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十六章 扑进他的怀里,噘起...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要是让人知道他把一个女孩吻吐了,以后也不用在b市立足了!

    慕言蹊吐了个干净,才觉得稍微舒服一点,翻了个身,往旁边一躺,喃喃的道,“骗人,一点都不好喝......”

    顾景行:“......”

    闭了闭眼,将眼底的寒意和已经膨胀得发硬的小兄弟压了下去,起身走出了门外。

    没过一会,刚安顿好顾景辰的管家便带着女佣进来,看着床上的一片狼藉,才知道刚刚先生异常阴郁的脸色是怎么回事。

    管家无奈地摇了摇头,跟管家一起扶着醉得不省人事的慕言蹊进了浴室,换了新的床上用品,帮她洗完澡后,扶到床上睡觉,才退出了卧室。

    对面的次卧浴室内,顾景行站在花洒下,紧闭着眼睛,坚毅冷沉的脸上布满了难忍的煎熬。

    冷水顺着他的短发从头顶冲下,却依旧冲不掉他体内奔腾乱窜的邪火。

    想起刚刚女孩的探入,那甜美的滋味,可口的触感,胸膛起伏得更加猛烈了起来,原本已经疲软下去的小兄弟再次肿胀了起来。

    “该死!”顾景行低头,看着那不争气的东西咒骂了一句。

    他曾经试图忘记她,所以多年来一直清新寡欲,几乎没有失控的时候。

    就算每次想起她,身体不受控制地有了浴望,因为看不到她,所以只要点根烟,静下心坐一会,浴望也能消退。

    可是现在,她就在他的面前,还像刚刚那样主动地点火,他的自制力几乎全部消失殆尽。

    顾景行痛苦地皱起了英挺的眉,想着刚刚的吻,想着她那娇艳欲滴的唇瓣,双手缓缓下移......

    ......

    翌日。

    慕言蹊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痛欲裂,感觉脑袋都快炸开。

    睁开眼睛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昨天晚上,她做了晚饭,顾景行和顾景辰都回来了,然后一起吃饭,后来喝了酒,就再也记不清后面的事情了。

    看看自己身上穿的睡衣,应该又是管家帮她洗了澡吧。

    慕言蹊揉了揉太阳穴,掀开被子洗漱了一番,换了身衣服便下了楼。

    “嫂子,你醒啦,”慕言蹊刚走下楼,便传来顾景辰咋咋呼呼的声音,“你酒量也太差了,这会儿才醒,赶紧吃完早饭,我们一起出海垂钓,就等你了。”

    慕言蹊走进客厅,才发现沙发上除了顾景辰,还有顾景行和康昊焱。

    顾景行一身休闲装扮,一件简单的浅灰色上衣,搭配深色的休闲长裤。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就是天生的衣架子,最简单的装扮,在他身上都能穿出不凡的气质。

    慕言蹊收回了惊艳的目光,跟康昊焱微微颔首打过招呼,这才看向顾景辰,“垂钓?你不用上班的吗?”

    “今天周六,就算是机器也是要休息的,而且天气这么好,不出去玩可惜了。”顾景辰兴致高昂的道。

    “我不会钓鱼,就不去了吧。”慕言蹊抓了抓头发,据她所知,帝景集团可是出了名的严苛,上班是全年无休的,尽管如此,还是有无数人能以去帝景集团任职为荣。

    “不行,一定要去,又没有外人,就咱们四个,你不去的话,我以后天天来家里缠着你做饭......”

    “行,我去,”慕言蹊无奈地摇摇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一身卡通套装,“我上去换套衣服。”

    “不用换,你这样穿多可爱啊。”

    慕言蹊没有理会顾景辰的打趣,因为看着顾景行那眼神,就知道是在嘲笑她的幼稚了。

    顾景行看着那道纤瘦的背影,深邃墨黑的眸底闪过一丝悸动。

    那一身简单随意的穿着,配上高高束起的丸子头,完全就是他想象中的样子。

    他曾经幻想着有一天她会住进他为她建造的房子里,这样一副居家的打扮,等着他下班回家,扑进他的怀里,噘起嘴来索吻。

    而现在,她住进来了,穿着可爱的居家服,却唯独没有主动的索吻......

