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169.金钱落地人头不保

时间:2022-06-29作者:醉卧长歌

    _: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169.金钱落地人头不保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陆陆续续起床,来到了大堂吃饭。

    掌柜的给他们弄上吃食,却在奇怪,十二星象哪班人一直也不下来吃饭。

    “小三子,上去敲门提醒一句,就说饭菜都冷了,态度温和些。”

    店小二使劲摇头:“我可不敢去,那头大黑猪直想把我给吞了,还有那条大黑狗,实在凶恶的很。”

    掌柜的瞪了他一眼:“让你去你就去,在这驿站里面,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而且昨晚我隐约听到些动静,别是他们趁夜走了。”

    “今早还给他们准备了饭菜,足足二十多人的吃食,这些家伙如果跑了,我给谁吃呀!”

    听着掌柜的和店小二之间的对话,顿时有镖师笑出声来,心中暗想给鬼吃去吧。

    吃过了早饭,向掌柜的打听了一下黑山的大概位置,谢小楼三人便自离去。

    骑着快马奔驰,走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已经看到了黑山的轮廓。

    远远看去连成一片,与其说是一座山头,倒不如说是一块山脉,绵延数十里。

    这种占地面积,放在山地边区并不算什么,但坐落在这以平原为主的区域,已经相当不小。

    岳不群皱了皱眉头:“这黑山如此辽阔,想要找个人只怕不容易。”

    江南月亦是面色不佳:“我本以为只是几座小山而已,那样倒可以用千里传音的法子,通知他现身。”

    “但看现在的情况,这办法只怕行不通。”

    所谓的千里传音,不过是以内力将声音放大放远,谢小楼亦能做得,不过只能传个三四里左右。

    江南月功力更深,但是传出六七里也差不多了。

    而放到这深山老林之中,受到树木的阻碍,其实远远达不到这种程度。

    对此,谢小楼却不着急,因为他知道,鸠摩智是个聪明人。

    而是像这种聪明人,一定会做好多般准备,管叫谢小楼能够找到自己。

    又行进了片刻,终于抵达了黑山之脚,将马匹拴在树边,三人进入山中。

    “茫茫大山,这可如何下手?”

    江南月则直接以内力呼喊鸠摩智的名字,不过这种方式很不靠谱,因为鸠摩智不认识她。

    恐怕还以为是敌人故意引诱自己,想拿自己的脑袋换银子呢。

    与两人漫无目的的寻找不同,谢小楼则非常仔细的查看。

    大概寻了三五里路,果然,在一棵树上发现了一个标志。

    是一个简易的龙纹标志,龙尾朝后,龙头向东北方向指着。

    谢小楼不由笑了笑,这是当初去衡阳城时,他们与龙儿之间确定下来的联络暗号。

    这种暗号世间唯一,除了谢小楼、鸠摩智和龙儿,没有任何人懂得。

    而鸠摩智果然是心细之人,必然知道谢小楼会来寻自己,早就准备好了。

    “你们过来,且看这个!”

    “嗯?这是……”

    “是明王留下的暗号,龙头指向的方向,就是他藏身的地方,咱们按照这个标志找下去。”

    “这和尚倒是心思缜密,有了这东西,总不至于无头苍蝇一样乱窜。”

    三人跟着龙纹暗号寻找,走出二三里路,在一块大石头上又发现了一处标记。

    随即又是二三里,在一颗大树的树干上发现了新的标记。

    如此寻出了十几里路,共发现了七个龙纹标志,而他们已经身处黑山腹地,周围都是参天大树,处于这种环境,若不登高远望,那是连方向都无法分辨的。

    跟着龙头方向继续寻找,走了片刻,就听江南月突然小声说道:“等等!有人!”

    她的目光望向了西北一处的茂密的灌木丛中,说是灌木丛,其实有一人多高。

    “小心点,就在那里面藏着!”

    谢小楼当即大声喊道:“明王,可是你吗?”

    随着他的声音,灌木丛一阵沙沙作响,树叶拨开,走出一个人来,不是鸠摩智又是何人?

    看到他,谢小楼还是有些惊讶的,因为按照他的想象,躲在深山老林大半年,肯定是胡子拉碴、一脸憔悴。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鸠摩智除了衣服比较脏乱,状态却着实不错。

    并没有想象中的胡子拉碴,脸上干干净净,神台清明,双目有神,隐隐有宝光流转,看起来比一年前反而更好了。

    谢小楼双掌合十:“阿弥陀佛,一年不见,明王神采依旧,可喜可贺!”

