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七章 你的名字写在我的户口...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早知道嫁进顾家会是这样的结果,她就不该履行什么婚约。

    打死都不会履行!

    女佣布好菜,弯腰行礼后退了出去。

    管家见气氛不对,也不敢多说什么,站在一边等候差遣。

    气氛瞬间凝滞了起来。

    顾景行等了好几分钟,床上的身影都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中午开始就没吃东西,她这是准备饿死自己吗?

    顾景行“噌”地站起身,走到病床前掀起被子。

    慕言蹊只觉得身上一凉,下一秒就被大冰雕打横抱起走到了餐桌前放下。

    “喝。”顾景行将盛出的鸡汤放在了她面前,冷声命令道。

    慕言蹊抬手一划。

    “哐当”一声。

    瓷碗应声落地,汤汁和碎片洒落一地。

    管家吓得打了一个哆嗦。

    她在顾家服侍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谁敢忤逆大少爷......

    顾景行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脸上寒意更重,继续盛出一碗,“喝。”

    又一碗鸡汤应声落地,响亮的破碎声在病房里尤为刺耳。

    管家的头埋得更深了,生怕一不小心就受到波及。

    太太的胆子,可真够大的啊!

    顾景行眼底迸射出一道寒光,再次盛出一碗汤,没有递到她面前,仰头喝了一口,起身,没等慕言蹊反应过来,一只手捏住她的下颚,另一只手拖住她的后脑,俯身覆上了她的唇,将鸡汤灌了进去。

    “唔......”慕言蹊挣脱不开,本能地咽下了嘴里的鸡汤。

    等她尽数吞咽了下去,顾景行才放开了她。

    “咳咳咳......”慕言蹊被呛得一阵咳嗽,小脸憋得通红。

    顾景行把碗重新放到她面前,冷声道,“自己喝,或者我喂你。”

    慕言蹊恶狠狠地瞪着他,气得快要炸毛。

    这下才发现肚子真的有点饿了,而且不能跟自己过不去,不吃饱,哪有力气逃跑啊。

    端起碗喝了个精光,又拿起筷子大快朵颐地吃起了菜。

    “这是怎么了?地震了?”

    康昊焱走进门,便看见地上的一片狼藉。

    好大一股硝烟味!

    绕过碎片走到餐桌前,笑着跟慕言蹊打招呼。

    “你好,我叫康昊焱,是这家医院的院长,也是景行的朋友。”

    “康院长好。”慕言蹊冲着约摸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人僵硬地笑了笑。

    大冰雕的朋友,一丘之貉,没什么好认识的。

    虽然他长得也很帅。

    康昊焱明显感觉到女孩对自己的不友善,也猜到了原因。

    “你的身体没什么大碍,随时可以出院,脸上的伤不要碰水,按时擦药就可以了。”

    “谢谢康院长,贵医院环境不错,我想多待两天,还有,我想知道探视时间到几点,我困了,想休息。”慕言蹊毫不客气地说道。

    康昊焱:“......”

    “vip病房没有规定探视时间,家属可以随意逗留。”

    康昊焱朝顾景行使了个眼色,一副我只能帮你到这了的表情。

    “那各位自便,我先睡了。”慕言蹊面无表情地起身回到了床上,顺手拿了包里的手机。

    没一会儿,隐约传来女佣收拾地面的声音,悄悄打开一点点被子张望,顾景行坐回到了沙发上,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见鬼!

    他这是跟她杠上了吗?

    准备在这守一夜?

    慕言蹊重新埋回被子里,在黑暗中打开了手机,给顾景辰发了短信。

    没过一会儿,短信声便响了起来,吓得慕言蹊赶紧调成了静音。

    慕言蹊心里“咯噔”一下,他们该不会受牵连了吧?

