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十二章 还是言蹊.....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怎么也想不到,顾大少要找的人是她啊,他也没吩咐该怎么处置,这可如何是好。

    走出警察局门外,顾景行径直上了劳斯莱斯,跟在后面的人被凌莫凡伸手拦了下来。

    “凌特助,顾少不说话,是什么意思啊?”警察局长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不说话,就是都得死,而且是生不如死。”凌莫凡说完,转身上了车,劳斯莱斯扬长而去。

    “局长,这怎么处理啊?”身后的小警员咽了咽口水,不明所以。

    “没听清楚吗?生不如死!把她们丢进牢里,招待几天再处理掉!你们怎么什么人都敢抓,是不是不把我害死你们都不安心!再敢动顾少的人,下次死的就是我了!”警察局长气急败坏地吼道。

    众人:“......”

    “一群饭桶!早晚被你们拖累死!”警察局长骂骂咧咧地朝着屋里走去。

    ......

    劳斯莱斯疾速往流溪帝宫驶去。

    顾景行垂眸,看着坐在他怀里的女孩,微抿着的唇角,不自觉地勾了勾,抱着她的双臂,收得更紧了一些。

    女孩保持着搂着他脖子的动作,没有丝毫松动,小脑袋枕在他的锁骨处,紧闭着的双眼,看不出是醒着还是睡着了。

    惊艳绝伦的小脸上,被打过的淤青此刻在明亮处愈发清晰,像一个个被烧得通红的烙铁,印在顾景行的胸膛,有着难忍的疼痛,在他的胸腔里蔓延开来。

    顾景行抱紧着她,享受着这一刻甜蜜和痛苦同时袭来的极端感。

    恍神间,劳斯莱斯已经快接近流溪帝宫。

    顾景行眉心一蹙,朝着前座投去一个冷冽的精光。

    凌莫凡只觉得浑身一个激灵,倏地从后视镜里看见了大boss幽暗深邃的眸光,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对身旁的司机小杨无声地做了一个手势。

    小杨诧异了一秒钟,旋即心领神会,不着痕迹的放缓了车速。

    沉睡中的慕言蹊并不知道,原本几分钟的路程,足足开了半个小时。

    车子在流溪帝宫缓缓停下的时候,慕言蹊才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睛,看见顾景行那张魅惑众生的侧脸,眼里闪过一丝震惊。

    她居然在顾景行的怀里,毫无警惕地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沉。

    这些年如影随形的防备,居然在顾景行的怀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顾景行垂眸,便对上了女孩那双茫然而空洞的眼睛,心,微微刺痛了一下。

    慕言蹊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就松开了抱着他脖子的双手,想要离开他的怀抱。

    顾景行感觉到她的动作,双臂蓦地收紧,没有给她离开的机会,抱着她下了车,往屋里走去。

    慕言蹊在管家的帮助下洗了澡,脸上的伤也上了药,闭着眼睛准备睡觉。

    半睡半醒间,听见开门的声音,旋即一个刻意放轻的脚步声传来。

    慕言蹊感觉床微微陷了一点下去,紧接着一个冰凉的触感,落在了她的额头,久久没有离开。

    慕言蹊只觉得一股电流顺着额头,传遍了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一颗心开始渐渐加快了速度。

    她认得这个味道,一个清冽好闻的纯男性气息,是顾景行的味道,充满了诱惑的阳刚味道。

    慕言蹊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使不上劲,像是中了蛊一般,思绪越来越沉,在他的气息包围下,陷入了沉睡。

    许久,顾景行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她,看着女孩沉睡的面容,静静凝望着。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跟她相处,怕她逃,他只能自己主动躲开,不跟她碰面。

    比起一次又一次想方设法的逃离,只要她住在这里,他心里就觉得他们之间还是有密不可分的联系的。

    尽管他每天都要忍着思念的煎熬,强忍着不去找她。

    她还是抗拒他的,不然为什么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她打的是顾景辰的电话,而不是去找他。

