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六章 顾先生没丧偶,表示很...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慕言蹊靠在窗边,再次感受了一下故土的阳光,她会回来的,只是不是现在,而是要等她变强,有能力夺回慕氏的时候,才会光明正大地回来。

    慕言蹊缓缓闭上了眼睛,睡吧,睡一觉,就到另一个国度了。

    没过多久,耳边传来一阵吵闹声将她惊醒。

    “怎么回事?都过了十分钟了,怎么还不起飞?”

    “是啊,今天天气这么好,没有理由延误啊!”

    “......”

    不少乘客怨声载道。

    慕言蹊心底莫名闪过一种不详的预感......

    “抱歉,各位,有点临时状况,请各位稍安勿躁。”穿着制服的空姐扬着得体的笑容安抚着。

    慕言蹊抬手看了看手表,离起飞时间已经过了十几分钟了。

    心底的不安愈发强烈了起来。

    果然......

    一阵脚步声渐渐传来,狭小的机舱内涌进几名穿着黑西装的保镖,在两侧站立。

    旋即,一个矜贵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男人宽阔的肩膀,挺拔的腰身,修长的双腿,一身价格不菲的深色西装,浑然天成的尊贵。

    完美极致的面容,散发着清冽显贵的气质,震慑人心的气场,如同呼风唤雨的帝王,带着睥睨一切的高傲。

    沉稳的皮鞋声停下,顾景行一双漆黑深邃的冷眸,牢牢地将诧异又不安的慕言蹊锁住。

    众人皆被这强大的气场震慑住,纷纷不敢吭声,坐在慕言蹊身旁的乘客更是迅速起身让开。

    “过来。”顾景行轻启薄唇,淡淡吐出的两个字,却像石头一样砸在慕言蹊的心里,无法躲避。

    慕言蹊不紧不慢地解开安全带,看样子今天是跑不掉了,再怎么样也不能耽误其他人的行程。

    耷拉着脑袋站起身,刚走到过道上,顾景行便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转身走出了机舱。

    “喂......”慕言蹊一阵气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公主抱,脸上不由一红。

    知道自己挣脱不开,便没有做无力的反抗。

    昨天晚上也是被他这样抱着,当时被吻得晕头撞向的,根本没有想太多。

    此刻慕言蹊突然觉得顾景行的怀抱特别安全,那股莫须有的熟悉感愈发强烈,恍惚间仿佛有一种残缺的生命被填满的感觉,就像是漂泊已久的小船,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港湾。

    慕言蹊还没想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就被放上了劳斯莱斯后座。

    “回家。”顾景行冷声吩咐了一句,小杨急忙发动了引擎,前座还坐着凌莫凡。

    慕言蹊转头望向顾景行,他这会儿的脸色一点都不好看,本就淡漠至极的脸上晕染着一层薄怒。

    被他这么一出闹,慕言蹊的火“噌”地就上来了。

    什么跟什么嘛!

    结个婚而已,还限制人身自由了不成?!

    “顾先生,我......唔......”

    顾景行没等她开口,抬手扣在了她的脑后,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这个吻,比昨晚的更凶,更猛。

    带着惩罚的意味,很快侵占了她的所有神经,肆意汲取。

    慕言蹊恶狠狠地瞪着他,挣扎了两下,很快被牢牢钳制住,动弹不得。

    没一会儿,慕言蹊的舌尖就开始发麻,肺部的空气被一点点抽走,身子渐渐瘫软,大脑一片空白,鼻腔里尽数是清冽的纯男性气息。

    直到慕言蹊快透不过气来,顾景行才放轻了动作,在她唇上流连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放开了她。

    慕言蹊重重地呼吸着,小脸一片绯红,从来没有感觉新鲜空气像此刻这么珍贵过。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了顾景行握着她肩膀的手。

    下一秒。

    “啪”的一声在静谧的车厢内响起,前座的两人还没从刚刚的暧昧氛围中回过神来,这一秒纷纷瞪大了双眼。

    boss......被打了?

    boss被打了!

    手心传来的触感,清楚地提醒了慕言蹊刚刚做了什么,她打了大冰雕?

    完了,这下一定死无葬身之地了!

    她没想动手啊,就是太害怕了。

    顾景行怎么能动不动就吻她呢?

    还是当着别人的面!

    简直欺人太甚!

