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十二章 男人一边解着身上...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顾景行阖目,靠在了椅背上,俊美的眉宇间是解不开的结。

    在酒吧的时候她接了电话就急匆匆离开,他让凌莫凡去查,知道是那个拖后腿的弟弟出了车祸。

    怕她应付不过来,才跟了过来,撞见了她和季擎宇纠缠的一幕。

    她的失控,显然是两个人早就认识,而且关系不一般。

    他是男人,怎么可能感觉不到那是因为感情,隔着一条马路,他都能感觉到季擎宇眼里的炙热。

    季擎宇......很好,是时候灭了越宇集团了。

    可真正让顾景行痛心的,是她对季擎宇的反应,虽然激烈,但完全不像面对他的时候,冷淡疏离,拒人千里。

    他已经忍不住去猜测,她和季擎宇之间有着怎样的纠葛,以他们的年纪,一定是因为爱情吧......

    他不敢想,一想起她可能和别的男人有过感情上的纠缠,他心底的毁灭因子就像蔓藤一样不断滋长,颠覆着他的底线。

    出租车到达流溪帝宫,慕言蹊在门口巡逻保镖的帮助下,将顾景辰扶回了客房。

    “太太,二少这是怎么了?”管家跟了进来,帮顾景辰盖好了被子。

    “喝多了,你去给他煮完醒酒汤,晚上稍微留点神照顾一下,我先回房了。”

    慕言蹊交待了两句,捂着还在隐隐作痛的胃走出了门外。

    “太太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管家急忙上前搀扶。

    “我没事。”慕言蹊摆摆手,这个毛病没法根治,一般等情绪稳定了就会好。

    “哦......”管家看着她的背影,这才后知后觉地应了声,怎么先生没回来,倒是把二少给带回来了。

    管家安置好顾景辰,去厨房吩咐女佣煮醒酒汤,刚想上楼再问问慕言蹊有没有不舒服,门口便传来了动静。

    “先生回来了。”管家惊喜地迎了上去,接过他脱下的西装外套,拿了棉质拖鞋给他换上。

    顾景行脸色阴鸷难测,眉宇之间透着浓浓的重霾,沉声问,“太太呢?”

    “二少不知道怎么喝醉了,太太刚把他带回来,现在已经上楼了。”管家见他不对劲,怯怯地回复道。

    顾景行没有理会她,迈开长腿,径直上了楼。

    卧室内,慕言蹊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坐了一会儿,等稍稍缓过点神来,才起身拿了件浴袍,在床尾脱下了衣服准备换上。

    脱掉上衣,刚解开牛仔裤的纽扣,“砰”的一声,房门被毫无征兆地打开。

    慕言蹊猛地转过头,便对上了那道幽深难测的视线。

    顾景行站在门口,目光看到她的一瞬间,冷沉的眼底满是毫无防备的震惊。

    女孩的上身一丝不挂,乌黑的长发披散在白皙的肌肤上,黑白对比形成的视觉冲击,如一副唯美的画卷一般跌入他的眼底。

    慕言蹊呆愣了几秒,倏地反应过来,急忙拿起床上的浴巾挡在胸前,羞怒的道,“你还看!快出去!”

    平常只要看她一眼,他都要很努力抑制住自己的冲动了,更何况是现在这副光景。

    顾景行感觉到自己的某处已经抑制不住地抬头挺胸,有着最狂热的浴望,在他的血液里游走着。

    想起刚刚在马路边她和季擎宇的一幕,胸口的燥热更是汹涌难耐,操控着他的理智。

    慕言蹊见他像座山一样纹丝不动地站在门口,小脸已经红到了耳根,连脖子上的肌肤都跟着泛起了桃色的红。

    “你还不出去?!”慕言蹊惊吼一声,原本已经缓解一些的胃疼又重了起来。

    “砰”的一声,门被重重的关上。

    只是男人并没有消失,而是一边解着身上的衬衫纽扣,一边大步朝她走了过来。

    慕言蹊已经闻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息扑面而来,紧紧揪住胸前的白色浴袍,吓得连连后退了几步。

    顾景行几步走到她面前,一把将她拽进了怀里,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瓣。

    “唔......”

