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四章 我......我大姨...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唔......”慕言蹊吓得瞪大了双眼,脑海里“嗡”的一声,瞬间一片空白。

    等她回过神来,开始手脚并用地挣扎了起来。

    然而,男女之间的力道何其悬殊,顾景行没有给她机会,轻而易举地钳制住了她。

    带着烟味的吻激烈地席卷了她所有的神经,浓郁而炙热,不容反抗地攻掠进她的唇齿间,反复搅弄汲取。

    慕言蹊被吻得浑浑噩噩,大脑一片混沌。

    要疯了,喜欢男人的大冰雕居然强吻她......

    虽然抗拒,慕言蹊却诧异地发现自己并不讨厌他的吻。

    这几年来,追求她的男人数不胜数,可慕言蹊却特别排斥跟男人接触。

    慕言蹊还没想清楚自己对顾景行为什么会有这种不一样的感觉,就已经被吻得快要窒息。

    顾景行这才放开了她,四目相对,两个人都重重地喘着气。

    还没等慕言蹊有任何反应,顾景行便将她打横抱起,往门外走去。

    “砰”的一声,主卧的门被走进屋的男人关上。

    大脑依然处在当机状态的慕言蹊很快被放在了两米宽的kingsize大床上,紧接着顾景行高大的身躯便欺身而上,俯身吻住了她。

    他的吻越来越热烈,呼吸越来越滚烫,空气中充满了情浴的气息,他抱紧了她,温热的身子紧密地贴合在一起。

    “唔......”等慕言蹊反应过来,才发现身上单薄的外衫已经被褪去,只剩下一件黑色吊带和里面的bra。

    慕言蹊又急又羞,手脚并用地挣扎着想要推开他。

    “不要......不行......”慕言蹊好不容易挣脱开他的唇,顾景行扣住她乱动的双手举在头顶,继续吻着她的脖颈。

    “顾景行......不可以......”

    慕言蹊急得快要哭了,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身体某处已经有了不一样的反应,有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正抵着她的小腹叫嚣着。

    说好的gay呢?

    说好的喜欢男人呢?

    八卦杂志都是骗人的啊!

    “我......我大姨妈在......”

    “请她来住,家里有的是房间。”顾景行一边吻着她,一边呼吸急促地说道。

    慕言蹊:“......”

    “我是说,我生理期......”

    过了好几秒钟,顾景行倏地反应过来,停住了嘴上的动作,抬手掀起她的裙摆探去。

    “不要......”慕言蹊羞愧得涨红了脸。

    昏黄的灯光下,慕言蹊本就无比细腻的肌肤此刻像是娇艳欲滴的红玫瑰,静待采撷。

    顾景行强行让自己保持着理智,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没有进一步动作,看着女孩眼底的盈盈泪光,俯身吻住了她的眉心。

    慕言蹊紧紧环着胸,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这三年来,她以为自己早已无所畏惧。

    可是刚刚的顾景行,真的好可怕。

    就像三年前的那一天,让她无从招架,想躲都躲不掉。

    顾景行看着她受惊的小脸,心里闪过一抹歉意,下意识地就想抬手抚摸她娇俏的小脸。

    慕言蹊紧紧闭上了眼睛,抓着胸前衣襟的手愈发收紧,瘦弱的身躯在轻轻颤抖着。

    顾景行的手悬在半空,炙热的身躯渐渐冰冷下来,翻身下床走向了门口。

    卧室的门刚打开,一个失去支撑物的身影踉跄地滚了进来。

    “哎哟痛死我了。”

    一个年轻男人的嗓音传来,慕言蹊吓得急忙拉过被子将自己尽数埋了进去。

    顾景辰揉了揉摔疼的膝盖,站起身对上自家大哥那双杀气腾腾的眸子,脸上扬起一个讨好的笑。

    “哥,听说爷爷给你指了一门亲事,我特意过来见见嫂子。”

    “滚。”

    顾景辰:“......”

    好吧,新婚之夜欲求不满也是蛮可怜的。

    我原谅你了。

    顾景辰不敢再多偷瞄,乖乖滚了出去。

    顾景行转头看了一眼床上高高隆起的被子,没有多犹豫,关上门走出了主卧。

    书房内,顾景行冲了半小时的冷水澡,总算把体内的火焰压了下去。

    穿着一身黑色丝质浴袍走出浴室的时候,门上便传来了敲门声。

    “进。”

    “boss,太太学校那边已经处理好了,还有,这是早上太太留在酒店的字条。”

    顾景行擦了擦头发,随手将毛巾丢在一边,接过凌莫凡手上的便签,坐到了沙发上。

    一行清秀的字迹落入了眼帘,顾景行看着熟悉的字迹,眼底闪过稍纵即逝的温和。

    凌莫凡看着总裁嘴角那若有似无的笑意,差点没跪下来。

    boss这是笑了吗?

