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十八章 我们会有一个孩子....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你是不是缺心眼?看不出他们两个人之间有问题?”康昊焱无奈地摇摇头,“景行急着赶回来,应该就是想跟言蹊独处,你跟着去凑什么热闹!”

    顾景辰:“......”

    “你就是不懂感情,你以为自己每天搂着那些女明星上头条,那个人就会回来?”

    “闭嘴!”顾景辰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俊美的脸上乌云密布,跟平常痞气魅惑的样子判若两人。

    康昊焱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一提起那个人,顾景辰还是这个反应。

    “景辰,该放下的还是得放下,你也该学学你哥,找个喜欢的姑娘结婚过日子。”康昊焱眸色微敛,淡淡地说道。

    顾景辰一双桃花眼眸光骤寒,冷冷地看着他,紧抿着唇没有说话,自顾自上了一旁的布加迪扬长而去。

    康昊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顾家这两兄弟无疑是他们这群人里面最出挑的,可感情之路也是最曲折的,这样的场面他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

    流溪帝宫内。

    “先生好,太太好,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管家拿出拖鞋给两人换上,见两个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瞬间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没什么好玩的,我还有事,先回房了。”慕言蹊慌慌忙忙地换上拖鞋,有些仓惶地跑上了楼。

    顾景行眸色微深,迈开修长的双腿跟了上去。

    慕言蹊跑回房,刚想关上门,门却被一个大力挡住,没有关上。

    “......你有事吗?”慕言蹊看着门外的那张看不出情绪的脸,心跳骤然加快。

    “这是我的房间。”顾景行犀利的双眸紧紧锁住他,像是要穿透进她的心底,将她彻底看穿。

    慕言蹊:“......”

    “那你先在外面等我一会,我收拾好东西,把房间让给你。”

    慕言蹊抿了抿唇,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想要关上门,门外的力度突然加大,她没有防备,一下子被推开,往后退了两步,门朝里打开,高大颀长的身影很快走了进来,一步步朝她靠近。

    慕言蹊感觉一阵不可抗拒的压迫感迎面而来,心脏狂跳地厉害,好似要冲出胸膛。

    危险......是她的第一感觉。

    顾景行往前跨了两步便走到了她面前,身高的差距,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脑海里闪现的,全是她在游艇上推开他的画面,一双冷沉的眸子愈发深沉难测了起来。

    “我们是夫妻,难道不应该住在一起吗?”

    慕言蹊猛地抬起头,震惊地看着他。

    “我们是夫妻,我们要住在一起的。”顾景行抬手握住了她的肩膀,再次重复了一遍。

    慕言蹊的身子倏地一僵,大脑一片混乱了起来,结结巴巴地开口,“不是......不是这样的......你......你不是喜欢男人吗?”

    “呵!”顾景行冷哼一声,又好气又好笑,“谁告诉你我喜欢男人的?”

    慕言蹊眨巴着一双茫然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他,却不知道这个动作无形中又撩起了男人心底的浴望。

    “我喜不喜欢男人,你难道不知道吗?”顾景行冷毅俊美的脸上扬起了一个危险魅惑的弧度,低沉的嗓音里透着丝丝沙哑,“如果喜欢男人,我对你怎么可能会有反应,嗯?”

    这直白又毫不掩饰的话语,让慕言蹊羞得涨红了脸,好一会儿才从他的话里反应过来。

    原来顾景行不是gay啊!

    慕言蹊瞬间有想掐死自己的冲动。

    “还是不相信?那我现在证明给你看。”顾景行斯条慢理地说完,抬手扶住了她的后脑,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瓣。

    “唔......”慕言蹊猛地回过神来,才听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拼命地挣扎了起来。

    顾景行也不着急,放开了她的唇,亲吻着她的耳垂。

    几次交手,他已经判断出她最敏感的地方。

    果然,随着他的动作,慕言蹊忍不住颤栗了起来。

    “蹊蹊......”顾景行的嗓音沙哑透了,“不要再拒绝我了......你也是想要我的,对不对?”

