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十六章 顾景行,我要帮你...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你乖乖待在家里,养养花,弹弹琴,闷了就出去逛逛街,等我忙完这阵子,就带你去环游世界,嗯?”

    慕言蹊恍了神,她被顾景行紧紧抱在怀里,脸颊贴着他结实宽广的胸膛,能听见他铿锵有力的心跳声,他身上那股清冽好闻的男性气息窜进入她的鼻息,就连她自己的心跳,都止不住加速跳动了起来。

    此刻他不像是高高在上的君王,更像是一个哄着妻子的丈夫。

    这样的顾景行,对慕言蹊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

    一个男人,把杀伐果断留给了商场,转身回家的时候,又变成了温柔体贴的丈夫。

    这样的男人,让人怎么可能不留恋?

    可是心跳得越快,慕言蹊的心就越痛。

    她第一次痛恨自己,如果没有三年前那场噩梦一般的灾难,如果顾景行在那之前就出现在她的生命中,该有多好......

    “蹊蹊......”顾景行一颗悬着的心,等待着她的回答,只觉得现在的每一秒钟,都是那么漫长......

    蹊蹊,说你愿意,说你愿意......

    他不知道顾景辰说的是不是真的,他只知道一个妻子如果要出去工作,难道不应该跟自己的丈夫商量吗?

    她很独立,他一直都知道。

    所以她不愿意花他的钱,他从来不勉强。

    但是他怎么可能允许她去别的男人身边工作,而且还是一个跟她可能存在感情纠葛的男人。

    慕言蹊这会儿根本不知道顾景行心底有着这么多的顾虑,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回不过神来,眼底一个不注意,又氤氲起了一团雾气。

    人真的是不能有牵绊的。

    一旦有,自己的心,便会不受控制。

    两个心思各异的人,谁都没有再说话,空气中陷入了一片死寂。

    许久,久到顾景行的心即将渐渐沉了下去,慕言蹊蓦地伸出手,圈住了他的腰。

    “那你答应不开除小蓝了,对吗?”慕言蹊仰着脸,眼底的情绪早已被她尽数收起,笑着望向顾景辰。

    顾景辰的心尖一漾,看着她如小鹿般澄澈的双眸,温柔的道,“那你也答应我了,对吗?”

    慕言蹊的笑意浓了几分,没有说话,而是重新窝进了他的怀里。

    如果分离的日子已经不远,那就让她尽情享受这一刻。

    她会让自己尽快离开。

    因为接近季擎宇,三年前的事情早晚要浮出水面。

    与其到时让顾景行知道了赶她走,还不如她现在就走,给这段婚姻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只是她的心,为什么这么痛,这么痛......

    女孩的主动拥抱,明显愉悦了顾景行,他知道她从来不会装,所以这个拥抱,是她发自真心的。

    此刻对顾景行而言,似乎一切都不再重要了,如果时间能够停留在这一刻,他愿意放弃一切,陪她就这么拥抱下去。

    “叩叩叩。”门上的几下不适时宜的敲门声,打断了空气中甜蜜宁静的气氛。

    是管家上来请他们吃饭了。

    慕言蹊应了管家一声,尴尬地放开了他,小脸红了几分,起身理了理衣服,不敢再多看他一眼,快步跑出了房间。

    餐桌上,顾景行心情一好,气氛明显变得融洽了起来。

    气氛一好,自然免不了喝上几杯。

    只是慕言蹊那天喝醉的事情顾景行还没忘,别说喝了,酒杯都没让她碰。

    慕言蹊就端着一杯果汁,看着兄弟俩在喝,不过这种感觉,好像还不错。

    顾景辰那张能说会道的嘴皮子,一晚上没有停下来过,几瓶酒下肚,往桌上一趴,终于没有了声音。

    就连顾景行,也似乎微醺的样子,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

    慕言蹊没有见顾景行喝醉过,不清楚他的酒量,叫了女佣扶顾景辰回房,走到顾景行身边摇了摇他的肩膀,“顾景行,你还好吗?不要在这里睡,回房去睡,顾景行?”

    顾景行皱了皱眉,似乎很不满被人打扰,很快继续沉睡。

    这就醉了?这酒量,也没比她好哪里去吧,慕言蹊腹诽。

    叹了一口气,又叫了一个女佣,一起将他扶上了二楼的卧室。

    “呼。”刚把顾景行放回到床上,慕言蹊便气喘吁吁地松了一口气。

    “太太,那我先出去了。”女佣弯腰行礼后走出了房间。

    慕言蹊缓过气来,这才望向了床上睡得正沉的男人,帮他脱掉了脚上的拖鞋放平身子。

    看他这副样子,应该不能起来洗澡了吧,他回来的时候没有换衣服,身上还是穿着白天的那套西装西裤,如果让他就这样睡,一定会不舒服的吧?

