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十八章 对不起,我不爱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我是去工作,又不是选美,穿那么好看给谁看?”慕言蹊扯了扯嘴角,无奈地笑着。

    “言言,其实我觉得季擎宇对你还是念旧情的,你不知道,他那天找我的时候有多诚恳,就差没跪下来求我了,我能感觉得到他对你的态度,所以才会把你的电话给他的。”田豆豆认真地看着她,“其实当年的事情也不能全怪他,要怪就怪慕诗悦,季擎宇他是男人,有事业上的野心也是正常的,毕竟到他这个高度,很多东西不是说舍弃就能舍弃的。”

    “是吗?”慕言蹊勾唇浅笑,笑意却止在了眼角,“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会比名利和身份地位重要?”

    慕言蹊停下脚步,转身望着田豆豆,眼底平静无波,就像一个毫无生气的木偶,“在季擎宇心里,为了达到目的是可以不择手段的,感情只是他的附属品,永远不可能放在第一位,还好我不爱他,我记得我没失忆之前就不爱他。”

    “是,你不爱他,言言,我们不说这些了。”田豆豆心疼地顺着她的背,回来这些日子,她从来没有见过慕言蹊这么冷漠的一面,也是,当年的事情,换成谁都会接受不了,她能保持住原来活泼开朗的一面,已经很难得了。

    慕言蹊敛了敛思绪,“对了,你租的房子离越宇近,我搬过来跟你一起住好不好?”

    田豆豆找了个销售的工作,由于离家远,便离开父母在公司附近租了个一室一厅,正愁一个人怕黑,听慕言蹊这么说,简直是意外之喜。

    “当然好啊,咱俩刚好可以作伴,虽然屋子小了点,但是挤挤还是够的,我还得攒钱还你朋友那五十万呢,暂时换不了大房子了。”

    “嗯,那从今以后我们相依为命,现在先去吃顿好的,庆祝乔迁之喜。”慕言蹊搂着她的脖子,有说有笑地去找餐厅。

    吃过午饭,两人各自回了家,慕言蹊回到流溪帝宫,拿出行李箱收拾好行李,东西不多,就来的时候那些,加上今天刚买的几套,很快被整理好了。

    慕言蹊看着足有上百平米的衣帽间,有一半是顾景行的衣服,这几天他住回了主卧,东西也渐渐多了起来,另一半则是空空荡荡的,从来就没有满过。

    这里是属于顾景行妻子的,而她只是名义上的,很快就会离开这里,永远不会真正成为这里的女主人。

    慕言蹊收回思绪,脸上扬起一个苦涩的笑容。

    人真的不能有依赖,这才住了没多久,就已经舍不得离开了,她甚至不敢去问自己,是舍不得这里,还是舍不得顾景行。

    既然要走了,干脆再给顾景行做顿饭吧,毕竟再见面,应该就是去民政局领离婚证的时候了。

    慕言蹊下楼去了厨房,忙活了几小时,顾景行下班回到家的时候,所有的菜刚好摆上桌。

    顾景行看见穿着围裙正在餐桌前布菜的女孩,眉眼间柔和了几分,上楼换了身衣服,很快下楼开饭。

    “不是说了不要你做饭吗?怎么又忙活?”顾景行看着慕言蹊还包着创可贴的手指,不悦地看了一旁的管家一眼。

    管家低垂着头,一个大气都不敢出。

    “我没碰水,就负责做菜而已,你尝尝。”慕言蹊拿起公筷给他夹了一块牛排。

    顾景行尝了一口,温柔地看了她一眼,眉眼间满是宠溺,“很好吃。”

    “那你多吃点,”慕言蹊乖巧地笑着,又继续给他夹着蔬菜,“不过晚上还是应该少吃肉,多吃蔬菜,不然不好消化。”

    “噗!咳咳咳咳咳......”一旁像八百年没吃过饭,一直在默默往嘴里塞各种菜的顾景辰,突然呛了一下。

    “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慕言蹊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顾景辰怎么看都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嫂子,我是被你的话呛到了,”顾景辰喝了口水,顺了顺气,这才幽幽地说道,“我哥明明应该多吃肉才对,你们这种晚上有“运动”的人,还怕消化不了吗?”

    顾景行一下就听明白他的话,幽深的目光带着丝丝笑意,望向了不明所以的慕言蹊。

    慕言蹊歪着头,好一会儿才听明白,小脸顿时变得通红,抬起桌子下的脚,恶狠狠地踢了顾景辰一下。

    “啊!”顾景辰痛得龇牙咧嘴的,“谋杀小叔子了!”