    只要他想,他有好几次机会可以强行占有她,无论是她的两次喝醉后,还是今天在游艇上,他都可以要了她,让她彻底成为他的。

    但是他没舍得,他想要在她清醒自愿的情况下,给她最好的。

    “蹊蹊......不要欺骗你自己,你也是想要我的。”顾景行诱惑地说道,陈述的语气是无比的坚定。

    “我......”慕言蹊彻底沉沦在他的嗓音里,大脑没有办法思考,身子颤抖得厉害。

    顾景行蓦地俯身,将她打横抱起,放在了奢华的大床上。

    他心里越是急,动作却越是小心翼翼,将瘫软的她放在了柔软的被子上,高大的身躯欺身而上,低头吻住了她。

    慕言蹊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她明明最讨厌男人的接近,却一次次沉沦迷失在顾景行怀里。

    他的嗓音,他的动作,像是一股无法抵抗的力量,将她拉进了一个漩涡中,一点点陷了进去,再也没有办法出来。

    “蹊蹊......我要你......”

    顾景行一边蛊惑地吻着她,一边有些迫切地一件件褪去了两个人身上的衣物。

    “嗯......”慕言蹊的身子软成了一滩水,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声音细如猫叫。

    她的声音,更是让顾景行彻底疯狂了起来,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白皙如瓷的肌肤上。

    慕言蹊茫然地睁着眼睛,双眼紧紧抓住男人的手臂,理智和失控在不停地碰撞着,挣扎着。

    转眼间,两人身上的衣物已经尽数褪去,滚烫的身躯紧紧贴合在一起。

    “蹊蹊......”顾景行紧紧抱住她,吻住了她的唇瓣。

    慕言蹊迷离地闭上了双眼,藕臂紧紧环住了顾景行的脖子。

    顾景行耐心地诱惑着她,“蹊蹊,我们会很幸福......我们会有一个孩子......你相信我,我会给你最好的......”

    “孩......孩子......”慕言蹊喃喃地重复着他的话。

    孩子!

    慕言蹊蓦地睁开了双眼,呆呆地望着精心装饰的天花板,漆黑的双眸渐渐失去了焦距。

    顾景行没有察觉到她的反应,膝盖撑开了她的身体,灼热的坚挺叫嚣地顶住她。

    慕言蹊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猛地回过神来,用尽全身力气一把推开了他。

    “你别碰我!”慕言蹊慌乱地坐起身,缩到了床角,拿被子紧紧捂住自己的身子。

    “蹊蹊?”顾景行的眉头狠狠皱了起来,坐起身上前,刚抬起手想去摸她的脸,便看见女孩如受了惊吓般往后退去,直至退无可退。

    “你别碰我,我求求你......”慕言蹊紧紧揪着被子遮在胸前,低垂着头,苦苦哀求道。

    “蹊蹊,你怎么了?”

    “你别过来,我求求你......你出去,我马上收拾东西搬走......顾景行,我求求你别碰我......”慕言蹊瑟瑟发抖着,抽泣的嗓音里透着绝望。

    “蹊蹊......”顾景行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刚想问清楚,下一秒,便清楚地看见,一颗豆大的泪水,狠狠地砸落在了女孩身前的被子上。

    顾景行的心猛地一颤,像是有一个千斤重的锤子,毫不留情地砸在了他的胸口,砸出了一个大口子,有着鲜红的液体,汨汨地流了出来。

    “蹊蹊,你就这么讨厌我,是吗?”顾景行俊美的眉眼间,晕开了一抹冰凉,连空气中的温度都跟着骤降了几分。

    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女孩的眼泪,砸得更凶了,如断了线的珍珠,一颗接着一颗地落下。

    “蹊蹊,你真狠......”

    顾景行眸色暗沉,唇边缓缓溢出一抹自嘲。

    她都已经这么伤他了,他却还是拿她毫无办法。

    他的爱,已经低至尘埃,连带着他的高傲,都深深地跌进了冰冷的谷底。

    顾景行没有办法再去多看她一眼,起身穿上浴袍,走出了门外。

    慕言蹊没有抬头,所以没有看到男人的背影,透着怎样的一种落寞和绝望。

    “砰”的一声,卧室的门被重重地关上,再也没有了声音。

    许久,慕言蹊才缓缓从刚刚的情绪中缓过神来,抬起朦胧的泪眼时,偌大精致的卧室里已经没有了男人的身影。

    耳边似乎回响着他刚刚离开时说的话。

    “蹊蹊,你就这么讨厌我,是吗?”

    “蹊蹊,你真狠......”

    慕言蹊的心,微不可查地刺痛了一下,像被一根无形的针轻轻扎了一下,泛着一抹酸酸的疼。

    只是还没等她察觉那是怎样一种情愫时,便被抛到了脑后。

    不管那是什么,她都不会让自己的心有一丝丝的松动,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爱情了。

    慕言蹊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扯过被子躺了下来,强行让自己忘记刚刚发生的一幕,缓缓闭上眼睛入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