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望极天涯不见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爹地说过妈咪很快会回来的,她很快就不是没有妈咪的小宝宝了,她不能哭。

    刘管家看着她这副倔强的样子,更加心疼了,无奈地叹了口气,帮她重新戴好口罩,牵起她的小手,“那咱们走吧......”

    ......

    “什么?你跟人吵架了?还吵输了?”慕言蹊听了顾景行的描述,一脸震惊地看着小帆船,“这个世界上还有我们小帆船赢不过的人?我真想认识认识呢!”

    小帆船撇撇嘴,她不喜欢那个小朋友,但也还挺想认识她的。

    “言蹊姐姐,她就在那边,我带你去找她。”小帆船挣脱着下了地,拉起慕言蹊的手,往广场的方向走去。

    顾景行心里闪过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想都没想就跟了上去。

    “咦,刚刚还在这里的,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小帆船看着刚刚吵架的地方已经是空荡荡没了人影,粉嫩嫩的小脸上满是失望。

    “乖宝宝,有缘的话一定会再见的,不找了,我们去玩好不好?”慕言蹊笑着安慰道。

    “好。”小帆船扬起笑脸,高兴地牵着慕言蹊离开。

    顾景行双手插兜站在原地,无处安放的视线,像是找不到落脚点,深邃的黑眸里爬满了失望。

    怎么回事?他在期待什么?为什么那种失落的感觉,会越来越浓......

    顾景辰和容易很快找到广场,一左一右牵着小帆船的手离开。

    慕言蹊转身看了看还没跟上来的男人,好奇地重新走向他,“老公,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走吧。”顾景行敛了敛无法自控的思绪,不准备将这些没由来的事情说给宝贝儿听。

    “还说没什么,怪怪的......”女孩嘟着小嘴嘟喃道。

    顾景行没忍住,握着她的双肩,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唔......”慕言蹊努力挣脱着,这里可是真正的大庭广众,而且来来往往很多小朋友的!

    顾景行不管不顾地将她圈进怀里禁锢住,加深了这个吻。

    半推半就下,好不容易才结束一个长吻,慕言蹊小脸涨红,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嗔怒地瞪了顾景行一眼。

    顾景行胸口那没由来的烦闷被宝贝儿吹得烟消云散,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发心,“好了,咱们走吧,不然小帆船又该被景辰弄丢了。”

    慕言蹊抽了抽嘴角,挽着他的手臂,一起往小帆船的方向走去。

    明明是该生他气的,不分时间场合就乱吻一通,可是心里怎么这么甜蜜呢......

    夕阳西下,整座城市都笼罩在一片金灿灿的光芒中,像是在用此刻的美轮美奂来送走白昼,准备迎来夜晚。

    小帆船已经玩累了,被顾景行抱在怀里,没一会儿就趴在男人宽广的肩膀上睡着了。

    矜贵如神坻般的男人,小心翼翼抱着怀里的小天使,迈着长腿走在落日的余晖中,成为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

    慕言蹊紧跟在男人的身后,看着眼前的一幕,嘴角扬起温柔的笑意。

    今天是她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了,从今以后,无论天涯海角,她都能带着对这一天的回忆,一个人坚强地走完余生。

    顾景行一路都在失着神,脑海里全是那个小女孩的身影,尤其是那双圆鼓鼓会说话的大眼睛,一直在他心里徘徊,等他好不容易拉回一些神思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坐在回家的车上,躺在他怀里的小帆船,正睡得香香甜甜的。

    只是看着小帆船,对那个小女孩的思念竟越来越浓了起来!

    顾景行简直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他腾出一只手,疲惫地捏了捏眉心,努力赶走胸口的焦躁和烦闷,转过头,望向了身旁的慕言蹊。

    女孩偏着头,聚精会神地盯着窗外,不知道在看些什么,想些什么。

    “宝贝儿,怎么了?”顾景行压低嗓音问道。

    慕言蹊没有转过头,固执地盯着窗外,轻柔的嗓音缓缓的道,“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一句诗了......”

    “哦?”顾景行嘴角扬起温柔的笑意,“什么诗,说来听听。”

    女孩的眼底氤氲起厚厚的水雾,怎么也散不开,视线空洞又茫然,缥缈的嗓音像不是来自于她的身体里,“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

    家在哪里?未来在哪里?她真的不知道......

