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十五章 他的吻,有这么恶心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慕言蹊的脸蓦地一红,这对话,怎么听着有点像老夫老妻之间的既视感。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小脸愈发滚烫了起来,慌乱地逃离了视线,转身跑进了厨房。

    顾景行看着她娇羞的模样,眼底有一抹潋滟的波光在蔓延开来,迈开修长的腿,转身上了楼。

    这一刻,完全就是他想象中最美好的日子。

    她扎着马尾,穿着围裙,在家里做好饭,等着他下班回家。

    这是他的梦寐以求,从他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开始。

    慕言蹊端着熬好的鸡汤出来时,两兄弟已经坐在了餐桌前。

    顾景行换上了一身家居服,褪去了西装革履的霸气,多了一抹温和,迷人到致命。

    “嫂子,这些都是你做的?”顾景辰的话里行间止不住的怀疑。

    糖醋排骨、松子桂鱼、碳烤牛排、椒盐龙虾,还有几个蔬菜,一锅鸡汤,卖相都很好。

    他多少打听到慕言蹊以前是富家小姐,想着她应该会把厨房炸掉,已经做好了来吃黑暗料理的准备,根本不相信她能做出这些。

    “做得没有厨师好,你们尝尝能不能吃,吃不下的话再让厨师加两个菜。”慕言蹊一边说一边拿起公筷,夹了一块牛排到顾景行的碗里。

    “嫂子你也太偏心了,这些都是我哥爱吃的。”顾景辰皱起了英挺的眉。

    “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问了管家,她也不知道。”慕言蹊无奈地耸耸肩。

    “怎么可能!”顾景辰狠狠地瞪了一旁的管家一眼,看着她那逃离的眼神,就知道她心里的小算盘。

    算了,她也是为了撮合他大哥和小嫂子,不跟她计较了。

    顾景辰一边吐槽一边拿起筷子尝了起来,眼里满是浓浓的诧异,“嗯,好吃!嫂子,你手艺也太好了吧?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喜欢吃什么,以后你做给我吃好不好?我喜欢吃水煮鱼、酸辣牛肉......”

    顾景行也拿起筷子,品尝了一口慕言蹊夹给他的牛排,这的确是他最喜欢的一道菜,没想到她做得不错。

    可惊喜过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满满的心疼,心疼她下厨,更心疼的是,以前的她,十指不沾阳春水,现在这一手好厨艺,一定吃了很多苦才锻炼出来的吧。

    胸口那股无法宣泄的烦闷和隐隐作痛,悉数落在了没心没肺报着菜名的顾景辰身上。

    “你家没有厨师?要来我家蹭饭?”

    顾景辰:“......”

    慕言蹊:“......”

    众女佣:“......”

    “哥,你也太小气了吧?我是你亲弟弟哎!长嫂如母,嫂子给我做顿饭,不算过分吧?”顾景辰哭丧着脸,这个机会他绝对不能放过,民以食为天啊。

    “这是最后一顿,吃完滚蛋。”顾景行阴沉着一张脸,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慕言蹊没有做声,同情地看了顾景辰一眼,自顾自吃着饭。

    顾景行这是怎么了,明明之前还好好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慕言蹊搞不明白,总觉得顾景行带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却又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顾景辰一脸生无可恋,“既然是最后一顿,怎么也得好好吃,嫂子,你等我一会,我去酒窖拿两瓶酒,咱们喝个痛快。”

    没过几分钟,顾景辰就挑了两支红酒回到饭桌上,慕言蹊看他兴致盎然的样子,便没有拒绝,陪着他喝了起来。

    很快,顾景行也举起了酒杯,餐桌上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了下来,有了一丝温馨的微妙变化。

    顾景行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眸光微敛,视线不曾从慕言蹊身上离开。

    她的酒量并不好,几杯酒下肚,精致娇美的小脸变得红扑扑的,灵动的双眼像是天上最耀眼的星星,散发着星碎的光芒,此刻偏偏透着一丝迷离,无形的撩人。

    顾景辰也喝得微醺,一直在滔滔不绝地跟女孩天南地北地聊着天。

    酒后的慕言蹊,话也多了起来,时不时发出银铃般悦耳的笑声,回荡在偌大的餐厅里,荡漾在顾景行的心尖。

    数不清第几个酒瓶倒下的时候,顾景辰“扑通”一声就趴倒在了餐桌上,嘴里还在嘟喃着:“嫂子......接着喝......我还能喝......”

    慕言蹊扬起了唇角,扑闪着墨扇一般自然卷翘的睫毛,醉眼迷离,小脸更红,手里还抱着酒瓶,“二少,你怎么倒下了?快起来,接着喝......我还要喝......”

