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十九章 你看看你老婆干的好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翌日。

    管家看着正在安静吃早餐的慕言蹊,几次想说出口的话又咽了下去。

    昨天两个人回来没一会儿,先生就阴沉着一张脸出去了,晚上也没有回来,甚至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回来。

    慕言蹊吃完早餐,起身刚想上楼,突然想起了什么,“管家,你跟我来房间,拿点东西给二少送过去。”

    “好。”管家点点头,跟着她上了楼。

    只是什么东西会是给二少的,难道不应该是给先生的吗?

    帝景集团。

    顾景辰打着哈欠,俊雅不凡的身姿潇洒地走进了电梯。

    “二少好。”

    “二少好!”

    电梯里的员工恭敬地打着招呼。

    “嗯,大家早。”顾景辰扬起一个魅惑众生的笑容。

    只是怎么觉得大家看他的眼光跟平时不一样呢?

    难道是昨晚自斟自饮喝多了,早上起得太急,没有打理好自己?

    顾景行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头发,扬起了一个自信的笑容,像他这样的极品男人,头发乱一点反而有种慵懒的味道。

    “叮”的一声,电梯门在顶楼打开。

    “二少早。”总裁办公室外的秘书礼貌地颔首,一双眼睛撑得大大的。

    “早啊安妮,不用通报我哥了,我直接进去找他。”顾景辰朝他抛去一个媚眼,径直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二少这是受什么刺激了?”安妮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顾景辰一走进门,便闻到了一股重重的烟味。

    “我去,哥,你一大早抽这么多烟干嘛?”自从四年前大哥回国一趟后,就像变了一个人,烟瘾一天比一天重。

    “哥,你是不是心情不好?跟嫂子吵架了?昨天回去没有谈好?”顾景行一副破罐破摔的样子,在顾景行的办公桌对面坐了下来,看着正在叼着烟吞云吐雾的大哥。

    “哥,我心情也不好,想跟你请两天假放松一下,哎,说起来咱俩还真是难兄难弟啊......”

    顾景行正是需要安静的时候,被他这么一打扰,强忍着的火山瞬间找到了爆发口,转头望向他就要破口大骂。

    蓦地,刚要开口的话卡在了喉咙,定定地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钟,眉心渐渐紧拧了起来。

    “哥,你在看什么?”顾景辰被他盯得有些发毛。

    顾景行眸光一沉,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唇角勾起一个笑容,渐渐地,笑容一点点扩大,最后竟然止不住大笑了起来。

    在顾景辰的记忆里,他大哥可从来没有这么笑过啊!

    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

    “哥......有话好好说......你别吓我......我不请假了还不行吗?”顾景辰吓得握住了椅子的把手,这情况,要不要打电话叫康昊焱过来啊?

    顾景行的笑声响彻了整个总裁办公室,好不容易快要停下来,看了顾景辰一眼,又笑得更厉害了起来。

    顾景辰吓得快要跪下来,“哥,求放过,你想怎么收拾我,给我个痛快吧!”

    正不知所措的时候,门上响起了几下敲门声。

    顾景行好不容易忍住了笑声,清了清嗓子,沉声道,“进来。”

    “先生,二少。”管家很快推开门走了进来,颔首说明了来意,“先生,太太让我来给二少送点东西。”

    “给我的?”顾景辰一阵欣喜,好奇地站起了身,“快给我看看是什么。”

    管家这才看到顾景行的脸,震惊得嘴巴都变成了“o”型,“二少......您......您的脸......”

    顾景辰这才发觉不对劲,刚刚一路上来,大家看他的眼神都很奇怪,尤其是刚刚大哥的反应。

    顾景辰急忙找到镜子,一看自己的脸,差点没从顶楼跳下去。

    他那张迷倒万千少女的脸,这会儿简直是黑白配!

    从中间分成了两半,一半是他原本白白净净的肤色,另一半被晒成了古铜色!

    这这这......

    “慕言蹊!”顾景辰咬牙切齿地喊着罪魁祸首的名字。

    他早就该想到,那个鬼灵精会这么好心给他擦防晒霜?

    千算万算还是中了她的招,实在是太失策了!

    好生气哦,可碍于她是嫂子,还是要保持微笑!

