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十章 还需要有人来保我吗?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慕言蹊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天拒绝了他,让他不高兴了。

    但是那种情况下,她没有的选择,她不可能跟顾景行发生任何关系,他们的人生,原本就不应该有任何交集。

    慕言蹊收回了思绪,现在她根本没有心情想别的,眼下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那就是夺回慕氏。

    英国学校那边,顾景行早就帮她处理好,不需要再过去。

    慕言蹊从小爱好乐器,在国外上学的时候,最开始也是主修音乐。

    但是三年前外公去世,为了将来能夺回慕氏,她重新出国后换了学校,主修经济管理学。

    慕言蹊坐在沙发上,捧着电脑愁眉苦脸。

    想要夺回慕氏哪有想象中那么简单,爷爷和她的股份当年都尽数给了季擎宇,所以现在季家的越宇集团已经成为了b市第二大企业,仅次于顾家的帝景集团。

    她要打垮季擎宇,只有两条路。

    第一,找一个比季擎宇更厉害的人,将季家吞并。

    第二,潜入季擎宇身边,找到他私吞慕氏的证据。

    比季擎宇更厉害的人,整个b市只有顾景行,可是他们现在的关系这么尴尬,她实在开不了口请他帮忙。

    第二条路好像更难走,因为她实在不想面对季擎宇那张虚伪的嘴脸,可是为了慕氏,她一定要忍。

    下定了决心,慕言蹊深吸了一口气,把简历发到了越宇集团人事部。

    刚发送成功,一旁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慕言蹊看到来电,弯了弯唇角,按下了接听键。

    “豆豆,你想我了?”

    “言言,快救我!啊!”电话那头传来田豆豆的尖叫声,还有乒铃乓啷的打砸声。

    慕言蹊眉心一拧,“豆豆,你在哪里?”

    “我在家......啊,你们不要砸了!不要伤到我爸妈!”

    “你别急,我马上过来!”慕言蹊挂上电话,换了身衣服疾步走下楼。

    ......

    “先生,太太很好,午饭吃了一大碗饭,还喝了您交代的汤,现在已经回房休息了......”

    管家汇报完,挂上了电话,轻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这小两口闹什么矛盾,先生明明就很关心太太,一天好几个电话打回来询问,却偏偏早出晚归不跟她碰面。

    不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这是怕自己回来,惹太太不高兴,再次离家出走吧。

    管家刚想去准备晚饭的食材,便看见换好衣服的慕言蹊匆匆忙忙地从楼上下来。

    “太太,您这是要出门吗?”

    “我朋友出事了,我得赶过去看看。”慕言蹊换了鞋,拿了架子上的一把车钥匙,“时间来不及了,借一辆车给我开,我处理完就马上回来。”

    “太太,我派人跟去保护你......”管家的话还没说完,女孩便风风火火地出了门,驾着车扬长而去。

    管家急忙拿出手机打出了一个号码,倒不是怕慕言蹊开溜,这几天相处下来,她还是很喜欢这个女主人的。

    聪明,善良,古灵精怪,对家里的佣人都很亲切,没有一点高高在上的架子。

    管家也知道她说回来就一定会回来,只是怕她一个人出门会不安全。

    挂上电话,管家急忙叫了保镖,照着车里的自带定位系统跟了出去。

    不到半小时,慕言蹊便开着兰博基尼来到了一个略显老旧的普通小区,按照记忆中的地址找到了田豆豆家。

    刚到门外,就听见里面的哭声和辱骂声。

    “今天拿不出钱,老子就剁了他一只手!”传来的一个粗矿的男人嗓音。

    “砰”的一声,慕言蹊一脚踹开了门。

    屋内的众人纷纷朝门口望去。

    “言言,你来了!”田豆豆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

    慕言蹊淡漠而冷艳的眼神,在屋里扫视了一圈。

    地上是一片狼藉,似乎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

    五六个黑社会打扮的男人,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一边角落里,田豆豆和她的爸妈缩在墙角,地上躺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田杰。

    “哟,哪来的大美女啊,自己送上门,快过来陪大爷坐坐。”说话的是坐在沙发上的为首的男人,一身壮硕的肌肉,脸上有一道疤。

    “怎么回事?”慕言蹊望向地上的田豆豆。

    “言言,我哥借了高利贷去赌,结果输光了,他们是来讨债的。”田豆豆抽泣着说道。

    “他们欠你多少钱。”慕言蹊面无表情地望向沙发上的男人。

    “五十万。”刀疤男笑眯眯地看着她,“本来今天这钱是非还不可的,但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只要这位美女能陪我一晚上,再加上地上那个姑娘去陪我兄弟一晚上,这个钱就一笔勾销了怎么样?”

