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三十四章 我当然是干你,老...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男人像得到重生般重重地磕了一个头,“谢谢季总,谢谢辰少,我马上滚......”

    众人顺着男人落荒而逃的身影,这才看见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顾景行。

    “我没看错吧!顾少来了?!”

    “真的是顾少,这种场合他怎么会来?我也太幸运了吧,有生之年居然能见到他!”

    “这是康慈医院的康院长发起的拍卖会,传闻顾少跟他是好朋友,他能来也不算奇怪了。”

    “天哪,我快晕了,快掐我一下,我一定是在做梦!富豪排行榜前三名,今晚聚齐了!”

    “你少做梦了,没看见顾少旁边已经有女伴了吗?怎么也轮不到你了......”

    “呃,可是他的女伴好像没有季总的女伴长得好看哎,连辰少都出手相救,话说辰少不会跟季总抢女朋友吧?”

    “......”

    站在顾景行右后侧的楚楚,听见这话后,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原以为晚上她会是这场宴会的焦点,没想到又遇到这个克星!

    慕言蹊顺着人群的方向,一眼便看见了顾景行如神坻般完美的身影。

    顾景行穿着她下午看中的那套灰色西装,合体的剪裁像是为他量身定制一般,宽阔的肩膀,光是看一眼,就让慕言蹊生出了安全感,西裤包裹着的长腿修长而笔直,一双手工黑色皮鞋,彰显着主人高贵不凡的品味。

    顾景行的脸上是亘古不化的淡漠凉薄,将一切尽收眼底的他,看着男人落荒而逃的身影,眉峰微蹙,狭长的凤眸危险地眯起,眸底闪过一抹不动声色的杀气。

    季擎宇自然也看到了门口的两个人,还真是巧啊,不到几个小时,又遇见了。

    他收回了视线,冲着顾景辰微微点头,“谢谢辰少出手相救。”

    顾景辰抽了抽唇角,我救我嫂子,轮得到你谢吗?

    可现在嫂子还是他的嫂子吗?顾景辰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办法反驳,漫不经心地开了口,“英雄救美,天经地义,谢就不必了,没人陪我跳支舞怎么样?”说完还冲着慕言蹊挑了挑眉。

    慕言蹊:“......”这个坑货!

    季擎宇知道他们认识,没有正面回应,而是转移了话锋,“我的女伴肚子饿了,等她吃饱了再说可好?”

    顾景辰勾唇一笑,“当然,我也没吃饭,刚好一起。”

    说话间已经在慕言蹊刚刚的位置旁边坐了下来。

    季擎宇将手中的餐盘递给慕言蹊,“言言,这是你喜欢的提拉米苏,你先吃一点垫垫肚子,我已经吩咐厨师去单独给你做你爱吃的了。”

    “不用这么麻烦。”慕言蹊接过餐盘,坐下身拿起勺子一口一口吃着蛋糕。

    顾景辰看着季擎宇一副贴心的样子,简直要气炸,他大哥还在这呢,哪里轮得到他季擎宇来献殷勤,当他们顾家两兄弟吃素的?

    “言言,提拉米苏味道怎么样?”顾景辰一脸骚包地看着她。

    慕言蹊:“......”

    “辰少想吃,要不要叫季总带你去取?”

    “我吃你手上的就行,你喂我。”顾景辰凑上前张开嘴。

    慕言蹊:“......”这二货的脑回路......断了?

    慕言蹊轻咳了两声,咬牙瞪了他一眼,“不是要跳舞吗?走吧。”

    顾景辰扬起一抹得逞的笑意,还不忘跟季擎宇点头示意,“季总,借用一下你的女伴。”

    季擎宇浅笑点头,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深沉。

    慕言蹊走到舞池边,这才暗暗后悔,她穿的裙子,根本不适合跳舞,可顾景辰这货,不拖着他一点还指不定会胡说些什么。

    思忖了一番后,慕言蹊眼前一亮,提起裙摆至膝盖的位置,熟练地打了一个结,将原本的及地长裙变成了一件短裙。

    被她这么一改造,不但没有失去原有的美感,反而增添了几分狂野的味道,露出的小腿笔直而修长,白皙的肌肤令人浮想联翩,一双裸色的十厘米恨天高,更是为她的身材比例加分,活脱脱的“脖子以下全是腿”。

    “言言,厉害啊,你是学服装设计的吗?”顾景辰笑着打趣道,朝她伸出了邀舞的动作。

    慕言蹊把手放在他的掌心,两个人很快融入舞池,随着优美的音乐跳起了华尔兹。

    慕言蹊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二少,你还真的人如其名,你就是个井。”

    “我是景啊,顾景辰啊,怎么了?”顾景辰挑眉。

    “横竖都是二的那个井。”

    顾景辰:“......”

    “嫂子,你心情好了没?好了就回家吧。”顾景辰直入主题,鬼知道他今天经历了什么,一早起来,他大哥就不见踪影了,他哪敢触霉头,破天荒地没有迟到赶到公司,开了一上午的会议,整整四个小时,他大哥始终阴着一张脸,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

    顾景辰不禁庆幸自己早上没有喝太多水,因为根本没有人敢提出要上厕所,可其他人可就惨了,整整四个小时,等顾景行接了通电话终于结束会议的时候,有人已经把脸憋成了猪肝色,这膀胱要是憋出了问题,绝对要算工伤!

    慕言蹊没有想到他突然会提起这个,不禁怔了会儿神,“我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我跟你哥,已经在协议离婚了。”

    而且顾景辰难道是瞎的吗?看不见顾景行身边的女人?

