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二章 你叫我什么?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慕言蹊!”顾景行菲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一把将她推开,周身的气息,像是骤然速降了十几度一般。

    “不亲就不亲,小气......”慕言蹊被推倒在床上,潋滟的双眸委屈地看着他,抱着被子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一闭眼,再也没有了声音。

    顾景行拧了拧眉心,轻叹了一口气。

    大晚上的,他跑来跟一个酒鬼计较个什么劲!

    低头看了眼斗志昂扬的小兄弟,转身进了浴室。

    ......

    第二天。

    头痛欲裂......

    慕言蹊揉着太阳穴,缓缓睁开了双眼。

    不对......

    “噌”地坐起身。

    这不是她住的酒店房间。

    比她住的那间好多了。

    回忆起昨晚。

    她去酒吧独自开婚前party。

    酒保给她调了杯酒叫“三杯不回家”。

    她不屑地冷嗤一声,一口气喝了三杯......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低头检查了身上完好无损的衣物。

    也没有被碾压过的疼痛感。

    看样子是被哪位好心人士捡到了。

    一旁还整齐叠放着新衣服,连内衣裤都有,全是她的尺码。

    闻了闻自己身上的一身酒气。

    嗯,收下吧,毕竟今天结婚。

    洗完澡离开,不忘给好心人留了张字条。

    出了酒店打车直奔民政局。

    约好的十点,慕言蹊九点半就到了。

    风和日丽,适合结婚。

    手牵手的情侣进进出出,纷纷向她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一定都觉得她是等着老公来离婚的吧。

    慕言蹊也不在意,悠闲地拿出手机开始搜索他未来老公的八卦。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慕言蹊始终想不通,顾家这样高高在上的顶级豪门,怎么会想起娶她呢?

    如果外公在世,慕家足以和顾家媲美,那倒是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可是三年前的那场意外,让她一夕之间从住在象牙塔里的小公主成为了一个小孤女。

    后来她跟慕家彻底断了联系,出国完成了学业。

    慕家嫌丢人,自然把三年前的事情隐瞒了起来。

    慕家三小姐,早就消失在大众视野里。

    可偏偏又冒出一个顾老先生,说慕家和顾家早有婚约,要她嫁进慕家。

    她看着那张发黄的老照片,是外公和顾老先生的合影,还有外公的亲笔字条为证,答应了。

    手机里未来老公的八卦没出来,倒是先弹出他哥哥的新闻。

    信息量有点大,慕言蹊好一会儿才消化掉,原来,她未来老公的哥哥是gay啊。

    配图是一张模糊的照片,可是怎么看着照片上男人怀里抱着的女人有点眼熟呢......

    旁边有一张特写,是一张清晰无比帅到令人发指的脸。

    慕言蹊怔了神,怎么觉得这张脸似曾相识。

    还没想起在哪见过,一辆看似低调内敛却又无比张扬的黑色劳斯莱斯幻影便停在了马路边。

    司机下车,恭敬地打开了后座车门。

    一双蹭光瓦亮的黑色皮鞋稳稳落在地面,紧接着一个挺拔颀长的身影便从车里走了下来,落进了慕言蹊的视线。

    逆光而来的男人踏着沉稳的脚步,不疾不徐地朝慕言蹊走来。

    慕言蹊愣了神,总觉得这一瞬间似曾相识,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见过。

    直到男人走到离她两步的距离停下,慕言蹊才终于看清他的脸,熟悉的感觉愈发强烈,更是淹没了她的思绪。

    男人约摸一米八七的身高,比一米六五的她足足高出了一个头。

    如刀削般立体俊美的五官,饶是自诩见过无数美男的慕言蹊都为之惊叹。

    小麦色的健康肌肤,细腻得看不见一个毛孔。

    一头如墨般的短发,粗浓的剑眉,高挺的鼻梁,薄削的唇微抿着,狭长凤眸深邃又凉薄,带着浑然天成的尊贵和倨傲。

    一身合体剪裁的手工黑色西装,一看就知道是大师手笔,里面的黑色衬衫纽扣一丝不苟地扣到了第一颗。

    这看一眼就能怀孕的俊脸!

    这宽肩窄臀大长腿!

    还有那不容靠近的禁欲气质!

    慕言蹊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还好没有丢人。

    只是他好像一直在看着她,难道认识?

    慕言蹊歪着脑袋,翻遍了所有记忆,始终没有想起在哪见过。

    忽然才想起来,忍不住敲了敲自己的榆木脑袋,他不就是刚刚在手机里看见的那张脸吗?

    她未来老公的哥哥!

    这么巧在这遇到?

    看他的样子,是等着她去打招呼吧。

    该叫他什么呢?

