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二十二章 我顾景行,求...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刘皓,你知不知道,芒果她刚刚发烧睡着的时候,半梦半醒间都在叫着妈咪,我真的恨不得立刻就去把言言接过来,我甚至不敢在她房间陪她,我真的怕我自己会控制不住......”

    “我姑妈和佣人都在守着呢,医生也在,小小姐不会有事的。”

    刘皓的话刚说完,书房的门便被轻轻敲响,旋即,传来女佣汇报的声音,”先生,小小姐醒了......”

    季擎宇倏地站起身,拉开椅子,迈开长腿急急地走出了书房。

    “芒果,告诉爹地,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季擎宇来到小芒果的房间,坐在床边温柔地摸着她苍白的小脸,心疼不已。

    “爹地,芒果没事的......”小芒果虚弱的声音开口说道,“爹地不难过,小芒果会好好吃饭,以后再也不生病了......”

    季擎宇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裂了,强忍着不让自己表现出心底的难过,扬起笑容道,“乖女儿,爹地已经联系过妈咪了,她很快就会回来,芒果把病养好,我们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迎接妈咪回家,好不好?”

    小芒果疲惫的脸上挂着甜美的微笑,使劲点了点头,再次闭上双眼陷入了沉睡。

    “芒果......芒果......”季擎宇心疼地吻着她的眉心,俊美的脸上满是担忧和不安。

    ......

    流溪帝宫。

    慕言蹊整理好内心翻涌的情绪,下楼给顾景行煮了宵夜,端着托盘上楼,敲响了书房的门。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敲门的声音有些偏轻,过了好几秒钟,里面都没有传来顾景行的回应。

    慕言蹊直接拧动门把,开门走了进去。

    书房内的水晶吊灯亮堂无比,俊美的男人正站在落地窗边打着电话,并没有发现她的到来。

    慕言蹊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起来,走到沙发前,将手上的托盘放在了茶几上,趴在沙发靠背上,静静地看着顾景行的背影。

    “......这只是一次小教训,我不想让他有机会的话,他以为自己能解决这件事?”

    顾景行也不知道在跟打电话,低沉的嗓音不疾不徐地说着,有着指点江山不容置喙的气势。

    “继续给我好好教训他,我说过,要让他知道,在这片土地上,究竟是谁说了算......”

    “......”

    过了有两三分钟,顾景行才终于挂上了电话,一转身,便看见他的宝贝儿正坐在沙发上笑盈盈地看着他。

    “蹊蹊,什么时候来的?”顾景行走上前,在女孩身旁坐下,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

    “有一会儿了啊,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摊上事儿了,我们顾少要教训人家了哦......”慕言蹊笑得眉眼弯弯。

    顾景行淡淡一笑,“工作上的事情,你不用管,”男人的视线,转移到了茶几上,“给我煮的宵夜?”

    慕言蹊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端起了茶几上的小碗,“嗯,你晚上和昊焱他们喝了酒,都没怎么吃东西,吃点宵夜再去洗澡睡觉吧,这是我下午和小帆船一起包的馄饨,你看,最丑的就是她包的......”

    “蹊蹊......”男人拿过她手里的小碗,重新放回到了茶几上。

    “怎么了?你不饿吗?还是不想吃这个?你告诉我想吃什么,我去给你煮点别的。”慕言蹊温柔地看着他。

    “我现在不饿,但是蹊蹊亲手包的亲手煮的馄饨,我一定要吃,先放着,一会儿再吃,我有话想要对蹊蹊说。”顾景行拉着她的双手,一脸的严肃。

    “怎么了......”慕言蹊疑惑地看着他,“怎么突然这么严肃啊?怪怪的......”

    “我有东西,想要给你,你先闭上眼睛好不好?”

    慕言蹊蓦地笑出了声,“顾景行,这么老套的台词,你怎么还在说啊?这个桥段也很老套的,你有什么礼物想送给我直接给就好了,以你的财力,你就算送我一座金山我也不会觉得夸张的。”

    顾景行:“......”他是很认真的好么!

    “蹊蹊,听话。”男人的嗓音异常认真。

    慕言蹊强忍着笑意,乖乖闭上了双眼,“好吧。”只是千万别是惊吓就行。

    话说,她居然还有那么一丢丢小期待这么俗套的桥段呢!

