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164.律香川的决定

时间:2022-06-29作者:醉卧长歌

    _: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164.律香川的决定

    ez,位于大明国南部,与大宋接壤,并且连接着日月神教这块飞地。

    下辖一百一十六个城镇,其中州府乃是林城,最是繁华,人口高达上千万,经济繁荣,交通便利。

    一线大城有七个,二线中城有六个,三线的小城足足十七个,剩余的则是七侠镇、十八里铺这样的乡镇,佛州就属于二线中城。

    但不要以为三线的小城就很破落,只要能被称为城市,最少也居住着几十万人口。

    而ez除了朝廷,最强大的势力就是金钱帮,上到大城市,下到小乡镇,都有金钱帮的人驻守。

    深夜,林城金钱帮总舵,一辆马车缓缓停靠在门口,立刻就有两名弟子过来服侍。

    帘子拉开,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男人缓缓下车,他脸色坨红,一身的酒气,明显是刚刚应酬完回来。

    这时,一个女人从门内走出,看到男人这幅样子不由皱了皱眉头:“怎么喝的这么多,不是让你少喝点,你的酒量哪能比得上那些官场老油子!”

    男人靠近一把抓住她的手:“没办法,坐在这个位置,应酬是必须的。”

    “更何况今日是知州点名要我作陪,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否则对我们帮派的发展不利!”

    “和这些当官的对饮,我也不好以内功压制酒劲,会引起人家的不满,你去熬点醒酒汤,缓一缓就好了。”

    女人搀扶着他向后堂而去,还是颇为不满:“香川,咱们金钱帮傲视大明江湖,虽然人数比不上丐帮,但真打起来,丐帮可不是咱们的敌手,说实话,咱们已经能算大明第一帮。”

    “你贵为帮中长老,掌控一州之地,何须与朝廷虚以为蛇,要知道江湖与朝廷向来势不两立!”

    “谁若是和朝廷走的近了,不免被人说闲话,明面上不敢骂你,背地里总要说你是走狗鹰犬!”

    律香川微微一笑:“你这想法早该变了,原本我也与你一般,但自从六扇门、探花府、丐帮他们联手打压我们之后,我就想通了很多。”

    “咱们终究是在大明的土地上扎根,只要你还呆在大明,就绕不开朝廷这一关。”

    “江湖庙堂不分家,只想混江湖,不想理朝廷,终究是不行的。”

    “而且,现在不仅我是这般想法,上官帮主也是一样的想法,就连他老人家这等高傲的人物,也学会了打点疏通。”

    律香川说着指了指北方:“上面有人说话才好办事,否则你以为咱们明明受到几方打压,为何势力非但没有萎缩,还在慢慢发展?”

    女子摇摇头:“这些事还是你去考虑吧,不过江湖人终究是要把心思放在帮派内的。”

    “现在那几个长老都在着急会暗中扩大地盘,你可不能落了后,否则盯着你这位置的人多着呢。”

    将律香川扶到椅子上,女子离开去给他端醒酒汤。

    轻轻敲击着椅子把手,律香川不仅回想起当年的场景。

    十几年前,上官金虹蛰伏于尘埃,金钱帮也还没有建立,根本没人注意到这个枭雄。

    那日,一个叫荆无命的人找上了律香川,表示有人看上了他的才华,希望他能脱离帮派共谋大事。

    律香川为人谨慎,自然不可能单凭一张嘴就相信对方。

    但他又是个有野心的人,偏偏当时的帮派弱小,帮主也不重视他,没有给他一个发展的土壤。

    郁郁不得志,实在让人难熬。

    鬼使神差的,律香川决定给对方一个机会,找了个由头外出,跟随着荆无命前往了一个偏僻的乡下。

    这是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破落村子,就算是放在大明,也是最底层的那种,路上看到了几个面黄肌瘦的百姓,怎么看都不像个藏龙卧虎之地。

    但当他跟着荆无命进入一个院子之后,律香川的想法变了,因为他见到了那个改变自己一生的人。

    他也明白了什么叫做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初见上官金虹时,这人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气魄已经表现出了不凡,即使他身边还有一群同样不凡的人,但上官金虹是独一份的。

