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十五章 因为你是这个家的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这边的慕言蹊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又多了一个敌人,想起明天就要去面对季擎宇,感觉自己的胃都快要难受起来。

    顾景辰吃完早餐,起身来到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嫂子,刚刚我听见你打电话了,你要去越宇集团给季擎宇当秘书?”

    “嗯。”慕言蹊点点头。

    “你可别开玩笑了,”顾景辰吓得咽了咽口水,“堂堂帝景集团的总裁夫人要去给别人工作,你以为我哥会同意?”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一提起顾景行,慕言蹊心里就一团乱。

    “嫂子,你要是想工作,可以来咱们自己家的公司啊,还可以看着我哥,对吧?虽然我哥出轨的几率几乎为零,但这样可以增进你们夫妻感情啊。”顾景辰挑挑眉,这样的话,他在公司里的日子才能好过点啊。

    “我现在已经够乱的了,你就别添乱了,”慕言蹊扶额,“我有自己的打算,你管好自己,再敢酒醉驾驶,我也帮不了你了。”

    慕言蹊着头瞥了他一眼,起身上了楼。

    “嫂子,你越来越像我妈了,有嫂的孩子像块宝,我来蹭饭好不好?”顾景辰冲着她的背影喊道。

    慕言蹊:“......”还挺押韵!

    “二少,您的衣服准备好了。”管家上前恭敬地说道。

    “好,又该去公司负荆请罪了。”顾景辰一脸不情愿地起身,去客房换好衣服便去了公司。

    “叩叩叩。”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进。”

    屋内传来自家大哥清冷的嗓音,顾景辰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扬起一个魅惑众生的笑容,推开门走了进去,“哥,我回来了。”

    “还知道回来?”顾景行翻阅着手上的文件,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冷飕飕的道,“死在外面,一了百了。”

    顾景辰:“......”

    他才请了一天假而已,确定不是亲兄弟?

    “哥,我要是死了你还得给我找地方埋了,很费力气的。”顾景辰厚着脸皮在他身前坐了下来,要换以前他早就滚去认真工作了,哪敢在这多待一秒啊。

    可如今,他可是有后台的人。

    “哥,我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的,偶尔罢罢工,就当给我放假了嘛。”

    “哥,嫂子说今晚做好吃的,让我们准时下班回家,我觉得你如果让我搬去你家住,我以后肯定不会再外面乱来,每天都会按时回家的。”

    顾景辰特别强调了“我们”两个字,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大哥的脸色,根本没有一丝动容的迹象啊。

    “我一个人住,也没个知冷知热的人,心里一空虚,就只能往外跑,我如果搬去你家,每天都努力工作,还能替你多分担一点,以后你就可以多点时间陪陪嫂子,度个蜜月啥的,想去多久就去多久......”

    话落,顾景行的手蓦地一顿,很快便不动声色地继续翻阅着文件。

    顾景辰见他有些动摇,又下了一剂猛药。

    “哥,最重要的是我还可以给你当卧底,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决定告诉你一个大消息,我嫂子明天要去越宇集团见季擎宇,准备去给他当秘书了。”

    顾景行正在文件上签字的手一僵,笔尖停在原地没有继续,一双带着质疑的黑眸染上了愠色,冷厉地望向了顾景辰。

    “哥,我说的是真的,你看,嫂子是一个多注重私人空间的人,你们虽然亲密,但是越亲密,很多事情反而不好开口,所以我就是你们的小天使,嫂子的贴心小棉袄,她有什么事都会跟我说,跟我说就等于跟你说,哥你说对不对?”

    顾景辰越说越觉得后背凉飕飕的,看大哥这越来越黑的脸色,他说错什么了?

    “你要当谁的贴心小棉袄?”顾景行冷声问道。

    顾景辰:“......”没天理了,这是哪门子醋!

    “哥,我是你的贴心小棉袄,是你留在嫂子身边的探测仪。”顾景行急忙改口。

    顾景行收回了视线,把剩下的名字签完,“你住一楼客房。”

    “好嘞!”得逞的顾景辰,急不可待地回自己办公室努力工作表忠心去了。

    偌大奢华的办公室重新恢复了安静。

    顾景行放下手中的钢笔,抬手捏了捏眉心,缓缓闭上了双眼。

    季擎宇......

