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十三章 你们早点要个孩子,...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挂了电话,慕言蹊就把收到的钱悉数转给了田豆豆,没一会儿,便接到了她的电话。

    “言言,这么短的时间,你哪里弄来这么多钱?”田豆豆急切地问道。

    “一个朋友借的,他手头宽裕,我们可以慢慢还。”慕言蹊了解田豆豆,她虽然穷,但是绝不会要她的施舍,更不会允许她用那种方法赚这笔钱。

    “真的吗?他是男的还是女的?是什么朋友?”田豆豆还是不放心。

    “......女的,改天介绍给你认识。”慕言蹊笑着说道。

    “那好,你先帮我谢谢她,改天我一定登门道谢。”田豆豆松了一口气。

    “嗯,那你处理好田杰的事情,好好找工作。”慕言蹊一边说一边下了楼。

    ......

    “boss,太太是找二少借钱的,又把钱转给了她的朋友田小姐,田小姐的哥哥欠了高利贷。”办公室内,凌莫凡颔首汇报道。

    “知道了,出去吧。”

    凌莫凡弯腰示意,刚转身要走,便又被叫住,“回来。”

    “boss?”

    顾景行轻轻敲击着奢华的办公桌,思索了许久,缓缓开口道,“如果有一个女生,你们认识了很多年,你不爱她,她却不择手段地嫁给了你,那你是不是会恨她?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凌莫凡:“......”

    “抱歉,boss,我......没时间谈恋爱,所以不是很懂,”凌莫凡尴尬地笑了笑,“但是我想,如果我不爱她,那就算她再爱我,这段婚姻也不会幸福的。”

    凌莫凡一说完,便看见boss的脸色黑了下来,一副风雨欲来的架势,办公室的气压瞬间低到透不过气来。

    “对不起boss,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凌莫凡仔细研究了一下他刚刚说的话,“太太不择手段嫁给您?”

    顾景行幽深晦暗的眸底挂起了一股飓风,沉戾的嗓音透着迫人心扉的冷长,“出去。”

    “是,boss。”凌莫凡不明所以地走出了办公室。

    唯一能确定的,是向来呼风唤雨的boss,这会儿遇到了千古难题,关于太太的。

    晚上顾景辰没有来吃饭,慕言蹊照旧在一排女佣的注视下吃了晚饭,早早回到了卧室。

    洗了澡,独自在房间外的露天大阳台上看星星,远处就是灯红酒绿的市中心。

    不得不说,流溪帝宫真的是满足了她幻想中的家的模样,慕言蹊有些贪婪地享受着在这里的每一天。

    “太太,该喝参汤了。”管家端着托盘,在阳台上找到了她。

    “我身体已经好了,不想喝了。”慕言蹊皱起了眉。

    “不行,先......康医生说您身子弱,得多喝这个汤养好身子。”管家像哄女儿一样耐心地说道,“太太您太瘦了,得多长点肉,将来生小少爷或者小小姐的时候才比较轻松。”

    慕言蹊拿着端着汤盅的手蓦地一顿,脸色瞬间白了下来。

    阳台上橘黄色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管家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变化,继续语重心长地说道,“先生这段时间可能公司太忙,但是他还是很关心太太的,你们早点要个孩子,家里也能热闹点......”

    “我累了,想睡了。”慕言蹊放下手中的碗,转过身望向远处。

    “那太太早点休息,这边风大,不要站太久了。”管家一步三回头地离开,走到门口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昏黄的室外灯下,女孩穿着单薄的睡裙,静静地倚靠在大理石栏杆上,长发披至腰间,被风轻轻吹起。

    管家怎么看,都觉得小姑娘身上此刻透着一抹止不住的悲伤。

    “咔擦”一声,管家拿手机拍下了她的背影。

    午夜的帝景集团,陷入了一片沉寂。

    顾景行坐在没有开灯的办公室内,犹如一只蛰伏在黑暗中的野兽,静谧却又危险。

    “滴滴......滴滴......”桌上的手机传来短信声,拉回了顾景行的思绪。

    看到是管家发来的,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迅速拿起了手机,果然看到了让他日思夜想的身影。

    女孩单薄的背影,瞬间牵动起了他的心绪,那隐隐透着的孤独和悲伤,更是让他的心悸痛了起来。

    顾景行猛地站起身,拿起手机冲出了办公室,此刻他只想从身后抱住她,一起地老天荒......

