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十一章 你真让我觉得恶心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简单的一个动作,让楚楚的心开始加速了起来,眼前的男人,真的是满足了全天下所有女人的幻想,更是她从小梦想要嫁的男人,她一定会牢牢地把握住他。

    “对不起景行哥,是我不好,明明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喧闹的地方,还硬要你陪着我来,我在国外待太久了,就特别想感受一下家乡的热闹氛围。”楚楚精致的脸上挂着无懈可击的笑容,柔美的嗓音更是能挤出蜜来,无论是视觉还是听觉,都能给男人最大的冲击和诱惑。

    可顾景行却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视线一直望着斜对面的卡座。

    楚楚顺着他的视线望去,那边坐着的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身上穿的衣服一看就是地摊货,感受到他们的视线,那个女孩慌乱地端起酒杯喝着酒。

    楚楚勾了勾唇角,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弧度,这个女人一看就是觊觎顾景行,可是这种女人怎么可能跟她比?

    她是顾景行名义上的表妹,却没有血缘关系,她的姑妈,也就是顾景行的母亲,已经默认了她可以嫁给顾景行。

    她一毕业就马不停蹄赶回来,就是为了要跟他培养感情的。

    楚楚正在心里想着要怎么解决对面的女人,便看见凌莫凡朝这边走来的身影,迅速收起脸上嘲讽,换上了一个甜美的笑意,安静地坐着。

    “boss,楚楚小姐。”凌莫凡颔首打过招呼后,凑在顾景行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

    凌莫凡说完,顾景行便掐灭了手里的烟蒂,转过身看了楚楚一眼,平淡的道,“时间不早了,我让人送你回去。”

    楚楚扬起一个乖巧的笑容,“景行哥,姑妈说我刚回来,一个人住不安全,让我去你那里住,也有个照应。”

    “你喜欢我名下哪套房子,除了流溪帝宫,可以随便挑。”顾景行拿起手边的西装,站起身行云流水地穿上,“今天来不及了,你先住酒店,等挑好房子,我会安排保姆过去照顾你,莫凡会送你回酒店。”

    话落,没有等她回应,顾景行便迈开修长的双腿走向了门口。

    “楚楚小姐,我先送您回酒店休息吧。”凌莫凡礼貌而客套地说道。

    “好啊,谢谢凌特助。”楚楚温婉地笑了笑,拿起沙发上的包包,跟着凌莫凡走出了门外。

    临走前,再次看了斜对面卡座上的女人一眼。

    田豆豆刚好抬头,发现刚刚的极品男人已经不见,对上的是一道冰冷嘲讽的视线,心里止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这眼神,就好像她田豆豆抢了别人的东西一般,带着浓浓的杀意。

    ......

    “吱”的一个刹车声落下,出租车在马路边停下,慕言蹊付完钱,迫不及待地下了车,往路边的红色布加迪快步走去。

    此刻的红色布加迪正密切地“吻”上了前面的一辆灰色法拉利。

    还好只是轻微追尾!

    刚刚顾景辰给她打电话,说自己出车祸了,吓得她差点没出一身冷汗。

    “二少!”慕言蹊眉头一皱,上前敲打着车窗,里面的人似乎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

    慕言蹊试着拉了一下车门,没有锁,一打开门,一股浓烈的酒气便扑鼻而来。

    “二少,你喝了多少酒?你醒醒,让我看看有没有受伤。”

    “没事,接着喝,来。”顾景辰咕哝了两句,连眼睛都没有睁开,找了个舒适的坐姿睡着。

    看他这样子应该没有受伤,刚刚在电话里还清楚地交待她,这件事情不能让他哥知道。

    慕言蹊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看了看前面的灰色法拉利,看样子只能她来解决了。

    她走了上前,轻轻敲了敲车窗,里面的人听见声音,缓缓放下了车窗。

    慕言蹊理了理思绪,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一边朝里看去一边说道,“不好意思,你看我们私了可以......”

    最后一个“吗”字卡在了喉咙,看到车窗内那张脸的时候,慕言蹊蓦地瞪大了双眼,精致娇美的小脸蛋,一寸一寸白了下来。

    “言言?”里面的人看到他,似乎也异常诧异,愣了几秒,解开安全带打开了车门。

    慕言蹊后退了两步,背脊挺得直直的,一抬头,一个高大帅气的身影已经站在她的面前,紧紧握住了她的肩膀,醇厚磁性的嗓音里带着止不住的惊喜。

    “言言,我没有看错,真的是你,你回来了!”