    看到谢小楼,鸠摩智亦是欣喜:“小檀越内息纯厚、眼神明亮,行走之间脚下没有半分声音,看来这一年所得颇丰。”

    两人相视一笑,作为最早的搭档,很多事不消说,大家心里明白就行。

    回去的路上,谢小楼为他介绍江南月和岳不群,前者是根本不认识,后者大凶亡日那天虽然见过,却只说过三两句话,也不熟悉。

    而听闻鸠摩智曾经是国师,地位尊贵,江南月不禁对他高看一眼,说话之间也没有那么盛气凌人。

    “明王,这一年,你是如何度过的?”

    鸠摩智看了看岳不群:“想来和岳先生应当差不多吧。”

    “那可未必,老岳躲在一家书院当起了教书先生,生活无忧,过的潇洒自在。”

    鸠摩智有些诧异:“岳先生倒是寻了个好去处,可惜小僧这般模样,却学不得。”

    “当初分散之后,我便一路来到大明,又被人追杀,连打连逃,最后逃到了这山林之中。”

    “不过即使逃到山中,前前后后依旧有十几波人进来寻我,看来小僧这颗脑袋价值不菲。”

    “确实不少,足足比老岳多了十五万两银子!”谢小楼调侃了一句。

    鸠摩智微微一笑:“幸好黑山足够大,实在躲不过,小僧才会出手,如此过了三五个月,总算安静下来。”

    “之后我便潜心修炼天罡诀,没有俗事打扰,武功倒是有所进境。”

    “喔?明王可是要突破宗师巅峰了?”

    鸠摩智点点头:“最多三个月,小僧的积累便差不多,届时便可发起冲击。”

    谢小楼顿时欣喜,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如此甚好,你们变得越强,对于两年后那件大事,我就更有信心了。”

    “什么大事?”鸠摩智好奇地问道。

    “三两句话说不清,咱们且先赶路,边走边说吧。”

    半个多时辰之后,四人回到驿站,打发小二准备热水,鸠摩智先去洗个澡。

    又从掌柜的手中买了一套衣服,鸠摩智的僧衣已经破烂不堪,权当临时穿了。

    “呵呵.....换上平常衣物,明王不像个僧人,倒像是个和蔼的长辈了。”

    鸠摩智笑了笑,与龙门镖局一方打了个招呼,算是认识了。

    这一趟没遭遇困难,前后不过一个多时辰就搞定,现在天色还早的很,未到午时。

    这个时间点,吃中午饭也太早了,谢小楼起了离开的心思。

    他走到柜台前,摸出一张银票交给掌柜,掌柜却没有收,指了指金不二。

    “客官,那位大爷已经付过了。”

    金不二笑了笑:“谢少侠,可是准备启程了?”

    谢小楼点点头:“都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好嘞,就等您这句话了。”

    龙门镖局一方也没什么行礼辎重,这次的镖只是一个锦盒,被金不二随身携带,一行人说走就走,离开了驿站。

    官道之上,金不二道:“谢少侠,我琢磨了琢磨,若是想去临济城,咱们只需沿着官道走一百二十里。”

    “等抵达了赵家集,转小路向东北,只要穿过了小碎丘,就能进入齐州。”

    “等到了齐州就方便了,行不到七十里路,便可抵达临济城,这样走的话,比一直走大路绕远能节省一天时间。”

    谢小楼自然不懂这些,便很干脆地说道:“金师傅是老镖师了,就按照你说的来吧。”

    “行,那老金我就托回大,在前方引路。”

    在金不二的带领下,队伍快速行进,一个多时辰后,刚过午时已经走出了六十里路。

    众人在路边稍作歇息,吃了些在驿站打包的干粮,休息了一会后继续赶路。

    等到申时一刻,已经隐约能看到前方的村落建筑。

    金不二指着那里道:“谢少侠,前面就是赵家集,过了这里咱们就得改道走小路了。”

    “这路子是我们走镖的探索出来的,平常人不多,也就是最后的小碎丘那里有一个山寨,名叫双城寨。”