    顾景行脸上的神色愈发冰冷,好似古井般深邃的暗眸仿佛要将她吸进去。

    “顾先生,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现在是不是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想去哪里都去不了了是吗?!”慕言蹊握了握带着痛感的手指,不悦地瞪着他。

    顾景行捏着她的下颚,冷沉的嗓音好似来自冰川雪域,带着瘆人的寒意,“顾太太,希望你记住自己的身份,我没想限制你的自由,但你现在不是慕言蹊,而是我的太太,你的人生不再是你一个人的,还需要对我负责。”

    慕言蹊吃痛,听着他的话语,冷艳的眸子里染上了一层淡漠,“呵!道不同不相为谋,相信顾先生也非常不满意这段婚姻,既然如此,我们好聚好散,现在就去离婚。”

    “慕言蹊!”顾景行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心中的火气更加汹涌沸腾。

    “昨天刚结婚,今天就想要离婚了是吗?你把我顾景行当成什么了?”冷沉的黑眸染上了一抹猩红,低沉凉薄的嗓音俨然从地狱爬出来的魔鬼,“我告诉你,我顾景行的字典里,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你......”慕言蹊只觉得他是疯了,她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冰冷可怕的人。

    可慕言蹊是谁,三年前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她,更何况是这样一个让她避之不及的男人。

    “好,我成全你!”慕言蹊一把推开了他,没给顾景行反应的时间,迅速打开车门,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纵身跳了下去。

    “蹊蹊!”

    ......

    康慈医院。

    洁白的病床上,瘦弱的身影正处在昏迷中。

    如婴儿般娇嫩的脸蛋上挂着几条细微却醒目可见的擦伤。

    “哥,嫂子怎么样了?”

    顾景辰慌张的身影冲进病房,便看见自家大哥深情地拉着慕言蹊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好似捧着一碰就碎的稀世珍宝,目光灼灼地盯着床上的人,完全没有感觉到他的到来。

    “呃......”顾景辰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真该把这一幕拍下来留作纪念。

    “你继续,我去问昊焱。”顾景辰轻手轻脚走出了病房,临走前壮着胆子掏出手机拍了个照,溜之大吉。

    “康院长,我们家小嫂子怎么样了啊?严不严重?”顾景辰转眼就到了院长办公室,大喇喇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还好车速不快,路上也平坦,已经做过全身检查了,没大碍,脸上的擦伤也毁不了容。”

    康昊焱一身白大褂,却难挡他俊雅不凡的身姿。

    “那就好,我还真得对我的小嫂子刮目相看了,人家是削尖了脑袋要嫁进顾家,她这是玩了命想逃开。”顾景辰拧了拧眉,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担忧。

    “看你哥那副样子,是真动凡心了,你没看见刚刚送来的时候他有多紧张,去年老爷子手术的时候都没见他皱过眉,要是这姑娘有个三长两短,我估计他会把我的医院给拆了。”康昊焱一阵后怕。

    “反正焱少家的医院多得数不清,可我们家小嫂子只有一个,我得走了,我哥听说我小嫂子上飞机了,丢下一个几十亿的合作案追过去了,看他的样子也不会打算回去了,我得赶紧回公司善后。”

    顾景辰一脸憋屈,大哥以后的重心不会都在小嫂子身上了吧?那他肩上的担子不就更重了?

    ......

    慕言蹊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黑了。

    b市是沿海发达城市,到了夜晚俨然一座不夜城,灯红酒绿,好不热闹。

    睁开眼睛,赫然看见站在窗前的身影。

    顾景行双手抄兜,挺拔倨傲的身姿背对着病床静站着,视线望向窗外。

    不知道为什么,慕言蹊只觉得他此刻的背影,看上去竟有几分落寞。

    也难怪,大晚上不去寻欢,留在这病房里,能不落寞吗?

    慕言蹊给了他一记白眼,掀开被子下床。

    顾景行听见动静,转过身两三步走上前,从兜里抽出手,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

    “顾先生没丧偶,表示很失望,想捏死我?”慕言蹊抬眸睨了他一眼,疲惫的嗓音里透着明显的嘲讽。

    顾景行紧抿着薄唇,漆黑深邃的眸子更加幽暗隐晦。

    顿了几秒钟,缓缓松开了她的手。

    慕言蹊没有多看他一眼,转身走向了浴室。

    再次出来的时候,病房内已经多了几个人。

    顾景行交叠着双腿,肆意地坐在病床边的单人沙发上。

    两个女佣在餐桌上布菜。

    “太太,该吃饭了,一会儿康医生会来给您检查,没什么问题了就可以回家了。”管家走上前来,恭敬地说道。

    “我不饿,而且我就在医院待着,这里最安全了。”慕言蹊直接躺回病床上,扯了被子蒙住脑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