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一十九章 你的意思是,...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我不知道,”小芒果摇了摇头,“就是很想哭......”

    季擎宇被她搞得哭笑不得,“怎么会没由来就想哭呢?是不是因为在游乐园的时候没买到气球,所以不高兴了?爹地派人来给你做气球,你想要什么样的都能做,好不好?”

    “不要气球......”小芒果垂下了眼眸,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哭,只是想到游乐园里那个跟她抢气球的小朋友被她爹地妈咪抱着哄的画面,眼泪就是一直流个不停,难道她是嫉妒那个小朋友?还是小公主都是会这样莫名其妙哭的吗?

    “那是不是爹地没陪你去游乐园,所以生气了?”季擎宇笑着揉了揉她的发心,“爹地明天带你去,好不好?”

    “不了,我想等见到妈咪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就像昨天那个小朋友一样。

    “好,爹地给你请了老师,这段时间你在家好好上课,等妈咪回来,妈咪来决定我们是留在国内,还是出国,好不好?”没有相认之前,他连幼儿园都不能送小芒果去,只能请了私教回家。

    一说到妈咪,不爱学习的小芒果,马上变得乖巧又懂事,小脑袋点了点,“好。”

    “芒果......”季擎宇定定地看着她,心里突然腾升起一股莫名的不安,“你会不要爹地吗?”

    小芒果眨巴着大眼睛,粉雕玉琢的小脸上尽数是茫然。

    “算了......”季擎宇自嘲地笑了笑,“爹地抱芒果下楼吃饭吧。”

    他抱起他的小心肝,心里的不安不仅没有消散,反而渐渐浓郁了起来。

    他再也不想去超越顾景行了,他只想让慕言蹊回来,只想成为她们母女的守护神,一辈子。

    ......

    小帆船白天玩得累了,晚上一沾着枕头就睡着了,慕言蹊合上手里还没讲几句的童话书,在小家伙的额头上吻了吻,等到来陪小帆船的管家进来之后,才起身离开。

    她刚走出公主房,手机便响了起来。

    慕言蹊拿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看屏幕,接起电话,“昊焱,你找我?”

    “言蹊......”康昊焱清了清嗓子,结结巴巴地开口,“那个......你和景行,最......最近还好吧?”

    慕言蹊心里“咯噔”一下,有一种莫名的不安。

    下一秒,她很快释然,恢复记忆的事情,康昊焱应该是不知道的,她和顾景行的事情,他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怎么突然这么问?我们挺好的啊......”慕言蹊笑着回答道。

    “......那就好......言蹊啊,你放心,我会尽全力帮助你们的,虽然结果是个未知,但是还是要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就跟我说,就算我不能很好帮你解决,最起码也能替你疏导疏导情绪......”

    慕言蹊抓了抓头发,一脸懵逼。

    康昊焱有读心术,能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谢......谢谢啊......”慕言蹊苦涩地笑着,又不能挑明了去问,只能顺着他的话回答,“我会的,谢谢你昊焱,有空来家里吃饭。”

    康昊焱听着她的语气,更加确信顾景辰说的话了,“我明天就过去,你放心,我找的都是最权威的专家,而且不会透露出去一个字的。”

    慕言蹊更懵了,她还是不问了,等明天见了面再说吧。

    “好的昊焱,那我们明天见。”

    “嗯,明天见。”

    慕言蹊挂上电话,无奈地摇了摇头,回到了主卧。

    “小帆船睡了?”顾景行靠坐在床头,翻着那本《厚黑学》。

    “嗯......”慕言蹊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充电,心不在焉地应了声。

    “蹊蹊,怎么了?”顾景行放下手中的书,转头看着她。

    “昊焱刚刚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感觉他说话怪怪的......”慕言蹊笑着耸了耸肩,“算了,不管他,反正他说明天会过来,到时你好好问问他吧。”

    “好。”

    “那我先去洗澡了。”

    “我帮你。”

    “滚......”

    ......