    可今天她的靠近,还是填满了他的心,似乎这段时间所有的痛,都在她抱住他的一瞬间彻底抹去了。

    顾景行终究还是没忍住,再次俯身吻了吻女孩的脸颊,起身走出了门外。

    客厅内,管家和众保镖已经低着头,静静地等待着惩罚。

    “先生,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太太。”管家又自责又心疼。

    要不是先生嘱咐过,说太太不喜欢被人跟着,她们只能暗中保护。

    太太被带进警察局,她打了先生电话一直没人接,又不敢擅自做主进去,只能在外面等着。

    直到先生赶到,抱着一身脏兮兮的太太出来,脸上还挂了彩,管家就知道自己彻底做错了。

    “自己去领罚,再有下次,决不轻饶,我不养没有一点最基本判断力的人。”顾景行斜睨了她一眼,冷冷丢下一句,转身走出了门外。

    慕言蹊睡了几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

    看着日渐熟悉的房间,回忆起白天的一幕,要不是脸上传来的一丝痛感,她一定感觉像是在做梦。

    今天居然是顾景行救了她!

    他犹如神坻,从天而降,把她带了回来,在她睡着的时候,居然还吻了她的额头。

    更奇怪的是,自己竟然没有推开他,反而是在他抱起她的一瞬间,贪恋着他的怀抱,他的气息......

    慕言蹊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现在的她根本没时间想这些,田豆豆还在等着她。

    五十万,对现在的慕言蹊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更何况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看样子,只有一条路了。

    慕言蹊坐起身,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电话很快被接通,传来一个男人痞痞的声音。

    “言小姐终于想起我了?”

    “少废话,我需要钱,五十万。”慕言蹊淡漠的道。

    “言蹊,你真狠,只有需要钱的时候才会想到我,亏我跟随着你回国。”对方有几分失落地说道。

    慕言蹊没时间理会他的抱怨,“我今晚就要。”

    “今晚不行,最快也要明天。”

    慕言蹊犹豫了两秒钟,“好,那明天晚上,不见不散。”

    慕言蹊刚想挂上电话,还是迟疑了一下,淡淡开口,“老a,谢了。”

    电话那端,老a擦着机车的手蓦地停住,不可置信地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帅气张扬的脸上扬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挂上电话的慕言蹊再次犯了难,看样子得从哪里先挪五十万,明天晚上之后再还上。

    在通讯录找了一圈,能随随便便拿出五十万借她的人屈指可数。

    想了想,最后还是找到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

    帝景集团会议室内,几个小时前的会议继续进行。

    众人纷纷疑惑不已,怎么上午二少接了个电话,倒是boss急匆匆地赶出去了。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boss这会儿的脸色居然比上午好多了。

    正想着可以顺顺利利开完会,顾景辰的手机再次不适时宜地响了起来。

    众人的神经再次紧绷了起来,二少你这是在玩火啊!

    顾景辰也吓了一大跳,看了看手机,再次为难地望向自家大哥,“哥......还是言蹊......”

    上午他接了电话想跟着去警局的,被顾景行拦了下来,后来听凌莫凡说了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样子他大哥是把他当假想情敌了。

    也是,小嫂子不给亲老公打电话,而是找小叔子,他心里是又喜又怕,忐忑的很!

    “接。”顾景行没有一丝犹豫地吩咐道,低眸看了看自己一直保持开机的手机,深邃的凤眸里掠过一闪而过的失落。

    “言蹊?我方便,你说......没问题,我下了班就给你送过去,顺便陪你一起吃饭,拜拜。”

    顾景辰挂上了电话,这才发现一屋子的视线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尤其是自家大哥那双要把他看穿的眸子,已经毫不隐瞒地带着浓浓的醋意和挡不住的杀气。

    下一秒,“啪”的一声,一个文件夹重重地扔在了顾景辰的面前。

    “这个方案,重做,24小时内交给我。”顾景行厉声扔下一句话,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顾景辰一脸懵逼呆坐在原地,就算他从现在起不吃饭不睡觉,别说24小时,4时也做不完啊。

    他大哥这绝对是公报私仇!

    就是不想让他去流溪帝宫吃饭!

    “二少,保重,下次开会记得关机。”众高管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心惊胆战地走出了会议室。

    慕言蹊挂上电话,起床洗漱了一番,正准备去厨房亲自下厨感谢一下顾景辰,便接到了他的电话。

    “你不来了?”

    “嗯,晚上有点事,钱我已经打你账户上了。”顾景辰没敢提自己被她老公公报私仇的事情。

    “好,谢谢你二少,我过两天就可以还给你。”

    “嫂子,我们是一家人,这点钱不用还了。”顾景辰觉得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女孩子了。

    慕言蹊真诚地笑了笑,“改天我请你吃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