    奢华的卧室内,慕言蹊翻来覆去,迟迟没有睡意。

    许久,终于坐起身,掀开被子下了床,准备下楼喝杯热牛奶。

    女佣们早就去休息了,慕言蹊在厨房里找到了奶锅,煮了一杯牛奶,刚端着滚烫的牛奶走出厨房,迎面便看见了一个俊美矜贵的身影。

    白天顾景行将她抱回了卧室,便离开让管家进来帮她洗澡。

    此刻亮如白昼的水晶灯光下,两个人都顿住了脚步,望着对方没有说话。

    顾景行还是穿着白天的那套西装,俊美如斯的脸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突如其来的碰面,让慕言蹊不知所措了起来。

    直到手中的杯子传来的热度,蔓延到慕言蹊的掌心,她才回过神来,忍不住“嘶”了一声。

    顾景行眉心蓦地一蹙,迈开修长的双腿快步走到她面前,接过了她手里的杯子。

    慕言蹊吹了吹发烫的指腹,冲着他淡淡笑了笑,“你回来了。”

    “嗯。”

    气氛又陷入了凝滞。

    “那个......你要不要喝牛奶?我去帮你煮一杯,晚上会睡得比较好。”慕言蹊说完,就在心里暗暗后悔了,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仿佛因为白天的事情之后,变得微妙了起来。

    还没等她收回刚才的话,耳边就响起了低沉性感的嗓音,“好。”

    慕言蹊硬着头皮,指了指餐桌,“那你等我一会儿。”

    没过几分钟,慕言蹊就端着一杯刚煮好的牛奶放在了顾景行面前。

    “你先喝,我先上楼了,晚安。”慕言蹊端起自己的牛奶就要走。

    “一起喝。”顾景行抬抬手,示意她坐下。

    慕言蹊乖乖地坐了下来,心里愈发凌乱。

    之前的顾景行,总是毫无征兆地霸道索吻,所以她一心想要逃离。

    这几天他没有出现,她以为以后可以一直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下去,可是白天的事情,根本不能当做没有发生过。

    “你怕我?”顾景行看着女孩埋头吹着牛奶,看得出来她想逃离。

    可是她怎么会这么想逃,以前,她总是像一块牛皮糖,甩都甩不掉地粘着他。

    “啊?”慕言蹊显然没有料到他会突然这么问,诧异地抬起了头,对上了他那双鹰隼般锐利凉薄的眸子。

    “还好。”慕言蹊喝了一口牛奶,平淡的道。

    只是她刚说完,就觉得空气中陡然冰冷了几分,再看一眼大冰雕,果然,脸色又冷沉了几分,看样子又是不高兴了。

    可是她明明没有说错什么啊,慕言蹊不禁疑惑了起来。

    他是想听什么回答,希望她怕他还是不怕他,到是给点提示啊。

    “那个......顾先生,时间不早了,你慢慢喝,我先去睡了,还有,今天谢谢你救了我。”慕言蹊一口气说完,放下牛奶杯,没有一丝犹豫地起身,出了餐厅,跑上了楼,迅速消失在顾景行的视线里。

    “蹊蹊,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你为什么还要躲我?”顾景行望着她仓惶逃开的背影,眉心渐渐紧拧了起来,像极了心里难解的结。

    顾景行今天两次出现,慕言蹊更加睡不着了,数了几千只绵羊后,眼皮才重了下来,昏昏沉沉地睡着。

    第二天,慕言蹊睡了个懒觉,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太太早。”管家恭敬地迎在楼下,伺候她吃早餐。

    “太太,这是先生让我转交给您的卡。”

    慕言蹊淡淡地看了一眼桌上的银行卡,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意。

    “麻烦你问问你家先生,他为什么不按套路出牌,按理说这张卡难道不是结婚那天就甩在我脸上的吗?”

    管家:“......”

    “我知道这是一张无限透支黑卡,总裁标配。”慕言蹊喝了口牛奶,冷嗤一声。

    “太太......”管家欲言又止,“先生也是好心......”

    “我知道,可是我不需要,”慕言蹊拿毛巾擦了擦嘴,认真地看着管家,“你们一定知道我跟二少借钱了,所以才会给我这张卡,但是我不会要,二少的钱我也很快会还上的。”

    别说她跟顾景行不会有什么,就算是真正的夫妻,她也不会花他的钱。

    昨天刚对他有改观,感谢他及时出现救了她,可这会儿又恢复了资本主义家独一无二的性格,果然有钱人都是这么简单粗暴的。

    “我吃饱了。”慕言蹊平静地站起身,转身上了楼。

    管家拿起桌上的卡,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太太,你都没有好好看这张卡,怎么能这么想先生呢?”

    慕言蹊上楼继续睡了一觉,养足了精神,天快黑的时候起床开车出了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