    “嫂子,你对我哥,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顾景辰认真地看着她,他明显感觉到这段时间,他们夫妻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说不出哪里变了,就是觉得跟刚开始的时候不一样了。

    慕言蹊的心猛地一颤,呆呆地看着他,就连脚下的舞步也跟慢了一拍,踩了顾景辰一脚。

    “啊,抱歉。”慕言蹊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惊慌失措,心里更加不安了起来。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正面地问她。

    “嫂子,你对我哥是有感觉的对不对?”顾景辰穷追不舍地问道。

    “没有。”慕言蹊抽了抽眼角,抬头对上他的视线,怕他不相信,又继续开口说道,“我和你哥,只是为了完成一场旧时的婚约,根本没有感情基础,这样的婚姻本来就不会长久的,所以离婚是早晚的事情。”

    顾景辰:“......”

    “二少,就算我和你哥离了婚,我们还是朋友。”慕言蹊保证道。

    顾景辰:“......”

    他要的是能收服他大哥的嫂子,不是朋友啊!

    慕言蹊淡淡地笑了笑,没有说话,余光一扫,看见不远处,顾景行翘着二郎腿,慵懒地坐在沙发内,手中端着红酒杯轻抿着,视线似乎在望着舞池的方向。

    他的头顶上是一盏奢侈的水晶吊灯,金黄色的灯光从他头顶泻下,使得他整个人都布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圈,让慕言蹊看得虚虚晃晃,却又真真切切。

    慕言蹊艰难地收回了视线,她不能动摇,绝对不能......

    一支舞落下,慕言蹊没有去找季擎宇,径直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空无一人,刚好给了她整理思绪的空间。

    慕言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从小到大,大家都夸她美,她自己反而是没什么概念的。

    现在仔细看看自己,好像是不算差,可是有这样一张脸又怎样,她连想要的爱情,都没有资格拥有。

    慕言蹊自嘲地笑了笑,想要拿冷水洗把脸,又想起自己今天化了妆,只好关上了水龙头,强行把脑海里顾景行的身影压下去。

    她以为离开流溪帝宫,就可以慢慢淡忘他,可是这才第一天,她就两次跟他偶遇,心里的那丝情愫,就跟藤蔓一样无法控制地快速滋长。

    尤其是看到他身边站着别的女人,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占有欲原来这么强,完全在她的自我认知范围之外。

    慕言蹊还没从这个震惊的发现中回过神来,赫然从镜子里看见门口站着的那个矜贵挺拔的身影,一双冷沉的黑眸如黑夜中的猛兽,紧紧锁住她。

    慕言蹊蓦地醒神,猛然转过身,定定地看着顾景行。

    下一秒,顾景行便反手将门反锁住,迈开长腿朝慕言蹊走去。

    顾景行的每一步,都像踩在慕言蹊的心头,让她的心一颤一颤了起来,心里又抗拒又期待,怕他走过来,会彻底摧毁她好不容易在心底建好的城墙,又好像在期待着他的靠近,像前几天那样,窝在他的怀里,什么都不去想,让时间静止下来。

    直至顾景行走到她面前,已经感受到了男人那强烈的荷尔蒙气息,慕言蹊还没从那种难以抉择的自我挣扎中回过神来。

    她今天穿了高跟鞋,还是低了顾景行大半个头,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低头不语的女孩,空气中陷入一片死寂,只有两颗剧烈跳动着的心交杂在一起的跳动声。

    良久良久,久到慕言蹊感觉自己的脚都快站麻了,才理了理思绪,强装镇定地开口,“顾......顾先生,你走错地方了,这里是女厕。”

    顾先生......

    顾景行听见这三个字,眼底瞬间迸发出杀气腾腾的光。

    好,很好,下午在商场装作不认识他,跟季擎宇郎情妾意逛街购物,这会儿连称呼都改了!

    这还没离婚呢,她就这么迫不及待要撇开关系,生怕别人知道她是顾太太!

    她还真的以为她可以为所欲为?

    下午她给季擎宇买衣服的那家店,他走出商场一个电话就把它赶出商场了,这个品牌以后在全国都没有立足之地!

    她以为他会这么容易让她跟季擎宇双宿双飞?

    慕言蹊,你做梦!

    这只是开始,别说一家时装店,就连越宇集团,他都不会放过,包括季擎宇!

    慕言蹊感觉到一股寒意从头顶传来,瞬间传到了脚底,整个人犹如置身冰窖,冷彻骨髓!

    一抬眸,便跌进了男人那双凉薄锐利的眼睛里。

    顾景行俊美无俦的脸,此刻冷漠逼人,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是深不见底的暗沉,犹如能迸射出注冰刃,直扎进慕言蹊的心里。

    慕言蹊的心沉了一沉,知道他这是不高兴。

    想起那个站在他身边的女孩,慕言蹊胸口的怒意又翻腾了起来。

    他有什么资格不高兴,今天她只见识到他的左拥,没准明天还有右抱呢!

    慕言蹊抽了抽嘴角,扬起一个冷漠的弧度,对上他的视线,“既然顾先生有这个嗜好,我让给你。”

    说完,便绕过了男人朝门口走去。

    下一秒,顾景行便扣住了她的手腕,慕言蹊只觉得腰上一紧,身子一个腾空,很快被放坐在了盥洗台上,双手撑在她身后的镜子上,将她的身子圈在怀里。

    “顾景行,你干什么?”慕言蹊不悦地低吼一声,拍卖会快开始了,她不想让别人发现她和顾景行的关系。

    “我干什么?”顾景行菲薄性感的唇角勾起一抹难得的邪肆,低沉的嗓音带着玩味的笑意,“这里除了你,还有谁?”男人低低哑哑地笑着,“我当然是干你,老婆大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