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三十章 我是不是忘记过什么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顾景辰看着自家大哥青筋暴起的额角,浑身上下都涌出了瘆人的戾气,吓得小心脏都颤抖了起来。

    他从小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位亲大哥!

    偏偏还就爱粘着他,想想自己都挺犯贱的。

    不过这个时候,还是先远离重灾区比较好,以免遭受池鱼之灾。

    “哥,那我先回房了,你有什么吩咐再告诉我。”顾景辰麻溜地滚出了书房。

    ......

    夜里,漆黑的卧室内,慕言蹊翻来覆去,迟迟没有睡意,脑海里全是顾景行的身影。

    他的眉眼,他的凉薄,他的温柔,还有他鲜少的淡淡笑容......

    慕言蹊这才想起,原来结婚这段日子,她从来没有见过顾景行笑过,他的笑,都是若有似无的。

    他那张魅惑众生的脸,如果笑起来,一定会是世界上最迷人的笑容吧。

    他现在在做什么?已经睡了吗?还是在书房里抽烟?

    慕言蹊拉起被子将自己埋了进去,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这才第一晚,她就想他想到不能自拔了。

    这种思念,几乎是本能的,不受她自己控制的。

    “言言,你怎么了?是不是睡不着啊?还是认床?”田豆豆朦胧的声音从一旁的黑暗中传来。

    “sorry,吵醒你了。”慕言蹊打开被子,把脑袋露了出来。

    “你是不是有心事啊?是不是明天要去季擎宇那边上班,所以不开心啊?”田豆豆清醒了几分,声音也恢复了正常,“言言,你如果不想去,还是不要勉强自己了,我们不要慕氏了,忘记过去,好好找份其他工作,重新开始好不好?”

    “不行,”慕言蹊望着眼前的一片漆黑,声音很轻,却透着无比的坚定,“慕氏是外公一生的心血,我不能让它落入外人手里,而且只有夺回慕氏,我才能查出外公真正的死因,我不能这么不负责任,让外公死得不明不白。”

    提起外公,田豆豆也跟着伤感了几分,“可是医生已经证实,外公是因为突发心脏病去世的,而且慕诗悦说的话也不能全信,她当时可能就是想刺激你,才随口一说也有可能。”

    慕言蹊想了想,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当时那种情况,慕诗悦已经占尽了上风,没有理由编这种事情骗我,很有可能是她当时得意过了头,以为我必死无疑,才会把真相说出来。”

    想起当时的状况,田豆豆觉得脊背都凉了几分,“言言,你真的决定要去面对了吗?慕诗悦这么狠毒,三年前就对你下狠手,现在她是季擎宇的未婚妻,更加不可能让你接近季擎宇,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豆豆,你放心,我已经不是三年前任人宰割的慕言蹊了,只要我不愿意,谁也别想再伤害我。”黑暗中,慕言蹊咬了咬下唇,提起过去,就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豆豆,我是不是忘记过什么?”

    “你是失忆了,你出了场车祸,撞到了脑袋,忘了出国那段时间的记忆啊。”

    “不是,我是说,我是不是忘记过那段时间里认识的很重要的人。”

    “怎么突然这么问啊?言言,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田豆豆闻言,惊喜地坐起了身。

    “没有。”慕言蹊轻叹了一口气,“我只是隐隐约约感觉,我忘记过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和事。”

    如果不是,那她对顾景行那种强烈的熟悉感是怎么回事?

    如果是,顾景行为什么从来没有跟她提起过过去?

    不过这些,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

    慕言蹊觉得自己的心口闷闷的发疼,强忍着这股疼痛,跟田豆豆道了晚安,天快亮的时候,才艰难入睡。

    没过几个小时,慕言蹊便被设定好的闹钟叫醒,失眠换来的就是大大的黑眼圈,涂了好几层化妆品,才勉强盖住,走出卧室的时候,田豆豆刚准备好早餐,吃完后两人便一起出了门。

    “走了,晚上早点回家,我做饭给你吃。”田豆豆挥手嘱咐道。

    “嗯,拜拜。”慕言蹊冲着她暖暖地笑了笑,转身往越宇集团的方向走去,没有看见不远处停靠着的劳斯莱斯。

    “boss,那是太太?”小杨揉了揉眼睛,还是不确定地问道。

    “偷偷跟上。”顾景行紧盯着不远处那抹倩影,俊美的脸上淡漠如斯,尽管彻夜未眠,却透不出一丝一毫的疲惫感。

    田豆豆租住的小区离越宇集团不远,抄近路步行十五分钟,慕言蹊选择了最环保的出行方式。

    劳斯莱斯缓缓行驶,跟踩着高跟鞋的慕言蹊始终保持着约摸五十米的距离,顾景行看着她纤细的背影,幽深的眸光沉了沉。

    她完全换了一副装扮,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里面是中规中矩的白衬衫,裙子的长度也是及膝的,柔顺的长发扎成了一个道姑头,脸上还戴了一个大大的黑框眼镜。

