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三章 身材这么好的男人居然...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他只不过汇报说太太好像没有多喜欢流溪帝宫而已,boss就这副表情?

    “咳咳......”凌莫凡轻咳了两声,试探着说道,“boss,太太可能......被早上的新闻吓到了。”

    “什么新闻?”

    十几秒后,顾景行盯着手机屏幕的眸光骤寒,淡漠的脸色,愈发的凉薄,隐隐中有一股怒意,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把报社给我封了!”顾景行扔下手机,薄削的唇冷冷吐出一句话。

    “是。”

    凌莫凡心里一阵哀嚎,按他们家boss的冷淡性格,平时顶多把新闻撤了就可以,所以才会有人壮着胆子发这种花边新闻。

    今儿说封就封了?

    也不能怪人家报社,他跟在boss身边这些年,的确没见他近过女色啊。

    季家的安雅小姐,b市第一名媛,boss的父母想要指给他的未婚妻,联合起来偷偷给boss下药,脱光了躺在他的床上,结果被boss赶了出来。

    所以就连他也忍不住怀疑boss是不是喜欢男人。

    现在毫无防备地娶了一位老板娘,所有人都很不解,不过老板娘竟然比安雅小姐还要漂亮得多,看来boss只是眼光高而已。

    ......

    天色渐暗。

    偌大的主卧,奢华的装饰,kingsize大床上,慕言蹊是被肚子一阵绞痛惊醒的。

    熟悉的痛感让她一下子反应过来,起身打开行李箱拿了换洗的衣裤就往浴室跑去。

    “砰”的一声。

    浴室的门被毫无征兆地打开。

    “哗哗”的水流声中,慕言蹊和花洒下正在洗澡的男人四目相对。

    怔怔地将顾景行一丝不挂的身子从上看到下之后,慕言蹊终于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

    “啊---”一声鬼哭狼嚎的尖叫声之下,慕言蹊紧紧捂住了眼睛,转身冲出了浴室。

    “砰”的一声,娇小的身躯重重地撞到了磨砂玻璃门上。

    慕言蹊顾不上疼痛,慌慌张张开了门跑去了隔壁的房间,关上门重重喘息着,平复着思绪。

    顾景行看着她横冲直撞的身影,眼底的冰山有一瞬间隐隐融化的迹象。

    慕言蹊缓了好一会儿,脸上的滚烫才渐渐消散。

    太丢人了!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完整的身体,心都快跳出胸口了。

    她不会长针眼吧?

    顾景行那男模的标准身材,那八块腹肌,那人鱼线......

    身材这么好的男人居然是个gay,可惜了......

    “呸呸呸!想什么呢!”慕言蹊使劲摇晃了一下脑袋,这才发现小腹的胀痛还在持续,急忙捂着肚子进了浴室。

    倒时差没休息好,加上昨晚宿醉,一向准时的大姨妈提前一周来报到了......

    餐厅内。

    顾景行穿着一身家居服,悠闲地坐在餐桌前,一只手随意地搭在椅背上,神情慵懒而淡漠。

    一旁并排而站的女佣似乎早已习惯主人这副样子,一个个不苟言笑地站着。

    顾景行看着桌上准备已久的菜,语气冷然的道,“去叫太太下来吃饭。”

    “是。”管家弯腰示意,转身上了楼。

    慕言蹊简单冲了个热水澡,换上干净的衣物,刚走出浴室,便听见敲门声传来,紧接着传来女管家一板一眼的声音,“太太,您在里面吗?该下楼吃晚饭了。”

    “来了。”慕言蹊打开门,朝管家礼貌地笑了笑,跟着她下了楼。

    “太太请坐。”管家拉开顾景行身侧的椅子,慕言蹊没有多犹豫,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顾先生,你......回来了。”慕言蹊尴尬地笑着打招呼,想起刚刚在浴室的一幕,感觉脸蛋又开始发烫。

    顾景行的脸色一瞬间阴沉了下来,一声不吭地拿起筷子开始吃饭,气氛本就尴尬的餐厅里,气压低得快要让人透不过气来。

    慕言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男人的脾气也太难捉摸了吧?

    拿起筷子挑着米饭,脑子里在努力想着怎么打破这尴尬的局面。

    灵光一闪,一双漂亮的眸子笑盈盈地看着大冰雕。

    “顾先生,你的房子真漂亮,是出自法国著名设计师rachel之手吗?她是我最喜欢的设计师呢......”

    “顾先生,等会吃完饭我可以单独跟你谈谈吗?”

    “顾先生......”

    “啪嗒”一声,顾景行的筷子重重地摔在桌上,打断了她的话。

    别说一旁的女佣,就连见惯了大场面的管家都吓得打了一个哆嗦。

    顾景行抬眸看了慕言蹊一眼,凉薄的目光,带着浓郁又复杂的深邃,让慕言蹊有片刻的恍惚,愈发觉得这个眼神在哪里见到过。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顾景行挺拔孤傲的身影早已起身上了楼。

    阿西巴......