    微微一笑,寥寥几语,律香川就明白,自己等候多年的机会终于来了。

    同时,上官金虹也给他介绍了院子中的其他人,这些人各个看上去都不好惹,都是狠角色。

    但也更加坚定了律香川的信心决心,因为能将这样一群人收入麾下,足以证明上官金虹的能力。

    一个身形挺拔、体貌健硕的男人站在那里,神情肃穆、不怒自威,眼眸微闭,实则精光闪烁,上官金虹介绍的时候也以兄长称之,这个男人叫做上官天野。

    两人是同姓,上官金虹又称他为兄,只是不知是亲兄弟还是表达尊敬之意,但律香川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可怕。

    上官天野周围还有三名弟子,荆无命也是一一介绍,为首的那个名叫澹台灭明,律香川搞不懂,为什么有人会叫这种名字,不怕官府抓吗?

    这个叫澹台灭明的男人只是点了点头,连句久仰的场面话都不说,搞得律香川有些尴尬。

    他虽然骨子里也是个自负高傲之人,但绝不会像澹台灭明一样表现出来,表现出来的却是对谁都好的亲和。

    然后是乌蒙夫和林仙韵,前者是个粗犷豪放的壮汉,倒是很热情地与律香川打起了招呼,看起来性格不错。

    后者则是个美貌女子,身材极佳,颇有韵味,笑起来很有亲和力,给律香川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然后是一个身形佝偻、有些驼背的白发老头儿,律香川看不清他的长相。

    上官金虹却亲口介绍,称之为孟庄主,大名叫做孟神通,据说是个小地主,有些家财。

    但看上官金虹对他的重视,就知道对方绝不单纯只是个小地主,上官金虹也不可能是图他的钱财。

    旁边还有一个老头儿,年纪看起来更大更老,乃是孟神通的师弟,唤作阳赤符。

    与这对师兄弟见礼的时候,律香川隐约感受到一丝阴寒之气从阳赤符身上泄露出来,让他不由打了个寒颤。

    然后是一个看起来相貌堂堂的中年人,不咸不淡的与律香川打了个招呼,却是叫做公孙止。

    最后则是一个和律香川年龄相仿的青年,只看外貌,律香川承认对方要强过他。

    两人见礼的时候,这个年轻人不管是姿势还是手势,都拿捏的分毫不差,名字叫做连城壁。

    打了一圈招呼后,律香川算是正式进入了这个圈子,而这些人,也不过是一部分,上官金虹网罗的高手,可不是只有这么几个。

    “香川,本座向来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今日既然接纳你,大家就是自己人,不必拘束!”上官金虹开口说道。

    律香川则讲出了自己的疑问,那就是召集了如此多的高手到底要干什么?

    上官金虹爽朗一笑道:“自然是要成就一番大业,第一个目标就是扫荡武林,成为大明江湖三大势力之一,能够与少林、武当分庭抗礼!”

    “然后就是伺机而动、合纵连横,逐步将佛门和道门的势力赶出去,真正一统江湖!”

    上官金虹仅仅说了这些,必然不是全部,却也叫律香川热血沸腾,正与他的野心相合。

    能不能实现不说,至少比庸碌无为一世要强的多。

    就这样,律香川以及很多和他一样被上官金虹招揽的人,在八月十五同时起事,将自己所处门派的掌门、帮主格杀!