    男人好像起身离开了沙发,脚步声走远后,有开抽屉的声音传来,旋即,脚步声又越传越近走了回来,像是去拿了什么东西。

    慕言蹊正好奇,便听见面前有声音传来,“蹊蹊,可以睁眼了。”

    慕言蹊实在没忍住,先笑了几声,这才缓缓睁开了双眼。

    水晶吊灯金黄色的灯光,洒在单膝跪在她面前的男人身上,俊美的脸上,除了柔情,慕言蹊几乎看不到其他多余的表情。

    他一如既往地凝视着她,像是怎么也看不够那般,而他修长的双手,此刻正举着一个精致的白色小礼盒,礼盒里面,是一颗璀璨夺目到晃人眼的钻石戒指。

    慕言蹊的心猛然一颤,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随意搭在身侧的手,指尖僵硬得无法动弹。

    “顾......顾景行......”慕言蹊已经猜到了什么,轻柔的嗓音明显慌乱了起来,“你......你想干什么......”

    “蹊蹊,你什么都不用说,接下来,先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男人俊美的脸上扬起一个温柔的笑意,低沉的嗓音如大提琴演奏一般,悦耳的音节从他上下滚动的喉间缓缓溢出。

    “你说的没错,这个情节很老套,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这个氛围,也根本不适合求婚,可是我等这一天,真的等了很久了......”

    他不想再等,只想紧紧抓住她,永远不再放手。

    慕言蹊瞪大了双眼,定定地看着他,生怕错过他的每一个字。

    此刻,她的耳朵除了能听到顾景行的声音之外,仿佛对其他所有声音都失去了感知。

    “蹊蹊,我知道,我们已经结婚了,再来求婚好像不符合常理,可这是我欠你的,我欠你一场恋爱,欠你一场求婚,就自作主张娶了你,所以我现在把求婚补上,然后我们再一点一点把恋爱补上。”

    “蹊蹊你知道吗?其实我本来想在之前就跟你求婚的,那天我们说好了晚上回家补上洞房花烛的,可是那天我们没有回家,因为你出了意外,我差点失去了你,那几天在医院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为什么没有早点跟你求婚,为什么没有守护好你,为什么你会独自去犯险......”顾景行至今想起她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画面,心都会跟着抽搐,“后来没两天我就想通了,我不会失去你,因为如果你醒不过来,我可以陪你一起走,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让自己失去你......”

    慕言蹊的心颤抖得厉害,震撼、惊喜、痛苦、悲伤,尽数搅在一起,压迫得她快要透不过气来,早就蓄满了眼底的眼泪,终于冲破眼眶,重重地砸落了下来。

    “蹊蹊,我们曾经错过过,离别过,我很抱歉,我之前不知道你失忆,我想如果我早知道了,或许我们之间快要少走很多弯路,但我也很庆幸这些弯路,让你在不记得我的情况下爱上我,谢谢你爱我,我请求你,一直爱下去,好不好?”

    慕言蹊再也忍不住,双手捂着脸开始失声痛哭。

    顾景行,我不是后来才爱上你的,我爱你,没有比你爱我来得迟,并且,从来没有停止过爱你......

    “蹊蹊......”顾景行保持着跪着的姿势,心疼地将女孩拥进怀里。

    慕言蹊抱着他的脖子,失控地痛哭出声,太多话堵在喉咙口,却没有开口的资格。

    她爱他,她有多爱他,这些事,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蹊蹊,不哭,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男人温柔地哄着她。

    慕言蹊考虑着要不要同意,因为在她的记忆中,顾景行从来就没有唱过歌啊。

    还没等她决定,男人就迫不及待地开了口,歌声伴随着他低沉的音节缓缓溢出。

    慕言蹊:“......”

    “顾景行......”女孩忍不住破涕为笑,“这首歌很暴露年纪的......”

    “可是很应景,不是吗?”顾景行放开了她,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我会带蹊蹊去看流星雨,弥补上当年的遗憾的。”

    “蹊蹊......”顾景行把戒指从礼盒内取出,举在她的眼前,一双深邃的凤眸无比认真虔诚地看着她,“我顾景行,求求慕言蹊嫁给我,我会一辈子爱你,保护你,忠诚于你,无论健康还是疾病,贫穷还是富有,都会不离不弃,哪怕是死亡,都没有办法将我们分开,蹊蹊,你愿意嫁给我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