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156.黑木崖上

时间:2022-06-18作者:醉卧长歌

    _: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156.黑木崖上

    黑暗之中,一道光芒照亮,谢小楼的意识醒了过来,缓缓睁开的双眼。

    入眼之处,是张床顶,脑袋下一片柔软,应该是枕头,身上还盖着一床棉被。

    只觉大脑一片空白,谢小楼愣了好一会儿,嘴里蹦出的第一句话是:“挺精致的。”

    精致自然指的是床,上面雕刻的花纹非常漂亮,一看就是上等做工。

    床围也是红色的,被褥枕头都是好料子,只从这张床就能感受到,他现在身处一个大户人家。

    揉了揉脑袋,记忆缓缓涌来,谢小楼这才想起,自己是被方影带走了,也就是说,此地应该是方影的居所。

    而想到了方影,谢小楼心中不仅一股怒气。

    他的逆乾坤第三阶段,还有最后最强的一击没有打出。

    这一击若是打出来,威力必然惊天动地,也不知能收割多少人头,这些可都是善恶点。

    不过转念一想,心中的怒气又少了一点,毕竟方影是为了救他,对方又不知道他还有柳生一剑这个后手。

    说到底也只能算是好心办坏事而已,不能算是故意坑他。

    而且柳生一剑的破生法只剩最后一次使用机会,可谓弥足珍贵。

    将来若是遇到了什么大事,再拿出来使用也不迟。

    想要下床,谢小楼顿觉一股麻痹酸胀的感觉,全身都没什么力气。

    好不容易支撑着下了地,检查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原本因为逆乾坤而干枯腐朽的身体竟然已经恢复过来,重新变回了二十多岁的状态。

    “奇怪,步惊云有龙元支撑,这才能抵挡住逆乾坤对生命的消耗,我是怎么恢复过来的?”

    缓缓走到房门口,支呀一声拉开木门,刺目的阳光顿时让他闭上了眼睛。

    “咦?你醒啦,你终于醒了!”

    耳边响起一个声音,少女感十足,而且还有那么点熟悉。

    缓缓睁开眼睛,谢小楼面前出现几个重影,随即这些重影合二为一,化作一个身着百花衣的妙龄少女,不是曲非烟又是何人?

    “曲姑娘,是你吗?”谢小楼晃了晃脑袋问道。

    曲非烟展颜一笑:“你睡傻了吗?不是我又是何人?”

    “不过说来也是,你这一觉睡了一个多月,难免头脑不清楚。”

    谢小楼愣了一下,不敢置信的问道:“多久?我昏迷了多久?”

    “一个多月,准确的说是五十二天。”

    “这么久!那这段日子……”谢小楼疑惑地看向对方。

    “哼哼!不用说,肯定是我们在照顾你,你被带上来的时候,就只剩一口气了。”

    “不仅精气神弱的可怕,而且五脏六腑都已经衰竭,可以说行将就木,能吊着一口气就是奇迹。”

    “为了救活你,师傅找来了杀人名医平一指,替你金针续命,暂时守住了一缕心火。”

    “不过仅仅如此还不够,师傅他老人家又每日以真气洗涤你的经脉肺腑,同时找来了无数灵丹妙药给你服用。”

    “即使如此,依旧花费了月余时间,才将你的小命留住。”

    “然后你就一直陷入昏迷之中,今日总算醒了过来,不枉师傅花费了如此大的力气。”

    谢小楼点点头:“原来如此,那还真要多谢你师傅,她现在在吗?我想去拜见一下。”

    “不在,师傅出去办事了。”

    “何时回来?”

    “那可没准,有时候一天就回来,有时候十天半个月也不见人影。”

    “这样呀……那么此地可是日月神教的总舵黑木崖?”

    曲非烟蕙质兰心,一眼就瞧出了他的想法。

    “谢少侠,我劝你稍安勿躁,可不要轻举妄动,这里毕竟不是迷天盟,由不得你。”

    “黑木崖上管理向来严格,师傅将你带上来的时候,没有知会过任何人。”

    “你一张生面孔若想离开,只怕走不出十步远,就得被巡逻的卫兵拿住。”

    “我可不是师傅,没那么大的本事,到时候别怪我救不了你。”

    谢小楼干笑几声:“放心吧曲姑娘,我又不是傻子,只是有些事想要打听一下。”

    曲非烟微微一笑:“你想知道大凶亡日的结果,对吗?”

