿那么开朗活泼,怎么可能会跟抑郁症这种词语搭得上边!

    绝对不可能!

    可是他无法骗自己,这段时间她那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连“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这么伤感的话都能从她嘴里说出来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顾景行的心像是被扔进了绞肉机,疼得快要无法呼吸。

    抑郁症......

    宝贝儿心里到底是有多难过,有多少得不到排解的心事,才会得抑郁症啊。

    为什么承受这些的人不是他!

    “先生,您先别太担心,现在只是有这个征兆,只要......”

    王医生的话还没说完,男人便如一只暴怒的猛兽,呵斥着打断了她的话,“有征兆还不够吗?啊?非要等严重了才算病是吗?这就是你跟我说的太太身体没问题?那你告诉我,怎么样才算是有问题!”

    “先生,对不起......”王医生吓得忍不住后退了两步,身子直打哆嗦,努力组织着思绪汇报道,“只要把太太的心结打开,把她心里的事情解决掉,让她开心起来,这个病是不药而愈的......”

    顾景行疲惫地闭上了双眼,这就是问题所在,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宝贝儿心里装的到底是什么心事,能让她这么郁郁寡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