    “哥,你看看你老婆干的好事!”不趁这个机会要点补偿,顾景辰觉得自己都枉为顾家的子孙。

    顾景行看着他的脸,幽深的眸光愈发深邃。

    她没变,还是那个古灵精怪的慕言蹊,从来就是一个捣蛋鬼。

    那是不是正因为她没变,昨天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逃离和抗拒。

    他是不是应该多给她一些时间,明明他也是不想强迫她的。

    这样一想,顾景行就觉得胸口的烦闷消去了一大半,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掐灭了手中的烟蒂。

    “二少,这是太太让我给您送来的晒后修复和面膜,太太说只要一敷,第二天就能恢复了。”管家强忍着笑意,将手中的袋子双手交给了顾景行。

    想了想,还不忘补充一句,“二少,太太年纪小,不懂事,您别生她的气。”

    顾景行瞬间听明白了,这话明显是同时说给他和他哥两个人听的嘛。

    “行了,都是一家人,我不生气,你告诉她,下次看我怎么整她。”顾景辰一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架势。

    “是,那我先回去了。”

    管家一走,顾景辰指着自己的脸,声泪俱下地哭诉了半天,终于要到了几天的假期,戴了个口罩悠闲地离开了公司。

    ......

    一连两天,顾景行都没有回家,像是彻底消失在了慕言蹊的生活里。

    倒是被她捉弄的顾景辰,又像以前一样,出现在八卦杂志的头条上,被拍到跟最当红的女星一起进入酒店。

    慕言蹊看着手机上的照片,虽然顾景辰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可是几次接触下来,怎么看他也不像是滥情的人,怎么换女人的速度快到让人发指呢?

    “管家,二少他就没有固定的女朋友吗?”慕言蹊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好奇地问道。

    “太太,这件事情是禁忌,二少不允许别人提起的,所以您还是别问了。”管家想了想,还是忍不住继续说道,“太太应该多关心先生的,先生自从那天走后,已经两天没回来了,而且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回来过,昨天我去公司给二少送面膜,看见先生一个劲在抽烟......”

    慕言蹊拿着牛奶杯的手蓦地一怔,又想起那天的场景。

    其实她也知道顾景行说的没错,他们已经结婚了,他要的,只不过是夫妻义务。

    归根结底,还是她自己的原因,三年前的事情,她终究没有办法放下,所以根本就不可能接受任何男人。

    “太太......”管家见她发呆,又试探着说道,“要不您打个电话,让先生回家吃晚饭吧,男人不回家怎么能行呢......”

    慕言蹊敛了敛思绪,斯条慢理地喝了口牛奶,放下手中的杯子,淡淡的道,“公司一定很忙,不要打扰他。”

    说完,没有再等管家开口,缓缓站起身上了楼。

    管家的话,像是在慕言蹊平静的心海里扔下了一颗石头,激起了层层波浪。

    因为一整天,慕言蹊脑海里全是顾景行挥之不去的身影。

    在几次试图赶走未果之后,慕言蹊终于放下手中的书,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她的生活,什么时候只限于流溪帝宫,什么时候只有顾景行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慕言蹊更加不安了起来,这才想起发给越宇集团的简历已经好几天了,就好像石沉大海一般,至今没有接到任何电话。

    慕言蹊打开了电脑,再次确定简历已经送达之后,心情更加沉重了。

    工作没有音讯,生活还被顾景行搅得一团糟,慕言蹊抓了抓头发,感觉自己的脑袋都乱了。

    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拿出手机拨通了田豆豆的号码。

    “言言。”田豆豆清脆悦耳的声音很快传来。

    “豆豆,你在哪?出来陪我喝酒。”慕言蹊闷闷地说道。

    “好啊,我在家,现在就出来。”

    ......

    一小时后,“复活”酒吧。

    “言言,那天你去警察局做笔录之后电话就打不通,这两天也没有出来见过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田豆豆一看见慕言蹊就拉着她着急地问道。

    “那天手机没电了,我后来不是打给你了吗?这两天有点忙,所以没有找你。”慕言蹊喝了一口红酒,浅笑着说道。

    只是红酒入喉的一瞬间,脑海里瞬间就闪现出了顾景行举杯浅抿的样子,高贵,优雅,凉薄。

    慕言蹊秀气的眉毛狠狠一皱,将酒杯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

    “言言,你怎么了?脸色不好的样子。”田豆豆疑惑地看着她。

    “这里灯光这么乱,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脸色不好了?”慕言蹊无奈地笑了笑,一抬眸,视线便落向斜对面的卡座上那个熟悉的身影。

    此时正是晚上八点多,酒吧最热闹的时候,音乐声震耳欲聋,舞池里的灯光也是五彩缤纷光怪陆离的。

    可慕言蹊还是轻易地就认出了顾景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