    这种枯燥乏味的办公室装扮,明显是想掩盖她的光芒。

    顾景行心里又喜又怒。

    喜的是,她没有为了季擎宇刻意装扮,甚至故意丑化了。

    怒的是,尽管已经刻意丑化,顾景行还是觉得她太勾人!

    职业装将她的完美身材展现无遗,凹凸有致的身形,不盈一握的纤腰,修长笔直的小腿,踩着的接近十厘米的黑色高跟鞋,更添加了几分妩媚。

    裙子下面没有穿袜子,小腿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顾景行怎么看,都觉得她浑身上下每一个角落,对男人都有着致命的诱惑。

    “boss,太太进去了。”小杨跟着停下了车,望着后视镜里的顾景行提醒道。

    人都进了越宇集团好一会儿了,boss还直勾勾地盯着看,一副被勾了魂的样子。

    过了好几分钟,顾景行才收回了视线,靠在椅背上阖上了双眼,薄唇轻启道,“走吧。”

    ......

    慕言蹊一走进越宇集团,就感觉到周围投来的异样目光。

    想了想,季擎宇为了她开除了两个员工,被围观也是正常的,没有多想什么,径直坐电梯上了顶楼。

    秘书室正对着总裁办公室,没有门,慕言蹊一走进去,十余个正在各司其职的秘书齐刷刷地看了她一眼,很快埋头开始工作。

    “慕言蹊。”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人挂着得体的职业笑容走上来招呼她,看上去只比慕言蹊大了几岁。

    “我是秘书长,你的直属上司,叶芷晴。”

    “叶秘书好。”慕言蹊露出一个得体的浅笑。

    叶芷晴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她一会儿,公式化地说道,“从今天起你暂时担任总裁的生活秘书,这是你的位置。”

    “生活秘书?”慕言蹊疑惑了一下,“为什么不是工作秘书?”

    生活秘书主要负责老板私下的行程,接触不到工作上的事情。

    叶芷晴也跟着诧异了一下,别人都挤破脑袋想当生活秘书,可以近距离接触总裁,她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总裁的意思,你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以直接去问总裁。”叶芷晴不好摆脸,毕竟慕言蹊的身份到现在还是个谜,而且如果不是因为慕言蹊赶走前秘书长的话,她也不可能被提拔上来担任现在的职位。

    “好,谢谢。”慕言蹊没有多说什么,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秘书长很快拿了一叠资料给她,“这是总裁的喜好和禁忌,你先熟悉一下。”

    “嗯,谢谢叶秘书。”慕言蹊拿起资料看了起来,上面都是记录了季擎宇的生活习惯,事无巨细写得一清二楚。

    没过一会儿,秘书长桌上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叶芷晴很快接起了电话,嗓音里带着几分恭敬,“总裁......好的。”

    “慕言蹊,总裁找你。”叶芷晴挂上电话,恢复了之前的清冷,转身对慕言蹊淡淡地说道。

    “好。”慕言蹊淡然地放下手中的资料起身,往总裁办公室走去。

    “晴姐,你看,这个慕言蹊也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不就是仗着跟总裁有一腿嘛,你要是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能在我们这个办公室里横着走!”

    慕言蹊刚走进办公室,秘书室便炸开了锅。

    “就是就是,晴姐,必须想办法把她弄走,不然她早晚得顶替你的位置。”

    叶芷晴也不是傻,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女孩子是嫉妒慕言蹊,她当然不会跟她们一样肤浅,除了工作能力,她很清楚是因为自己没有觊觎总裁夫人的位置,才会被季擎宇提拔为秘书长。

    “总裁的私事你们管得了吗?”叶芷晴笑了笑,“做好本职工作,不该管的不要管。”

    众人见扇动不了,悻悻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总裁办公室内,季擎宇见到慕言蹊,俊美的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意,“言言,工作还习惯吗?有什么问题直接告诉我。”

    “还真有,”慕言蹊背脊挺直地站在办公桌前,精致美艳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不冷不热地说道,“为什么我是生活秘书?我来,不是为了伺候季总穿衣吃饭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