    “哥,你发什么呆啊?”顾景辰抬手在自家大哥面前晃了晃,顾景行这才收回了游离的思绪。

    “哥,你是不是特别羡慕我,因为嫂子明显跟我比较合拍,你看她昨天晚上跟我喝酒的时候多开心啊,我从来没有看见她那么笑过,你的追妻之路可是少不了我的助攻,所以我强烈申请搬到流溪帝宫来住......”顾景辰忍不住自说自话憧憬着。

    顾景行凉薄的眸光,冷淡地扫了他一眼,不想破坏他的美梦。

    没几分钟,慕言蹊便从楼上下来,一身简单的白色t恤配牛仔背带裤,乌黑及腰的长发自然垂下,灵动又可爱,满满的少女气息。

    “我好了。”女孩扬唇浅笑,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笑容,还是毫无征兆地惊艳了顾景行。

    “先吃饭。”顾景行沉声说道。

    慕言蹊抿了抿唇,乖乖转身去了餐厅,吃了份早餐,又喝下了一碗醒酒汤,才跟着他们出了门。

    几个人开着豪华奢侈的游艇,很快来到了汪洋大海上。

    蓝天白云。

    海水澄澈蔚蓝。

    头顶上海鸥飞翔。

    慕言蹊站在栏杆边,呼吸着夹杂海风的空气,难得的惬意闲适。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醒酒汤,还是被海风这么一吹,早起的头痛感已经全部消退,此刻精神满满。

    “嫂子,快过来烧烤!”甲板上,顾景辰正摆弄着烧烤架。

    顾景行和康昊焱正坐在一边垂钓。

    “二少,我能跟你商量件事吗?”

    “嫂子尽管吩咐。”顾景辰一脸讨好。

    “你可不可以不要叫我嫂子啊?我明明比你小,你不觉得叫嫂子把本少女叫老了吗?”慕言蹊摆了一个萌萌哒的表情。

    “嫂子你别卖萌,快萌我一脸血了!”顾景辰捂着胸口,一脸痛苦状,“不叫你嫂子我叫你什么啊?”

    “叫我言蹊,你之前在电话里都是这么叫我的。”

    “不行,太生疏了。”顾景辰拒绝。

    “那叫我言言好了,大家都这么叫。”慕言蹊耸耸肩。

    “言言......好像还不错,那我就这么叫你了,来,我烤个大鸡腿给你吃。”顾景辰一脸雀跃。

    “我要吃这个......”

    “我烤给你吃......”

    两人打打闹闹的声音,一字不落地落入顾景辰耳朵里。

    冷毅刚硬的脸上,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耳边又浮现她之前说的话。

    “我一直以为我要嫁的人是二少,现在看来,二少比你好相处多了!”

    她喜欢景辰这样的男人。

    喜欢五年前的那个人。

    却唯独不喜欢他。

    她不让景辰管她叫嫂子,是从心底里抗拒这段婚姻,抗拒他是她丈夫的这个事实。

    “景行,你的鱼上勾了,发什么呆啊?”康昊焱诧异地看着身旁的顾景行。

    直觉告诉他,向来冷静的顾大少这么反常一定跟身后那个没心没肺的小姑娘有关。

    这不,小姑娘还在动手往顾二少脸上擦防晒霜呢!

    “言言,你有这么好心给我擦防晒霜吗?”顾景辰完全信不过她这副古灵精怪的样子。

    “你别动,马上擦好了,”慕言蹊心底止不住的暗笑,一边擦一边说道,“你放心吧,这个牌子的防晒霜效果特别好,你放心去晒太阳,保证皮肤水水嫩嫩的。”

    “真的?”顾景行狐疑地看着她,还是信不过。

    “我骗你干嘛?我自己也在用啊,不信我往自己脸上再抹点。”慕言蹊边说边往脸上涂着。

    “要我信你可以,你去给我哥也涂上。”顾景辰傲娇地挑挑眉。

    慕言蹊:“......”

    顾景行的唇角扬起一个若有似无的笑意,胸口的烦闷瞬间褪去了一大半。

    嗯,确定是亲弟弟!

    见慕言蹊犹豫,顾景辰又下了一剂猛药,“你不擦,我就当你是在坑我了哦,我现在就去洗脸,并且以后再也不相信你的话了。”

    “站住!”慕言蹊马上被他的激将法激到,“擦就擦,我还不信我证明不了我自己了。”

    朝顾景辰做了个鬼脸,慕言蹊转身就走到了顾景行面前。

    男人坐在高脚凳上,此刻的视线差不多与她平行。

    慕言蹊从瓶子里挤出了防晒霜在左手手背上,再用右手指腹蘸取,均匀地涂抹在顾景行的脸上。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皮肤真是好到让人嫉妒,这么近的距离观看,连一个毛孔都找不到。

    深邃的五官,要多完美就有多完美,组合在一起,更是惊为天人,宛若降临凡间的神坻。

    慕言蹊的指腹,轻轻滑过他的每一寸肌肤,认真地涂抹着。

    一不小心对上他灼热的视线时,心脏猛地一缩,一股电流顺着贴合在他脸上的指腹,须臾传遍了身上的每一个角落。

    顾景行在女孩靠近他的时候,浑身的神经就已经紧绷了起来。

    她距离他这么近,身上那股淡淡的自然清香,窜进他的鼻息,挑战着他的忍耐力。

    女孩柔美的五官,纯净的眼神,更是激发了他最原始的浴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