    翌日。

    原本期待的好天气,突然下起了绵绵细雨。

    慕言蹊牵着小帆船的手,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雨景,差点没哭出来。

    说好今天要去果园采摘的,现在只能在屋里观雨了。

    于是吃过早饭,慕言蹊便带着小帆船去了楼上的影院,挑选了一部动画电影来看。

    容易去了慕家老宅,顾景辰不见踪影。

    顾景行斯条慢理地用完餐,刚想上楼陪她们看电影,管家便走进来汇报道,“先生,康少来了。”

    宝贝儿昨晚又跟他说过康昊焱今天会来,顾景行以为他是趁着今天周末来蹭饭的,但是没想到他会来这么早。

    难道是来蹭早饭不成?

    顾景行停下想要起身的想法,对管家吩咐道,“请他进来。”

    “是,先生。”管家礼貌颔首后走出餐厅,心里满是疑惑,向来豁达洒脱的康少,今天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走进来的,只有康昊焱一个人,顾景行刚想问他有没有吃过早餐,康昊焱便抢先开了口,“景行,我们去书房谈。”

    顾景行想起昨晚宝贝儿有说过,康昊焱怪怪的,他还是听宝贝儿的话,好好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吧,在“嗯”了一声后,便站起了身,两人一起上了楼。

    精致静谧的书房内,顾景行关上了门,走到沙发前坐下,悠闲的交叠起了双腿,冲着坐在他对面沙发上的康昊焱开口问道,“喝什么。”

    “我不是来喝东西的,”康昊焱不悦地看着他,“景行,这种事情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你知不知道会耽误治疗的?就算不好意思开口,可咱俩是兄弟,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顾景行:“......”宝贝儿说的没错,他不是一般的怪。

    顾景行捋了捋他说的话,总算找到了个点,“你在说什么,什么事没有告诉你,什么耽误治疗,你觉得我有隐疾瞒着你?”

    “景行,你能积极面对就最好了,”康昊焱一副长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医院人多口杂,就算我想封口也会有个万一,所以我找了医疗团队过来,就在外面车里等着,仪器都带过来了,我现在就叫他们进来。”

    “你等一下,”顾景行叫住起身往外走的康昊焱,“给我回来。”

    “怎么了景行?”

    “坐下,说清楚怎么回事,谁告诉你我生病了?”顾景行皱起了眉头,这家伙简直越说越离谱了。

    康昊焱转过身,“景行,你就别追究了,景辰也是为了你好,而且是在我的追问下才告诉我的。”

    顾景行:“......”他怎么觉得康昊焱看他的眼神里满是心疼呢!

    “那你告诉我,他跟你说我得了什么病。”顾景行的脸色阴郁了起来,这个没头脑的弟弟又在作什么妖,直接咒起他生病了?

    康昊焱的脸上满是难过和纠结,像顾景行这样的天之骄子,有这方面的缺憾,的确会给他的自尊心带来极大的伤害,所以他才那么着急想要治好他。

    “景行,景辰告诉我说......你和言蹊至今没同房......我知道这对男人来说,是很大的挫败,不过你放心,这种疾病不是绝症,是可以根治的,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顾景行的脸色瞬间黑如锅底,每一个字,都像是从齿缝中磨出来的,“你的意思是,我那方面不行?”他的头都快要炸了,“谁告诉你我不行的,叫来对质!”

    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这种帽子都敢往他头上扣?

    shirt!

    “景......景辰告诉我的啊......”康昊焱隐隐约约感觉不对劲,他怎么能想都不想,就相信顾景辰的话呢!

    “你把他叫来,我当面证明给你们看。”顾景行冷冽杀伐的声音传来。

    还想看他证明?想得美!不弄死他俩算客气的了!

    “景行,你......你没病啊?”康昊焱管不了那么多,他只关心顾景辰说的是不是真的,他重新走到沙发前坐下,着急地看着顾景行,“那为什么景辰告诉我说,你和言蹊没有同房......不是你的问题,难道是言蹊的问题?”

    顾景行抬手捏着眉心的同时闭上了双眼,“她一直没做好准备,我不想勉强她......”

    “不可能啊!”康昊焱几乎想都没想就反驳道,“言蹊这么爱你,怎么可能没做好准备?”

    “我不知道......”顾景行低沉的嗓音里带着无奈,“昊焱,我真的不知道,我总感觉蹊蹊有心事,我猜不透也不敢问,我们明明这么相爱,我却不敢去探索她的内心,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碰到哪条不能碰的高压线了......昊焱,我是不是很失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