    “大凶亡日?”谢小楼皱了皱眉头。

    “不错,你们这一战波及了整个大宋江湖,可以说是一场导火索,现在大宋国境内一片混乱,死伤不计其数,所以那一日被称作大凶亡日!”

    “能不能详细说一下?不是只有我们三个帮派打吗?”

    “本来确实只有你们三个帮派,这场风暴也只在大宋北部转动。”

    “但紧接着霹雳堂突袭丐帮,将战火烧到了南部。”

    “随后苏梦枕更是大举进攻六分半堂,趁着雷损身死的关头,一举打下了六分半堂大片地盘。”

    “苏梦枕行事风格阴诡狡诈,这样做倒也符合他的性子,别说是他了,要是我也会这样干。”谢小楼说道。

    “不错,别说是你了,换作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只可惜苏梦枕漏算了一件事,就在他即将拿下六分半堂的时候,他的好兄弟、金风细雨楼副楼主白愁飞突然造反。”

    “白愁飞带领着金风细雨楼的大批骨干反叛,趁着与六分半堂交战的时候背刺大哥。”

    “反而和六分半堂前后夹击,一举击溃了苏梦枕,没用多长时间,那就彻底掌控了金风细雨楼。”

    “白愁飞?他竟然没死在天坠一线峡?”

    谢小楼很惊讶,自己逆三阶段的一击,将整片林子都摧毁了,竟然没有要了白愁飞的小命。

    “从后来的情况看,他自然是没死,非但没死,反而混的更好了。”

    “受到白愁飞的攻击,苏梦枕和许天一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戚少商、王动、王小石和杨凡本就人人带伤,仓促之下也无力与他对抗,被逼的落荒而逃,同样下落不明。”

    “然后呢?白愁飞的野心可不止这个金风细雨楼。”

    “不错,之后在朝廷的配合下,六分半堂的残余力量也被剿灭。”

    “只有狄飞惊察觉的早,带着一队人马成功撤退,总算保住了六分半堂最后一丝血脉。”

    “那整个大宋北部,岂不是都落到了白愁飞的掌控中!”

    “不错,但与其说是落到了白愁飞的手中,倒不如说是落到了朝廷的管控之中。”

    “白愁飞的背后可不简单,在他掌控金风细雨楼后不久,就接受了朝廷招安,被封了个官,据说品级还不低,好像是个三品的大官。”

    “这种人也能做大官?宋廷……哼哼……”

    曲非烟扫了他一眼:“怎么?你还看不起人家?”

    “抛开人品不谈,我觉得白愁飞的能力当真不错。”

    “而且大宋朝廷内部也出现了变故,那些忠臣清流根本顾不上白愁飞。”

    谢小楼嗯了一声:“诸葛正我遭受重创,对于那些清流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削弱。”

    “你说的只是其一,由于洪七公的死,再加上丐帮遭受到了霹雳堂突袭,黄蓉也遇到了危险。”

    “所以镇北大将军郭靖不得不离开襄阳,将军务暂时交给了副将,自己则快马加鞭赶往了丐帮稳定局势。”

    “不过他前脚刚走,襄阳就出了事,莫名其妙起了大火,大军三年的粮草囤积付之一炬,就连军械库也未能幸免。”

    “因为这件事,大宋皇帝龙颜大怒,直接下令罢了郭靖的大将军之职。”

    “然后蔡京、贾似道等人保举,这镇北大将军的位子暂时由内廷大太监童贯领受。”

    “童贯,那就相当于是有桥集团拿到了。”

    “差不多,反正现在大宋朝廷内部,蔡京奸党和方应看的有桥集团已经沆瀣一气,那些忠臣清官被压得抬不起头。”

    说到这里,谢小楼的大脑突然闪过一丝明悟,很多东西好像被串了起来,让他一瞬间明白了不少。

    “你终于醒了。”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由远及近、飘飘忽忽地传入谢小楼耳中。

    他后头看去,只见天空中一道红影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自己而来,刚刚还好像远在天边,眨了一下眼睛,红影已经来到身前,正是方影。

    “师傅!你回来啦!”