    慕言蹊想挣扎,手一松,浴袍便掉落在地,羞得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抓着他的手臂,被迫承受着他的吻。

    顾景行一只手扶着她的后脑,一只手在她光滑白皙没有一丝遮挡的背部肌肤游离着,抱着她的腰,双双倒在了kingsize大床上。

    慕言蹊只觉得自己的肺部被男人熟悉的气息填得满满的,他的汲取,比以往来得更加猛烈,仿佛除了情浴,更多的是惩罚,每一下,都似乎要把她的灵魂带出身体,很快,她连舌根都有些发麻了。

    直到感觉身下的女孩快要透不过气来,顾景行才缓缓离开了她的唇,吻却没有停止,一路下移,吻着她的脖颈、锁骨,最后,一口咬住了她锁骨下方的柔软。

    “不要......”慕言蹊忍不住弓起了背,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带着电流迅速席卷全身,身体不受控制的反应更是让她又享受又抗拒。

    顾景行继续吻着她的肌肤,热烈而滚烫,迫切地拉开了她牛仔裤的拉链,拉扯着想要褪去她的裤子。

    “季擎宇跟你是什么关系?”

    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让慕言蹊猛地回过神来。

    季擎宇......

    顾景行怎么突然问起他了?

    难道是看见了在马路边的一幕?

    那他现在的反应,真的只是单纯的惩罚。

    慕言蹊抿了抿唇,眼底布上了一层水雾,似委屈,似无助。

    身体已经无力反抗,额头上渗着细细的汗珠,却不知道是因为胃部传来的疼痛,还是微微悸痛的心。

    没有听见她的回答,顾景行只觉得她是默认了什么,胸口的烦闷再次浓郁了起来,带着薄茧的双手肆意地在她身上游走着,揉捏着。

    渐渐地,慕言蹊并没有像以往一样觉得酥麻和沉沦,反而觉得自己的胃越来越难受了起来。

    “顾景行......”慕言蹊虚弱地开口唤着他,“我疼......”

    顾景行手上的动作蓦地一顿,听出了异样,倏地抬起头,双手撑在她的耳边,这才发现女孩惨白的脸色和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

    “蹊蹊,你怎么了?”顾景行彻底慌乱了起来,抬手擦拭着她额头上的汗水,“哪里疼,嗯?”

    “我胃疼......”慕言蹊紧拧着眉心,咬牙忍着疼痛。

    “你别怕,我叫医生上来。”顾景行翻了个身,拿起床头的内线电话拨了出去。

    挂上电话,顾景行才发现女孩身上没有穿衣服,捡起地上的浴袍,扶她起身穿好,等医生上来。

    慕言蹊靠在床头定了定神,蓦地看见他高高隆起的某处,小脸更红,慌忙移开了视线,“你......自己看看!”

    顾景行这才垂眸,发现自己刚刚因为慌乱,已经完全没有意识到体内还没压下去的邪火。

    看着女孩娇羞的样子,心情莫名地好了几分,没检查好又不放心,只好去拿了件浴袍穿上,遮住膨胀的部位,再把它悄悄压下去。

    没过几分钟,家庭医生便提着医药箱匆匆赶来,冲着顾景行恭敬地颔首,来到了床边帮慕言蹊检查了起来。

    家庭医生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姓王,在流溪帝宫任职多年。

    顾景行身体素质好,平时她基本没什么工作,之前听管家说家里娶了女主人,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看着床上凌乱的被子,隐约还能感觉到空气里那暧昧的气息,她一个已婚女人第一反应就是要检查下身,一问才知道是胃疼,还微微吃了一惊。

    “太太,照您这么说,您这是情绪起伏过大导致的胃部痉挛,只要保持情绪稳定,少生气就可以了,您要是实在疼得厉害,我给您开点止痛药缓解一下,可以吗?”

    慕言蹊点点头,“麻烦王医生了。”

    “应该的,那我去拿药,等会让女佣给您送来。”王医生收拾好医药箱,起身告别走出了房间。

    管家端着水和药,伺候慕言蹊服下,扶着她躺下睡觉,关了灯后走出了房间。

    顾景行在管家来的时候便不知道去了哪里,慕言蹊想着他应该不会回来了,很快便缓缓闭上了双眼。

    半睡半醒间,只觉得身旁的床在一点点下陷,很快,空气里便传来清冽好闻的纯男性气息。

    “嗯......”慕言蹊动了动,感觉到异样,猛地睁开眼,一把抓住了男人探进她睡裙里的手。

    顾景行没有进一步动作,只是趴在她耳边低沉的道,“别怕,我帮你揉一揉,嗯?”

    慕言蹊平躺着,扭着头定定地看着躺在她身旁这张俊美无俦的脸,昏暗的睡眠灯洒在男人的脸上,笼罩上了一层朦胧而高贵的光圈,仿佛自带光环降临凡间的神坻。

    慕言蹊有几秒钟的失神,反应过来后,不自觉地眨了眨眼睛,缓缓放开了他的手腕。

    顾景行的眉眼柔和了几分,手掌轻轻附在她胃部的位置,“是这里吗?”

    “嗯。”温热的触感传来,慕言蹊的身子忍不住紧绷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