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十九章 你不要?是想把身...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慕言蹊看着他幽深暗沉的双眸,那夹杂着的浓郁而复杂的情绪,让她看不懂,却感觉心头狠狠一颤。

    顾景行俊美的脸上那抹疼痛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来自极点冰川的冷沉,仿佛能将周围一切冻僵陨灭。

    那双寒意逼人的黑眸,染上了一丝薄怒,稳稳将她攫住,迸射出犀利而冷寒的光芒,直击慕言蹊的心底,仿佛要将她看穿。

    他薄唇轻启,发出的嗓音像是淬了冰,字字敲击在慕言蹊的心头。

    “你不爱我?那你爱谁,季擎宇?”

    慕言蹊呆呆地望着他,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顾景行,仿佛是一只隐忍着的野兽,随时能把她轻而易举撕碎。

    隔了好一会儿,慕言蹊才后知后觉听清了他的话。

    季擎宇?怎么又提起季擎宇了?

    思索了一下,慕言蹊就想明白了,他那天看见她和季擎宇在马路边的一幕,现在也一定知道她今天去了越宇集团,才会这么想的吧。

    “我爱谁,跟你没有关系。”慕言蹊已经没有解释的必要了,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远离他。

    顾景行冷哼一声,眉眼间寒气阵阵,声音沉如冰霜,“你是我的妻子,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慕言蹊握了握指尖,努力保持着镇定,冷漠的道,“没有爱情的婚姻,只是一个空壳,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去把离婚证办了,你如果没时间,等分居两年,自动离婚。”

    慕言蹊说完,疲惫地站起身,往衣帽间走去。

    刚走出两步,手腕就被一个大力抓住,紧接着身子一个后仰,重重地跌回到了沙发上,紧接着一个挺拔的身躯压了上来,将她禁锢在了沙发里,动弹不得。

    顾景行如鹰隼般的黑眸闪过杀气腾腾的凌光,整个人阴鸷得厉害,如野兽盯着猎物一般紧盯着她,声音冰冷凉薄,“就算是空壳,也照样受法律保护,顾太太也有责任履行义务。”

    话音一落,慕言蹊觉得肩上一凉,无袖连衣裙瞬间被他撕成碎片,扔在了一边的地上。

    “顾景行你干什么!你放......唔......”

    慕言蹊的话尽数被他的吻堵了回去,这不是吻,是惩罚的撕咬!

    他毫不留情地探进她的唇齿间,咬住她的唇,反复吸允搅弄,血腥味很快蔓延开来,分不清是慕言蹊的,还是他的。

    慕言蹊只觉得疼,胸腔很快被他的气息填满,快要缺氧窒息。

    她的双手撑着他的胸膛,却使不上半分力,越挣扎,他的力道就越大。

    许久,慕言蹊快要彻底喘不过气来,顾景行才放开了她的唇。

    他的双手撑在她的耳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性感的薄唇,唇角染着血丝,看上去性感又危险。

    还没等慕言蹊喘过气来,顾景行便重新压下身,吻住了她的脖颈,啃咬、吸允,很快留下一个个密密匝匝的紫红色印记。

    慕言蹊的身子颤抖得厉害,声音也跟着哆嗦了起来,“顾景行,不要!你放开我!”

    “你不要?是想把身体留给谁?季擎宇?”顾景行如发了狂的野兽一般,加重了力度,滚烫的大掌在她身上游离着。

    慕言蹊紧咬着下唇,绝望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下。

    不是这样的!

    她爱他啊!

    她是真的很想把自己交给他,无论是身体,还是心。

    可是她不能,她不配!

    如果非要这么残忍地结束他们之间的一切,那就如他所愿吧。

    慕言蹊放弃了反抗,木然地望着天花板,嗓音空洞如远处飘来,“是不是我给你了,你就可以放我走?”

    顾景行的动作瞬间顿住,滚烫的身躯一点点冰冷下来,趴在她的脖颈间,重重地喘着气。

    片刻后,顾景行起身,没有再多看她一眼,挺拔的身躯背对着沙发,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砰”的一声巨响,卧室的门被重重甩上,可见顾景行用了多大的力气。

    慕言蹊吓得狠狠打了一个哆嗦,蜷缩着身子,嘤嘤地哭出了声。

    真好,一切都结束了,这是她最后一次流眼泪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慕言蹊感觉自己的眼泪已经流光,才艰难地坐起身。

    身体里的力气,仿佛被尽数抽空,慕言蹊一步一步艰难地挪到了更衣室,重新打开行李箱,拿了一套衣服穿上,去浴室洗了一把脸,拿化妆品盖住了脖子上的痕迹,整理好后拖着行李箱走出了卧室。

    “太太,这么晚了,您拿着行李箱干嘛?”管家迎上楼梯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刚刚楼上那声重重的摔门声,楼下都听见了,谁也不敢上去询问情况。

    这会儿看小姑娘红肿的双眼,这架势应该是又吵架了,还要离家出走,后果很严重!