    大哥?

    会不会太自来熟了点......

    慕言蹊硬着头皮,抬起头冲着面无表情的男人僵硬地笑了笑,“顾......顾先生......”

    顾景行眉峰微拧,似乎有些不高兴。

    一张冰冷凉薄的脸,更是冷沉了几分,像极了一个亘古不化的冰雕。

    “你叫我什么?”嗓音低哑性感,但是冷得像是染上了寒霜。

    耀眼的阳光明明就洒照在他的身上,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制冷效果。

    还没等慕言蹊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顾景行便收回了凉薄幽深的视线,越过她朝民政局走去。

    走出几步,见后面没有人跟上来,顾景行停下了脚步,周身的温度生生地掉下了几分,凉得透彻!

    “慕小姐,您该进去了,总裁一会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没有太多时间。”一旁的助理凌莫凡上前提醒慕言蹊。

    慕言蹊半天没回过神来,抬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身后的大冰雕,小声问道,“进去.....结婚?”

    凌莫凡好奇地看了她几秒钟,确定地点了点头。

    慕言蹊觉得自己的脑回路彻底不够用了,自己要嫁的难道不是帝景集团的副总裁顾景辰吗?

    怎么突然就换了一个人了?

    “不愿意?”身后传来的话音,像是带着冰碴,冷得慕言蹊忍不住一个哆嗦,慌忙转过了身。

    顾景行没有转身,微微侧过头,露出了一张坚毅冷沉的侧脸,薄唇紧抿着,有些咬牙切齿的道,“也是,不爱我,谈何愿意。”

    凌莫凡一看boss这是不高兴了,忙上前低声提醒慕言蹊,“慕小姐,快进去吧......”

    慕言蹊更加凌乱了。

    他们这才第一次见面,哪来的......爱啊!

    更何况他不是gay吗?

    见身后的人迟迟没有反应,顾景行的脸色愈发冰冷,炎炎夏日,毫不客气地带来了一抹清凉。

    转过身来,鹰隼一般犀利深邃的眸子,稳稳将慕言蹊锁住,一字一顿的道,“我不强人所难。”

    话落,迈开长腿往车上走去。

    矜贵颀长的身躯与慕言蹊擦肩而过,那股不明所以的熟悉感再次涌上她的心头。

    慕言蹊鬼使神差地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抬头望向他冷硬俊美的侧脸,轻声道,“进......进去吧。”

    ......

    保镖清了场,不到十分钟,慕言蹊就握着红本本出来了。

    全程都是懵逼的。

    只记得摄影师叫他们靠近一点,叫他们笑一笑。

    打开结婚证,照片上的她笑得那叫一个僵硬,身旁的顾景行依旧面无表情。

    心底长叹了一口气,看着顾景行坐上劳斯莱斯绝尘而去,从头到尾没有给她一个字,心里更加好奇了。

    娶她,难道是为了掩盖性取向?

    “太太。”凌莫凡走上前来,识趣地改了称呼。

    “总裁让我送您回家。”

    “我住在酒店。”刚毕业就回来结婚,她根本没时间找房子。

    “总裁有准备婚房,我先送您去酒店收拾行李,再送您回家。”凌莫凡恭敬地说道。

    “好。”结婚了就得住在一起,这个道理她懂。

    回国匆忙,慕言蹊带的东西不多,一个行李箱很快整理好。

    凌莫凡开着一辆红色法拉利,疾驰在沿海公路,很快带着她来到一处依山傍水的地方。

    “太太,这里叫流溪帝宫,总裁交代过,以后您就住这里。”

    “好,谢谢。”

    慕言蹊看着眼前气势磅礴的城堡,后面是山,前面是海,这样的地段,有市无价,就算当年慕家如日中天的时候也不一定能在这里盖这么一套房子。

    可再好的房子,也不是她的家,她早就没有家了。

    凌莫凡将慕言蹊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尽收眼底,忍不住好奇了起来。

    要是别的女人,能嫁给总裁,能住进这样的房子里,早就高兴地晕过去了吧?

    可眼前的老板娘似乎根本没有半点兴趣,无论是人,还是房子......

    要知道流溪帝宫可是禁地,没有总裁的允许,连顾家的人都不能随便来。

    凌莫凡见她兴致不高,没有多说什么,管家领着慕言蹊熟悉了一下环境,吃过午饭,慕言蹊便回房休息了。

    ......

    “不喜欢?”极尽奢华的帝景集团顶楼总裁办公室内,顾景行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办公桌面,若有所思。

    凌莫凡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boss。

    一般这个动作,是代表有难题,或者是危险。

    上次出现的时候,是一年前决定收回boss他亲姑姑手上的股份的时候。

    而此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