    千年冰山也有融化一丢丢的时候?

    这上面明明没写什么啊,就是简单一句“我是慕言蹊,大恩不言谢,有机会一定报答。”

    “boss,要是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先出去了。”

    顾景行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紧盯着便签上的几个字,思绪渐渐飘远......

    “顾学长,我是慕言蹊。”

    那年夏天,她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在他向来不受任何事物打扰的心里肆虐成灾......

    “慕呢是羡慕的慕,我的名字出自司马迁的《史记》里的一句话: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学长可以跟别人一样,叫我言言。”

    “顾学长,你为什么不理我啊?是不是我叫你学长太普通了,那我叫你名字好不好?顾景行,你听见我说话了吗?顾景行,我怎么没听同学说过你是聋子啊?”

    “顾景行你等等我......”

    顾景行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吵的人,就像一只停不下嘴的小麻雀。

    他喜静,从小到大都没有人敢在他身边这么吵闹过,可他竟然破天荒地没有把她扔到池塘里。

    回忆的片段清晰地涌入脑海,经过五年的时间洗礼,却丝毫没有半分模糊。

    只是随之而来的,还有止不住的酸涩......

    主卧。

    慕言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脑海中一直萦绕着顾景行之前说的那句话。

    “慕言蹊,是你先招惹我的,就算要折磨,也应该是相互的!”

    慕言蹊把从小到大的记忆翻了个遍,确定她是真的不认识顾景行。

    难道是出国留学那年的记忆?

    不会这么巧吧?

    当年她出了一场车祸醒来后,记忆只停留在出国两个月,后面的事情就不记得了。

    可是在学校里那两个月,也没有顾景行这号人物啊。

    他长得那么好看,她不可能记不住的。

    可顾景行带给她的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又是怎么回事?

    慕言蹊轻叹了一口气。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突然了,她得重新想对策才行。

    原本以为自己要嫁的人是顾家的二少顾景辰的,她连婚前协议都准备好了,互不干涉,等顾老先生什么时候同意了再离婚。

    可是现在莫名其妙嫁给了顾景行,原本觉得他不喜欢女人,还以为不需要那份婚前协议。

    可现在看来......

    他这是男女通吃?

    慕言蹊吓得打了一个冷颤,这也太可怕了,必须想办法逃跑!

    外公是跟顾老先生定下婚约,可没说不能离婚啊!

    慕言蹊眼底闪过一个狡黠的笑意,一边在心里盘算着,一边闭上眼睛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深夜。

    屹立在b市最黄金位置的流溪帝宫陷入了寂静。

    只有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海浪声。

    主卧昏暗的睡眠灯,打在慕言蹊白皙精致的脸庞上。

    顾景行坐在床边,看着女孩熟睡的面容。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她脸上轻轻摩挲着。

    纤长卷翘的睫毛,小巧高挺的鼻子,粉嫩的唇瓣泛着水光,微微张开,似无声的邀请......

    顾景行想起几小时前在书房的亲吻,那甜美的滋味让他止不住的窒息,小腹的火焰开始熊熊燃烧了起来。

    顾景行小心翼翼地俯身,薄唇在距离女孩的唇瓣只有最后一点距离的时候停下,移到了她的眉心,留下淡淡一吻。

    “蹊蹊,好久不见......”

    翌日。

    一向认床的慕言蹊竟然一夜好眠睡到了自然醒。

    起床拉开落地窗的窗帘,一眼便看见了整片海。

    “哇,梦想中的房子......”

    慕言蹊欢欣雀跃地转了一个圈,欣赏了好一会儿的海景,才依依不舍地去洗漱,旋即去衣帽间收拾行李。

    “太太早,可以吃早餐了。”

    管家等在楼梯口,本来想提醒她,先生在餐厅等了她一个小时,但看到楼梯上走下来的另一个身影,急忙弯腰行礼。

    “二少早。”

    “早。”顾景辰捂着屁股,一脸痛苦的表情,早起去洗了个澡,没想到一不小心在浴室摔了一跤,痛得他龇牙咧嘴的。

    “二少这是怎么了?”管家见他不对劲,急忙上去搀扶。

    “没事......”顾景辰腾出一只手摆了摆,看见楼下一抹纤细的身影,眼前瞬间一亮。

    “你是......嫂子?”顾景辰忍着痛快步走下楼,仔细打量着一身休闲装扮扎着马尾的慕言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