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十四章 早晚要离婚的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先生,是我。”一旁的年轻女佣怯怯地走上前来,脑袋垂得低低的,恨不得埋到地底下去。

    “开了。”顾景行再次开口的两个字,吓得众人纷纷面面相觑,就连管家也震惊了一下。

    先生虽然待人冷漠,但是像家里雇佣女佣这样的小事,他是不会放在心上的,所以都是管家在打理。

    可谁都知道,他说话,向来是说一不二。

    “先生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求求您不要开除我。”年轻女佣急得快要跪下来,流溪帝宫虽然大,但是下人加起来起码上百人,只伺候两个人,工作量并不大,而且薪水是外面任何一户人家比不上的。

    “我不养废物。”顾景行放下手中的咖啡,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餐桌,简单的动作带着肃杀的危险气息。

    慕言蹊刚想开口求情,便听见他斯条慢理地开口。

    “你们的职责,就是伺候好我的太太,不让她出一点意外,牛奶很烫,她自己也能掌控好温度再喝,但是什么事情都让她自己来,我养你们做什么。”

    低沉的嗓音不带一丝情绪和温度,管家瞬间听出了其中的意思。

    先生从来没有跟她们这些下人说过这么多话,刚刚表达的意思很清楚,伺候太太要比伺候先生尽心,他以前不在乎,是因为家里没有这个女主人。

    “先生放心,我一定好好调教好她们,以后不会出现这样的失误了。”管家颔首保证道。

    “嗯。”顾景行淡淡应了声,偏过头看了慕言蹊一眼,语气温和了下来,“我上班去了。”

    “哦。”慕言蹊后知后觉地应了声,看着顾景行离开的背影,倏地站起身追了出去。

    “顾景行。”慕言蹊追出门外才赶上了他,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

    顾景行停下了脚步,投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刚刚是我走神了,不小心才烫到的,你不要迁怒别人,而且我也没有事啊,你不要开除她,好不好?”慕言蹊着急地看着他,嗓音里满是哀求的语气。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乖乖回去吃早餐。”顾景行的眉眼柔和了几分,她还是一样,善良又仗义,就算今天的事情不是因她而起,也一定会帮忙求情的。

    “那你要怎么样才能答应我嘛......”慕言蹊拽着他的西装袖口,可怜兮兮地摇晃着。

    顾景行的心狠狠一抖,脑海中猛地就闪现出多年前的她,也是一样的表情,一样的动作,甚至连说的话,都是一模一样的。

    “顾景行,那你要怎么样才能答应我嘛......”那年的她,嗓音还带着些许稚嫩,不变的是这惹人怜爱的表情,只消一眼,再坚硬的心都能化为绕指柔。

    可是当时那样的请求,他怎么可能答应!

    顾景行狭长的凤眸里一片暗沉,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脸上是不变的冷沉。

    不行!

    他要冷静,过去的已经过去了,现在的她,只属于他!

    顾景行闭了闭眼,压制住了眼底不安的情绪,抬手揉了揉她的发心,淡淡的道,“我想一想,晚上回来告诉你,你在家乖乖等我下班,嗯?”

    “嗯。”慕言蹊瞬间绽放了一个笑容,毫不犹豫地答应,怕他不相信,又重重地点了点头。

    顾景行的视线久久舍不得从她的笑脸上移开,良久,才低头吻了吻她的发心,转身上了早已等候多时的劳斯莱斯。

    劳斯莱斯驶离了流溪帝宫,慕言蹊才转身进了屋,安慰了还在抽泣的女佣两句。

    女佣听说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高兴地握住了慕言蹊的手。

    只是一旁的管家开始面露难色,先生的决定,从来都是没有人可以改变的......

    慕言蹊回到餐桌上坐下,准备吃完自己的那份早餐,很快,一个差点被她遗忘的身影正大喇喇地朝餐厅走来。

    “嫂子,我哥去公司了吧?”顾景辰安心地在慕言蹊对面坐下,抬手揉着太阳穴,“谢谢你昨晚救我回来,我撞车的事情你没告诉我哥吧?千万不能提啊,拜托拜托......”

    “他想知道的事情,你以为瞒得住?”慕言蹊不答反问,顾景行昨晚问起了季擎宇,应该是看到了那一幕。

    “算了,知道就知道,反正你会帮我兜着。”顾景辰喝着女佣端来的醒酒汤,漫不经心的道。

    “酒后驾车很危险。”慕言蹊认真地看着她。

    “哎......”顾景辰看了她一眼,笑着长叹了一口气。

    “嗯?”慕言蹊疑惑地蹙起了眉。

    “都说长嫂如母,你现在已经有一点我妈的感觉了。”顾景辰偷笑。

    慕言蹊:“......”