    “季擎宇,你放开我!”慕言蹊一把推开了他的手,没有想到她还没有打入越宇集团,就在这里先看见他。

    更没有想到,本以为做好了所有准备去面对他,此刻那些心理建设却全部崩塌。

    “言言,你听我说,你先不要激动,我有很多话想要告诉你。”季擎宇喜难自禁,漂亮的眉宇间流露着止不住的欣喜。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慕言蹊抬起头直视着他,唇角弯了弯,笑意却没有到达眼底,清澈的眼底尽数是冷漠和疏离,“我朋友撞了你的车,多少钱,你开个价,我们会如数赔偿。”

    “朋友?”季擎宇微微蹙眉,眼底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情绪,嗓子沉了沉,“你跟顾景辰是朋友?”

    被追尾这种小事,本来让助理过来处理就行,但是季擎宇一眼便认出那是顾景辰的车,突然就想看看传说中低调的顾景行会不会来给他弟弟善后,没想到等来的居然是他朝思暮想的慕言蹊。

    “不可以吗?”慕言蹊冷哼一声,“季总既然知道是顾二少的车,自然不会欠你修车钱,二少喝醉了,我现在要带他回去,你把银行卡号送到帝景集团,不会欠你的。”

    慕言蹊转身就要走,还没走出两步,便被一把拉住,拽回了身,“言言,我不允许你接近帝景,帝景和越宇是死对头,你不是不知道。”

    “呵!”慕言蹊像是听到一个多好笑的笑话一般,嘲讽地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他长得很好看,不像顾景行那样冷毅刚强,却有一种儒雅的气质,让人如沐春风。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慕言蹊一直认为他是值得信任的人,却在三年前彻底看透了他。

    此刻她只觉得这副好皮囊是那么虚伪,更憎恨自己当初那么信任他。

    “季总的意思是,我还得跟你同仇敌忾?”慕言蹊的眼底迸射出一抹尖锐的恨意,“也是,慕氏已经被你吞并,我既然姓慕,照理的确应该跟着站在你这边阵营,可惜啊,你那娇滴滴的未婚妻慕诗悦不一定会待见我吧?”

    季擎宇眉峰一敛,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言言,你相信我,你给我一次解释的机会,让我证明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慕言蹊如触电般一把推开他,下一秒,“啪”的一声落下,一个用尽全力的巴掌,狠狠地甩在了季擎宇的左脸上。

    季擎宇没有防备,女孩又几乎用尽了全力,他被打得偏过了脸去。

    “季擎宇,你真让我觉得恶心!”慕言蹊感觉自己的心,再次被血淋淋地撕开,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

    “你毁了我的一辈子,现在来跟我说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你不觉得可笑吗?”

    “你和慕诗悦,还真是天生一对,同样的忘恩负义,外公当初竟然会那么相信你,把我交给你,我也是瞎了眼,才会看错了你!”

    “言言......”季擎宇的眉心紧拧着,他早就该想到重逢的时候会是这样的场景,只是没想到看到一向待人亲切的她,现在这样对他,心会比想象中疼得多。

    “你别叫我!”慕言蹊的脸上毫无血色,眼底有抹异样划过,右手紧紧捂住了肚子,微微弯下了腰。

    “言言,你胃疼了对不对?”季擎宇扶着她的双肩,语气里带着明显的着急,“你不要生气,我送你去医院,我保证我不会再跟你说一个字,好不好?”

    “你装够了没有?”慕言蹊不耐烦地推开了他,往后退了两步,胃里传来的绞痛愈发强烈,她从小只要一生气,胃就会疼得厉害,这一点,一起长大的季擎宇自然知道。

    “季擎宇,你真的不觉得自己活得这么虚伪,会很累吗?”慕言蹊不想再多看他一眼,哪怕之前已经下定了决心要进越宇夺回慕氏,现在这一秒钟,也没有办法勉强自己。

    “既然季总不需要赔偿,那我就先走了。”

    慕言蹊强忍着疼痛,转身打了个车,请司机下车帮忙扶出了烂醉的顾景辰,很快扬长而去。

    马路对面,劳斯莱斯后座的车窗,随着出租车的离去缓缓升起。

    逼仄的空间内,气压低得让驾驶座上的小杨喘不过气来,不敢直视后视镜里boss此刻的神情。

    顾景行的脸这会儿阴沉得可怕,冷硬的五官紧绷着,比海上的十级风暴更可怖。

    “回家。”

    沉声挤出的两个字,吓得小杨愣愣地点了点头,急忙发动引擎往流溪帝宫驶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