    顾景行优雅地抿了一口红酒,眸光流转,看着撑着下巴的女孩,眸色深了深,放下手中的红酒杯,起身走到她身旁,伸手去拿她手里的红酒瓶。

    “不许抢我的酒!”女孩蓦地回过神来,一把将酒瓶护在怀里,防备地看着顾景行。

    顾景行眯了眯眼,幽深的黑眸里流淌着波光,抬手摸了摸她顺滑的长发,低哑的嗓音带着一丝宠溺,“乖,我带你去喝更好喝的。”

    “真的吗?”慕言蹊像只乖巧的小猫,睁着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睛,迷离地看着他,“世界上还有比它更好喝的东西吗?”

    “有。”顾景行轻而易举地拿过她手中的酒瓶放在桌上,打横将她抱起,大步上了楼。

    卧室内,慕言蹊被放在了床上,顾景行拉过被子将她盖好,轻轻拨开她脸颊两边的长发。

    头顶上的吊灯没有打开,只开着几盏昏暗的壁灯,暖橘色的灯光,打得卧室里的光线有些昏暗,昏暗得有些暧昧。

    顾景行肆无忌惮地凝望着她,灯光打在她巴掌大的小脸上,皮肤好得像婴儿一样,美艳不可方物,醉了他的心田。

    醉意袭来,慕言蹊动了动眼睛,很快掀开了眼皮,水波流转的眼眸,迷离而微怔地看着他。

    粉嫩的唇瓣泛着水润光泽,对顾景行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

    顾景行性感的喉结滚动,胸膛开始剧烈起伏了起来。

    慕言蹊的双眸渐渐聚焦,只看见眼前好几张脸在不停晃着,记忆只停留在几分钟前的那个声音,眉眼弯弯,笑得像月牙,“不是说有好喝的吗?我要喝......”

    顾景行的眸光一沉,缓缓俯下身,薄削的唇似有若无地扫过她的唇瓣,诱惑的道,“你尝尝......”

    慕言蹊听见他的声音,下意识地嘟起了嘴,试图捕捉住那个触感。

    顾景行往后撤退了一公分,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女孩委屈地瘪起了嘴,眼底氤氲起了一层水雾,软糯的声音委屈的道,“要喝......”

    顾景行勾起一边唇角,再次俯身,有一下没一下地浅啄着她的唇瓣。

    慕言蹊被勾起了好奇心,只觉得唇上传来的触感,分外诱人,忍不住想要吞裹入腹,一品滋味,却怎么也咬不到。

    几个轮回下来,慕言蹊再也没有耐心,从被子里伸出了双手,一把抓住了顾景行的两只耳朵。

    顾景行的眉峰一敛,便看见女孩扬起了一个明媚的笑容,惊喜的道,“我说怎么喝不到呢,原来是没有扶住把手......”

    顾景行:“......”

    “这下终于可以喝到了......”慕言蹊一边说一边撅起了嘴,凑上了顾景行的薄唇。

    顾景行的身子猛地一僵,一股电流顺着她的唇瓣传来,迅速席卷了他的全身,让他瞬间呆愣住。

    慕言蹊微眯着眼睛,贝齿一口一口轻咬着眼前柔软的触感。

    半天咬不出东西,又改了攻略,伸出小舌往里探索着。

    柔软滑嫩的舌,勾住了他的,属于男人的狂野气息,瞬间弥漫了整个口腔。

    顾景行的身躯倏地紧绷了起来,一股热气,顺着他的尾椎骨,直冲到了天灵盖。

    压抑了多年的渴望,被她的动作彻底点燃,一双冷沉的眸子,燃起了难以扑灭的熊熊火焰。

    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思考,顾景行下意识地就含住了她灵巧的舌,高大的身躯覆了上去,化被动为主动,将她的探索变成了缠绵的深吻。

    随着他迫切而温柔的汲取,慕言蹊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胸腔里的气息被一点一点悉数夺去,很快就喘不过气来,顺着感官指引,藕臂勾住了他的脖子。

    她的动作,对男人来说,无疑是进一步的邀请。

    顾景行的双手探进了被子里,一手抱住了她不盈一握的纤腰,一手扶住她的脑后,抱着她翻了个身,让她趴在了她的身上,吻得愈发浓烈。

    “唔......”慕言蹊的大脑一片混沌,只感觉自己快要窒息身亡,胃里传来一阵翻江倒海的翻涌。

    顾景行感觉到她不对劲,这才缓缓放开了她。

    “呕......”

    几乎是在放开她的一瞬间,慕言蹊侧了个头,胃里翻涌着的物体悉数吐在了顾景行的肩膀上。

    “慕言蹊!”顾景行紧紧咬牙,眼底的情浴硬生生褪去,迸射出一道冷冽的精光,空气中旖旎的气息悉数消退,取而代之的是阵阵寒潮。

    他的吻,有这么恶心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