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十四章 太太在厨房,准备给...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兰博基尼在一家会员制的spa会所外停下,慕言蹊进去后,没有做美容项目,而是去更衣室换了衣服,戴上了一张超薄的人皮面具和假发。

    全副武装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慕言蹊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一家摩托车行。

    “来了?”老a笑盈盈地看着眼前的女孩,紧身的皮裤,将她的大长腿展露无遗,上身是简单的白t加机车外套,一头短发一看就是假的,脸蛋很普通,却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吸引力。

    “都给你准备好了,今晚是场恶战,奖金五十万,一分不少。”老a递给她一顶黑色的机车帽。

    “走吧。”慕言蹊接过帽子戴上,骑着一辆炫酷的黑色机车出了车行。

    夜晚的绝命谷山脚下,簇簇篝火在静谧的黑夜中闪耀着金色的光芒。

    一群年轻男女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

    “言蹊,你看到那边的男人没有?”老a指了指不远处一辆红色机车上的年轻男人。

    “他是b市出了名的狠角色,至今没有人能赢过他,我知道你很缺钱,但是这里真的很危险,记住,不要拿性命开玩笑。”

    “放心吧。”慕言蹊勾了勾唇角,戴上了帽子。

    绝命谷,地势险峻陡峭,一边靠山,一边就是悬崖,一旦掉下去,绝无生还的可能,正因如此,成了极限赛车的最佳场所。

    老a不放心地看了她一眼,这才走到中间,拍了拍手,大声说道,“各位,今晚的第一名的奖金是五十万!”

    人群中一阵欢呼和掌声。

    一声枪响后,所有机车风驰电擎地冲了出去。

    几圈下来,慕言蹊甩开了其他人,却由于不熟悉地势,始终落在红色机车后面。

    最后一圈,最危险的一个拐弯处,慕言蹊转动手把,猛然加快了速度,机车擦着悬崖边,半个轮子已经在悬崖外,硬生生地超过了红色机车,率先到达了终点。

    “言蹊,你是不是疯了!”终点处的老a气急败坏地握着她的双肩,“你要钱不要命了是不是!”

    慕言蹊摘下了头上的机车帽,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钱和命,我都要。”

    “拿着!”老a气鼓鼓地将地上的袋子扔给了她,“你别指望有下一次!”

    ......

    返回spa会所的时候,已经接近会所的下班时间。

    慕言蹊迅速换好衣服,将自己整理成来时的模样,拎着沉甸甸的袋子开车回到了流溪帝宫。

    她和老a是在国外一个赛车俱乐部认识的。

    当时,慕家断绝了她所有的经济支持,她必须赚钱养活自己完成学业。

    赌车,说白了就是在赌命,却无疑是来钱最快的方法。

    回到流溪帝宫的时候,已是凌晨,慕言蹊拖着疲惫的身躯刚想上楼,一个冷沉的嗓音便在静谧的客厅里响起。

    “去哪了?”

    慕言蹊吓了一跳,这才看见客厅里的身影。

    顾景行交叠着双腿,慵懒地坐在沙发上,摇晃着红酒杯的动作,优雅性感,迷人得让人窒息。

    “去做spa了......”慕言蹊理了理思绪,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袋子,“我先回房了。”

    顾景行余光瞥见了她手中的袋子,静坐了一会,一口喝完了杯中的红酒,起身上了楼,径直打开了主卧的门。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流声,顾景行环顾了一圈,在沙发上找到了黑色的袋子,打开一看,里面全是一沓沓整齐的人民币。

    顾景行的脸色阴沉了几分,深邃的凤眸里栖息着晦暗不明的光,不着痕迹地拉上袋子的拉链,走出了卧室。

    慕言蹊冲完了澡,几乎倒头就睡。

    每一次的赌车,都几乎耗光她所有的力气,说不怕那是假的,但很多事情,根本没有可以选择的权利。

    一夜深度好眠,慕言蹊在第二天起了个大早。

    看着沙发上的袋子,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危险归危险,总算帮田家度过了难关。

    洗漱完之后,给顾景辰打了电话。

    “啊......”总裁办公室内,顾景辰已经打了第n个哈欠,看着面前一脸阴沉正在看计划书的大哥,困意都降下了几分。

    “哥,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可不可以回家补个觉啊?”本来还以为有了嫂子后日子可以好过点,可现在看来......

    正想着怎么让他们和好,口袋里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顾景辰看着来电,眼前一亮,急忙按下了接听键,“嫂子?”