    对于剩余的那些弟子,愿意投诚的就收编,不愿意投诚的则全部杀掉。

    利用这种借鸡下蛋、鸠占鹊巢的手段,短短半个月,上官金虹就整合了大小一十八个帮派,瞬间成为坐拥三万人的大帮。

    而后利用多年积攒下的钱财,一边继续招兵买马,一边笼络人心,同时显示出自身强大的武力。

    仅仅一个月时间,不仅一十八个帮派人员全部归心,同时又招揽了不下两万人马。

    而后对大明江湖中的其他门派展开攻伐,一时之间破门灭派无数,杀的那些门派血流成河、叫苦连天。

    关键时刻,大明丐帮、铁血大旗门、六扇门等势力携手合作,江湖与庙堂展开联合绞杀。

    双方展开了一场惨烈的厮杀,虽然不如大凶亡日这般伤亡恐怖,却也战死超过万人。

    而金钱般高手众多,尤其是上官金虹和上官天野,虽然没有达到大宗师的地步,却也都是半步巅峰。

    单打独斗,六扇门郭巨侠这种高手,都被上官天野所压制。

    而也正是这一战,让金钱帮横扫武林的谋算破产,否则倒还真的有可能让上官金虹实现第一阶段目标。

    遭遇了这番失败,上官金虹痛定思痛,暂时稳定下来,减缓了扩张的势头。

    同时也认识到单凭金钱帮,只怕还是不能实现自己的野望,他开始寻找盟友。

    不过这一场厮杀下来,上官金虹在江湖中几乎不可能找到盟友,于是他将目光瞄向了朝廷。

    在江湖中行走,拳头往往比金钱好用。

    而在庙堂中行走,金钱往往比拳头好用。

    随着大笔钱财撒出去,上官金虹也摸到了大明朝廷的高层人士,于是六扇门的针对暂时消失了。

    而金钱把你也没有再做出过激的举动,取而代之的是徐徐图之,一小口一小口的吃。

    这个月吃下一个小帮派,缓上半年时间,再找借口灭一个世家。

    如此经营,十几年下来,金钱帮变得更加强盛,上官金虹也变得更加霸道,那颗心再次变得蠢蠢欲动。

    “香川,喝点汤吧!”

    一个声音打断了律香川的回忆,他接过瓷碗,一口灌下了一大半。

    “你慢点,别着急,呛到了不好!”女人有些嗔怪地说道。

    律香川却又是一口将剩余的喝干:“还是快点的好,这种小事没必要浪费时间,我得早点休息,明日还有要事去办。”

    “那我给你解解乏,你待会儿别去休息好了。”

    女人说着绕到律香川背后,两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力道适中地按揉起来。

    揉了还没几下,一名弟子突然闯了进来,看到律香川正在闭目享受,张开的嘴巴一时没了声音。

    “出什么事了?”

    律香川却已经感觉到了他的惊慌,主动开口问道。

    “律长老,佛州城出大事了,我们的堂口遭到了屠杀!”

    “嗯?”

    律香川的眼睛瞬间睁开:“再说一遍!”

    “长老,有人进攻了佛州堂口,我们死伤惨重!”

    “西门柔和向松呢?”律香川急忙问道。

    “都……都死了!还有两百多个弟兄也死了!”

    律香川心中一惊,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遭到了道门的攻击,毕竟武当山就位于ez。

    不过这种想法瞬间消失,张三丰那是什么人?天下最顶尖的高手之一,有自己的风度气魄。

    这样的神仙人物,若是要对付他们,肯定不会这样干,反而还会提前通知让他们做好准备,反正准备也是白准备。

    “谁干的?有线索吗?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有……有,是大凶亡日的通缉犯,名叫岳不群的那个,他还有两个帮手。”

    “目的暂时不确定,他们只杀了人,还带走了一些银票,有可能是没钱了,所以……”

    律香川皱了皱眉头,这理由在搞笑不成?

    不过岳不群这个名字,他却觉得有些耳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毕竟以他的地位,还不会太去关注几十万银子,都是小钱。

    “能够在我们的地盘杀了向松和西门柔,看来这三人武功不凡,他们现在在哪里?”

    “长老,具体位置不明,不过按照我们查到的消息,他们沿着官道向北方而去。”

    “北方?也就是去了豫州?”

    “应该……应该是的,弟兄们正在查。”

    律香川突然笑了起来:“那就给豫州发消息,告诉他们这些事。”

    “就说贼人已经到了他们的地盘,按照帮规,该由他们出手捉拿!”

    “啊?”

    弟子有些蒙,似乎没料到律香川的处理手段如此简单粗暴,甚至还有些祸水东引幸灾乐祸的味道。

    但以普通弟子的身份,又怎么可能了解高层的斗争。

    “行了,就这样办吧,佛州我会重新派人过去的。”

    “呃……遵命!”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