    “活该!吃你的饭!”慕言蹊带着刀子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正盯着她的顾景行,那双俊美无俦的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分明就是在笑她。

    慕言蹊的心扑通扑通地狂跳着,埋下头开始吃饭。

    只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止不住的酸涩。

    这样和谐的晚餐,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晚餐过后,顾景辰摸着圆鼓鼓的肚子,提出要去花园散步。

    顾景行望向慕言蹊,像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慕言蹊看着他,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我有话,想跟你说。”

    “那我们回房。”顾景行起身牵起她的手,往楼上走去。

    “美食和狗粮并存,自己搬的家,跪着也要住下去。”顾景辰感叹了一句,自己去花园消食去了。

    “蹊蹊,有什么事想说?”顾景行牵着慕言蹊在沙发上坐下,抬手整理着她脸颊两侧的碎发。

    慕言蹊脊背挺得直直的,双手揉搓着衣角,在心里下了下决心,抬头望向顾景行,“我找了工作,在这里住的话上班不方便,所以我想搬出去住。”

    顾景行身子一僵,定定地看了她几秒钟,才像是明白她说的是什么。

    “你的意思是,你要跟我分居?”顾景行眸光暗沉如没有星辰的夜空,让人探不出究竟。

    “可以这么说,因为我们......”

    “为什么?”顾景行倏地握住她的双肩,打断了她的话。

    他的力道很大,慕言蹊感觉自己的肩膀都快被捏碎了,而他后面的话,更像是一根根针刺进她的心里,扎得她生疼生疼。

    “蹊蹊,你昨天不是答应过我,要乖乖待在家里的吗?你为什么要出去工作,我难道养不起你吗?”

    顾景行紧拧着眉心,不解地看着她,“好,你不需要我养,你想经济独立,我理解,但你为什么要跟我分居,我哪里做的不好,你说,我给你的空间不够多吗?我让你不开心了吗?你说,你给我一个理由!”

    慕言蹊使劲摇晃着脑袋,眼泪簌簌地就砸落了下来。

    不,你很好!就是因为你太好了,我才没有办法继续留在你身边......

    “蹊蹊,你别哭......”见她落泪,顾景行的心彻底慌乱了起来,抬手扶着她巴掌大的小脸,大拇指轻轻抹去她的眼泪。

    “蹊蹊,我知道我们结婚这件事情很突然,你一下子接受不了,我知道你需要时间,我给你时间,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们......”

    “顾景行!”慕言蹊如爆发一般,大吼一声,打断了他的话。

    她不能再让他说下去了,再这么下去,她会心软,会舍不得离开他,会彻底沦陷。

    顾景行捧着她的脸,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隔着眼里朦胧的水雾,慕言蹊还是清清楚楚地捕捉到了,他眼底的一抹红。

    慕言蹊的心,狠狠地颤了颤,她又伤了顾景行的心,一次比一次伤得重。

    可是她不能心软,现在舍不得,以后只会伤得更重。

    他那么好,他值得更好的。

    而她,注定只是独自在人海中流浪的孤儿,连自己的未来在哪里,都没有办法确定。

    慕言蹊理了理思绪,一点点推开了顾景行的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平静地看着他,“顾景行,我们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顾景行紧绷着下颚,强忍着心底翻腾的怒气,咬牙道,“我哪里不够好,你告诉我,我改。”

    慕言蹊好不容易刚止住的眼泪再次奔涌而出,顾景行为什么会这么爱她?仅仅是因为她是他名义上的妻子吗?

    如果早知道分别会这么艰难,她当初是不是根本不该履行婚约?

    “顾景行......”慕言蹊带着哭腔的嗓音哽咽着,紧握着的双手手指紧紧嵌进了掌心里,传来的丝丝痛感,提醒着她保持理智,“顾景行,”她定定地望着他,一遍遍叫着他的名字,最后,终于动了动唇瓣,仿佛用尽全身力气一般,吐出了几个字。

    “对不起,我不爱你。”

    空气中陷入了一片死寂,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和空调吹出冷风的声音。

    她的这句话,像是几个闷雷,在顾景行的脑海里轰然炸开,打破了他这几天所有美好和期待。

    他还以为,她已经一点点在接受他了。

    他们已经那么融洽了,每天晚上一起相拥入睡,早上一起醒来。

    她没准备好,他就强忍着不去要她,她到底还想怎么样?

    顾景行感觉自己的心,一点点沉入了深不见底的谷底,自己的世界再次陷入了一片黑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