    要不下去让女佣上来帮他换衣服?

    应该不行,顾景行有很严重的洁癖,据说不喜欢别人碰他,尤其是女人,所以才会有了同性恋的传闻。

    慕言蹊咬咬牙,不管他是不是喜欢她,从他一次次抱她吻她的行为来看,应该是不讨厌她的触碰的,那就只能她亲自动手了。

    “顾景行,我要帮你脱衣服了哦,”慕言蹊坐到床边,一脸纠结地看着他,“我不是要吃你豆腐的,我是为了让你睡得可以舒服一点。”

    顾景行粗浓的眉毛细微地动了动,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来啊,来吃豆腐啊,不要客气。

    慕言蹊下了下决心,扯开他的西装外套,一颗颗解开他的衬衫纽扣。

    小麦色的肌肤一点点暴露在空气中,健硕的胸膛,文理分明的腹肌,性感的人鱼线,看得让人热血喷张的。

    慕言蹊强忍着不去看他,花了好大力气才脱掉他的西装和衬衫,放在了一边的沙发上。

    接下来......就是裤子了。

    真的下不去手啊!

    慕言蹊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没忍住,会扑上去把他就地解决了!

    深呼吸了几口气,才重新让自己镇定下来,抬手去解开了顾景行的皮带扣子。

    她还从来没解过这玩意儿,构造怎么这么复杂,研究了半天也没解开。

    顾景行微微睁开了一点眼睛,看着女孩焦头烂额地对着他的皮带研究,早就按捺不住要起身自己解开,然后把她扑倒了。

    冷静了一下,还是强忍住了欲望,重新闭上了眼睛,既然装醉,就得一装到底了。

    “哎呀算了,不脱了,就这么睡吧。”慕言蹊彻底放弃,拉了被子将他盖好,起身走向了浴室。

    浴室传来哗哗的水流声,顾景行这才睁开了双眼,双手探进被子里,“咔哒”一声,皮带扣子被轻易解开了。

    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怎么到她那里就这么难了!

    顾景行这会儿起床也不是,不起也不是。

    他是有很严重的洁癖,不洗澡根本睡不着觉,没想到装醉把自己装墙角上了。

    没多久,慕言蹊便从浴室里出来,回到床上关了灯,只留下一盏昏暗的睡眠灯,便在顾景行的身旁躺了下来。

    他睡得正香,俊美如斯的脸上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橘黄色的灯光在他脸上撒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圈。

    这个男人,是生来的天之骄子,美得连女人都要嫉妒。

    慕言蹊定定地看着他,两个人虽然在同一张床上,但是床很大,他们之间的距离隔得很远,肌肤根本就碰不到一起。

    慕言蹊沉浸在他如神斧雕琢般的容颜里,不由自主地靠近了他,温热的唇瓣一点点靠近他的脸颊,留下轻轻一吻。

    “晚安,顾景行。”

    偷亲了别人的慕言蹊,像做错事的孩子远离了顾景行,背对着他,缓缓闭上了眼睛,丝毫没有感觉到她靠近的瞬间,男人的呼吸沉了一沉。

    更没有看到,随着她的吻落下,男人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不可控制地支起了高高的帐篷。

    顾景行艰难地控制着自己紊乱的呼吸,过了许久,听见女孩传来匀速的呼吸声,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女孩背对着她,已经沉睡,顾景行不敢再多看她一眼,掀开被子下了床,去浴室冲了许久的冷水澡,才将体内的浴望压了下去。

    慕言蹊正睡得昏昏沉沉,感觉有一只大掌覆上了她的腰,紧接着被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嗯......”慕言蹊呓语了一声,凭着感官引导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继续进入了梦乡。

    顾景行这会儿真的觉得自己在给自己找不痛快,把她抱进怀里之后,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小兄弟又有了隐隐抬头的趋势。

    “蹊蹊,你再这么折磨我,真的会把我憋坏的,你下半生的性福还要不要了,嗯?”顾景行看着像小猫一样窝在他怀里的女孩,低头吻了吻她的发心,调整着炙热的呼吸,渐渐闭上了眼睛。

    ......

    翌日。

    慕言蹊迷迷糊糊间,只感觉后背滚烫滚烫的。

    一睁眼,才发现不对劲,脖子下枕着的,是男人的手臂,腰上搭着的,还是男人的手臂,后背紧贴着男人的胸膛,后颈处尽是男人匀速的呼吸。

    慕言蹊的脸颊瞬间滚烫了起来,昨天不是离得远远的吗?怎么一觉醒来就这个姿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