    “我妈如果看到你,一定会喜欢你的......不对,她应该不会喜欢你,因为你赢了她,我哥连她的帐都不买,却被你征服了,中国式的婆媳关系就是这么来的......”顾景辰有点担忧地说道。

    慕言蹊:“......”

    顾家的人,除了顾景辰,她一个都没见过。

    无论是顾老先生,还是顾景行的父母,都长期生活在国外。

    慕言蹊也不知道他们结婚的事情到底有多少人知道,早晚要离婚的,所以不存在婆媳关系。

    脑海里闪现出“离婚”两个字时,慕言蹊感觉自己的心,微微刺痛了一下。

    是啊,她和顾景行,早晚要离婚的,不会有任何开始,便会悄无声息地结束。

    只是之前一直期待着离婚,现在为什么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了呢?

    “嫂子,你在想什么?”顾景辰看她一副失神的样子,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你多吃点。”慕言蹊拉回了思绪,冲着他笑了笑,口袋里的电话适时响起,缓解了她的尴尬。

    拿出手机,是一个陌生号码。

    “你好。”慕言蹊一边起身一边接起了电话。

    “言言,是我。”电话那端传来一个磁性的男人嗓音,语速不急不缓,很好听。

    慕言蹊没有说话,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脸色苍白了几分。

    “季总是想要修车费?”

    季擎宇顿了两秒钟,“言言,我找了田豆豆,是她告诉我你的号码,她还说你投了简历想来越宇上班是吗?你真的愿意来越宇吗?”

    慕言蹊没有说话,想直接挂断电话,还是忍住了。

    为了慕氏,她必须忍。

    “言言,你不说话,就代表默认了,”季擎宇松了一口气,“我们见面谈谈好不好?”

    “一个小秘书,还需要季总亲自面试吗?”慕言蹊冷冷地说道。

    “言言......”季擎宇无奈地轻叹了一口气,“那我帮你安排好,明天上午九点,你来公司找我。”

    慕言蹊沉默了几秒钟,掐断了电话。

    电话那端,季擎宇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缓缓放下了手机。

    办公桌前站着的身着职业套装的两个人,纷纷低垂着脑袋。

    季擎宇看着桌上刚打印出来的简历,嗓音冷了几分,“谁给你们的胆子,把简历扣下的。”

    “季总,对不起,我明明已经把筛选过的简历上交给总裁室的,其中就包括这位言小姐的,”说话的是hr主管,“我记的很清楚,这位小姐虽然刚毕业,没有工作经验,但是在国外学的专业完全可以胜任这个职位的,所以她的简历我还特意放在第一个。”

    “那就是总裁室的问题了。”季擎宇幽深的眸光望向了她旁边的秘书长。

    “季总,对不起,我也是按秘书室的需求来权衡的,我们最近要招的,是需要工作经验的。”秘书长仗着自己资历最久,说话底气也多了几分。

    “从明天起你不用上班了,我不需要自作主张的秘书。”季擎宇往老板椅上一靠,淡淡地说道。

    “季总?”秘书长不可思议地抬起了头,“您要开除我?”

    季擎宇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俊美的脸上是难以捉摸的神情,“不可以吗?”

    秘书长彻底傻了眼,以往招聘秘书这种事情,他哪里会亲自过问,都是她直接决定的。

    可是听他刚刚讲电话的语气,这个慕言蹊明显就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难道是他的情人?

    慕言蹊的学历很漂亮,虽然越宇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但是她的确可以进来。

    只是秘书长看到她照片的第一眼就把她pass了。

    她太漂亮了。

    秘书室里不能有比她这个秘书长还漂亮的女人。

    所以慕言蹊的简历被直接扔进了垃圾桶,直到今天总裁来上班,第一件事就是要看这次秘书招聘的所有简历。

    “季总,我知道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擅自做主了,看在我跟了您这么多年的份上,您不要开除我。”秘书长混迹职场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审时度势。

    “一小时内,我不想再看见你,出去。”

    秘书长咬咬牙,捂着脸哭着跑出了门外。

    一个黄毛丫头,竟然害得她丢了工作,怎么也心有不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