    慕言蹊在心里狠狠咒骂了一句。

    顾景行这是在给她脸色看吗?!

    就算她是他娶回来掩盖性取向的花瓶,那也是一个有尊严的花瓶好不好!

    管家看着慕言蹊一脸气鼓鼓的样子,急忙上来劝慰道,“太太,先生可能不习惯饭桌上突然多了一个人,您别往心里去。”

    毕竟新婚第一天就吵架不好。

    先生好不容易结婚了。

    还指望他婚后幸福美满。

    她们这些做下人的日子能好过点呢。

    “是这样啊......”慕言蹊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有钱人的毛病就是多。

    她以后还是乖乖当一只沉默的花瓶好了。

    吃完饭,拗不过管家的苦苦哀求,还是给大冰雕端了一碗粥送去了书房。

    “咳咳咳......”刚走进书房,慕言蹊就被一阵烟味呛得咳了半天。

    才这么会功夫,这男人是抽了多少烟。

    顾景行坐在书桌前,手中夹着一根烟,头顶的水晶吊灯散发出亮如白昼的光,洒在他的身上,隔着袅袅的烟雾,衬得他本就俊美冷毅的脸庞,愈发得深邃迷人。

    听见女孩的咳嗽声,顾景行在烟灰缸里掐灭了手中刚点燃的烟,抬眸凝视着她。

    慕言蹊把手中的托盘放在了书桌上,“顾先生,管家说你的胃不好,不能不吃晚饭,把粥喝了吧。”

    看他心情不好的样子,有什么话还是改天再说吧,惹不起还不赶紧躲?

    慕言蹊转身就要走。

    下一秒,身后传来椅子拉开的声音,紧接着慕言蹊的身子一个腾空,腰上一紧,很快被抱着坐到了书桌上。

    慕言蹊慌乱地抬起头,一个冰凉的触感顺着她的额头,碰到了鼻尖,最后离她的唇瓣只有一个手指的距离。

    她的鼻尖和顾景行的鼻尖触碰在一起,距离俨然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围。

    慕言蹊的心猛地一颤,一股电流顺着鼻尖传遍了全身,酥酥的,麻麻的,心跳也跟着加快了起来。

    慕言蹊下意识地就想挣脱,顾景行捁在她腰上的手猛地一缩,两个人贴得更近。

    慕言蹊抓着他的手臂,呼吸开始不受控地慌乱了起来。

    “婚礼想在哪里举行?去爱尔兰,还是爱琴海,嗯?”

    顾景行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慕言蹊瞬间愣了神。

    这嗓音,低沉而性感,没有了之前的冰冷,反而透着几分温柔。

    慕言蹊怔怔地看着他,不仅仅是他的语气,恍惚中只觉得他清冷的眉宇间都带着丝丝宠溺。

    这......真的是大冰雕吗?

    有那么一瞬间,慕言蹊觉得他们早已相识,甚至是......相爱已久!

    因为他提到的这两个地方,都是她最喜欢的,从小就决定长大后结婚一定要去其中一个。

    “不......不用这么麻烦的。”慕言蹊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这男人也太可怕了,一会儿凶得吓死个人,一会儿又温柔地要命,典型的给你一巴掌再给颗糖!

    “不麻烦,你喜欢就好。”顾景行抬手整理着她耳边的碎发,温热的呼吸洒在慕言蹊的脸上,惹得她忍不住一阵颤栗。

    “顾先生,真的不用那么麻烦,我觉得我们还是隐婚比较好......”

    慕言蹊一说出口就后悔了。

    人家娶你就是为了掩盖性取向的,当然得要多高调就有多高调了。

    隐婚个鬼啊!

    果然......

    “隐婚?”

    顾景行的嗓音冷了几分,其中的寒意让人心中一凛。

    “顾先生......你很喜欢这样叫我?”

    慕言蹊茫然地看着他,男人的眸底暗光浮动,透着一抹难以探查的深邃。

    “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的。”慕言蹊真诚地保证道,就差没有对天发誓了,“我会做好本职工作,帮你打好掩护。”

    “掩护什么?”顾景行眉心微拧,寒意骤现。

    “呃......”慕言蹊抓了抓头发,她已经说得够直白了吧。

    还没等她想好要怎么更清晰地解释,冷沉的声音便响至耳畔。

    “至于本职工作,顾太太的确需要做好。”

    顾景行幽深隐晦的眸子,紧紧将她锁住,低沉的嗓音带着隐忍的薄怒。

    “慕言蹊,明明是你先招惹我的,就算要折磨,也应该是相互的!”

    话音落下,顾景行蓦地扣住她的后脑,抬起她的下颚,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