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 第一章 你长得真好看,让我亲...

时间:2017-10-01作者:一鹿小跑

    “复活”酒吧。

    “明天我要嫁给你啦,明天我要嫁给你啦......”

    慕言蹊已然喝醉。

    “美女,一个人喝酒多没劲,一起玩玩?”

    “玩?”慕言蹊掀起眼皮睨了过来搭讪的金发男人一眼,冷哼了一声。

    要论玩,谁能比得上她的未婚夫!

    她那素未谋面的未婚夫,换女人的速度可比换衣服快多了,上八卦杂志的频率跟上床是一毛一样的!

    一想起明天就要结婚,走进一个不熟的坟墓,慕言蹊心里就泛酸。

    “玩就玩。”慕言蹊一口把杯子里的烈酒喝光,抬手挑起金发男人的下巴,小鲜肉,不丑。

    “你说说,怎么个玩法。”

    “这里太吵,咱们换个安静的地方商量。”

    酒保看着被搀走的慕言蹊,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样的情节,每天在这里上演。

    只是这个女孩子看上去白白净净,气质也与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格格不入,可惜了。

    正叹息着,门口便传来一阵骚动。

    几个穿着黑西装的保镖,威严有序地在人群中开出了一条路。

    旋即,一个高大矜贵的身影走了进来。

    酒吧里光怪陆离的灯,打在他的身上,看不清他的面容,可那如同帝王降临的气场,即使在黑暗中,都给人带来强大的压迫感。

    金发男人蓦地感觉到一道冷冽的寒光直扫而来,吓得怔住了脚步,一抬头,撞进了一双凉薄锐利的眸子里。

    眼前的男人,冰冷得可怕,空气中的温度都跟着骤降了好几度。

    “给我。”

    低沉清冷的嗓音,没有任何情绪,却透着不容置喙的凌厉。

    金发男人吓得直打哆嗦,急忙将怀里的女孩推进他的怀里,落荒而逃。

    顾景行一手扶住了已经醉成一摊烂泥的慕言蹊,朝着金发男人的方向看了一眼,身旁的保镖颔首,很快跟了上去。

    慕言蹊感觉自己撞到了一堵硬邦邦的墙上,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抬头看去。

    才这么一会功夫,小鲜肉怎么长这么高了。

    小鲜肉的脸也看不清了,五官笼罩在阴影中,增添了几分朦胧的神秘感。

    慕言蹊眨了眨支撑不住的醉眼,往“墙”上一靠,睡了过去。

    顾景行眉峰微敛,脱下身上的深灰色西装盖在她身上,打横抱出了酒吧。

    “哇,那个男人好帅啊......”

    “那是不是传说中的顾少?顾少怎么会在这里?”

    “不可能是顾少,顾少向来不近女色,怎么可能抱着个女人......”

    “可是看着很像哎,我上个月在电视上看过一次......”

    酒吧门外,不少上前拍照的路人纷纷被保镖隔绝。

    顾景行一边往劳斯莱斯走去,一边垂眸望向了怀里熟睡的女孩,将她的脸往自己身上靠了靠,快步上了车。

    “顾少,咱们......去哪?”

    司机小杨看见boss抱了个女人出来,眼珠子差点没瞪得掉出来。

    boss不是最讨厌女人了吗......

    “海悦酒店。”

    “好嘞。”

    小杨像是赶着去领奖一般,一脚油门往海悦酒店飞驰而去。

    boss要去酒店了!

    boss要带女人去酒店了!

    这概率简直比中了五百万还要低啊!

    惊天大新闻啊!

    疾驰的车速让慕言蹊胃里一阵翻滚,没吃晚饭,干呕了两声,什么也没吐出来。

    顾景行抬手拍了拍女孩的背,一道寒光往前座直射而去,“赶着去投胎?”

    小杨止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急忙放缓了车速。

    慕言蹊稍稍舒缓了一些,摸索着躺了下来,一头倒在顾景行的腿上,把脸埋进了他的皮带下方。

    “别乱动!”顾景行低吼一声,将她的脸拨开。

    女孩被人打扰,皱了皱眉,很快又躺了回来,小脸离男人的某个部位愈发贴近。

    顾景行闭了闭眼,俊美无俦的脸上一副难以言表的神情,因为随着她的呼吸贴合,他的身下已经有了隐隐抬头的姿势,开始膨涨得发疼。

    慕言蹊越睡越不舒服,只觉得什么东西戳在自己的脸上......

    越戳越凶......

    “什么东西?好硬啊......”慕言蹊不悦地动了动身子,抬手一把抓住了那扎人的东西。

    “嗯......”顾景行忍不住闷哼一声,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坚毅冷硬的脸庞,阴沉地能滴出水来。

    一想起如果不是他派人看着,此刻她已经落在那个金发男人怀里......

    一双冷沉的凤眸淬了火,仿佛要将腿上睡得没心没肺的人焚烧殆尽。

    小杨定了定神,默默踩下了油门。

    旖旎又冰冷的气氛里,他只想让自己变成小透明。

    ......

    海悦酒店总统套房。

    慕言蹊被毫不怜惜地重重扔在床上。

    “疼......”

    酒劲褪去了几分,慕言蹊揉了揉脑袋,睁开眼看见床边站着的男人。

    昏黄的灯光下,是一张棱角分明精雕细琢的脸。

    只是怎么看都像一块冰雕,散发着冰冻三尺的寒。

    慕言蹊踉踉跄跄地站起身,踩在柔软的被子上,脚下轻得就像踩着棉花。

    脚底一软,一头栽进了一个坚硬冰冷的胸膛。

    “嘶......”慕言蹊揉了揉撞得发麻的鼻子,抬起头迷离地看着眼前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小鲜肉,你长得真好看,让我亲一口好不好啊......”

    带着酒气的红唇凑上前。

    隔着0.1厘米的距离,顾景行果断地别过了脸。

    柔软湿润的唇瓣落在他冷沉的面颊上。

    “不要这么小气嘛......”慕言蹊伸出手,倔强地转过他的脸。

    “我明天就要结婚了,今天是最后的放纵了......嗝......”重重的一个酒嗝。

    “想怎么放纵,嗯?”

    迎面而来一阵寒潮,慕言蹊迷离地搂住男人的脖子,小脑袋枕在他的胸膛,“不对......我说错了......”

    嗯,还知道认错,有得救......

    顾景行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些,可是接下来的话让他有种把她从顶楼扔下去的冲动。

    “不是最后的放纵......反正我也不爱他,婚后该怎么放纵就怎么放纵......来,让我亲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