    他昨天晚上提起的时候,她的脸色明显就不正常。

    是这些年,他逃避着自己,不去关心她的情况,才让自己现在这么被动。

    五分钟后。

    凌莫凡走进了总裁办公室,恭敬问道,“boss,您找我。”

    顾景行坐在大班椅里,背对着他望向窗外,沉声道,“去把太太这几年的资料全部找出来,事无巨细,任何细节都不许漏。”

    “是。”凌莫凡颔首,心里聚起了疑云。

    他一直以为boss之前是认识老板娘的,难道他猜错了?

    ......

    流溪帝宫。

    慕言蹊张罗着晚餐。

    上次顾景行好像不讨厌她做的饭,现在毕竟有求于他,努力表现也是应该的。

    可是这次做饭,心里怎么好像有一种喜滋滋的感觉......

    “嘶!”一走神,手就被切到了,伤口不深,可还是有鲜红的血冒了出来。

    “太太!您怎么样?”一旁帮忙的女佣吓出了一身冷汗。

    早上餐桌上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她感觉自己死定了。

    “没事,拿个创可贴贴上就好了。”慕言蹊不以为然。

    “我去叫医生。”女佣哪敢怠慢,转身就跑了出去。

    最后王医生还是过来帮她处理了伤口。

    晚饭自然没有人敢让她亲自做了,慕言蹊在厨房看着主厨忙碌着,刚完成两个菜的时候,门口便传来了声音。

    “嫂子,晚饭准备好了没有?我快饿死了。”顾景辰中午吃得少,就是为了留着肚子回来吃晚饭的。

    “已经在做了,你先休息会。”慕言蹊把受伤的手藏到身后,“我刚刚有事在忙,所以是家里的主厨在准备晚饭。”

    “无所谓,只要是跟你们一起吃饭就行。”顾景辰带着几个女佣把自己的行李搬进了一楼的客房。

    “二少要搬过来吗?”慕言蹊侧头看着身旁的顾景行。

    “嫌他吵?我现在就让他走。”顾景行说着就要去赶人。

    “不是的,”慕言蹊急忙抓住他的手,“搬过来也好,人多热闹。”

    多一个人应该也不会像跟他独处时那么尴尬吧,慕言蹊心里在想。

    顾景行宠溺地看了她一眼,刚想抬手摸摸她的头,一垂眸便看见她左手食指上包着的纱布,粗浓的剑眉狠狠一拧,“手怎么了?”

    慕言蹊急忙抽回手,“没事,不小心割了一下,是王医生大惊小怪,非要包成这样。”

    下一秒,身子一个悬空,便被顾景行打横抱起,大步走上了楼。

    慕言蹊:“......”

    她是手受伤,不是脚断了好么,能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主抱吗?

    在顾景行这里反抗是没有用的,慕言蹊早就知道了这一点,乖乖被他抱着上了楼,放在了卧室的沙发上。

    “做饭的时候切的?”顾景行握着她的手,认真检查着,脸上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嗯。”慕言蹊乖巧地看着她,“你想了一天了,想好要怎么样才能答应我了吗?”

    “我明天就把家里的佣人全部换掉,早上被烫到,晚上被割到,我养她们干什么。”顾景行烦躁地扯了扯领带,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不关她们的事情,”慕言蹊急了,“是我自己不小心。”

    “那你动不动就受伤,我怎么放心把你留在家里?”顾景行的语气里透着一丝无奈。

    “还不都是因为你,我才会走神......”慕言蹊小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顾景行皱起了眉,没有听清她的话。

    “没什么,”慕言蹊摇晃着小脑袋,还好他没有听到,“我以后会小心的,你不要开除她们,而且你说不养废物,你难道没有发现,我才是最没用的废物吗?”

    顾景行哭笑不得,转过她的肩膀,漆黑的凤眸认真地看着她,“蹊蹊,你不是废物,你是我的妻子。”

    妻子......

    慕言蹊失了神,定定地看着他。

    妻子......多么幸福的字眼啊。

    当顾景行的妻子,享受着他给的独一无二的宠爱,是多少女孩子的梦想。

    只可惜,她没有资格。

    顾景行凝视着她,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一点点低下头靠近她柔软粉嫩的唇。

    眼前的脸渐渐放大,慕言蹊猛地回过神来,在他的薄唇快要贴近自己时,偏过了头,温热的触感贴在了她的脸颊上。

    顾景行的心被她的动作狠狠地被刺痛了一下,面色却不变,很快整理好眼底的情绪,吻了吻她的脸颊,将她搂进怀里。

    “我想好了,你以后乖乖听我的话,家里的所有事情都归你管,你想开除谁,想留下谁,都由你决定,因为你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好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