    “太太,您是不是和先生吵架了?”管家又心疼又着急,耐心地劝道,“床头打架床尾和,有什么事情好好说,您这是要干嘛?”

    “没有吵架,”慕言蹊努力扬了扬唇角,“我有些事情要处理,去我朋友家住一段时间。”

    慕言蹊没有多停留,拉着行李箱走向门口。

    “嫂子,你要去哪?”好不容易把晚餐消化了一些的顾景辰推门进来,就看见正在换鞋的慕言蹊。

    慕言蹊不想再多解释什么,现在的她只想尽快离开这里,换好鞋之后径直越过顾景辰走出了门外。

    “嫂子......”顾景辰见不对劲,急忙追出了门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你要离家出走?”

    “二少,你叫我名字就好,不要叫我嫂子了,我已经跟你哥商量过了,我们会离婚的。”慕言蹊低着头说完,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再次失控掉泪。

    她的眼泪在顾景行这里,是没有自制力的。

    “嫂子!你胡说什么?”顾景行急了,下意识地就抢过她的行李箱,“离婚?我哥同意了?”

    “嗯。”慕言蹊试了两下,没能拿过行李箱,终于抬头望向了他,“你抢我行李箱,是想送我?”

    “对。”顾景辰看着她红肿的双眼,就知道这件事一时半会反转不了,顺势应了下来。

    慕言蹊:“......”

    “那走吧。”反正这里没有出租车会来,她原本就打算请管家派人送她的。

    顾景辰看着她决绝地上了车,抬头看了看二楼的窗户,书房里没有开灯,忽明忽暗的星星火光在窗前闪现。

    顾景行皱了皱眉,拿着行李箱走向了一旁的跑车。

    二楼书房内,顾景行站在窗口,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着烟,将楼下的一幕尽收眼底。

    随着汽车引擎声传来,黑色跑车驶离流溪帝宫,顾景行觉得自己的心,正离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追随着那辆车远去......

    慕言蹊一路上都望着窗外闷不吭声,顾景辰自然不敢多问,送她到了一个小区楼下,慕言蹊拗不过他,让他送到了门口,顾景辰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慕言蹊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门进了屋,田豆豆听到声音迎了出来。

    “言言,怎么这么晚?你眼睛怎么肿成这样?哭了?”

    “没事,想起明天要上班,挺郁闷的。”慕言蹊揉了揉酸涩的眼睛。

    田豆豆知道她有多不想面对季擎宇,没有再多追问,“你先去洗澡,我帮你准备毛巾热敷一下。”

    “嗯,谢谢。”慕言蹊拿出行礼挂进了衣柜,卧室本来就不大,田豆豆怕她不习惯和别人睡一张床,下午特意去买了一张小床,把大的那张床让给了她。

    慕言蹊看着已经快挤不下的卧室,心里漫起了一股暖流,没有爱情,最起码她还有友情,起码还会有人愿意陪她相依为命。

    ......

    顾景辰离开慕言蹊住的小区,一路疾驰驶回了流溪帝宫,没有敲门便闯进了书房,“哥,你和嫂子......咳咳咳......哥,你这是要把自己熏死吗?”

    顾景辰打开灯,突如而来的光线让坐在书桌前的顾景行眯了眯眼,继续夹着烟一口接一口地抽着。

    顾景辰打开了所有的窗户,看着书桌上的水晶烟灰缸里已经快装不下的烟头,不禁蹙了蹙眉,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哥,你别折腾自己了,我送嫂子回去的,知道她住在哪儿,你重新追回来就行。”

    “谁说我要追她回来。”顾景行深邃的冷眸扫了他一眼,低沉的嗓音里带着丝丝沙哑,隔着袅袅烟雾,顾景辰都感觉冷得浑身一抖。

    “还有,谁让你送她的!”

    顾景辰:“......”

    顾景辰咽了咽口水压压惊,“哥,我是探测仪,当然要随时掌握嫂子的动向了,既然你不准备要她了,我以后就不去给你当卧底了。”

    顾景行的心狠狠抽疼了一下。

    他不要她?

    明明是她往他心口插了致命一刀,再狠狠推开他的!

    明明是她不要他的......

    他都已经那么低声下气了,她还是那么残忍地伤害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