    她科普了一下,顾景行向来雷霆手段,横跨黑白两道,在b市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踩死她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容易,要惩罚手底下的几个保镖,不更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慕言蹊敲击着手机回复道:

    看着顾景辰的回复,慕言蹊心里更加不安了。

    绝对不能因为她得罪了大冰雕,就让旁人受到无妄之灾。

    纠结了许久,慕言蹊还是掀开了被子,坐起了身。

    “顾先生,白天的那几位保镖大哥,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顾景行眸光一凛,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

    不关心他这个做丈夫的,倒是关心起了无关痛痒的外人,好,很好......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你如果把火撒在别人身上,我会看不起你的,当然,我看不看得起对顾先生来说并不重要,但我觉得这是做人最基本的原则,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时间不早了,顾先生可以回去休息了。”

    慕言蹊一口气说完,生怕大冰雕又抽风走过来吻她,迅速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过了好几分钟,耳边隐约传来脚步离去的声音。

    慕言蹊悄悄掀起被子,果然没有了顾景行的身影,长舒了一口气。

    一旁的管家听着慕言蹊刚刚的话,心里一阵暖意。

    太太虽然倔强了一点,心地还是很善良的。

    “太太,先生走了,”管家走上前说道,“太太今天跳车,实在太危险了,而且您也不应该跟先生对着干,他照顾了您一下午,晚饭都没有吃......”

    “你也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护士,我不会有事的。”慕言蹊抿了抿唇,闷闷地打断了她的话。

    “哎......好吧。”管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关上灯走出了门外。

    过了好一阵子,耳边彻底没有了声音,慕言蹊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蹑手蹑脚地下床,打开门检查了一番,确定门外没有人守着,才重新回到床上躺下,一直等到了深夜,按响了床头的呼叫铃。

    年轻的护士很快走了进来,这里住的是院长亲自检查的大人物,自然不能懈怠。

    “慕小姐,您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就是想请你帮个忙,我从小就有当护士的梦想,你能借我一套护士服,让我穿上拍张照发朋友圈吗?”慕言蹊笑盈盈地看着她,一脸天真无邪。

    “好,我现在就去拿。”

    没一会儿,护士便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进来。

    “谢谢,我拍好了就还给你。”

    护士前脚刚走,慕言蹊火速拿着衣服和包包进了浴室,换上护士服,戴上帽子口罩,推着病房里的小推车,若无其事地走出了病房。

    医院门口的劳斯莱斯后座上,顾景行盯着电脑屏幕,看着监控画面上那抹纤瘦的背影,掐灭了手中的烟蒂,抬手捏了捏眉心,俊美无俦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

    慕言蹊好不容易找到后门,拿起小推车下面的包包跑出了医院。

    摘掉口罩,张开双臂,仰头呼吸着新鲜空气,忍不住感慨道,“啊!若为自由故,一切皆可抛!”

    “我说了,没想限制你的自由。”身后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像一盆冬天里严寒的冰水,从慕言蹊的头顶淋了下来。

    旋即,慕言蹊脚下一空,被顾景行打横抱了起来,“既然不想待在医院,那就回家。”

    “顾景行你放开我,那是你家不是我家,我不回去!”

    慕言蹊彻底抓狂,她是逃不出这个男人的手掌心了吗?

    顾景行任凭她敲打着自己的胸膛,刚毅冷沉的脸上没有一丝松动,很快抱着她上了车,劳斯莱斯往流溪帝宫的方向驶去。

    “顾景行你放开我听到没有?!你这是非法囚禁!我可以去告你的!”

    慕言蹊越是挣扎,反而被他抱得更紧,娇小的身躯坐在顾景行的腿上,整个人更是紧紧帖在他的怀里,两个人的姿势显得格外亲昵。

    “我家暴你了?你的名字写在我的户口本上,你告我什么?”顾景行深邃冷沉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波动,两只手臂像钢铁一般将她牢牢困住。

    “你......”慕言蹊又急又气,愤愤地瞪着他,强忍着眼底的眼泪不让它流出。

    不行,她不能就这么妥协!

    她的命运绝对不能掌握在一个性取向混乱的冰雕手里!

    她要冷静,然后尽快想办法离开。

    只是再回到流溪帝宫,想离开就没那么容易了吧?

    慕言蹊只觉得脑子越来越混乱,眼皮越来越重,最后终于支撑不住,脑袋一歪,靠在顾景行的肩膀上睡了过去。

    感觉到女孩匀速的呼吸声,顾景行稍稍松开了抱着她的手,一只手将她圈在怀里,另一只手轻轻摸着她的脸,低头吻住了她的眉心。

    白天的一幕,不断地在他脑海中浮现。

    她跳下车的一瞬间,他的生命中,第一次感觉到害怕。

    看着她昏倒在路边,她脸上那些伤痕,一道道地刮在他的心里,锤心刺骨般的疼。

    他已经不知道,万一她出什么意外,自己应该怎么活下去......

    “蹊蹊,你说,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这么爱你,我们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好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