    慕言蹊微怔,“二少,我记得你之前不是叫我名字的吗?怎么又改称呼了?”

    “呃......长幼有序,不能没有规矩。”上次是在会议室,大哥没有公布婚讯,他自然不能当着员工的面叫嫂子。

    慕言蹊抿了抿唇,无力反驳,“你今天有空吗?我还你钱,顺便请你吃饭,就当谢你了。”

    “嫂子,我们是一家人,你这样......是不是太见外了点?”顾景辰压低了嗓音说道。

    “我如果跟你见外,就不会找你借钱了,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亲自下厨,好不好?”慕言蹊一脸认真。

    “真的假的?你还会做饭啊?”顾景辰一阵惊喜,很快就感觉一道森冷的目光直扫而来。

    顾景辰不用看,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急忙讨好道,“嫂子,你做的饭只有我哥才有资格吃。”

    慕言蹊:“......”

    还没等她开口,电话那头的顾景辰又夸张地说道,“什么?我非来不可?......什么?咱们一家三口很久没有一起吃饭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你吧,晚上见,谢谢嫂子邀请。”

    慕言蹊:“......”

    顾景辰挂上了电话,一脸无奈地看着顾景行,“哥......是嫂子非要我去你家吃饭的。”

    “滚回去睡觉。”顾景行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顾景辰诧异地看着他,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

    不过晚上到底让不让他去吃饭,倒是给个痛快话啊。

    “晚上想告状说我虐待你?”顾景行见他愣着,不耐烦地说道。

    顾景辰秒懂,比中了大奖还要高兴,“哥,我马上滚,保证晚上容光焕发,看不出一丝被虐待的痕迹。”

    果然有嫂子罩着,什么事都好商量起来了。

    顾景辰有种抱了大腿的成就感,喜滋滋地滚出了办公室。

    “二少好。”凌莫凡迎面碰上顾景辰,微微颔首后走进了办公室。

    “boss,我派人调了太太昨天去的那家会所的监控,太太进去换了身衣服乔装打扮,很快出来去了绝命谷赌车,赢了五十万。”

    顾景行看着凌莫凡拿来的视频画面,眉心渐渐紧拧了起来,坚毅冷沉的面容紧绷着,眉宇之间阴霾沉沉。

    她就这么排斥他,宁愿去玩命,也不接受他的钱,甚至都不去看一眼他为她订制的卡。

    “把绝命谷给我封了,从今以后,不允许再有赌车。”顾景辰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道。

    “是。”

    ......

    吃过午饭,慕言蹊便开始研究晚上要准备的菜。

    早上听顾景辰在电话里的语气,就知道顾景行在旁边,也不知道最近早出晚归的他,晚上会不会回来吃饭。

    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跟管家咨询了他爱吃的菜,去厨房准备了起来。

    管家心里一阵窃喜,急忙找了个无人的角落给顾景行打了电话过去。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如既往清冷的嗓音。

    “先生,太太在厨房,准备给您做晚饭,刚刚还在问我您喜欢吃什么呢。”管家惊喜地汇报道。

    顾景行正在签文件的手蓦地一顿,眉宇间的寒意有丝丝松动的迹象,嗓音仍是冰冷淡漠,“知道了,做简单的,别让她累着。”

    “是。”管家欣喜地挂上了电话,赶去厨房帮忙。

    流溪别墅里的食材,都是最新鲜的。

    慕言蹊来了兴致,在管家的带领下去菜园里摘了新鲜的蔬菜,养殖场那边也送来了各种新鲜的肉类。

    忙活了一下午,到天黑的时候,一桌丰盛的菜经过慕言蹊的双手,摆上了大理石餐桌。

    最后一个汤快要完成的时候,顾景辰大咧咧的嗓音便响了起来。

    “嫂子,我来了!”

    正在煲汤的慕言蹊拿着大汤匙迎了出去,看见同时出现的两个人时,微怔了一下。

    顾景辰一身休闲的白色长衣长裤,一双撩人的桃花眼无时无刻不在放着电,一副贵公子的模样,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

    相比之下,难得回来的顾景行依然是一身深色西装,强大的气场秒杀了周遭所有人和物,倨傲的帝王气息充斥着整座别墅。

    慕言蹊下意识地就望向了正在看着她的顾景行,那双深邃冷沉的凤眸,眼底似乎有一闪而过的异样。

    慕言蹊的心莫名地狂跳了两下,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嘴角扬了扬,“还有一个汤,马上可以开饭了。”

    顾景辰刚想开口,便听见自己大哥不客气地接了话,“好,我先去换衣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