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九章 一次就好......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很快,一阵冰冻三尺的寒,扑面而来。

    慕言蹊理了理思绪,睁开了双眼,望向了坐在一旁那张冰雕脸。

    “顾先生吃午饭了吗?介不介意我请客?您先吃着,我去让服务员再加几个菜。”起身就要开溜。

    下一秒,手腕就被牢牢拽住,转瞬,一个力量抱住了她的腰,跌坐在了顾景行的腿上。

    “知道错了没有?”顾景行紧紧抱着她,两张脸隔得分外的近,温热的呼吸打在慕言蹊的脸上,让她下意识地就想躲开。

    顾景行腾出一只手,转过她的小脸,认真地检查着。

    脸上的伤明显好多了,一两处擦伤比较严重的地方还结着痂,让他既心疼又内疚。

    “多久没开船了,说开就开?”

    “一个人敢坐陌生人的车跑长途?”

    “不知道危险两个字怎么写,是吗?”

    顾景行极力隐忍着愤怒和烦闷,低沉的嗓音里透着几分暗哑。

    这几天找不到她,他的心根本就没有静下来过,满脑子都是她的身影,担心她吃的好不好,睡得怎么样,有没有遇上危险......

    “我现在不就坐在最危险的怀抱里吗?”慕言蹊扬起一个冷艳的笑容。

    顾景行托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他的吻,像足了他的气势,霸道,强势,勇猛,不容抗拒。

    慕言蹊只觉得肺部的空气被一点点抽离,一阵阵晕眩传来,根本没有思考的空间。

    几分钟后,顾景行缓缓离开了她的唇,女孩缺氧般潮红的小脸,愈发的明媚精致。

    红肿的嘴唇泛着水光,让他忍不住再次浅啄了几下。

    慕言蹊只觉得中了他的毒,或者是被他的美色诱惑。

    她居然不排斥他的吻!

    脑海中一片混沌!

    一双精致好看的杏眼,茫然地望着他,像极了一直无辜的小鹿。

    顾景行看着她的眼睛,只觉得一股热流随着尾椎骨直冲大脑!

    她只要一个眼神,就能让他彻底疯狂!

    “我们回家。”低沉如大提琴般的嗓音,性感而蛊惑!

    慕言蹊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他抱出餐厅的,等彻底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流溪帝宫偌大奢华的卧室大床上。

    顾景行坐在床边,拿着药膏帮她涂抹着结痂的伤口。

    冰冰凉凉的触感传来,拉回了慕言蹊的思绪。

    “我们谈谈。”慕言蹊定定地看着他。

    “谈什么?”顾景行脸色不变。

    慕言蹊勾了勾唇角,有一抹嘲讽的弧度扬起,“丧偶。”

    顾景行的手蓦地一顿,犹豫了三秒钟,继续帮她擦药,低哑的道,“我那天的话说重了,我正式收回。”

    “那我们离婚。”慕言蹊平静而理智的道。

    “不可能!”顾景行没有任何犹豫的否决,脸色渐渐阴沉下来。

    “为什么?”慕言蹊微拧着眉心,疑惑地看着他,“顾景行,你爱我?”

    顾景行瞬间像是被雷击到一般,猛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如鹰隼一般的眸子里波光汹涌,夹杂着一抹复杂而浓郁的情绪。

    不知道是不是慕言蹊的错觉,她只觉得他的这个眼神,是在压抑着什么,又像要爆发什么。

    “我开玩笑的,”慕言蹊扬起一个冷艳的笑容,没有一丝感情,“所以我一直都觉得这段婚姻的意义只在于兑现我外公和顾爷爷当年的承诺,如果你需要让它维系得长久一点,我们可以约定一个时间期限,半年、或者一年之后再找理由离婚,我都可以接受,但是你不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这是我的底线。”

    “所以你从来没有想过让这段婚姻真实存在,是吗?”顾景行捏住她的下颚,抬高了她的脸,眼底迸发出一抹犀利的锋芒。

    “当然,而且我一直以为我要嫁的人是二少,现在看来,二少比你好相处多了。”慕言蹊如实说道,无论嫁的人是谁,她都不会让这段婚姻真实存在。

    “慕言蹊!”顾景行抬高了嗓音,脸上的寒意更重,卧室内的气温骤降了下来,“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我现在要了你,让你成为真正的顾太太,第二,我把你扔到荒岛上,让你自生自灭。”

    慕言蹊的心狂跳不住,仿佛要冲破胸膛。

    “我数到一,你不选,我就当默认第一个。”

    慕言蹊:“......”这特么也行?