    看到方影,曲非烟兴奋地喊道。

    方影拍了拍她的脑袋:“我不在这几天,有没有好好练功?是不是懈怠了?”

    曲非烟的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没有,非非一直按照师傅的要求练功。”

    “是吗?那我考校一下你的小搜神针法练得如何。”

    曲非烟吐了吐舌头:“现在吗?”

    方影眼角一挑:“这么浅显的功夫你还没练成?”

    “不不不,早就练得纯熟了,只是谢少侠也在,我怕不方便。”

    “没什么,打一遍给我看看。”

    “是,师傅!”

    话音刚落,曲非烟整个人气势一变,刚才还柔弱温婉,现在已经变得凌厉狠辣。

    她一个闪身来到开阔院中,百花袍舞动之间,寒光闪烁不停,谢小楼只听叮叮叮一阵密集的脆响。

    再看之时,院子里的假山已经被射出了密密麻麻地小洞,墙壁之上,大片绣花针没入其中,显示出不俗的功力。

    打完之后,曲非烟得意地看着方影,表情似乎在邀功。

    谢小楼不由拍了拍手:“好身手,比起在衡山之时,曲姑娘你的武功大有长进。”

    曲非烟嘻嘻笑道:“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我的师傅是谁!”

    方影却冷哼一声:“这便沾沾自喜了?你还差得远呢,这小搜神针法讲究刚柔并济,你只有阴柔狠辣,刚猛一道还差得远,还要再用功!”

    曲非烟脸色顿时垮了,小声答道:“是,师傅!”

    不过这姑娘机灵古怪,眼珠一转,就开始转移话题:“师傅,你这次出去了足足十天,很少这么久。”

    “嗯......本来前几日就能回来,不过大宋南部又出事了,我去看了一场热闹。”

    谢小楼一个激灵忙问:“什么事?”

    “哼!权力帮终于安耐不住出动了,李沉舟率领八大天王、十九人魔以及十二个堂主,总计二十万帮众分两路出击。”

    “一路由李沉舟亲自带队,趁着白愁飞立足不稳,向北进攻金风细雨楼的地盘,仅仅几日就攻下了滨州、云浮、白石、九黄四个城市,杀的金风细雨楼溃不成军。”

    “另一路由柳随风统帅,以雷霆万钧之势直捣东部霹雳堂总舵而去,而霹雳堂的不少弟子还在与丐帮焦灼,正被钻了空子。”

    “万般无奈之下,霹雳堂只得选择逃遁,整个总舵能带的都带走,带不走的就地焚烧炸掉。”

    “丐帮则趁机反攻,一举将入侵的霹雳堂人马逐出,借着这个机会,总算是守住了自己的基本盘。”

    “而本来大宋北部的动乱已经逐渐平息,只要给白愁飞一定时间,金风细雨楼慢慢能够稳定局势。”

    “但经过权力帮这一闹,结果可就难料了,哈哈哈哈......”

    方影说着说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谢小楼不知她在笑什么,毕竟这与日月神教无关,与她方影更无关,但却隐约能感觉到一股气。

    那是一股豪气,一股仿佛要争霸天下的野心豪气。

    而方影笑了几声后突然停止,随后在谢小楼身上打量了一番。

    “恢复的还算不错,不枉费我一番苦心,为了救你耗费资材气力无数!”

    谢小楼向她拱手行礼:“多谢方长老,我也刚刚醒来,正想要找你致谢呢。”

    方影袖袍一挥,语气不屑地道:“谢就不必了,若不是这丫头听到了消息,要我帮你一把,你的死活与我何干!”

    谢小楼无语,心想没有你我也死不了,你这本就是多此一举,不过嘴上还是又谢了一番。

    “方长老,你的恩情我铭记在心,只是我一个外人,呆在黑木崖毕竟不方便,不如......”

    方影眉眼一挑:“你这就想走?”

    谢小楼迟疑了一下:“方长老若是有所要求尽管开口,能办到的我一定办。”

    “嗯......还真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办。”

    “何事?”

    “帮我杀一个人!”
小说推荐