    “不过大家放心,这寨子和我们龙门镖局有关系,早就打点过了,倒时我使些银钱,通行无忧。”

    谢小楼点点头,心想有个地头蛇就是方便,能帮你安排好一切。

    赵家集不大,只是个普通的小镇子,不管是大小还是人口都远远比不上七侠镇。

    在镇上孩子们好奇的目光中,一行人快速穿过这里,钻入了一处小道之中。

    相比于官道,这条小道就要狭窄的多,最多只能容纳三个人同时行走,两侧则都是荆棘碎石。

    道路旁则是高大茂密的树木,将阳光遮住不少。

    身处于这样的环境中,谢小楼不由打起了精神,他已经多次在茂密的树林中遭遇伏击,难免应激障碍创伤。

    不过虽然道路比较崎岖,但众人行进的速度却丝毫不减。

    毕竟都是练武之人,这点荆棘碎石,并不被放在眼中。

    一路穿行,走了将近一个时辰,谢小楼预想中的伏击并没有出现,前方光芒大胜,他们也走出了茂密的丛林。

    “呼……我还以为会有人埋伏呢,看来是想多了。”

    金不二微微一笑:“谢少侠想多了,这条路平时走的人不多,主要还是我们这些镖门中人,被埋伏的几率着实不大。”

    谢小楼尴尬的抓了抓马缰绳,指着前方的丘陵问道:“这里便是那小碎丘?”

    “不错,此地是一连片的低矮山包,最高的也不过二百丈,矮的甚至只有三四十丈。”

    “只是数量较多,一个连着一个,所以被称作小碎丘。”

    “少侠,太阳已经开始落山了,咱们还是抓紧时间赶路,只要过了此地,就进入齐州了。”

    “嗯。”

    一行人继续出发,一座座的丘陵之间,倒是形成了蜿蜒的路径,道路也比较平坦,天然适合行走。

    马匹嘶鸣之间,一座座小山丘被甩在身后,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数十座,放眼望去,前方已然不多。

    金不二指了指高处说道:“谢少侠,你看那边,山包顶上有座寨子,便是双城寨。”

    “算是个占山为王的土大王,寨子中有千把号人,寨主是一个宗师高手。”

    谢小楼轻笑一声:“嗯……看见了,只有千把号人,倒也算不得什么,识相的主动放咱们过去,大家相安无事。”

    “倘若不识相,那就别怪我荡平山寨,叫他们都变做孤魂野鬼!”

    继续前行,片刻之后,就听两侧山包上呐喊阵阵,突然涌出大量人马。

    这些人穿着各异,手中摇晃着兵刃大声鼓噪,甚至有不少拿着弓弩的向下对准了谢小楼等人。

    这时,就见一个彪形大汉从人群中走出来,看着下方的人,顿时发出哈哈大笑。

    “

    金不二忙道:“这人就是双城寨的寨主梁大虎,你们在此稍作等待,我去会会他。”

    说着带着五个人向着对方奔去,很快来到跟前。

    离得近了,金不二率先抱拳行礼:“龙门镖局金不二,见过梁寨主!”

    梁大虎哈哈笑了起来:“原来是老金,今日又押镖了?”

    金不二点点头:“却有一件重要之物押运,还请梁寨主行个方便,龙门镖局感激不尽。”

    说者摸出一袋银子丢了过去:“小小心意,不值一提!”

    梁大虎伸手将袋子接住,看也不看装入怀中,但只是盯着金不二,确并没有让开道路的意思。

    金不二了不由皱了皱眉头:“梁寨主,还请兄弟们让出道来,好叫我们过关。”

    梁大虎却是哈哈大笑:“金老弟何须着急,不知你这次压的是何物?”

    “嗯……乃是一坛骨灰,要赶紧送到家乡,方便人家入土为安。”

    梁大虎指了指下方:“骨灰?我看未必!一坛骨灰用得着如此多的人押送吗?我看肯定是重要之物,不如拿出来让兄弟我开开眼。”

    金不二的脸色当一变:“梁老大,你这是何意?”

    他话音刚落,只听嗖嗖嗖连续六道破空声,六枚黄橙橙的铜钱顿时落到了金不二和其余五人头上。

    几人顿时大惊,没看清到底是何物,伸手便要向脑袋上抓去。

    就在这时,便听一声厉喝:“金钱落地,人头不保!”

    随即就见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双方中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