    慕言蹊勾了勾唇角,笑得冷艳又蛊惑,“三天后来拿钱,现在马上给我滚!”

    “三天?你当老子好糊弄?!”刀疤男蹭的坐起身,“小妞,我现在给你机会,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五十万可不是小数目,你去卖也卖不了这么多钱。”

    “我值不值钱跟你没有关系。”慕言蹊双手插进上衣口袋,悠闲地靠在了墙上,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

    “我已经报警了,劝你们现在赶紧滚,不然一会儿警察来了,谁都讨不了好。”

    “报警?你以为警察能拿我怎么样吗?”刀疤男冷笑一声,迈开了脚步,不怀好意地朝她走去。

    “呜呜呜呜......”窗外传来警车鸣笛的声音,慕言蹊勾了勾唇角,冷冷地看着停住脚步的刀疤男。

    “妈的,居然真的敢报警,小妞,算你狠!”

    刀疤男恶狠狠地警告她,“我给你24小时,明天的这个时候,如果看不到五十万,就别怪我不客气,到时就算警察也管不了!”

    几个人迅速撤退。

    慕言蹊松了一口气,急忙上前扶起地上的田父田母。

    “言言,还好你来了,不然我哥一定会被他们打死的!”田豆豆一把抱住了她,哭得泣不成声。

    “没事了,先帮田杰处理伤口吧。”

    半小时后,田豆豆牵着慕言蹊走出了门外。

    “言言,你真的报警了?为什么警察一直没有来啊?”

    “没有,我带了这个。”慕言蹊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遥控器,“我放了扬声器在楼下的草丛里,因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所以来的时候没有报警,还好把他们糊弄过去了。”

    “可这只是暂时的,我们家根本没有这么多钱,连这个房子都是租的,明天根本不可能拿出五十万。”田豆豆垂下了眼眸。

    “你别怕,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慕言蹊笑着拍拍她的肩膀。

    “不行,你根本没有那么多钱,我不能拖累你。”

    “放心,我有办法弄到这笔钱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慕言蹊拿出草丛里的迷你扬声器,装回了背包里。

    “言言......”田豆豆心疼地看着她,“你这几年在国外一定吃了很多苦吧?你以前是无忧无虑的小公主,哪里需要随身带着这种东西,三年前的事情......”

    “都过去了。”慕言蹊笑着打断了她,“我现在很好,我先去筹钱,晚点给你电话。”

    田豆豆的眼底一阵酸涩,“言言,你都不敢提,怎么可能过得去呢?”

    “好了,不说这些了。”慕言蹊扯了扯嘴角,刚想告别,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便走了上来。

    “两位小姐是楼上205的住户吗?我们接到报警,说你们家有人斗殴,是怎么一回事?”

    慕言蹊和田豆豆对视了一眼,警察早不来晚不来,这会儿那些人走了倒是来得很及时。

    “警察叔叔,现在已经没事了,麻烦你们跑一趟。”慕言蹊笑了笑。

    “都斗殴了还能没事?跟我去警局接受调查。”警察公事公办地说道。

    “我跟你们去就可以,”慕言蹊看了田豆豆一眼,“你回去照顾田杰,万一那些人去而复返,家里不能没有人。”

    “可是我不放心你一个人......”田豆豆着急不已。

    “放心吧,顶多做个笔录而已,很快就回来了。”慕言蹊淡然地笑着,跟着警察上了警车。

    ......

    几辆警车刚刚驶离,躲在暗处的一辆低调的车子里,管家急忙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却始终没有人接听。

    警局内,慕言蹊做完了笔录,这种私人借贷纠纷,警察一般不愿意多管,但是涉及到斗殴,就不得不严肃对待了。

    “签个字,找人来保你,才可以离开。”一个年轻的女警官上前来冷冰冰地说道,却忍不住被坐在沙发上的慕言蹊惊艳到。

    慕言蹊没有一丝妆容的五官,清纯而精致,逆天纤长的睫毛,像是一排小扇子。

    一身普普通通的休闲装扮,却穿出了大牌的气场,她只是安安静静坐着,便自成一道风景线。

    “还需要有人来保我吗?”慕言蹊犯了难。

    “你这是斗殴,难道随随便便放你出去危害社会吗?”女警官厌恶地看着她,眼底却流淌着止不住的羡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