    “五。”

    “四。”

    “三。”

    “二。”

    慕言蹊的双手开始颤抖起来,心跳一下比一下快。

    “一。”

    “荒岛!”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发出。

    顾景行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冷沉的眸子像是夹上了冰碴,让慕言蹊不寒而栗。

    “我爱大自然,想试试能不能像电影里一样,钻木取火,下海捕鱼。”慕言蹊强装镇定地说道。

    顾景行的脸色黑如锅底,她明明最怕黑,最怕一个人独处。

    顾景行松开她的脸,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卧室。

    两个小时后,慕言蹊被直升机带到了一座荒岛。

    “太太,您跟总裁认个错,这里不是您一个女孩子能待的,岛上有很多未知的危险,毒蛇猛兽是最基本的。”凌莫凡担忧地劝解道。

    “我没有错,为什么要认错?”慕言蹊的脊背挺得直直的。

    她是人,不是宠物,为什么要为了一张本不该存在的结婚证出卖自己的人格?

    她宁愿死,也绝不会妥协!

    “好吧。”凌莫凡算是看明白了,老板娘比老板更固执!

    “这是我偷偷给您拿来的手电筒,还有外套,您的手机在里面,想通了就给总裁打电话。”凌莫凡拿了一个袋子给她,很快坐上直升机离去。

    天色渐暗。

    慕言蹊坐在沙滩上,安静地欣赏落日。

    这可能是她人生中最后一个落日了。

    好美啊!

    难怪都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太阳彻底落下之后,整座荒岛陷入一片黑暗,静得可怕。

    慕言蹊穿上了外套,打开手电筒,抱着双腿瑟瑟发抖。

    好可怕......

    她怕黑,更怕一个人待着。

    身后的丛林里传来一阵狼嚎声,前面是深不见底的海洋,她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死。

    “外公......言言好想您啊......带言言走,好不好?”

    慕言蹊终于忍不住崩溃哭出声。

    三年了,她从来没有哭过。

    此刻终于可以痛快地哭出来了。

    “言言好孤独,再也没有人疼言言了......外公带言言走吧......”

    “嗷呜......”身后的狼嚎声越来越接近。

    不!

    她宁愿葬身大海,也不要被狼吞进肚子里!

    放下手电筒,站起身,一步一步朝着大海走去......

    海水抹过了膝盖......

    没过了大腿......

    很快到达脖颈......

    “外公,等着言言......”

    闭上眼睛,世界一片黑暗......

    海水充斥着她所有的感官,淹没了她的头顶,如同淹没她黑暗无助的人生......

    一切都该结束了......

    失去意识的一刹那,慕言蹊隐约感觉一个力量在拉扯着她,似乎还有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

    “慕言蹊!谁准你死了!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

    ......

    顾景行就在荒岛的另一侧,看着电脑上的画面,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

    航拍仪在四周悄悄将她的每一个表情同步记录,手机和手电筒都有录音功能,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听得见。

    绝望关头,她只说了让外公带她走,没有提及有关他的只言片语。

    甚至从来没有想过要拿起手机打电话给他!

    那他这个丈夫算什么?

    他们的过去算什么?

    她就真的感受不到他的爱吗?还是故意装傻?

    她宁愿选择死,也不愿意给他打电话求助!

    看着她一步步走进海里,他就知道自己又一次输了!

    五年后,他还是得不到她的心,一如五年前。

    可是他怎么舍得让她死?

    发了狂一般地冲向她。

    “慕言蹊,为什么你宁愿死,都不愿意爱我一次,一次就好......”

    ......

    再次睁开眼,已经是4时后。

    这是天堂?还是地狱?

    为什么死了之后,看到的还是顾景行的房子?

    “太太醒了!康医生,您快来看看,我家太太醒了!”耳边传来管家惊喜不已的声音。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慕言蹊缓缓闭上了双眼。

    终究还是没结束......

    康昊焱确定慕言蹊已经没有大碍后,走出了主卧,管家喂慕言蹊喝着汤。

    “太太,您终于醒了,可把大家担心坏了。”

    慕言蹊扯了扯嘴角,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担心她吗?

    “先生两天两夜没合眼,连带着康医生也陪着他一直守着,生怕您有个万一。”管家继续说道。

    顾景行?

    为什么......

    慕言蹊偏头望向窗外,始终想不通。

    ......

    在流溪帝宫安静地休息了几天,慕言蹊的身体终于恢复,脸上的伤也已经完全好了。

    这几天她一直没有见到顾景行,听管家说他每天都回来得很晚,睡在主卧对面的客房里,早上等慕言蹊起床的时候,他已经去公司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