    男人的眉心紧拧着,俊美的眉眼间满是心疼,他不知道宝贝儿的悲伤从何而来,他们明明就坐在一起,这股悲伤却像是一道无形的屏障,将他隔绝在她的心墙外,他找不到任何突破口,可以进入到她的心里一探究竟。

    “蹊蹊的语文没学好,得批评......”男人扬起迷人的笑容,伸出右手握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十指紧扣住,“你的这句诗,一点都不符合我们现在的意境,我在这里,家在前方,不需要望极天涯去寻找......“

    “蹊蹊,我们是在‘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们会一起看每一个日出日落,云卷云舒,下辈子太遥远了,所以我只能保证这辈子好好去爱你,胜过爱自己的生命,所以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好不好?”

    “我没有胡思乱想,”慕言蹊努力扬起一个灿烂的弧度,“可能是想起小帆船很快就要离开,所以有点伤感了......”

    她一边说,一边在脑海里努力思索着能有什么话可以结束这个话题,突然灵光一闪,开口道,“对了,那天你母亲好像提起一个叫依晨的,是什么人啊?”

    “顾依晨,我们家老三。”

    “你和景辰还有一个妹妹?我怎么不知道。”慕言蹊嘟起嘴,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

    “你没问过,我以为你不想了解家族的事情,所以没提,”顾景行凑上前吻了吻她的唇角,“过段时间爷爷和爸都会回国,顾宅每年都会举办家族盛会,到时候你就全都能认识了......”

    “蹊蹊,我知道你和我母亲之间有不愉快,不管你能不能接受她,或者是接受不了家族里任何一个人,我只希望你记住一件事情,我永远都站在你身边,为了你,我可以与全世界为敌,明白了吗?”

    慕言蹊感觉自己找不到好的办法,去掩饰自己心里翻涌的难过,只能笑着说了一声“谢谢老公”,然后抱住他的手臂,把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不让他看到她的脸。

    因为那无法压抑的悲伤,下一秒就已经龟裂开来。

    顾景行闭了闭眼,他终究,还是没能打开她的心门,她明明很难过,却什么都不愿意跟他说。

    这种感觉,让他的心,越来越空......

    ......

    顾家老宅。

    楚心莲看着手机里陌生号码发给她的照片,气得脸色一阵铁青,“啪嗒”一声,将手中的筷子重重摔在了桌子上。

    “姑妈,您怎么了?”一旁坐着吃饭的楚楚关切地问道,照片是她找人用临时号码发的,对方发完就把电话卡扔了,根本查不到人。

    楚心莲紧绷着脸部线条,毫不掩饰愠怒,把手机递了过去,“你自己看看!”

    楚楚佯装好奇地接过手机,仔仔细细看着上面的照片,惊呼道,“天哪,这不是慕......嫂子吗?”

    “闭嘴,谁是你嫂子?”楚心莲呵斥道。

    “姑妈这几天都没怎么提起她,我还以为姑妈心里已经接受她了呢......”楚楚无辜地说道,再次把重点放在了照片上,“慕言蹊怎么和别的男人这么亲热?还不止一个呢......”

    慕诗悦提供的,除了慕言蹊和一个手受伤的男人一起有说有笑吃着饭,还有她和季擎宇坐在车里的照片,看背景,应该是在一个高档的私人别墅区,引人遐想连篇。

    “都已经结婚了,还不知道跟别的男人保持距离,真不知道景行看上她哪一点,不就是长得漂亮一些吗?漂亮还能当饭吃不成?”楚心莲气得手都开始哆嗦了起来,“不行,这样的女人在流溪帝宫多留一天,我心里都不踏实,必须想办法尽快把她弄走!”

    “姑妈,您先别生气,咱们得找准时机才行,再说,您不是要把我安排到景行哥身边当秘书吗?您这个时候可不能跟景行哥翻脸,不然我就没有办法去帮您看着他了。”楚楚急忙道,她发这些照片给楚心莲,只不过是添把火,加强姑妈去对付慕言蹊的决心而已,不过可不能耽误了她的事。

    “我知道,听说这两天g市陆家的二女儿在流溪帝宫做客,这种家事还是等外人走了再处理,免得丢人现眼......”楚心莲强行压下怒气。

    “我也听说了,据说慕言蹊和陆家的关系还不错呢,她这是急着攀关系,好巩固她顾太太的地位吧?手段够高明的啊,手都伸到景行哥的事业上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